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三章 斩血尊

老血巫飞退,脸上满是惊色:“这是兵铸山,你就是那杀千刀的步亦轩?”
气息涌动,不远方,一群身披白袍的圣地守护出现,由一名老迈的长老带领,他手中握着一柄战矛,目光暇明的看向生命墙外的暗族军团构成的死亡海洋,颤巍巍的沉声道:“圣地,助战生命墙,给我冲出去,斩杀光他们!”
生命墙上,许多灵修者在,其中包括石冼、风轻衣、顾唯、洛言、洛宛等人,以及不远处还有不少其余宗门的修士,一起参战,剑气乱舞泻落在城下,他们也迅速成为生命墙之所以能支撑下去的支柱之一,风轻衣催发落神箭指,“噗噗噗”的刺透几名尸将的身躯,一边抬头看向了我们:“步亦轩?”
“可怒!”
一时间,边戍军团、北方自卫军的士兵们都看呆了,这就是灵修世界的力量,百人骑兵团足以抵得上普通兵团的十万铁骑!
大战十分惨烈,血腥气味弥漫,我往后看了一眼,却见正在掌舵的澹台瑶也看着我,一双美目透着不忍,道:“冲出去了?”
我站在船舷上,巍然看向下方,发现暗族人群中有不少血巫隐藏着,时不时的出击,将一个个灵修士斩杀,甚至有不少血巫正在觊觎着石冼、风轻衣的方向。
“畜生……”
唐阙然擎着灵装,一样开始爆发攻势,她身为专长于箭术的灵修者,在这种场合下比我更有威慑力,一道道密集箭矢泻落在暗族军队的人群中,灵风道心镇压,几乎一整片的收割着低等死http://m.hetushu.com亡生命,强得不得了,简直堪称是战场利器!
九马画山绝术催发,一口青色大鼎横陈天地间,加持在我身周与老血巫抗衡,一时间剑光肆虐乱舞,双方陷入了一个对攻的格局。
“找死!”
老血巫目光一寒,战戟从天而降,带着一缕缕血色雷霆,力量几乎瞬间提升了一个层次,果然隐藏了实力!
“你没机会了!”
“暂时还没有君王的气息出现,你们先出手。”步璇音传音道,人却已经不知所踪,消失在炼器战船上了。
“杀出去!”
几名龙武山弟子冲了过来,一个个祭出飞剑,发动雷鸣般的法诀。
“到底谁斩谁还不一定!”
“铿~~~”
一座金色大阵在生命墙前方绽放,无数身影出现,来自于远方的龙武山,一个个手持宝剑的修士催动龙武山绝学,顿时宝剑化为一缕缕飞剑轰向暗族人群,转眼之间袭杀一片低等死亡生命,摧枯拉朽的向前突进而去。
就知道,一切力量都是守恒的。
“找死!”
生命墙上,一个个身影纵跃而下,石冼、岳翎等人杀奔而来,而此时石冼已经半步人王,气势完全碾压岳翎等星御境巅峰,手臂一挥催动的擒龙手便已经足以横扫一片,纵然有几名血巫存在也依旧被石冼这一击被尽数镇杀成了粉碎。
我低喝一声,反守为攻,长驱直下的一剑撼动在他的血锥之上,依旧没有占到便宜,但能拖住他倒也能分散炼器战船受到的冲击。
http://m.hetushu•com袍血巫怒吼,手中战戟更加光辉炽盛起来,一缕缕死气无孔不入的钻向我的身躯,但我的肉身有真龙之气守护,堪称无懈可击,死气根本无从渗入,一一被抵御在外,倒是老血巫的战戟威力一击强过于一击,绵长不尽,十分棘手。
我浑身灵力迸发,第一时间冲下了大黑狗,双手紧握月刃劈出一击迎了上去,四周围的空间里冰莲盛开,蔓延成了一片,转眼之间也爆发出一缕缕剑气轰向了这个血巫,九马画山铮鸣,绝术之力催发,就这一击,摧毁对方的自信!
“既然你找死,老夫就送你一程!”
再过不久,圣武学院、中枢学院、橙阳学院的人也到了,人数不一,纷纷加入战斗,但战场太过于多变与惨烈,转眼之间就有不少号称天才的学生陨落在血巫手中,生命墙前死气腾腾,无数死灵虫正在无孔不入的寻找寄主,场面无比瘆人。
红袍血巫怒吼,双手猛然合拢,凝练出一道血色尖锥来,宛若一柄来自九幽的战矛,他双足踏地猛然爆发开来,祭炼着数十米长度的尖锥轰向了战船,死亡气息散发,无比恐怖,这血巫的修为很强,比一般的血巫似乎要强上不少。
我心头一跳,兵铸山疾速瓦解,化为一道道缭绕仙气的神兵利器从天而降,“嘭嘭嘭”的剧烈声音跳动,红袍血巫的身体几乎瞬间就被撕开了,变成了好多片,四肢与身躯分离,头颅也被斩飞了,但一缕神识却无比强悍,藏身于虚灵之和-图-书中,冷冷道:“老夫必报此仇!”
剑意与血锥撞击在一起,力量太过于磅礴,以至于周围的天地间都猛然一暗,紧接着便爆发出彗星撞地般的巨大冲击力,一股剧烈震撼感在我的双臂中传来,这血巫果然了不得,我这一击蕴含九马画山、一剑一世界真意,但却依旧只能跟他平分秋色罢了。
“你……?!”
“该我们了。”
大地之上,一名身披红袍的血巫双目如电的看向我们,手掌猛然扬起,化为一道血色巨手拍向了炼器战船,气势巍峨无比,相隔数百米发动的攻势竟然也能让人心头一颤。
“轰~~~”
一群幽影疾驰而来。
“嗯!”我重重点头。
剧烈的金石交鸣声中,月刃被震开,我的虎口也开始迸裂,流出鲜血。
我脚踏船舷,猛然双手一合,炎黄弓自然而然凝实,对着下方暗族军队人群最密集处就是一箭,并且对地威力最强的裂地箭,刹那间一缕箭光从地底爆发出来,撕裂一切,将数十米内变成了一片废墟,而地面上暗族生命几乎尽数被粉碎,只有几个实力较强的幽影逃生,但依然被重创,浑身崩裂出血。
而且,澹台瑶将这些符阵尽数改良成了单向型,类似于鱼兜,里面的攻击能量能打出去,但外界的力量却渗透不进来,如同一个战争堡垒一般横空,地面上无数幽影、尸将将战斧、长矛、利剑等挥向战船底部,但就像是挠痒一样,根本不为所动。
红袍血巫的眼神之中浮现狰狞,哈哈大笑,手掌之m•hetushu.com中多出了一柄血色蔓延的战戟,横扫而来,一时间鬼魅法相横生,仿佛一整座凶狞炼狱镇压而来一般,只是这一刹那我就感觉水寒剑心有种不寒而栗感,这老血巫好强!
战船横空,正式穿出阵法,宛若一只上古之物降临般,通体都被符阵祭炼出的雾霭缭绕着,令下方的人无法看得真切,澹台瑶倒也决断,直接驾驭战船飞驰到一里外,处于密密麻麻的暗族军团上空,紧接着战船猛然一颤,两侧的炮火齐开。
红袍血巫战戟一旋,横扫而过,顿时几颗人头飞起,三名龙武山弟子居然就在我眼前活生生的被斩首了!
这时,女山传音道:“我将一缕神力注入兵铸山,你可斩他!”
“小轩,这人不是一般的血巫,是一名血尊,恐怕已经很接近君王的层次了,要小心。”耳边,传来了堂姐步璇音的声音,她似乎依旧不想出手,或许是想磨砺我的修为,或许是在等真正的君王出现。
这是一种与贲焰枪极为接近的杀伤武器,一朵朵猩红的花朵在下方暗族人群中绽放开来,将那些低等死亡生命炸得四分五裂,惨嚎声连成一片。
气流回旋,红袍血巫巍然退回大地之上,浑身散发血力,一双眸子阴鸷看向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小东西,安敢猖狂?”
马蹄声雷动起来,生命墙下的城门大开,一群各自骑乘着异兽的圣地军队冲杀出去,众人挥舞长剑、战矛,催发出一缕缕惊人战意,仿佛割麦子一般杀出城,不断收割暗族军队的生命,这支队伍只hetushu.com有不到百人,但却气势如虹,代表着圣地的意志。
“轰~~~”
刹那间,兵铸山霞光飞涨而起,化为一座巍峨山岳轰向了老血巫,经过一次次祭炼之后兵铸山强悍太多了,有种镇压一切强敌的无敌气势,轰然震退老血巫的战戟,甚至几缕剑光穿透了血巫的双臂与腹部,一时间鲜血飞溅而起。
“蓬蓬蓬~~~”
“步亦轩,斩了他!”
“何必问那么多,杀!”
“挡住他!”澹台瑶紧咬银牙道:“不然符阵的会至少被磨灭十重以上,短时间内我是无法修复的!”
第二次攻击,红袍血巫的身躯已然摇摇欲坠了,回身对着一群幽影生命怒吼:“狗东西们,掩护老夫撤退!”
通灵骨针一晃而过,紧接着老家伙的惨嚎声撕心裂肺般从虚灵界中传来,强如血尊,依旧要落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嗯!”
“蓬~~~”
他要走!
我没有丝毫停留,如今天御境巅峰的修为足够支撑我连续放箭,双手不断拉动弓弦,一缕缕强光轰入大地,爆发出一个又一个光辉璀璨的圆形球体破坏领域,将暗族生命一一轰杀,一时间震惊四方,不少人都惊讶的看过来,谁都能发现,这艘炼器战船上的十分不凡。
血色手掌撼动在炼器战船的外界符阵之上,一时间符号连连闪烁,瞬间就将其攻势化解,血色巨手直接就被震碎了,这艘战船不但有虞残智布下的重重禁制,还有澹台瑶补上的数十重禁制,堪称坚不可摧,区区的一个血巫根本奈何不了。
“斩你!”
兵铸山,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