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五十九章 二打一

“掌座大人此言当真?”鬼鹰族中年人大喜。
“小东西!”
一边躲避鬼鹰族中年强者的刀气,一边祭出通灵骨针,小小的宝针“嗤”一声穿透虚空,射杀掉血沙河老者扭曲的灵魂,使其灰飞烟灭!
既然有水分,那就好对付了。
鬼鹰族中年人横刀:“血沙河的管家大人莫非要夺我的功劳不成?步亦轩乃是红月郡主点名要诛杀之人,谁能斩杀步亦轩,必然备受器重,或可获得灵血传承,成为下一个君王,我虽不在乎这个,但我必须亲手斩杀步亦轩,否则家主怕是会责怪。”
这两个人都极难应付!
冰莲接连炸开,一缕缕剑气冲击鬼鹰族中年人的刀气,渐渐将其消弭,而此时脚踝部位猛然有种火辣辣的感觉,是血沙河老者的诡术,血红的河流萦绕在身体周围,正在侵蚀我的身躯,皮肤周围周围火辣辣的一片剧痛,若不是有真龙之气护身恐怕一只脚已经废了。
“你找死!?”他冷笑。
先前的老头眯着眼睛笑道:“两位大人既然跟他有宿怨,不如就让你们先上,也让你们泄一泄这切齿之恨,如何?”
我则一步百丈移动脱离二人,张开手便凝聚出炎黄弓,金色弓胎散发上古气息,隔空对着二人便是一连串的猛射!
下一刻,一缕缕真龙气浮现,在我的手指周围凝化出一片片圣洁而璀璨的金色鳞片,整个手掌似乎都变形了,化为一条神圣而强横的真龙之爪,“铛”和_图_书一声铿锵音响,硬生生的抓住了战刀锋刃,借势身形一错就将鬼鹰族中年人给硬生生的拽了过来,真龙绝术何等强大,他根本挣脱不了。
“刷!”
“轰~~~”
“小狗,找死!”
“死!”
“不但是他,连你也要一起斩杀!”
一瞬间,虚灵界的天空完全炸开了一般,震天箭爆发出无尽的破坏力,将整个空间都绞碎了一般,一重重爆炸接连不断,二人所在位置变成了一片炽白色,无法看清一切。
原来是血沙河的人。
身后头顶上,血沙河老者祭炼一条血色匹练横空抽打下来,一样致命。
“蓬~~~”
身躯急旋,左手之中绽放出一缕霞光,无数兵刃飞梭而出,席卷住了中年人的刀刃,兵铸山此时已经力量超然,数十柄长剑、战矛、利刀一起劈向了中年人的头顶,轰鸣一片,这一击反守为攻已经超出他的预料了。
“好!”
一时间,鬼鹰族中年人的脸色都苍白了:“小东西好胆,你竟敢当着我的面杀灵界之人?”
我目光一寒,纵身跃起,灵墟内的力量尽数迸发,一开始就全力以赴,月刃嗡鸣,九马画山绝术乱舞,函牛之鼎护身,迎着中年人的一击就轰出了一剑一世界绝术,一瞬间空中绽放朵朵莲花,气息磅礴,充满生命力!
雷光速度何等快,血沙河老者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瞬间就变成了一团火,他的头顶上方一道道怒雷劈斩下去,真和-图-书个五雷轰顶!
脚踏虚灵界苍白岩层,月刃在我的手中爆发出凛然神威,一剑就仿佛轰出了一个小世界般,瞬间就数十次剑气狂轰滥炸在中年强者的后背上,一时间那里火焰与冰霜交织,雾霭缭绕起来,不知道他的伤势如何。
“丝丝……”
“嘭!”
“震天箭!”
白雾飘散,当我看清的时候禁不住暗暗心寒,他的脊背上不但没有受伤,却有着一片凹凸不平的雕纹,狰狞而黑暗,犹如鬼魅的图案般,散发着浓烈的死亡气息,正是这种术抵挡了我的数十次猛攻,否则的话必然能重创他。
鬼鹰族中年人抬头,脸色狰狞,猛然手臂一抖,死亡之气爆发,震散了兵铸山,凌厉一道横斩而来,压碎了气流,攻势无比恐怖。
“嘿嘿嘿,你这小狗也想杀我?”
“嘭嘭嘭~~~”
长空绽放血色光辉,无比炽盛。
忍受着手掌几乎快要迸裂开的剧痛,我咬紧牙关将中年人推向了老者的血沙河!
我脚踏苍白巨岩,猛然凌空飞旋,一缕剑气绽放,笔直的轰向了鬼鹰族中年人的头颅,但这一击并不能杀他,直接就被刀气震散了,这中年人实力极强,远比血沙河老者要强悍,战刀带着凛冽战意,瞬间就与月刃拼杀在一起。
我没有停留,依旧保持身形高速移动,同时长剑一摆,挥出一道道剑气试探攻击。
我目光冷静,灵界一共派出了八个高手进入虚灵界“剿杀和*图*书”我,先斩杀两个,或许我还有一点机会,总之,在不动用那个力量之前尽量不要动用,我不想被力量所奴役,那不是我该走的道,这也是堂姐极力反对的。
杀!
一声暴戾怒吼,缭绕的雾霭之中一人冲了出来,是鬼鹰族中年人,他的脸上、胳膊上都有十分惨烈的伤痕,近十次震天箭猛攻消耗了我至少三成灵力,但没有白费,已经创伤了这个鬼鹰族高手了,他的气息至少弱了四分以上。
“既然如此,不如让我先来。”血沙河的老者目光慑人。
之前我就已经领教过了,这种诡术十分厉害,似乎是一种将死亡气息贯入液态血力之中的存在,并且这种血沙河是有灵性的,知道如何困杀对手,我心头一颤,回想起刚才脚踝的感觉,猛然沉吟一声,这血潮是雄浑血力太过于浓郁变成了液体的存在。
“老狗,你想借故杀我?!”中年人暴怒,脸上青筋暴涨的怒吼着,挥舞战刀便迎着血沙河匹练之力横扫而去。
飞身疾退,就在电光火石间我的左手内出现了一方宝印,正是五雷印,龙武山的至宝之一,五雷印祭炼出九天神雷,是道家至宝,而道家则自古秉承正道,驱邪除魔是本行,这五雷印刚好是鬼魅的克星,就在我催动之间,一缕缕雷光沁入了数米外的血潮之中,刷一声便蔓延了出去,五道雷光如有灵性,以血潮为导体反扑对方!
血沙河老者一声低吼,抬手祭炼出一缕http://m.hetushu.com死气,转眼之间就凝化出一条匹练,死亡之气奔流滔天,就犹如一条血色灵河般席卷而来,十分诡异。
血沙河老者这一击丝毫没有停留,笔直的轰向了鬼鹰族中年人。
这个老头恐怕是这群人里最强的一个,实力仅次于君王,气息深厚无比,体内的死亡气息散发,让人有种近乎于窒息的感觉,而且别人称之为“掌座”,想必在灵界的地位不会太低,至少凌驾于这数族的高手之上。
用血潮来追杀我,结果自食恶果,这可怪不得别人。
“轰~~~”
血沙河老者目光闪烁,笑道:“不如,我们一同出手,谁先斩杀这小子,便算谁的如何?”
我深吸一口,灵墟中的剑心发光,一缕缕混沌气升起,战伐诀真解完全催发,一缕缕雾霭缭绕身周,聚成了一股有横扫天地之势的巨力,正是太皓真经的法门,速度很快,一缕光辉带着磅礴气势轰向了鬼鹰族中年人,雷光般迅猛!
“自然。”
两股浑厚的死气迸发开来,两大超级强者踏空而来,浑身散发血力,死亡之气瞬间笼罩了这一片虚灵界的天空,不止于此,更有无数的死灵虫在空中飞舞,无孔不入,想在虚灵界中肆虐。
就在鬼鹰族中年人炽盛的目光中,我猛然张开左手,五指张开,直接去扣住他战刀的锋刃!
同时,血沙河老者也出现,他的半条手臂居然被震天箭给生生炸碎了,但完整的右臂却操控血沙河诡术,河水滔天蔓延http://www.hetushu.com而来,这次不再以匹练形态,却像是滔滔海潮般涌至,让人防不胜防,根本无从抵御了,他的神色更加狰狞,无比凶厉:“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
气流激荡,火焰灵力暴涨,运起烟云步法,堪堪的避开了老者的一击,但肩膀上猛然一阵灼痛,鬼鹰族中年强者的一刀已经降临,速度快绝,有种要将我劈成两块的果决气势。
“还有我族天才鬼鹰,老子要为他复仇!”一个中年人手提阔刀挺身而出,也长着一副鹰嘴模样,颇为狰狞,但气势也极强,恐怕已经踏入血尊的层次了。
中年人手持战刀劈斩在一字天威上,将一整个灭字斩碎,但自身也被震得连退,脸上满是惊骇,似乎想不到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力道。
刀芒冲天,横劈而来。
转身,血沙河老者的“血色海潮”来了,连绵不尽,四期蔓延。
“小子,来吧!”老者怒吼,手掌挥动血色匹练,掌控这条“血沙河”将把我卷过去。
鬼鹰族中年人战刀横空,整个虚空都在锐鸣,一缕刀气奋力斩下下来,带着无与伦比的战意,刀芒炽烈,甚至尚未比及就感觉皮肤灼痛,要知道我的肉身可是经过真龙之血熬炼过的,放眼灵修界足以傲视同代,但在鬼鹰族中年人这一刀下居然有种皮肤剧烈刺痛的感觉,好强!
……
“嗯?”
一名身穿白袍的老者负手而出,散发强大死亡气息,一双眼睛阴鸷无比:“杀我血沙河少主,这笔账终于可以跟你清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