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一章 横扫一切

受伤的腿部咔擦一声,骨骼断裂,血流满地,已经无法支撑平衡,单膝跪在地上,手中撑着月刃,我口吐鲜血,但白色飞火却越发的凛冽起来,一个疯狂的想法出现在心头。
化身白修罗,虽然良知泯灭,但灵智却在,面对五人催动的滔天血力我没有强行硬来,毕竟就算是白修罗之力也未必真的就能强杀这些在灵界都举足轻重的强者,手掌轻轻一晃,灵力裹挟着一件宝物出现在掌心里,是金乌扇!
我的耳边,听到了苏颜和澹台瑶的哭泣声,似乎,她们都看得到发生的一切。
……
掌座冷笑:“不必担心我,倒是你,不会死吧?”
“不要……不要啊……”
“那便好,我要活祭他了,为我护法!”
“我还以为你有多强,原来也不过是一头野兽罢了。”他冷笑。
“蓬~~~”
杀!
“杀!”
其余五人惊呆了。
剩下的两个人,一个是掌座,另一个就是这个手持战戟的血尊,都很强。
“嘭~~~”
虚灵界战栗的一拳横空而出,真龙之气缭绕在手臂周围,纵然是化身白修罗,不死绝脉开启,但依旧能动用自身绝术。
一缕涟漪波荡,他被反弹了回来,界壁被封印了,是澹台瑶的杰作。
“给我去死!”
只剩下两大高手围攻我了,一个是手持战戟的血尊,另一个则是一个手握铁矛的强者,此时他已经吓破胆,堂堂的血巫在暗族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然而在这虚灵界里仿佛成了白修罗的猎物,哪里还能有一分抗衡的勇气。
看着我,又看了看手持战戟的强者,掌座老者冷冷hetushu•com道:“居然还没斩杀他,那没有办法了,只能活祭成一名战仆了。”
“是!”
“你挣脱不了的。”掌座老者淡淡笑道:“就算是人王,伤到这个地步也无法挣脱,何况是你这么一个区区的白修罗?”
就是他了!
对方身形显化,破开云层坠落,战戟光辉凛然,笔直的劈了下来。
“别杀我……”
老者身周血力回旋,伤势开始痊愈,甚至就连凹进去的胸口都重新平复了,一双眸子阴鸷,皱眉道:“难怪娜塔维亚那么看重这小子,白修罗确实是个怪物,就像一头猛兽一般,如果我们灵界能掌握这头野兽加以驯化,一定无往不利!你们挡住他,我要布下血炼大阵,将他化为我的一名战尸,从今以后受我掌控!”
短短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对付减员严重,已经只剩下三个人了。
月刃格挡,但对方的力道太强,竟压着月刃一起坠在肩膀上,顿时利刃切入肌肤,肩胛骨也咔擦一声似乎断裂了,半边身躯倾泻,受伤的腿部更是剧痛,整个人一个趔趄便几乎要倒下。
鲜血横空,一颗头颅飞起,又一名强者被斩杀。
“够了。”
“在下虽有重伤,但死不了。”
“咔擦!”
他怒吼,手中幻化出一枚狮头血盾,浑身血力暴涨而起,厉喝道:“老子好歹也是血山的一位巡弋使,凭你也想杀我?”
“……”
……
就算要死,也要带着眼前的这个掌座一起下地狱!
“老子要看看你你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月刃光辉迸发,一缕缕白色气焰横扫长空,九马画山绝术hetushu.com铮鸣,一缕缕经文浮现,化作太皓真经之力护身,与五大强者搏杀,一剑一世界的光辉迭起暴涨,不停的对他们造成极大的伤害,同时自身也遭受攻击,纵横交错的伤口多不胜数,整个人都仿佛变成了一个苍白修罗般。
这一击非比寻常,犹若奔雷一般难以抵挡。
暴喝一声,月刃再度凝聚在手中,横空劈落,直奔实力最弱的一人!
身体如风,猛然踏空而去,一脚狠狠的踏在了他的后背之上,白色飞火流动,有种毁天灭地的气势,轰然一声,他的整个后背都被踏碎,骨骼尽数断裂,再补上一剑,冰魄星云斩的一击下连灵魂都已经被湮灭掉了。
……
一缕血光撕裂虚空,掌座老者从天而降,伴随着一种磅礴如天地的意志,甚至一瞬间我的身躯就已经动惮不得了,脚下浮现出一缕缕诡异的符号,一转眼整个人仿佛置身于炼狱中,血肉开始从身躯中剥离,剧痛不已。
其余的四人目瞪口呆,一个个脸上都有惧色,一个血山系的高手就这么被活生生的杀得形神俱灭,免不了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手持战戟的强者吐血,胸口骨骼断裂,整个人飞上了高空,瞬间就被重创。
强烈的压迫感迅速增加,转眼之间肌肤一寸寸的裂开,晶红的血液流淌而出,整个人接近崩溃,甚至就连水寒剑心都无法护身。
不好……水寒剑心即将溃散?
万物灵墟之中天崩地裂起来,血祭大阵,这是一种从本质上炼化一个人的邪术,就从灵墟与剑心开始将我整个人完全炼化掉。
他的一条手臂被凌厉和图书斩断,猛然飞向了界壁边缘,想逃离这里。
五名超强者怒吼,一一祭出绝学杀来。
“轰~~~”
我冷哼一声,直接捏爆。
“小子,受死!”
“你这野兽!”
“好!”
但身后猛然一沉,肩膀被战戟横扫,一大块血肉几乎都被切掉了,血迹斑斑,若不是有太皓真经和真龙气护体,恐怕已经被一分为二了。
“小子,你疯了?!”掌座老者怒吼。
……
手持战戟的强者目光凛冽,他几乎没有受到太大伤势,而我则不同,浑身到处都有伤痕,特别是肩膀、腿部的两次重创,就算是金刚果也无法迅速恢复,甚至从古山上挣扎起来的时候,我已经几乎快要站不稳了。
“掌座……”手持战戟的强者淡然道:“这小子杀心很重,甚至到了疯狂的那一步,你一定要小心,血祭大阵也未必能困的住他。”
“掌座!”
“杀杀杀!”
金乌扇舞动,滔天黑色火焰横扫而出,几乎横扫几名强者,将他们烧得焦头烂额,甚至实力较弱的一个已经被烧破了血力罡气,肩头上出现了一缕缕血痕了。
“死!”
“吼~~~”
我也不自控的怒吼,明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仿佛灵智已经被另一个充满杀戮气息的意志所掌控了,这是一种让我极其厌恶的感觉。
“嗡~~”
“嗯?”
“是!”
……
“铿!”
体内,千万道剑气爆发而出,横扫天地间,虚灵界中瞬间一片狼藉,苍白巨岳一座座的倒塌了下去,在剑气的穿杀之下,甚至就连手持战戟的血尊也惨嚎一声化为飞http://m•hetushu•com灰,直接形神俱灭了。
瞳孔内苍白火焰飞起,我怒吼一声,不顾一切的踹出了一脚,这一脚蕴含太皓真经、真龙绝术的威力,但以一焰开山的招式催发,威力绝强!
苍白飞火掠过,剑光切开了狮头血盾,我无言猛攻,直接一剑从他头顶劈下,顿时血肉迸溅开来,整个人瞬间变成了两半,内脏、脑浆洒落一地,灵魂想要飞走,却被我一手硬生生的握住,变身白修罗之后,对灵物的掌握已经达到了某种境界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夜空中传来,是掌座老者,他手中握着一团血红色能量,无比恐怖,难道是祭炼大阵完成了?
乱战中一拳轰出,真龙拳印缔结,直接将一名血巫轰成了碎片,通灵骨针横穿而过,连同灵魂也一起斩杀掉了。
“嗡~~~”
五人爆发血力,怒吼杀来,长剑、战戟、铁矛横空,带着一缕缕慑人的磅礴血力,碾压虚空,一个个强的不像话。
灵魂炸开,化为一缕缕尘埃。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杀意更烈,这就是白修罗存在的意志,征伐天地间,横扫一切!
一场血战,正是白修罗的渴望。
那舞动战戟的强者也是一个血尊,浑身萦绕着妖冶的鬼魅之气,战戟暴烈,一次次的狂轰而来,有种碾碎一切的气势。
“不要杀我,求求你,别杀我……”他化为一团血色火焰,颤栗求饶。
掌座老者冷哼一声,手中铁矛横扫,怒吼:“你这妖孽,凭什么嚣张?!”
与此同时,左腿处传来一阵剧痛,被战戟横扫而过,整条腿都快要废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极其惨烈m.hetushu.com,血流不止,而我更是被震得撞击在不远处的山脉之上,苍白的大山轰鸣。
“死!”
我深吸一口气,苦撑着站起身来,手掌一晃出现一枚混沌气缭绕的石笋,对着空中便轰了出去,兵铸山立刻复苏,化为千万道霞光迎击战戟。
“轰轰轰~~~”
走向灭亡,那又如何?
“轰~~~”
“蓬!”
一旁,掌座老者祭炼大阵,一缕缕血色符号飞扬起来,他浑身都被浓郁的血气包裹着,仿佛一个巨大圆球一般,声音从圆球之中透出,低喝道:“你们还不出手镇压他?放心出手,斩了他之后我也一样能炼化战尸!”
“我不甘!”
身躯颤抖,我以月刃支撑着平衡,喘着粗气,抬头看着他,目光中带着猎杀的光芒,水寒剑心通明,这一战让它彻底印证征伐之道,剑心周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斧凿痕迹,力量已然十分接近盈满的层次了,气机澎湃,似乎有着一颗鼎沸浩荡的杀伐之心。
自毁剑心!斩杀一切敌!
空中雷鸣不绝,兵铸山与战戟激烈碰撞,不相上下。
空间仿佛炸裂了一般,这一拳直接轰得掌座老者飞了出去,血洒长空,血矛崩碎,胸前甚至凹陷进去一部分,被真龙拳印所创伤了。
“噗……”
心念动处,一缕苍白飞火缭绕在金乌扇周围,使其光芒大涨起来。
一道血红战戟横空,就这么笔直的镇压了下来。
体内杀意暴涨,不受控制的怒吼一声,就在肩膀被一柄长剑刺穿的同时,扭动血肉,凭着真龙之血熬炼的强大肉身将对方的利剑扭断,月刃横扫,又是一个头颅飞起,通灵骨针暴射,再次将其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