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二章 苦战

古钟鸣响,一缕缕金色经文在周遭萦绕,印证着某种大道的气韵,正是这重底蕴让我连续拿出手段也奈何不得他。
“我灵界天人怎能覆灭在蝼蚁手中?”他惨然怒吼,浑身血气爆发,想要反扑。
“做梦!”
“呼……”
老者抬起手掌,一缕缕血气仿佛丝线般的从我体内浮现而出,一点点的被他吸纳过去,进入一团血色漩涡之中。
甚至在这一刻我感觉不到痛苦,唯有深深的不甘,居然就这么死掉了吗?
掌座老人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越发苍白,却狞笑道:“你以为区区两张纸就能击败老夫吗?简直是白日做梦!如果你没有别的手段,那就乖乖受死吧!”
灵墟内,水寒剑心只剩下拳头大小的一块,在这一刻也完全爆炸开来,催发出一道绝强剑气轰向了四周,与此同时我跃身而起,拼了命一剑斩向他的头颅。
活祭,一种极致残忍的道,将人的肉身、灵魂活活祭炼,在灵修界是一种禁术,只要有人敢使用,各大宗派必然发动通缉令追杀,但在灵界这种术就不算是什么了。
“轰~~~”
但就在这时,青色古钟轰然一声出现了少许龟裂痕迹,紧接着便被貔貅袋凌空吸取了进去,转眼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但两张神级符箓不断燃烧所产生的神力冲击依旧不容小觑,冰火滚滚,将大地隆隆的震碎,整个虚灵界都几乎变成了碎片了。
“咔嚓……”
大步欺近,掌座老人手掌扫hetushu•com荡,掠过一片血力,震得我整个人都横飞,撞击在血祭大阵的阵壁之上,咔嚓声十分清切,又不知道断掉了多少根骨头,疯狂吐血,伤势已经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面对着貔貅袋疯狂的吸取之力,老者的皮肤一点点崩裂,头发也断碎,浑身的血肉都一点点的剥离,被貔貅袋给吸收进去,很快的全身就几乎没有一寸完好的皮肤了,血肉淋淋,多处都已经露出骨头了,整个人狰狞得不像是人。
掌座老人怒吼,手掌化为一道血色巨掌碾压下来,低喝道:“将你化为战尸之后,老夫一样能取你灵墟绝术一观!”
“困兽之搏耳!”
掌座老人疯狂吐血,已然快要支撑不住古钟力量了。
掌座老人一步步的走来,脸上带着淡淡欣慰,身周的青色古钟铮鸣,发出大道之音,就在他接近我十步之内时,忽地一缕杀伐气境爆发,我的身周多出了两张符箓,均是传承自上古的神级符箓,来自于龙武山,一冰一火两道绝强神力迸发,在我最后的一缕灵力催谷下轰杀对方,这也是我最后的希望了。
水寒剑心颤抖,表层一点点的剥落,剑心周围所有的斧凿痕迹都发光,炽盛无比,整颗剑心都开始进入了湮灭的过程,所领悟的法,所蕴含的道几乎都在这一刻完全迸发,加上白修罗的杀戮意志,连我自己都被惊呆了,心寒一片。
“你想拖我垫背?做你的白日和-图-书梦去吧!”
一缕缕苍白飞火燃烧着,白修罗之力爆发,我强行支撑着接近破碎的身躯凌空跃起,真龙拳印缔结,带着宛若一座古岳般的伟力轰向了掌座老人的头顶,必须斩杀了他,否则今天死的依旧是我。
内心苍白火焰燃烧,理智完全被杀戮意志淹没,重重的一拳便轰在了老者的头颅之上。
“哈哈,真听话!”
老者目光泛寒:“屈服吧,将你所掌握的真龙绝术、九马画山、函牛之鼎以及在人王道上掌握的剑神大道奥妙铭刻给我,老夫可以让你少受一些痛楚。”
“还有手段吗?”他冷笑。
无比的痛!
好机会!
一股恐怖气息涌动起来,老者手中出现了一只气势巍峨的青色古钟,表面布满斑驳之色,但有种无与伦比的大道气韵蕴藏其中,所有的剑心碎片“哧哧”的撕裂一切,唯独在接触这只古钟的时候纷纷弹开,无法切入,而这只古钟将老者笼罩在其中,一步步的破开肆虐乱舞的剑气走向血祭大阵。
“轰~~~”
掌座老人目光凌厉,浑身迸发血力气息,生生的将灵力气韵震开,抬手一掌印在我的胸前,这个人太强了,让人有种绝望感。
掌座老人冷笑:“血沙河的宝物居然落在你手里,不错不错,老夫为其取回。”
似乎颈骨都已经易位了,老者十分难受的样子,张大嘴巴疯狂吐血。
他凌空跃起,张手便隔空截住了金色经文,同时奋力拉扯,想要将http://m.hetushu.com天脉之气从我体内攫取出来。
忍受着金乌天火的焚烧,青色古钟铮鸣作响,老者一步步向前,不惜口吐鲜血也一张震飞了金乌扇,同时也震断了我的一截手骨,无比剧痛。
“死!”
颅骨破裂,但他的生存意志无比强横,受了重创的情况下依旧挥动手掌,“噗嗤”一声刺入我的腹中,一种浓烈剧痛感传来,几乎令人昏厥,但在白修罗战意的疯狂镇压下浑然不顾,真龙拳印再度缔结,猛轰在他的脖颈之上!
“哗啦”一声,一柄火红色宝扇出现在我手中,掀起烈焰滚滚,直扑强敌。
体内深处忽地有种渴望,忽然之间我猛然一阵,胸前突起一块,一团金色光芒犹如星河般璀璨的发光,是那一缕天脉灵气,它似乎与古钟之间有种维系,开始共鸣起来!
“这……怎么会?”老者目光阴鸷,不敢置信,转而脸上浮现贪婪:“你这小畜生的身上竟然有一缕天道之气?哈哈哈……真是大造化,归我了!”
“甘心的受死吧,灵修的时代早就过去了,你们何必苟延残喘?”老者目光睥睨,有种俯视众生的气势,道:“成为老夫的战尸,也不辱没了你白修罗的威名,不是吗?”
剑心再度猛烈颤抖,又有一角完全炸开了,化为紊乱的剑意肆虐周遭。
老人怒吼,目光狰狞,一掌轰出,笔直的落在我的肩膀上,顿时一阵骨骼碎裂声,肩胛骨已经碎成了一片了。
“你以为自http://m•hetushu•com毁剑心、身死道消就能拖我垫背吗?”掌座老者狞笑:“老夫依旧要活祭了你,否则回到灵界也无法交代。”
“老夫不甘啊!”
虚空疯狂扭曲,力量无比紊乱,那口古钟也隐隐的开始变形,苦苦支撑承受着双重符箓的打击。
“好胆!”
我的意志一阵模糊,灵魂有种即将被炼化的感觉,不由自主就有种想要将一切绝术尽数交出的感觉,但心底的另一股意志却又生生的镇压、截断这个念头,嘴角扬起,痛楚的一笑,道:“想要真龙绝术吗?你站得那么远,我怎么给你真龙绝术?”
“噗……”
“死!”
这口钟绝对超凡,能承受两道神级符箓冲击,再加上水寒剑心自爆的全程冲击居然也没有碎裂,最终还是动用了貔貅袋才勉强收服。
说到底,还是想要真龙绝术这门至尊圣法啊!
我咬牙切齿,承受莫大的痛楚,声音都战栗:“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虚空骤然扭曲,一只大口袋出现在那里,貔貅袋,这已经是我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貔貅袋张开的那一瞬,万物都受到了疯狂吸纳,特别是那口青色古钟,轰鸣不绝,重生出一缕缕大道气韵,金色经文浮现,但一缕缕的经文很快就被貔貅袋给吸纳了过来。
伸手在空间骨戒里抓了一把剑泥便塞进了掌座老人的口中,猛然一掌拍下去,真龙之气推送,硬生生的将这口剑泥送进了他的腹内。
耳际轰鸣声阵阵,浑身剧痛,血气、皮肉一点点的剥离身http://m.hetushu•com躯,甚至我的肉身开始一点点的枯萎下去,即将被活祭,就算是自毁剑心也无能为力。
说着,一缕缕金色符号浮现在我的眉心里,正是铭刻在灵墟深处的真龙绝术!
痛!
金乌扇,也算是我的珍藏之一。
“蓬~~~”
这时,貔貅袋光辉也暗淡下来,我的灵力枯竭,无法继续支撑了。
剑心自毁,又一道狂猛气劲轰然炸开,将四周的苍白古岳冲击成齑粉,也狂猛撼动在血祭大阵的阵纹之上,轰鸣声不断,大阵的符文已经被磨灭掉了不少,而外界的掌座老者也十分狼狈,在剑心的肆虐中,他的一条手臂会毁去,浑身血迹斑斑,目光愈发狰狞。
只是一刹那,古钟嗡鸣作响,萦绕在周围的金色经文仿佛潮水般被天脉灵气给吸纳了过来,而古钟也瞬间失去了神韵。
身体也仿佛在崩裂开来,要死了吗?
“轰轰轰~~~”
火焰滔天、冰霜肆虐,两张符箓裹挟着滚滚天威狂轰滥炸在青色古钟之上,轰鸣声不断,仿佛有数十重古岳一起撼动在古钟上一般,顿时那古钟爆发出绝强光辉,一缕缕文字烙印在空中,代表着某一种道的抗衡,果然,这口大钟不简单,多半也是太古传承至今的秘宝之一。
“你……你……”
水寒剑心,一门二品剑心的爆炸威力可想而知,堪比星御境巅峰强者的灵墟自爆威力,但那只青色古钟太强了,将老者的身形笼罩其中,无法伤其分毫!
“哦?”
终于,收了这口钟了!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