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三章 有你好看

天壁颤抖,大地嗡嗡作响,许多人都害怕了。
“嗯。”
通灵骨针在我手中浮现,虽然整个人都几乎痛得无法动弹了,但祭炼一根小小的通灵骨针斩杀他的灵魂绝不难。
“噗……”
“是,大人!”
“阿瑶,快点打开禁制!”苏颜几乎喜极而泣。
一口鲜血吐出,我一个趔趄再次跪倒在地,遍体鳞伤,已经重伤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但浑身白色火焰缭绕,一股莫名的暴戾与杀伐感笼罩心神,依旧缓缓的站起身来,伤可见骨的拳头横起,真龙绝术祭出,再次狠狠的轰在了界壁上!
疯狂的战意与杀戮感让我迷失,右手结出拳印,重重的轰在界壁上,让真实世界和虚灵界都颤抖起来,整个天地都在动摇。
“吃货,你……”苏颜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落。
苏颜道:“前辈,最多三天,他就会恢复常态。”
苏希语看看四周,道:“边戍军团,打扫战场,就地焚烧中了死气的尸体,修复大阵,以防暗族的再次攻击。”
再次醒来时,不知道过了多久,外界有阳光射入,落在身上,暖洋洋的一片,但当我挪动身躯的时候立刻忍不住的一阵剧痛传来,紧接着浑身到处都痛,一条手臂几乎碎裂,还断了一条腿,腹部、胸前、肩膀上的重创更是密密麻麻。
苏颜、澹台瑶背靠背的坐在那里睡着了,一起醒来,都露出喜色。
但有个好消息,灵智恢复了,不死绝脉再度沉睡,一头白发也变m.hetushu.com成了黑色。
浑身伤势太重,不自觉的跌坐了下来,倚靠着界壁,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苏希语声音很轻:“小颜,此时的他,并不是那个人,而是另一个人啊……”
“统领大人,不如……属下这就命令贲焰枪小队准备,一旦他破界而出,我等必然第一时间将其轰杀,如何?”有一个尖嘴猴腮的军官说道。
顾唯目光明澈,也看向了云赞,道:“步亦轩是我灵修界的人,谁敢动他,长明山必然将谁挫骨扬灰,不信可以试试!”
当界壁的禁制被破解之后,我立刻祭出一缕虚灵界力量,整个人翻身便滚入了真实世界之中,沐浴在阳光中,这种感觉真好。
外面,清风拂过田野,苏颜和澹台瑶、唐阙然、柳彤儿四个人就这样在外面陪着我,不离不弃。
灵魂疯狂撞击界壁,然而这里已经被禁制了,无法逃离。
“你还想走?”我怒吼一声。
苏希语目光冷冽:“你们,都别过去!”
“步亦轩哥哥,他好了……”柳彤儿大喜,在外面说道。
超凡法器,超然于神器之上,在灵修界一个名门大宗都未必拿得出一件,而他居然开口就两件,实在是太家底殷厚了。
云赞等人脸色铁青,但却没有继续说话,毕竟众怒难犯,这群人任何一方势力出手都足以将其斩灭。
龙武山的一名老者仙风道骨,手中一口宝剑,道:“石冼大人,莫要生气,我们还是先看看怎么解和-图-书决眼前的问题,步亦轩这孩子……他变身成了白修罗,这团火焰何时才会熄灭,会恢复常态,重新获得正常人的灵智?”
就在这时,苏希语暴怒,秀眸中满是怒意,抬头看着生命墙上的众人,低喝道:“云赞,闭上你的狗嘴!步亦轩为我灵修世界而战,自爆二品剑心不说,几乎身死道消,他付出了那么多居然换来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如此恶毒的对待?”
“那就好。”
空中,石冼半边身躯被鲜血染红,但依旧目光一瞥,有种天地之势镇压下来,冷冷道:“是步亦轩也好,是白修罗也好,都是我石冼的弟子,谁敢动他,老夫便灭他九族!”
澹台瑶默默的开始打开禁制。
“嘭!嘭!”
“啊……”
苏颜怒了,浑身火光暴涨,绝火剑心威压,将一群战将震得吐血后退,她梨花带雨,无比忿怒地说道:“为了灵修世界,他几乎在虚灵界内丢了命,你们竟然用兵器指着他?你们还是人吗?你们为什么这样冷血?”
腿骨断裂的声音传来,我一个趔趄跪倒在地,浑身都仿佛随时都会崩碎了一般,满嘴腥味,张口就是一口血沫子吐了出来,浑身是血,但依旧有一缕缕苍白飞火在燃烧,感受到似乎有人在召唤我,瞬间拔地而起!
“嗡!”
……
“别杀我……你别杀我……”
甚至,圣地的一位执法长老冷冷道:“步亦轩也好,白修罗也好,都是我圣地的传承序列www.hetushu.com之一,云赞大人,你安心当你的统领去吧,老夫回到圣地之后必然会建议大长老将你从武神榜除名,你这种人,根本不配号称武神!”
这位掌座可真是够大方的!
龙武山的老者点头,意味深长地说道:“这种禁忌力量着实惊人,这一战步亦轩也确实无愧于灵修界绝世天骄之名,一人连斩八位实力强横的灵界超强者,更是与上古法器抗衡,换作旁人怕是早就陨落了,这白修罗之名,是福,也是祸。”
澹台瑶也泪水盈满眼眶:“你没死……”
正前方,隔着一道界壁外,苏颜、澹台瑶泪眼朦胧的看着我。
石冼道:“道长不必挂心,有我和璇音在,小轩不会有事。”
鲜血飞舞,掌座老人的身躯完全破裂、炸开,一道血红色人影飞起,是他的灵魂。
“轰~~~”
“嘭~~~”
“是他。”
冲开虚灵界深处的缭绕雾霭,我出现在阳光明媚的大地之上,虽然依旧在虚灵界,但已经能够真切看到真实世界的一切了,同时,真实世界的人也能看到我,看到一个浑身萦绕苍白火焰的修罗,就连瞳孔都是苍白之色,整个人被杀戮与暴戾所笼罩着。
我躺在岩石上,瞥了她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阿瑶,你再玩我的话,等我伤势好了,有你好看的……”
“是啊,这样一个可怕的存在,一旦没有禁制的话,恐怕就会对着我们屠杀起来。”另一名军官点头道。
我躺在一块苍白岩石http://www•hetushu•com上,禁不住喊了一声疼,浑身都有种四分五裂的感觉。
岳翎也眯着眼睛,道:“云赞统领,身为联邦北域的统领之一,你的表现实在是让人失望,与你一同位列联邦武神,老夫深以为耻。”
“先检查一下。”澹台瑶嘟着小嘴,看着我说:“说,你是步师傅还是白修罗?”
这时,人群中又有一人开口了,是灵空岛的一个老者,他一样浴血奋战,击退暗族军团,但此时目光犹如岩下之电,道:“这一战,步亦轩点燃了白修罗之火,甚至不惜自爆剑心来对抗暗族超强者,但是……一个已经失去了剑心的天御境强者,还算是一个合格的天骄之子吗?恐怕……他纵然是活下来,也已经失去了与诸多少年天骄争夺剑陨魔窟的资格了……”
掌座老人的高傲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哀求,灵魂在虚空中扭曲战栗,道:“只要你不杀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哪怕是……一件超凡法器也可以,不……我愿意拿出两件超凡法器,求你别杀我……”
“咔嚓……”
一群边戍军团的战将更是“铿铿铿”的齐刷刷拔出血迹斑斑的战剑,齐齐的指向我,灵力缭绕,随时都准备一战的样子。
不过,我的灵智瞬间就被杀意淹没,去他的超凡法器,杀了再说!
“轰~~~”
……
不远处,石冼沉吟看着我,洛言、洛宛、风轻衣、顾唯、童濯、莫离等人也都目光复杂的看着我,双方只隔着一道通明界壁,但却仿佛隔着一整个hetushu.com世界般。
又是连续几拳,轰得拳头血肉模糊,看着外面的一大群人,内心的想法无比恐怖,居然很想去屠杀掉他们,一个不留!
“这……这根本不是人,简直就像是一头没有理智的野兽。”生命墙上,破誓者骑兵团统领,联邦武神之一的云赞目光阴鸷,道:“就像是一个随时都会爆发吞噬朋伴的野兽,不如……趁早斩灭这个白修罗,否则的话。”
“小师弟……”风轻衣娇躯微微一颤。
“蓬!”
石冼目光睥睨,看着那灵空岛的老者,冷冷道:“我万灵的人,还不至于需要你灵空岛来指手画脚吧?毁去了剑心又如何,以步亦轩的悟性与资质,一样能横扫你口中所谓的少年天才,剑陨魔窟也必然有他一席之地!”
通灵骨针穿空而过,那一息灵魂瞬间消散,被斩杀,所有进入虚灵界的八个灵界超级高手都已经形神俱灭了!
连续多次的拳轰界壁之后,我的力量损耗殆尽,而白修罗之火也越发的微弱,不死绝脉的力量这一次觉醒之后几乎被用到了枯竭的地步,诚然,这是我有生以来最惨烈的一战,被暗族的高手阴了一把最后还能生还,这本身就是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奇迹。
无穷无尽的剑气爆发出来,瞬间就将掌座老人的身躯轰得四分五裂,剑神传承的剑泥中有他留下的绝世战意,这种剑气就仿佛是诅咒一般,远不是我的一剑一世界绝术所能比拟的,破坏力自然更是无比恐怖,就算是这掌座老人的肉身再强也绝对抵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