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六十四章 顺其自然

这是我第一次公开承认自己拥有的二品剑心,所有人都动容,童濯、莫离、顾唯、风轻衣等人都为之侧目,一个个无比慨叹。
圣药加上凶兽肉,十分甘甜,唇齿留香。
“不用,药物对于我这种伤势而言已经没有什么用了,我想……静静的养伤就好了。”
“哦……”
苏希语点头:“没错,步家姐弟在银鳞城生命墙外的一战确实堪称是战绩斐然,在虚灵界内,小轩你用的什么手段居然将池寒川、罗狄、东临这三大君王的肉身都斩灭了?”
炼器战船,船舱内。
“就是静养。”
一门二品剑心,是灵修界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然而就在三天前的一战里,这门水寒剑心却彻底陨落了。
“需要师父为你寻来什么灵药或者天材地宝吗?”
我点头:“严格理解确实就是这样,我经历了一次次恶战,人王道、真龙宝殿、大业火轮寺遗迹、银鳞城一战,哪一次不是一场血战,对于道与心的磨砺已经够了,我的身体承受了那么多的积淀,蕴藏在血脉深处的神藏就应该能自我爆发出来,我相信我的身体不会让我失望。”
“对了,我姐呢?”我问。
难怪,否则我伤得那么重,堂姐应该早就来了。
苏颜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说:“要不要我帮你垫高点,不然你都够不着碟子了。”
“可以留着,以后再说。”我说。
……
大家虽然不说,但我心里清楚,没有剑心镇守灵墟,我所能催和*图*书动的绝术威力将会大打折扣,甚至不足原先的三成。
“当!”
唐阙然美眸微红,说:“你这家伙,都伤成这样了还在这里煽情,就算是我们几个真的被你煽动了,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你有那个力气办事不成?”
苏颜、唐阙然看到我这个样子,都眼圈一红,曾经是一位多么强势的少年天骄啊,如今却这个病怏怏的样子,甚至连自主移动的能力都没有了,而我则心思澄明,浑身骨骼断碎,经脉也受损眼中,能捡回一条命就已经万幸了,还去追求什么剑心。
“也是一种禁忌手段。”我简单说道。
“我想去阳台上晒晒阳光。”我说。
“还笑!”
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有什么需要直说。”
“回万灵吧,我想静养一段时间。”我说。
“可你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想去的样子,今天一整天,没见你有一点点想修炼的迹象,这跟往日的你大大不同。”唐阙然道。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我在风起楼里养病,每天所做的事情无非是吃吃饭、看看书,或者追慕上古先贤们,观星测字、求取天命,每天都过得十分充实,而身体也一天天的好起来,在各种奇珍的“大补”下,骨骼一片片的愈合,体魄也一天天的强了起来,唯一让我微微有些忐忑的是万物灵墟内始终没有什么动静,水寒剑心爆碎之后,万物灵墟仿佛成为了无主之地。
“嗯。”
“不用,让它hetushu.com自行复苏好了。”
已经服食下一枚金刚果的我静静的躺在床上,等待伤势痊愈。
“你……”苏颜眼圈一红。
身为烈风域大小姐,唐阙然一向属于高贵冷艳、不苟言笑的那种,今天居然破天荒的说出了这种话,真是不得了。
众人纷纷散去,而澹台瑶则驾驭着炼器战船返回万灵学院,下午的时候就回到了风起院,风起楼幽然,是上好的静养之所。
“知道啦师父,我心里有底的。”
“还有三个月剑陨魔窟就要出世了,你还去吗?”苏颜一边给火锅里加菜,一边问道。
唐阙然明眸如水,曼妙身段在晶灯照耀下曲线起伏,实在是一个尤物,轻笑道:“留你个头,过期不候了。”
风起楼旁的树上开满了花,香气扑鼻,我静静的坐在躺椅里,看着远处的景致,心底出奇的平静,闭上眼睛,听风的声音,嗅花的香气,感受天地间的灵气,整个人仿佛都遁入了一种返璞归真的大道气韵之中。
“好,我和阿瑶去办。”
“那,如果你的身体让你失望了呢?”苏颜轻笑。
一只碟子砸在脑门上,同时传来两个少女的忿怒声音:“得寸进尺!”
“嗯,早点回风起院也好。”
唐阙然、柳彤儿格格笑,整个风起楼里都是一片温暖气氛。
“那么……剑心上印证的法呢?”石冼忧心道。
“扶我坐起来。”
“灵墟内的感觉,如何?”石冼低声问,他更加关心我的伤势。http://m.hetushu.com
在许多人的眼中,一门二品剑心的陨落,也意味着一个绝世天才的陨落。
我轻声道:“我的水寒剑心已经走到了某个极致,无法继续向前了,或许毁灭也是一个不错的开端。”
晚上,一盏晶石灯散发着光辉,照亮阳台上的一切,热气蒸腾,火锅嘟嘟作响,各种好吃的料子都有,甚至苏颜和澹台瑶为了让我伤势快点痊愈还偷偷加了一些神料,譬如将一株地品圣药当成了香菜烫熟了夹在我的碟子里,又把一块蕴含丰富灵性精华的凶兽肉切成碎片,当做是羊肉烫熟了给我吃,自然,我甘之如饴,并不反对。
“那就好。”他安慰道:“剑心没了可以再次缔结,你也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
“也好。”
苏希语道:“璇音大战结束后就返回北临了,她中了池寒川的烛火术,这是一种十分毒辣的诅咒术,也就是璇音人王血脉强大才能硬撑下来,换作平常人,烛火燃尽的那一刻,也就人死灯灭了。据说北临有所需要的一些至宝,可以帮助璇音顺利驱除、炼化烛火术的诅咒力量。”
……
我伸手,在苏颜的搀扶下倚靠在床头,感应了一下,道:“灵墟内一片空荡荡,已经没有剑心了。”
“去,那是我早就看上的机缘。”
“我想晚上吃火锅,就在阳台上吃。”
燃烧晶石的灯光十分柔和,这里周围都摆满了一株株灵药,散发着浓郁的香气,据说这样能够最快速度的恢复伤势。http://www•hetushu.com
这个小小的船舱里挤满了人,苏颜、澹台瑶就坐在床边,唐阙然、柳彤儿、石冼、许璐、风轻衣、顾唯等人站在一旁,甚至就连苏希语、岳翎、童濯、莫离等人也都在,一群人都目光热诚的看着我,事实上他们每个都被我视作自己人。
“没事的。”
岳翎笑道:“你们姐弟这次双双受创,但却又是银鳞城一战的最大功臣,璇音斩杀云海君王,而你则斩杀了八位来自灵界的超强者,破灭了他们纵横虚灵界的手段,实在了不起!”
苏颜拢了拢裙摆,跪坐在我身边,无比静雅,问:“你不运功疗伤吗?”
我想了想,说:“我在笑,在虚灵界里的时候,我真的以为自己就要死了,没有一点点的生路,在水寒剑心自爆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一切都完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是什么高手了,就别提什么少年人王的梦想了,但现在,一切都发生了,我却又觉得这才是我求取的道,就如眼前一样,你们都在,而我也活着,付出什么都不要紧了。”
苏颜檀口微张,不禁莞尔:“你这不负责任的家伙,照你这么说法,你之后要走的道就是自己吃喝玩乐什么都不想,把一切重要使命都交给自己的身体咯?”
我皱了皱眉,说:“其实,这次银鳞城一战让我有种全新的感悟,对我要走的道有了另一种理解,或许之前我太急切,而忽略了某些重要的东西,所以水寒剑心自毁后,我打算顺其自然,就那么安静的养和_图_书伤,看看我体内的潜能在这次重创之后痊愈,到底能爆发出多大的威力来。”
石冼道:“你有什么打算?”
澹台瑶则笑道:“步师傅,你笑什么?”
苏颜、澹台瑶眼圈一红,幽幽道:“没事,我们愿意让你抱。”
我放下碟子,舒展了一下手臂,说:“既然顺其自然的话,那就不必克制任何东西了,今天晚上……小颜和阿瑶你们两个一起过来我房间吧,给我暖床……”
“嗯。”
我淡然写意道:“无所谓,那我就去剑陨魔窟外围走一遭,突破星御境,跟小骞一样凝聚个两重灵海我就满意了,将来星御境圆满刚好再吃一枚古血丹,混个伪人王当当也不错,但是你们几位大姐如果将来修为通天了可不要嫌弃我这个菜鸟抱你们大腿哦……”
苏希语没有追问,她是聪明人,知道我不想说,便笑道:“三大君王肉身被斩灭,灵魂逃回灵界,就算是重塑肉身也至少要半年以上,至少这为我们灵修界争取到了宝贵的半年防御时间,可以加固生命墙符阵,打造军队,下一次再战暗族相信就绝不会那么狼狈了,只是可惜,你的二品剑心……”
澹台瑶也哽咽了一声。
外面,初春的风吹在脸上,格外凉爽。
我笑了笑,缓缓抬起受伤的手臂,顿时真龙之气缭绕在周围,同时还有淡淡九马画山的鸣响,道:“所有的法都铭刻在灵墟里了,只要我不死,这些武功是不会消失的。”
我看着她们几个忙碌的样子,不禁一笑。
“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