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四章 当炮灰

这株圣药流淌着滚滚精气,犹如七彩雾霭一般,但却又充满了一种奇异力量,就在我即将把它扔进空间骨戒里的时候,陡变忽生,圣药发光,如有灵性一般的爆发出一缕劲风,压迫虚空,化为一道道风刃,作势要把我的手掌绞碎。
“你……去!”
“你一个灵体,要不老花做什么?”我说。
我皱了皱眉,心头一亮:“莫非是传说中的不老花?”
草叶飞扬、碎石崩裂,饶是古药园这种到处都有禁制的“禁地”也被双方这一击震得崩裂了不少区域,甚至最近的几株尚未修炼出灵性的灵树直接就被强大的气流压成了齑粉,碎裂一地。
牧凌宇冷哼,不再说话,浑身的灵力凝聚鼎沸,整个人宛若一尊巨大火炉一般燃烧着炽盛冰霜灵力,双掌轻轻一合,咆哮声响起,一头狰狞太古十凶之一的狴犴从他背部挣脱欲出,凶相毕露,这狴犴法的残缺神通,能修炼到这种程度已经相当不俗了。
牧凌宇目光凌厉,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这株不老花是我的,你莫非想觊觎不成?立刻滚开,去找你的那株吞云果树去。”
虬曲老树也恢复平静,千万藤条回归,放弃了对不老花的守护,似乎已经默认这种造化被我所夺了。
“大道争锋,造化有能者居之,这么简单的道理长明山首席应该不会不懂吧?”牧凌宇看了一眼南宫洛羽,道:“我与步亦轩之间的恩怨,请长明山的洛羽仙子http://m.hetushu.com不要管,以免自误。”
我没有移动,只是原地恢复血气。
“硬来!”女山轻声叱道。
“嗯?”
“好。”
就在牧凌宇走向不老花的时候,忽地周围空间飞速扭曲起来,前往一切都宛若幻境般的不断呈现、幻灭起来。
我冷笑:“没关系,我想看看你怎么夺不老花这天地造化。”
手掌伸向不老花的那一刻,周围的景象再度开始扭曲,转眼之间虬曲的老树充满了杀机,一缕缕如剑般的老藤破开树皮刺向手臂,泛着寒光,无比凌厉。
“别装蒜,交出不老花。”牧凌宇皱眉。
牧凌宇冷冷道。
牧凌宇目光大盛,手中凝出一柄利剑,横空斩落,“嘭”一声巨响,水寒剑心爆发,硬生生的阻挡住了圣药逃逸的方向,低吼一声,双臂之上有一道道狰狞甲片出现,双臂竟犹如凶兽的双臂般碾压下去,顿时砸得圣药的自我灵性结界不断破碎。
“哼!”
我一步步的走向了老树,而牧凌宇则冷笑一声,以为我慑于他的实力不得已为之,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看来北国女王步璇音的弟弟并不笨。”
“你已经够美了,别糟蹋这株天品圣药了。”我说。
牧凌宇哼了一声,目光再次看向我,道:“交出来,否则便是!”
不老花生长在天地间已经有了一段漫长岁月,早就通灵,它自身祭炼出的禁制如此厉害,就算是牧凌宇和_图_书这种程度的天骄依然被震退!
“舍得,走吧,你破开禁制,然后我要做什么?”
我将一切真龙形象都隐藏磨灭,只暗含在拳劲之中,轰然便是一击与狴犴功碰撞在一起!
一个声音从兵铸山内传来,女山轻声道:“斩杀他有什么意义,这株不老花很不错,别错过了,既然他让你当炮灰去采摘这株不老花,那就顺势而为好了,采了不给他便是,不老花的禁制我来帮你解开,但你要分我一片花瓣,怎么样?”
龙气缭绕,无比神圣。
“怎么,不愿意?”狴犴凶力再度涌动起来,牧凌宇吞下一株灵药之后站直身躯,目光刺眼,道:“若是不愿意,就去死好了。”
“休想骗我!”
“等等。”
“交出来!”
真龙之气涌动,守护在手臂周围,我猛然五指一合抓住了不老花,同时整条手臂都在锐利树藤的攻势之下,“蓬蓬蓬”的密集响声中瞬间就被攻击了近百次,火辣辣的疼痛,饶是真龙之血熬炼的肉身也快要抵挡不住了。
“凭你强大的肉身把不老花摘下就行了。”
南宫洛羽秀眉轻蹙:“牧凌宇,临行前师尊命令我长明山弟子‘适当’助你,如今看来根本没有这个必要了。”
“咕咚……”
牧凌宇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目光凛然,道:“你去帮我取得不老花。”
“闭嘴。”我淡淡道。
“刷!”
“臭小子,我帮你夺机缘,你连一朵花瓣都不舍m•hetushu•com得吗?”女山气得直磨牙。
这时候,身后的石门处,长明山首席南宫洛羽也走了进来,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们,似乎洞察其中一二,禁不住道:“牧凌宇,这株圣药分明是步亦轩以一己之力所得,你如此强夺……似乎有失圣地的谦逊公道吧?”
我眉头一皱:“你这是自己找死,别怪我。”
真龙之气涌动,拳印即将缔结。
好强,这是圣药的灵性反击?
这是……圣地二长老的超一流绝学狴犴功,他这是想硬夺圣药?
“还想走!?”
“轰~~~”
不但是我,牧凌宇也被吓了一跳,这株圣药化为一团风暴在我和他之间瞬间炸开,“蓬”一声震得周围嗡嗡颤抖,在劲风摧枯拉朽的力道之下我连退数步,撞击在一道无形禁制上,直震得后背发麻,再看手掌,已然一片通红,幸好我真龙之血熬炼血脉,肉身早就十分强横,否则这只手怕是保不住了。
右臂之上热辣滚烫,被藤条抽打出一道道血红色的痕迹,但不老花到手,依旧禁不住的欣欣然,回头摘下几片叶子熬汤给父亲与福伯喝下去,至少也能延寿数十年!
狴犴凶相再度挣脱而出,周围的虚空都被挤压到扭曲变形,嗤嗤作响,牧凌宇单手擎剑,却仿佛有两只狰狞兽爪帮助握住长剑一般,有斩断一切的超然气势,甚至就连不远处的南宫洛羽也为之一愣,没有想到圣地第一传承会那么强势。
女山轻笑http://www•hetushu•com:“不老花是天地灵气的结晶之一,蕴藏着生命真意,难道你不觉得这也是万法之一,需要好好参悟一二吗?并且,我听说不老花也有活血养颜、长生不老的功效呢。”
“真是不老花!”
长剑斩落,一缕水寒气劲化作冰山镇压下来,此外还有一头凶猛的狴犴盘踞在冰山之上,咆哮怒吼,凶相毕露。
不老花扎根于老树之中,仿佛有种吸力一般,直到我力道提升到了八成,甚至暗运万物剑心斩断了一些连接,这才将不老花给连根拔起,直接丢进了空间骨戒之中。
就在这时,圣药落在了一棵虬曲老树之上,这棵老树不算太高,但蜿蜒盘踞,犹如一头老龙般散发着威严气息,圣药一旦落下就仿佛生根一般与老树开始融合,转眼之间盛开出朵朵白色花朵,这些花充满圣洁气息,遍地盛开!
能够如此通灵,甚至借助老树藏身,而且外形也确实很像是传说中的不老花,这是至宝,一株不老花,可延长大限寿命百年!这可是世人梦寐以求的稀世珍宝啊,要知道时间就代表着更多的机会,许多人修行一生也只差那么一点点的时间就能超脱,达到一个至高的境界,然而最后却在大限前死亡,无能为力。
“交出什么?”我暗自觉得好笑。
圣药化为流光,笔直窜向古药园深处。
我双拳胸前一碰,轻描淡写的化解了对方的气势碾压,真龙之气隐隐催动,浑身都有一种神圣气势,真龙绝术是十www.hetushu.com大圣术之一,对上十大凶术倒也有点意思,只不过牧凌宇的狴犴功是从十大凶术之一狴犴的力量中截取的一部分,甚至在万古岁月中还有不少谬误,显然无法与我身怀的无缺上部真龙绝术相提并论,并且牧凌宇所最倚仗的是二品水寒剑心,但我所拥有的确实货真价实的一品万物剑心,若是他知道真相恐怕打死也不愿意在我面前这样猖狂。
……
我不禁笑了:“让我去当炮灰?”
这时,女山的一道灵念已经化为无形气境出了兵铸山,与不老花的灵性禁制交流,顿时漂浮在空中的那些符号缓缓消散,并不需要强行动手,转眼之间不老花与我之间就再无阻隔,就这么横陈在前方了,像是一个绝世美人衣袂半遮在等待采摘一般,极其诱人。
真龙拳印!
“受死!”
我咽了口唾沫,一步步走过去,这周围依旧还有杀机,万物剑心能够明显的感应得到,但为了不老花这等造化,必须硬夺!
牧凌宇低喝一声,手掌轰落,狴犴凶力爆发,犹如狂风吹灭野火般的将幻境激荡开来,呈现真相,一朵莹白小花生长在老树之上,周围一缕缕符号流转,是一个极其强大的禁制,牧凌宇走近的第一时间便猛然吐出一口血,紧接着浑身震退,一个趔趄险些翻倒在地,目中满是惊骇。
牧凌宇目光睥睨,自然知道发生这种事情很非凡,这株药的灵性可能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
“我有说过是为你采摘的吗?白痴。”我微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