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七十五章 百步外

……
我皱了皱眉,灵识探查了一番,浑身一颤,道:“古药园呈现三角形状,我们要去的地方岂不是古药园的核心?”
我深吸一口气,抚平血气之后踏步而去,每一步都消耗巨大,并且这片林子里充满了杀机,一些不知名的果树、荆棘能射杀出精气光辉,甚至随风就能闻到血腥味,有惨叫声,显然是云族那边已经有不少少年天才陨落在古药园里了。
……
“嗯,我们要留有余力!”荆少行点头。
我想了想:“取!但好像我们又回到那个状态了,你出主意我送死。”
一头凶兽扑面而来,居然是一头狮身人脸的猛兽,脸庞说不出的狰狞,宛若厉鬼,利爪泛着寒光,撕裂虚空扑杀而来,无比凶猛。
她说话间略带得意,俨然真的以好姐姐自居了,有种义薄云天、粪土王侯的风发意气。
“圣地狴犴功也深厚无比,就跟脸皮一样,让人佩服。”我不冷不热的说。
牧凌宇的脸色极其难看,圣地这次来了许多年轻的守护,但能够有实力进入古药园的显然不算是太多,而目前能进入古药园的无非是洛言、荆少行加上一个长明山仙子,说起来应该是没有一个会偏向于牧凌宇的,荆少行跟我在真龙宝殿里认识过,甚至并肩血战过,洛言虽然把我当成竞争对手,但他心地还不错,大是大非前能分得清,至于洛羽仙子,在石门外我就让了一株药给她,她等于已和_图_书经欠下我一份人情了。
“不错不错。”南宫洛羽微微一笑,走向了不远处生长在岩壁上的一株草药,那草药看起来不错,就算是不列入圣药也至少是极品灵药之列了。
女山气得磨牙,火冒三丈:“我可没有想要给你暖床,我……我可是……”
女山微微一笑:“不老花,你觉得好不好?”
我已然身入雾霭中,也不在意那么多了,九马画山铮鸣,遍地冰莲盛开,化作一缕缕凌厉剑气轰杀凶兽,转眼之间与这头猛兽过了数十招,凛冽气流激荡向四周,震得大地颤抖,最终一剑将这头猛兽的头颅斩下!
好在我早有预料,函牛之鼎气境爆发,古老大鼎形象张开,顿时两道气芒犹如泥牛入海一般被函牛之鼎所化解,但这还不算,前方浮现出一缕缕符号,是吞云果的禁制,虚空中仿佛有一位手持宝剑的战仆正在守护一般,“哧”一声便迎面一剑而来!
连续三拳,轰破结界禁制,硬夺这造化。
“少废话,有人要来了!”女山道。
“沙……”
“当然,否则怎么可能孕育出准神药,那里是古药园机缘最大、也是最凶险的地方。”女山轻描淡写:“你要是怕了,就去跟南宫洛羽一起,在岩壁上采摘一些老参、雪莲之类的凡物算了,我可没有打算勉强你。”
“哧……”
洛言远远的看了一眼古药园的另一方,道:“我们要抓紧一http://www.hetushu•com点,云族的人也进入古药园了,或许会有一场血战。”
月刃一抖,万物剑心暗藏,剑气周围缭绕着一道道天地混沌气,使出一个缠劲的剑道奥妙生生的绞碎了它的这道剑气,紧接着左拳一横,真龙拳印爆发,生生的轰在前方的禁制结界上,一击之下震得周围嗡嗡作响,吞云果的光芒也一明一暗起来。
这株吞云果是拥有灵性的地品圣药,与一些古老宗门所养的圣药不同,对生人有极强的杀意,唯有收服才能化解这种杀意。
“不许吃……”我无语道:“你已经吃了一片不老花花瓣了,这株吞云果是我留给大家的,你吃了实在是太糟蹋天材地宝了。”
洛言也道:“牧凌宇,你要和步亦轩决战?”
我转身走向了吞云果,这是我起初就看上的机缘,并且事实上在古药园里每移动一步都要承受着等同于一座山岳般的重压,洛言、荆少行等人踏入石门之后肌肤之上都有少许龟裂伤口,以灵力镇封,否则很可能会爆体,大家都相当辛苦,唯独我这个以真龙之血、真龙之骨熬炼过肉身的人还算是比较轻松,但饶是如此也依旧每一步要消耗十息时间,一点点的适应古药园内的意志领域力量。
荆少行皱了皱眉:“你们真有意思,还不赶紧寻求机缘,居然想着切磋,古药园的禁制压迫难道还不够吗?”
南宫洛羽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宛若m.hetushu.com一朵充满灵性的花朵盛开般美好。
“吼~~~”
符文气息涌动,都是云族人。
“好,可列入稀世奇珍。”
“当然会帮你,我是兵铸山的器灵,兵铸山是你的,你死了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何况我可是你的好姐姐呢~~”
女山幽然道:“这是在磨砺你,何况那准神药我也没说要分一杯羹吧?你能夺取这株准神药是你的造化,跟我可无关。”
四周雾蒙蒙一片,有流云朵朵飘过,每一朵流云都有杀意隐藏其中,但却又无法驱散,我尝试过几次以万物剑心驱赶流云,但只能将其驱离数米之外,转眼就会再度飘回来,制造杀机,这些流云就仿佛受到了某种意志的掌握一般,越往前往就越密集,甚至一秒内有数朵流云一起发动杀机,让人防不胜防,而我也只能一直以函牛之鼎的古色大鼎来抵挡,灵力消耗十分巨大。
我远远看去,缭绕的雾霭深处有七彩霞光流淌,那是浓郁到了极点的灵气,千万年来也正是这些珍稀灵气蕴养了古药园里的各种天材地宝,齐集此处,至于女山说的大造化暂时看不见,但我却能感受到心灵在颤抖,那里不但有宝物,也有无比强烈的杀机!
一缕缕混沌气扑面而来,甚至还带着无比凌厉的煞气。
诚然,古药园深处的禁制压迫会更加强烈,连站稳与呼吸都难,而在这种地方遇到死敌云族,显然谁更有余力,谁就占据hetushu.com绝对上风。
连同地下的泥土,将这株吞云果给挖了起来,灵力裹挟送入了空间骨戒之中,顿时女山的笑声传来:“哇,好香的果味啊……”
“你们在争斗?”荆少行皱眉问道。
“百步外的灵秀胜过不老花十倍,可列入准神药之列,你取不取?”她志在必得的一笑,似乎早就把我拿捏掌心了。
“你乱说什么!”
“总觉得不太对。”
“不可能……”牧凌宇目光有些散乱,道:“你这招什么来头?好强烈的真龙气,就算是万灵学院的龙息功也没有这般威力。”
我淡淡道:“龙息功的威力,又岂是你这种人能洞悉的?”
我不禁皱了皱眉:“我总感觉着了你的道了,百步外到底是什么宝物,一个显化的虚像都强到这个地步了,我过去了岂不是找死?”
牧凌宇目光凌厉的看了看我,道:“万灵学院传承的龙息功果然非同小可,令人佩服。”
“给我退!”
“那你会帮我吗?圣药的灵性禁制就那么厉害了,准神药还了得?”
“在这种地方切磋?”
牧凌宇修为深厚,双足扎根地下,硬生生得被震得滑退近三米,脸色有些苍白,而我则岿然不动,只动用了五成万物剑心,就足以能镇压这个圣地传承序列第一人了。
好家伙!
接近吞云果树五步之内,一朵流云从头顶上飞过,带着莫大的杀机。
万物剑心,强得超乎想象!
这时,洛言和龙武山的第一天骄荆少和图书行也一起迈入古药园之中,洛言浮光剑心镇守心神,浑身流淌着一缕缕剑意,而荆少行则有飞剑缭绕在头顶上方,龙武山绝学玄妙无比,令人赞叹。
……
巨大头颅滚落在地,却不见血迹,转眼之间这猛兽的身躯也消失不见了,化为精气沁入地表之中。
……
“是一种法相显化罢了。”女山幽幽道。
“激将法对我没用的,你再这样激我,将来你连暖床的资格都没了。”
“我才吃这点东西就心疼了,你根本没有把我当成老姐,哼!”
古药园里雾霭缭绕,视野不是十分清切,远远看过去,洛言、荆少行、牧凌宇等人都在进入药园深处,去寻觅更大的机缘,而外面则也有十几道气息在接近,南宫羽、方清渊、洛宛等人已经走到了石门处,正式踏入药园,而灵空岛的江若风等人则更慢一些,还在外界努力。
“笔直往前走,百步外有大造化,比吞云果可要强多了。”女山说道。
“你是什么?”我笑问,调戏太古活到现在,来历了不得的女神级强者可真是有意思。
要走一百步,并不简单。
“噗嗤……”
“没错。”我说。
远远的,南宫洛羽看向我的前方。
一缕气芒从流云之中爆发,直奔我的头顶而来,快得惊人!
“只是稍微切磋了一下。”
“是吞云果吗?”
三道强横气息出现在了东边,跟我的方向一样,都是前往古药园最核心处,想来也有别人也看上了其中的准神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