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章 胜算何在

石舫冷笑,双拳蕴满金乌火焰,暴喝一声横冲而来,拳劲仿佛要碾碎虚空般的轰了过去,“咻”一声,整个天地都仿佛要坍塌,甚至就连无处不在的雷劲都纷纷扭曲,给石舫的气劲让道,这个沐王府天骄强得宛若一个妖孽一般!
石舫眯着眼睛,杀气大盛,袍袖猎猎,以符文镇守身躯,雷劲不侵,以至于他立于雷泽之中犹如平常,没有丝毫的不适,光是这份修为就足以让灵修界的新秀人杰震惊了,何况他还有天石功这种底蕴深厚的手段,这就更加麻烦了。
这石舫的术很不简单,三足乌属于太古凶兽中比较接近神魔大凶的种族了,三足乌的火焰据传与烈阳神火同出一脉,很难被磨灭,而此时笼罩在我四周的金乌之火就有这种迹象,不断焚烧,消耗函牛之鼎的灵力。
“蓬!”
“步亦轩,过来受死吧!”
石舫目光冷冽,一掌凌空斩落,顿时凝化出一道巨剑,剑意雄浑,恐怖无比,“嗡”一声,四周的虚空纷纷爆碎,这一剑似要斩碎一切。
“化为飞灰吧!”
不过,我的万物剑心却捕捉到了一个细节,他的手掌就在刚才的一击之后虎口已然崩裂了,不过鲜血尚未涌出之前他就以符文镇封了伤势,肉身无比强大,瞬息间这种小伤就开始愈合,转眼就宛若平常了,不过这依旧证明了一点,比起真龙绝术,金乌术要差远了!
诚然,根本走不掉,前有狼后有虎,我们这群人已经陷入困境之www.hetushu.com中,唯有杀出一条血路才能超脱这种绝境。
混沌气缭绕,一根根被雾霭包裹着的威严石笋出现,又见天石功!
双臂齐齐扬起,空中出现了一只三足金乌的法相,无比凌厉,双爪如钩泛着寒光,以撕裂天地的气势狠狠的击打了下来,掀起滔天火焰。
……
身后,南宫洛羽、牧凌宇、荆少行等人都已经远远躲开,谁也不敢接近,这种战斗波及实在是太恐怖了。
南宫洛羽娇躯微微颤抖,一双灵动的美眸之中满是熠熠光辉。
石舫目如犀火,冷冷的看着我身后几人,淡淡笑道:“你等不必担忧,我斩了步亦轩之后就轮到你们了,一个也别想走。”
“好!”
我猛然一旋身,剑刃后扬,左拳爆发拳印光辉,一缕缕真龙之气缭绕,仿佛天地万物都定格在了这一拳之上,拳劲冲天而起,与石舫的掌剑碰撞在一起!
“你是说金乌火?”
“还不错。”
石舫浑身都弥漫着恐怖的气息,目光中充满杀意,道:“与我沐王府为敌,就必须死,金乌火消耗你的真元,加上天石功,你有一丁点胜算吗?”
“轰~~~”
“蓬蓬蓬~~~”
“有什么手段都尽管使出来吧,否则你就没有机会了。”
牧凌宇的脸色最为难看,明明自己身拥二品水寒剑心,但此时,水寒剑心的威仪完全被镇压,直接对万物剑心低头,有臣服之姿,什么圣地第一传承序列,什么最有机会www.hetushu.com夺得天大机缘都变成了过眼云烟,这一刻,牧凌宇的自信完全被粉碎,就连尊严都被自己之前的言行所无情践踏!
“哈哈哈……”
南宫洛羽皱眉:“你一人想挡住我们所有人?”
石舫单手负于身后,目光冷冽。
战!
“有何不可?”
“取得了真龙绝术又如何?”
我没有回头,一步步的向前走去,道:“云族逼一步我们就退一步,要退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这几年来我走的道就是征战杀伐,挡我者斩,我们身为灵修必须要有目空一切的气势,否则就更难与强大的云族抗衡了。何况,石舫要为双寒复仇,与我之间有因果,必须今天了断!”
石舫身躯凌空,双臂沐浴烈焰,目如猎鹰鸷视,冷冽无比,道:“不用白费力气了,我祭炼的金乌火就连王侯都未必有本事破掉,就凭你区区的一个灵修也想磨灭金乌火,简直是做梦!来来来,小爷再给你加点料!”
另一个少年点头,他一身侍卫装束,但气息浑厚绵长,有种让人看不透的气势,显然在云国皇族之中也算是个不俗的高手。
月刃直刺,一剑一世界绝术迸发,撕裂虚空的剑意涌动,带着万物剑心的威芒猛轰在石舫的拳头上。
剑光遮天蔽日,密集的剑意切开了三足乌的法相,但一团团烈火却再次倾泻在大地之上,扑噬函牛之鼎气境,浓烈无比,难以磨灭。
荆少行、洛言皱眉不语,各有所思。
“散!”
http://www.hetushu•com石舫?”
我看了看周围缭绕的火焰,万物剑心透体而出,那般的荧灿,一整座剑心岩石上布满了驳杂的斧凿痕迹,神圣而威严,这门剑心是我多年来修炼的成果与证明,如今气势散发,以万物本源来化解三足金乌的火焰!
这是我第一次将万物剑心正式外放,气势如此磅礴,有君临天下的感觉,以至于身后洛言、荆少行、南宫洛羽等人的剑心都有一种淡淡的共鸣与臣服感,他们一定感受得十分清晰,那是一种王者般超然在上的感觉!
“步亦轩……”
一声巨响,光辉炽盛无比,真龙意境与三足乌碰撞,咆哮不绝,两股绝强力量碰撞,宛若彗星击地般的掀起了万丈尘埃,石舫极强,一击之下居然丝毫不落下方,却目光一凛,立刻撤回手掌翻身腾空,周围符文飞旋。
威压横扫,一缕缕火焰尽数磨灭!
脚下的大地微微战栗,甚至出现了少许崩裂,石舫无愧于少年天骄,催动的攻势如此恐怖,让周围的一小片天地都有了一种臣服感,三足乌锐鸣,震耳欲聋,滔天大火滚滚降临,焚尽一切的气势让人心灵都战栗起来。
右手低垂,轻轻一张,握住了虚空中的月刃,将其狠狠抽出,顿时烈芒暴涨而起,经过一次次的精炼之后,月刃已然算是灵装中的佼佼者,虽然比不上堂姐的炎阳镜那个程度,但足以傲视同代,我气息一沉,九马画山绝术鸣响在周围,函牛之鼎若隐若现,踏出一http://www.hetushu.com步,朵朵冰莲遍地盛开,无比惊艳。
九皇子一拂袖,道:“你须将此处龙灵帝国的余孽斩尽杀绝!王距,我们走,去猎取黄金树的最后机缘!”
“是,殿下!”
“一……一品剑心吗?”
石舫体内宛若一口深渊般,源源不绝的符力流转,深不可测,目光开阖间自信无比,道:“请殿下放心,我石舫要为双寒报仇,这可不是一句妄言,若是不能由我石舫斩了步亦轩,我沐王府的威严何在,所以,请殿下务必成全!”
洛宛在身后轻声道:“你可以选择不战,了不起……我们放弃黄金树的机缘便是了,没有必要涉险,就算是击败石舫,后面还有更强大的云国皇子,我们灵修界的力量原本就偏弱,恐怕很难……”
“真龙绝术?”他眉头一扬,问道。
洛宛抿着红唇,双眼出身:“妖孽……步亦轩这家伙真是个绝世妖孽,更是我灵修世界的未来……”
虚空中出现了一缕缕界壁龟裂的痕迹,猛烈碰撞声中,一缕缕剑气充满灵性的吞噬向石舫的身躯,与他的护身符文绞杀在一起,而一团团的金乌火焰却吞噬了我的身躯,无孔不入的焚烧、肆虐着,有种难以被浇熄的感觉。
……
荆少行皱眉,捂着伤口,却又咳出了一口血。
南宫洛羽也点头:“是啊,没必要在这里受伤甚至送命的……”
九皇子目光睥睨,淡淡道:“步亦轩并非省油灯,你有把握斩了他吗?”
九皇子、王距的身影再度没入雷泽之中http://www.hetushu.com,而少年石舫则浑身洋溢乌金火焰,以一夫当关的姿态横在我们前方,双臂轻轻一横,无形领域横向镇压,冷笑道:“想越过雷泽的话就击败我,从我石舫的尸体上跨过去!”
“你小心啊!”
我猛然一振双臂,灵力迸发,将金乌之火向外推离,瞬间一团团火焰远离,但距离我不到三米之外的时候立刻又再次扑噬而来,犹如猛兽。
这一次肯定是隐藏不住了,毕竟我已经进入了剑陨之地,强大的对手太多太多,不倚仗真龙绝术根本不可能夺得通天机缘,甚至就连是否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便淡淡一笑:“如何?”
上次与双寒激战就差点在天石功下吃亏,这种古老功法十分凌厉霸道,寻常人根本修炼不来,但一旦修炼到了某种地步,便能成就一分霸者名望,那九皇子白石是什么身份,居然还对这个石舫礼让三分,其中利害更加可想而知了。
我立于原地,万物剑心守住本心,月刃猛然扬起,浑身灵力迸发,周围天地间衍生出一朵朵生命力磅礴的冰莲,冰霜与火焰的碰撞化为一连串的爆炸,下一刻,上百道密密麻麻的剑意迸发,直指苍穹之上的三足乌,全面爆发!
石舫气势惊人,猛然一声低啸,身后竟有一只上古神禽的法相凝化,神禽尖啸,震碎了虚空,让南宫洛羽、荆少行、洛言等人纷纷后退,甚至受伤的牧凌宇更是吐出了一口血,这沐王府的天骄果然了不得,气势上比双寒要强了一大截,想必是又获得了巨大机缘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