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五章 洗劫九皇子

“嗤……”
一缕剑意掠过,在九皇子的脸颊上留下一道浅浅血痕,他目光更加炽盛,挥剑怒斩,一边暴喝道:“这就是你在人王道上参悟的剑神真意吗?看来,不过尔尔,就凭你这种本事,能杀得了我本宫吗?”
“还想逃?你刚才的气势去哪里了?”
九皇子浑身浴火,天阳功催谷到了一个极致,宛若火焰神明降临凡尘一般,手中握着一柄锋芒毕露的细剑,一双眸子冷冽的看着我,道:“你可知你刚才杀死的这许多人中,有不少都是皇族?”
我飞身疾退,游走在山脉之间逃逸。
九皇子气得浑身颤抖,转身而去,转眼消失在天际。
九皇子一剑剑劈下,十分狠辣,而我则全力抗衡,这个皇子确实强,比石舫还要强了不少,难怪云皇放心把他送入剑陨之地,如果不是我的出现,仅凭苏颜、风轻衣、南宫洛羽、牧凌宇等灵修世界的新秀确实难以抗衡。
女山幽幽道:“必须速战速决了,数百里外有强大气息正在赶来,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云国四公子之一的某一个,你现在的状态还不太适合迎战,灵力消耗太多了。”
“好!”
九皇子气势鼎盛,火焰喷张,怒不可遏的发动更加暴烈的斩击,怒吼道:“本宫偏偏不信今日斩不了你这凡夫俗子!”
“嗯!”
而我一样催动剑意对攻,一剑一世界力量迸发,凌空斩出数百道剑气迎敌。
“刷!”
“童濯hetushu.com兄弟和莫离表弟都受伤了,找个地方疗伤一下再说。”
我猛然一张手,硬生生的把九皇子的符骨之戒给夺了过来,他带的所有法器、宝物都在其中,肯定有不少好东西。
“他是云皇的儿子,杀了之后因果太大,我可能会承受不起。”
“是吗?”
“你懂音律吗?要你奶奶个腿。”
兵铸山内,女山幽幽道:“怎么,为什么不杀他?”
……
“好!”
这种心灵上的创伤,恐怕一辈子都无法治愈了。
我也发笑:“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小子亵渎我皇威,找死!”
“啊啊啊啊……”
嗤的一声,一方道家宝印出现在手中,五雷印光辉大盛,论宝物的存储量我恐怕要胜过于九皇子,下一刻五雷乱轰,嗞嗞作响,纵然九皇子祭出了一枚符骨来抵挡但依旧被电得浑身焦黑,哪里还有半分皇室的威仪。
兵铸山内的女山道:“这小子是皇子,出来之前肯定没少带秘宝,不过……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老姐也给你准备了一件至宝,不是吗?”
女山默默布下一道阵法,一瞬间我们数十人就离开了此地,出现在了另一方天地之中,依旧在剑陨之地,但距离熔火洞已经数百里之遥了。
“你……”
几息之后,九皇子又祭出了一条银光灿灿的长鞭,怒吼一声抽裂了天穹:“受死!”
“天阳功是云皇绝学,天荒真经更是难得一见www.hetushu.com的绝术,但居然只有这种程度,难道不让人失望吗?”我哈哈大笑,手中月刃挥舞,一剑剑的劈出并不耽误。
兵铸山!
我哈哈大笑,已经交锋上百招了,我确实没有占到什么大便宜,但吞噬天赋的观摩下,天阳功和天荒真经的奥妙倒是洞悉了不少,只可惜九皇子对这两门绝学也只是刚刚入门,根本没有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否则我倒是可以看到更多的规则奥妙。
“那个古埙不错,本宫要了!”
“当当当~~~”
九皇子满脸战意,催动天荒真经,运起天阳功,一剑一剑的对拼。
“嘻嘻,变聪明了嘛!”
“跟你学的,该退让的时候稍微退让一下也不是坏事,反正该教训的也教训过了。”
我猛然一挥枝条,“啪”一声抽过他的脸庞,将其震得飞退数百米,淡淡道:“你再不走,我不介意斩杀你!”
大战之中,九皇子忽地祭出了一件宝物,居然是一件古琴,发出嗡嗡铮鸣之声,音波肆虐开来,周围的山体纷纷爆炸开来,空间都瞬间紊乱了,天地失色,这古琴十分了得,自行奏鸣,神光大涨,有种掌控一切的气势。
“那就试试。”
九皇子彻底暴怒,直接从空间器物里取出了一根黄金枝条,目光大盛,志在必得的低吼道:“本宫已经斩下了黄金树的一根枝条,神威无敌,你拿什么跟我抗衡!?”
我手掌一晃,紫金埙和*图*书出现在手掌中,灵力涌入催动,一时间紫金埙颤抖起来,爆发出冲天金色光芒,一缕缕音波冲击轰向了空中的九皇子!
九皇子暴喝,古琴光芒大盛,“蓬”一声瞬间就把上百米的古山给夷平了,碎石迸溅,好在战场已经离开了熔火洞,否则苏颜、唐阙然等人也会被波及。
平视九皇子,我低声道:“收起你高高在上的口吻,你是云国,我是龙灵,你在我眼里跟普通符修并没有什么区别,你带人来杀我的朋友,难道我还不能反击不成?别说了杀了这些皇室子弟,就算是杀了你这个皇子,又能怎么样?”
“嗯,你们快走吧,我助你们离去,不然恐怕就要走不掉了。”
熔火洞内,苏颜睁开一双秀眸,整个人的气质都仿佛超然了一般,并且她似乎洞察到外界的战斗,甚至是数十里外的战斗,笑道:“吃货,你又变强了。”
一把枝条横扫而过,荡开九皇子的枝条,同时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火红的抽打印记,这一刻,九皇子已经落败了,天阳功、天荒真经两种绝学都镇压不住我,在法器的数量、质量上也占不到丝毫的便宜,败得极为惨烈!
……
“空间法器,拿过来!”
一瞬间,两人的气息都提升到了极境,九皇子浑身沐浴火焰,身周自成一片火泽,长剑爆发出无数道炽烈剑意斩杀而来,斩破虚空,嗤嗤作响,威力惊人无比。
“拿过来!”
到了这个境m•hetushu.com界,再也没有什么一招一式了,每一剑都快绝,蕴含着大道至简的真意,以斩杀对手为目的,裹挟着烈然天威力量,直杀得天昏地暗。
十九根枝条,大战九皇子的一根枝条!
“你不是也一样嘛,走了。”
“啪!”
我紧握月刃,万物剑心的光辉愈发炽盛,引得风轻衣、唐阙然两个MM都张大了小嘴,她们还没见过我新生的剑心,此时看到,已经无与伦比的震惊,虽然不知道剑心之名,但从威力层次上看怎么也位列一品了!
九皇子笑了:“你有这个本事吗?”
两股截然不同的音波爆鸣,震撼出让人极为难受的阵阵铿锵音,最终我和九皇子都受不了了,鼻血都被震出来了,各自收了紫金埙和古琴,再次挥剑杀在了一起。
“嗯!”
“嗯,我也想试试。”
枝条凌空抽来,带着万法规则的奥妙。
几缕枝条裹挟,将九皇子手中的这根枝条也夺了过来,我则疯狂挥舞双臂,一道道枝条凌空乱抽,吊打云皇第九子,一时间把九皇子抽得浑身是伤,就像是被鞭打了一般,黄金树枝条何等威力,他的宝器衣袂都被抽碎了,露出了躯体,无比惨淡。
空中剑气撞击爆炸,连连的轰鸣声撼动着这一片的山脉,交战不久,九马画山、函牛之鼎两门绝术齐开,太皓真经的混沌力量缭绕在身周,每一剑都蕴含着滚滚天威,凌厉霸烈无比!
“你人王道上斩武侯府天骄,真龙宝殿斩双和_图_书寒,甚至是黄金树下杀石舫,这都不算什么,毕竟只是一些王侯子弟罢了,但你如今竟敢杀皇族,你这是公然与皇族对抗,对我皇室宣战吗?”他目光睥睨,淡淡道:“你算是哪根葱,敢挑战皇室?”
此时,我做了一件让九皇子心灵受伤的事情,直接伸手在空间骨戒里捞出了一大把金灿灿的枝条,一手拽着一把,就像刚刚割完麦子的农户一般,露出丰收的淳朴笑容,剑眉飞扬道:“我有更多,来,受死吧!”
“嗯,走!”
周围古山林立,山间有诸多灵秀,似乎又向着古剑的深处推进了不少,倒也省事。
“那又如何?”
“你说什么?”九皇子大怒。
……
一枚石笋出现,缭绕混沌气,无比神圣,瞬间化为无数绵长的兵刃横扫开去,超凡级法器与九皇子的这条长鞭攻杀在一起,丝毫不落下风,甚至在交锋几个回合之后那条长鞭的力量就被压制了,兵铸山已经超越了神器,位列超凡!
“这琴音这是怪异。”
夜幕降临,在古山之中找到了一个山洞,生火煮东西吃,我取出了一块黄金巨蝉的血肉丢进了锅里,很快的就闻到了无比浓郁的香味,并且有滚滚的真元流淌在浓汤内,流光溢彩一片,这黄金巨蝉的肉果然是好东西,蕴含极为精纯的灵性精华,刚好可以补充修炼与大战的损失。
“蓬蓬蓬~~~”
“你……”
九皇子暴怒:“你敢洗劫本宫?”
“你太让我失望。”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