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八十七章 被选择

这时,朱雀后人已经驱离了一群云国少年天才,转身对着我们露齿一笑:“坏人已经被赶走了,大家都可以进入洞穴观摩太古真法了!”
“可是……”女山幽幽道:“苏颜则不同,她终究掌握的不过是二品剑心罢了,法则的完整程度也远远比不上你,以她目前的资质最多只能缔结出七重灵海,跟你姐步璇音一样,但如果她有机缘饮下这滴灵液的话,就有极大的机会缔结出九重灵海!”
远远的,一人端坐在一块石壁前方,正看着一道道剑痕如有所悟,他忽地睁开眼睛,目光睥睨的看向了火红短发的朱雀少年,道:“就是你驱散了我的人?”
那大手仿佛触电一般,半垂在云层之中,转眼就缩了回去,大家都看呆了,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样子,差点魂都被吓飞了。
“难道是鬼?”我头皮发麻。
“嗡……”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一起走进了洞天之中,巨大机缘就在眼前,没有理由不去追求。
金色战矛碰撞在长剑上,周围的光辉都仿佛被战矛所汲取了一般,两人的战斗范围内变得一片灰暗,巨石门青年的武学十分精湛,但武圣阁弟子似乎更强,那种无畏于一切的凛冽战意纵横肆虐,转眼间炼化出一缕缕重叠的战矛光辉,让巨石门青年抵挡得十分难受。
就在这时,又有一群云国少年天才来了,其中有一个白衣飘飘的青年,气息浑厚,双目拥有洞悉一切的光辉,远远的看了一眼我们这片山脉,淡淡一笑http://www.hetushu.com,随后道:“我们进去,看看武圣阁传人和巨石门的人死了没有!”
“当~~~”
兵铸山内,女山的气息猛然暴涨,对抗这种封魔塔内的意志。
我摇头:“万物剑心能感悟到少许封魔塔内的气息,太凶险了,我还不想去送死。再说了,我对缔结灵海有信心,万物灵墟加上万物剑心,我所缔结的灵海不可能太弱。”
“雕虫小技。”
空气都仿佛凝固了,每一个人都觉得毛骨悚然,那只大手裹挟着浓烈的死亡杀伐意,硬生生的夺走了两个绝顶天骄!特别是武圣阁传人,一柄战矛有横扫这一片天地的气势,实力超然,据我的判断至少也是四公子那个级别的,却就这样消失了。
我的天,好一只锄强扶弱、正义感爆棚的朱雀后裔啊!
我动摇了:“你会帮我?”
……
封魔塔内的小世界不算太大,十里不到,以至于我们进入不久后就遇到了牧凌宇、洛言、洛宛等人,大家倒也没有多说什么,沿着古山一路向上行走,寻求各自机缘。
一行人飞身进了封魔塔,当我踏入的时候便眼前一晃,仿佛进入了一片森然古山中一般,封魔塔内果然是一方小世界,就在我刚刚踏入的这一瞬,远处一道无比恐怖的气息忽地生出,化为一只腐烂的血色巨手扑杀而来。
“自然,我可是你的好姐姐啊……”女山夸张的笑声从兵铸山内传来。
朱雀少年点头,大咧咧的坐在一旁,跟四公子和_图_书之一的阮天炀并肩悟法,道:“我最讨厌霸占地盘的人了,跟你一起观摩真法,你不会介意吧?”
女山轻轻道:“这个人,并不是人类。”
“好啊……”大家飞快回应,似乎都等着我说这句话。
“凭什么?”
“被选择?”我愕然。
……
“那边,有个山洞,里面有霞光吞吐,应是有大造化!”有人喊道。
“是的,虽然血脉已经有些驳杂,但依旧堪称是朱雀后裔,所以千万不要招惹这个家伙,能避免一战就尽量避免吧。”
不少人目光生辉,蠢蠢欲动。
“什么?你是说……这是一只活生生的朱雀?太古十大圣兽之一的朱雀?”我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阴暗中,一名老者的身影渐渐浮现,形同鬼魅一般盘膝坐在长剑一旁,目光开阖,带着些许嘲讽与轻蔑的看着众人。
“刚才怎么回事?”我传音问。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声,大家都振奋了,疾驰而去。
人群中,有个一头火红短发的少年走了出来,他浑身散发着淡淡火焰,一步步的走向了洞天处,步步生威,竟逼得一群云国少年吐血后退,这少年十分超然,并且我的万物剑心居然感应不到他的灵墟和纹骨的存在,难道是纯粹修炼肉身?
“看你这个样子,似乎还很得意,下次我绝不出手,要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抓走。”
“是一副宝甲,还有一柄战剑!”
我们继续往上方走,进入封魔塔的中层,当我们踏入中层世界的时候便感觉更加难受了,空气中m.hetushu•com的战魂意志让人十分压抑,大家的修为都被压制了不少。
……
洞穴内雾气氤氲,一根根石笋拔地而起,有混沌气缭绕在周围,四周的洞壁之上充满了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剑痕、掌力、指劲等,这里曾经有人大战过,并且都是一些最低人王级别的绝世强者,难怪大家都想进来,能够观摩这些终极强者的战斗痕迹,悟性略强的人都能推演出当时战斗的景象,或许能从中领悟到一鳞半爪的绝术也说不定。
……
一片山壁下,躺着一具朽烂多年的尸骨,充满戾气的战魂残存在朽骨之上,并且这副尸身虽然已经完全腐朽,但身穿的一件通明甲胄却还完好无损,只是有些斑驳罢了,而且,尸体一旁还插着一柄古剑,长剑已经锈迹斑斑,不过其中却涌动着些许剑意,没有剑神的那般强大,但也不算弱。
女山平静道:“只是被选择了。”
“没有。”
“被……被杀了吗?”我皱眉。
“哼,我果然是天才,一进来就被选上了。”
大门再次紧闭,而两个惊才绝艳的高手却就这么消失了。
“滚开!”
这一击来得太快,仿佛就像是偷袭一般,巨石门青年的动作实在太快,只是一瞬间就发动了连绵不绝的攻势,古卷中蕴含的妖冶力量爆发,无数血色战魂法相扑向了对手,一时间铺天盖地、鬼哭神嚎之声十分吓人。
“都让开!”
“鬼你个头!”女山轻嗔一声,说:“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它应该是太古圣兽后裔,只是化和_图_书作人形罢了,从气机判断与生命原始印记判断,应该是一只朱雀。”
虽然说这个好姐姐不靠谱,但诚然每次确实都帮了我,并且我死掉的话对她而言也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更重要的是这滴至尊灵液如果真的那么重要的话,那就必争了,进入剑陨之地本身就夺天地造化,要是取得至尊灵液的话,那就等于把一切不可能变成可能了。
我示意大家,这里没有什么机缘好夺的,朽骨主人太过于凶残,宝甲和战剑虽然不凡,但并不能列入神器,犯不着在这里冒险。
瞬息间,上百名云国少年进了封魔塔,不仅于此,当他们尽数进入之后又有不少灵修也进去了,其中就包括牧凌宇、洛言、洛宛以及大罗剑域的一群少年高手,封魔塔出世,已然瞬间就成为了众人争夺的焦点了。
“嗯,我知道了。”
“不。”
“走吧。”
“封魔塔内存在了上古人王的战意,之所以这些战魂会被封印在这里无人得知,但可以确信,一旦这些战魂被释放的话,将会是一场灾难。”
两名符修少年暴喝一声,浑身迸发气浪,将周围的人推开,两人大踏步的走向了这副朽骨。
阮天炀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竟然隐忍住了,或许是因为朱雀后裔的实力太强了的缘故。
“……”
封魔塔内,果然凶险!
轻响声中,那柄古剑颤抖了一下,哧哧两道白色剑芒破碎虚空而去,下一刻两颗人头飞起,血液喷洒一地,“砰砰”两声,两名少年便被朽骨给斩杀了。
“这封魔塔真不是和*图*书人待的地方,要远离。”我说。
就在两人大战的时候,忽地整个封魔塔都颤抖起来,被解开封印符箓的大门骤然打开,阴风阵阵,一只赤红色的森然巨手猛然洞穿了虚空从大门内爆发出来,大手席卷,犹如无法抗衡的风浪一般卷住了武圣阁传人、巨石门青年的身躯,硬生生的将他们拽进了封魔塔之中。
女山吃吃笑:“我的灵识感应到,封魔塔的顶层,有一盏青色长明灯,长明灯下悬挂着一只酒壶,酒壶里装着一滴灵液,这灵液堪称至尊,对你开辟灵海有绝佳的好处,做一笔合作如何,去到封魔塔顶层的话,灵液归你,青色长明灯归我。”
“阮天炀公子在此悟道,任何人不得接近!”一名少年大喝道。
“前方有至宝!”
不少人都冲了过去,果然,参天拔地的古树、藤蔓缭绕下,一方洞穴出现在前方,内里散发着极为浑厚的古老气息,甚至让人感觉到颤栗,这一方洞天里必然有至宝,不过……洞口已经被云国的少年们给封住了。
“是,公子!”
“我们也去吧。”我开口道。
这人是阮天炀,云国四公子之一,真正的天骄。
武圣阁传人目光澄明,手中金色战矛爆发光辉,无比神圣的战意向着四面八方迸发开来,顿时古卷中蕴含的那些妖冶身影就仿佛黑暗遇到了光明,烈火遇到了滔天巨浪般瞬间就被碾碎,巨石门青年暴喝一声,手中凝化出一柄长剑,凌空劈斩下来。
女山幽幽道:“没什么事,封魔塔内的某种意志也选择了你。”
“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