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章 先祖

人群中一阵躁动,许多观战者不由自主的后退,看来许多人都已经见识过这个意志力量疯狂杀人的惨象了。
与此同时,血脉之中竟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共鸣感!
就在这时,我身后再度出现了一道鬼影,飘在半空中,眼眶腐烂,眼神空洞,手持一根锈迹斑斑的短杖,飘了过来,口中喃喃道:“血……血……”
“初代陛下,神威盖世,护佑我云族一脉,千秋永存!”
洛神河域的一名星御境强者咬牙切齿,道:“大家小心了。”
战刃轰在了璀璨的符阵之上,爆发出惊天巨响声,只一击,符阵就开始崩裂了,距离完全崩毁也不会太远。
“借尸还魂……”我心头微微一颤:“已经严重到了这一步了吗?”
空中,陆羽手握血色符文战刃,怒吼一声劈开了苍穹,一缕血色剑气比之前的凶魂意志要雄浑超过十倍有余,生生的斩落下来,气势恐怖,要灭掉万物。
……
空中,浮现出的鬼影越来越多,最终多达十多个,一个个恐怖气息散发,其中那个手持血色符文战刃的老者甚至隐隐散发出人王境的力量,一双眸子里带着淡淡的沧桑,看着众凶魂,道:“我等生前被追杀多年,龙灵帝国诸王欺人太甚,今日……是我等复仇之时,屠尽灵修后裔,杀吧,尽情享受这场属于我们这些亡者的杀戮盛宴!”
女山蹙眉:“糟了……初代云皇的实力远胜于我,可惜我没有重塑灵体……步小子,你安心的去吧,如果有机会,待我重新缔结身躯之后我会想办法和图书搜集你的灵魂,借尸还魂复活你的。”
空间骨戒里,一缕缕神力释放,女山随意支配我的存货神料,转眼之间就利用祭台上残存的铭刻符文祭炼出了一个十分简陋的符阵,虽然十分简陋,但似乎拥有神力波动的样子,毕竟是女山布置的,就算简陋也注定不凡。
陆羽低啸,吼声震动山河,血色战刃波动出滔天符文,一剑横空落下,气势万千,仿佛想把这个古殿连同我一起灭掉一般。
虚空中,一个低沉的冷哼声让人心灵战栗,紧接着一个模糊人影缓缓在虚空中凝聚起来,是一个满头白发的老者形象,手握一柄血色符文密布的战刃,一双略显空洞的眼眸看着众人,声音不大,却力透山河,道:“饮血之时已到,百鬼归位,复仇时机已经来临了!”
“这些……是什么鬼东西?!”
我浑身一颤:“先祖?”
“不,退后。”
陆羽则巍然矗立云霄之上,目光空洞:“你是什么妖孽?居然能挡住朕的一击,不管你是谁,敢阻挡我云族路者,都要死!”
兵铸山内,女山的气息也变得暴躁起来,道:“退回祭坛,我会为你抵挡一击,之后利用那个荒废的祭坛铭刻符阵,我会布下一个略显简陋的符阵,大约能抵挡他几次攻击,但之后就看你的命数了。”
“还不受死,更待何时?”
“哧……”
我的万物剑心感受气息更加清晰,初代云皇的实力绝非我们目前所能抵挡,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直接杀死,那样死去也太不值了。
http://www•hetushu•com荒古圣殿传人借助符箓,转眼间消失无踪,就连他也不愿意面对这些强横的死亡生命。
这时,云国符修中有人似乎认出来了,声音战栗:“那是……血刃神扬?我的天啊……这道意志莫非属于我云国的初代云皇——陆羽?”
降临的剑意威压,尚未接触就直接在我的胸前切开了一道小口子,血流不止。
……
并且,为什么是我的血?
鬼魂嘶吼声不绝,十多个凶魂疯狂扑杀向周围的灵修,一时间惨叫连连,许多灵修本想抵挡,但哪里抵挡得住,那些凶魂意志的兵器似乎能隔开实物直接斩杀肉身,以至于三息之间就至少有超过十名灵修强者被杀了,空中飘扬着一蓬蓬血花,说不出的惨烈。
“哼……”
“啪嗒……”
他手中的血色战刃高高扬起。
“当~~~”
他的身躯也因为血脉中生命力的滋养而恢复了不少神韵,长发披散,衣袂飘飘,竟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气韵,一双眸子笔直的看着我,道:“孩子,你还不明白吗?我名步天澜,八千年前殁于此地。”
“太好了,我云族永不灭!”
荒古圣殿传人急退,脸上有惊色,手中多出了一张金色符箓,嗤嗤作响,一缕缕雷电包裹在身周,任凭这股意志力如何斩杀都斩不进了。
他依旧飘向我,就在我身边站着,眼神无比空洞:“脉……脉……”
一缕金色光辉暴起,脚下这个破残的古阵忽地整个都亮了,肉眼可见我的血液沿着被岁月湮灭的铭刻纹路而和-图-书流淌,转眼就点亮了半个符阵。
我倒退着坠落在祭台上,喘着粗气,虽然女山挡住了陆羽的一击,但我身上依旧出现了四五道伤口,十分可怕,鲜血流淌不止。
“轰~~~”
初代云皇,陆羽的凶魂目光睥睨,冷冷的看着我,道:“小子,你的体内……流淌着一股让人极其厌恶的血脉气息?朕今天一定要斩了你!”
阮天炀振奋不已:“多……多谢陛下!”
钟声长鸣,古钟上经文转动,上古灵金无比坚固,居然挡住了这一击,但波动而来的气劲却直接崩得我虎口龟裂,初代云皇显然是一个剑道绝强者,一缕缕剑意无孔不入的落下,“噗噗噗”的在我双腿上留下了数十道伤痕,鲜血横流,甚至透过了破损的靴子,流淌到了脚下的残阵之中。
符阵崩碎,我猛然双臂扬起,举起了古钟,如今只能靠这个古钟的强大防御力来抵挡初代云皇的强猛攻势了!
……
陆羽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道:“在旁边看着,待我斩了这些灵修之后,自会指点你一二。”
“步亦轩绝世天纵又如何,遇到初代陛下的神威,他能挡得住几下?”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出现在天空,头顶上七重强大符海旋转,正是四公子之一的阮天炀,他目光冷峻,似乎明白了一切,恭敬的对着陆羽凶魂说道:“先祖陛下,晚辈是云皇府这一代的四公子之一阮天炀!”
我大为震撼,同样明白了一些事情,这鬼爷爷跟了我那么多天,说的话断断续续,但如果连接起来的话,第一个字是和_图_书血,第二个字是脉,第三个字是开,第四个字是风,连起来则是一句“血脉开锋”,他一直以来都想讨要我的鲜血,来为他的神剑开锋不成?
空间猛烈褶皱起来,那道剑意仿佛一道波纹般的居然透过来星斗术,更像是某种规则一样不为外部力量所动,直接斩向荒古圣殿传人的脖颈。
空中,不止是荒古圣殿传人,就连暗中观察的武圣阁传人、牧凌宇、大罗剑域李承昊等人也一一后退,谁也不愿意触霉头。
我急退。
“桀桀……桀桀……”
“嗡!”
“嗯,好孩子。”
莫离、童濯都惊了:“你在跟谁说话?”
初代云皇第二剑,符文铺天盖地而来。
“嗯,我挡不住他。”
“初代陛下,请斩尽这些灵修小人,他们竟敢与我云族夺造化,简直是找死!”
古山中传来一声声低啸,一个个鬼影出现,均是死去多年的凶魂意志,有的手持战剑,有的握着长矛,有的是手握战斧,但大部分的凶魂都是残缺的,有的手臂失去了,有的腿部失去了,有的则被从中间劈开,有的连头颅都被劈碎了,各自在风中摇曳,发出凶厉的吼声。
我咬牙切齿,看着空中君临天下的陆羽凶魂,禁不住道:“厉鬼爷爷,你这时候就别添乱了,强敌已经降临,我就快要死了,你还吓我?”
先祖手持仙剑,转身看向了空中的陆羽,猛然扬起仙剑直指这位初代云皇,沉闷的声音颇为惊世:“老鬼,休要猖狂,灵修世界不可欺!”
转身看时,我更是被惊得心头猛颤,只见跟了我许多天http://m.hetushu.com的鬼爷爷居然站在我的鲜血之上,一缕缕金色血液沿着那根短杖开始蔓延,犹如一缕缕充满生命力的灵藤一般蔓延、缠绕他的身躯,原本空洞的眼神开始恢复了少许神韵,而那根血迹斑斑的短杖也嗞嗞作响,神威凛冽波荡,表层的铁锈一一剥落,露出了下方慑人的锋芒!
“步亦轩,小心啊!”两名洛神河域的星御强者都被凶魂意志缠住了,无法施以援手。
“我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女山幽幽道。
反倒是云国修士纷纷振奋了起来,一个个满脸红光。
莫离、童濯则手握兵刃,守在我身后,道:“一起上?”
星辰如斗,荒古圣殿传人一声大喝,硬生生的将星斗术轰向了虚空中的一抹白色光华。
那种强烈的共鸣感,更是让人心灵颤抖,看着眼前这个狼狈不堪、浑身朽烂的鬼魂正因为我的血脉也渐渐恢复了几分神采的样子,甚至在他的眼眸之中读出了几许慈爱,我终于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一根古朴无奇的短杖,如今却成了一柄泛动神威的仙剑!
“哧!”
“桀桀……”
“当~~~”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剑意即将镇压下来的那一刻,兵铸山颤抖,一缕圣洁气息涌动起来,紧接着白色光辉充满了世界,女山出现了,依旧那般圣洁不可侵,曼妙的胴体在长裙包裹下有着绝世风姿,手中一柄细剑扬起,“铿”一声与陆羽的一剑碰撞在一起,顿时天地失色,空间嗡鸣,界壁都险些被这一击给震碎了。
一击之下,女山的气息立刻降低了许多。
“它……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