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零一章 先祖神威

“陛下……”
这一缕绝强剑意是初代云皇燃烧纹骨所催发的,恐怖程度可想而知,几乎一瞬间就摧枯拉朽的击穿了函牛之鼎、星辰衣等多层防御,甚至突破了椒图甲,“噗嗤”一声从我的胸膛横穿而过,若不是椒图甲削弱了大部分力道,恐怕这一击直接撕碎身躯。
陆羽目光冷冽:“另外三个人王都彻底身死道消了,只剩下你这个老家伙,步天澜,你真以为能彻底斩灭我等不成?”
“步天澜!”
初代云皇怒吼,手中血色符文战刃爆发神光,道:“你这冥顽不灵的老东西,你原本可以加入我云族,不失位列王侯的荣耀,但却为了一个宁可舍弃你们四大人王也要保全古国界的人皇而送死,这值得吗?你们这四大人王旷古烁今,比肩先贤,为何竟然宁愿死在这种绝地?”
“杀!”
初代云皇咆哮,不断变化绝术,时而凝化出一头凶猛狴犴,时而显化出朱雀飞天的绝世风姿,更强势的则是他还能凝化出一头威风凛凛的真龙法相,真龙腾空,浑身的鳞片都缭绕着上古混沌气,形成无边的压力。
兵铸山内,女山轻声道:“是真龙绝术的下部……仔细观摩。”
不远处正在拼命缔结出第七重灵海的苏颜浑身一颤,泪水滚滚落下,猛然站起身来,直接打断了灵海的开辟过程。
如今,这些战魂依旧不息,在各自守护着后代的人杰。
先祖步天澜回眸,目光看向我http://www.hetushu•com,浑身散发着极其恐怖的气息,道:“孩子,这是我最后一战,好好观摩吧,这是祖爷爷留给你最后的礼物,也是第一份礼物。”
……
大罗剑域的一个少年咬牙切齿:“我灵修先辈,果然光辉灿烂,英雄盖世!”
仙剑横空,先祖的两条腿几乎都破残,但依旧凭着一股无坚不摧的战意一剑轰开了云皇的胸膛,顿时血液迸溅,一根根骨骼爆碎,有两根金色纹骨甚至被点燃了,初代云皇发威,想要凭借燃烧纹骨来压制先祖?
这是龙行术,真龙绝术下部的一种超然手段,在龙行术的镇压下,先祖的腹部、腿部接连炸开,血肉模糊成一片,但依旧挥舞仙剑,战伐诀之力摧枯拉朽,大有以暴制暴的气势,与龙行术斩杀在一起,拼着浑身受伤也将一道道剑气转加在初代云皇身上。
先祖低吼,手中仙剑横扫,与初代云皇的战剑碰撞,一击崩碎了琼霄般,天空的景象都开始分裂了,他双眼发红,道:“尔等一意孤行,想要截取天河灵脉,想要断我灵修的命脉,安知天地造化不可夺,灵修世界不可欺?”
“上!”
“哧~~~”
长明山的一位少女喃喃道:“初代云皇居然都压制不住步天澜前辈……我的天啊,这位上古人王到底强横到了什么地步,难以想象。”
“他不止是步家人王,也是我灵修先辈啊……”长明山和_图_书的一位少女禁不住落泪。
“哧哧~~~”
境界悬殊,我甚至连反应时间都没有。
初代云皇怒吼,命令所有凶魂意志一起攻杀。
阮天炀沉默了一会,忽地手中取出了一个匣子,里面光辉暴涨,是一面面血红色的令旗,似乎是想祭动某种禁忌阵法的样子,一时间血光冲天而起,直奔先祖!
所有人都停止了行动,凝望着这一场从上古延续至今的大战。
战意鼎盛,何等昂扬,整个天穹之上都布满了仙剑的光影,力战群雄,甚至其中一个强大的对手号称初代人皇,但先祖依旧死战不退,身上每多几道伤口,必然多斩灭了一名强大的上古凶魂意志,转眼之间初代云皇身边的帮手就越来越少了。
除却初代云皇之外的高手一一陨落,直到最后一个被仙剑斩飞头颅之后,就变成了一对一了。
“哼,此时大战,有什么手段算是偷袭?”阮天炀低喝,道:“所有云族天骄,一起动手,斩杀了那老鬼!”
甚至我能隐隐的感觉到,如果战伐诀原始真意完全掌握的话,其强横程度恐怕不啻于一门顶尖圣术,眼前,任凭初代云皇一一祭出上古的符术,甚至就连朱雀法、大天狗霸术都一一施展,但却依旧奈何不了只施展战伐诀真解的先祖。
我一声怒吼,灵力迸发,身躯腾空位于阮天炀上方,全力催动兵铸山,这件超凡法器力量尽吐,宛若一座古山带着神明意志镇压下去m•hetushu.com一般,使得阮天炀所祭炼出的令旗根本就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步兄弟……”童濯大惊。
我心神一震,吞噬天赋催谷,完全将整个战场铭刻在灵墟之中,成为我的一段记忆,只见初代云皇怒吼,身躯如同蛇行一般游走在空中,宛若一头真龙游走于天穹之上,对四周形成了绝强的压迫感,皇者气势毕露无遗。
一群云族少年纷纷响应,各种宝器祭出,冲天而起。
“步家人,诚然由古至今都如此了得……”洛神河域的一名高手轻声道,似有所感。
而一些隐藏在黑暗中的人则没有现身,只是静静的观察,等待大战的结果,这一场旷世之战将会决定云国、龙灵两国以后数百年的气运,毕竟,开辟八重、九重灵海的天骄会是以后的超然存在,将会主宰一方命运。
“一试便知!”
先祖手中仙剑煌煌,浑身都散发着超越人王境的神圣气息,化身为上古战神,横扫四方,与一群云国战魂血战,转眼之间再度斩杀四个高手雄浑,但付出的代价也十分惨烈,腿部再度被劈开了几道十分惨烈的伤口。
“哧~~~”
“卑鄙无耻,你想偷袭?!”
群山纷纷倒塌,众人惊退,这种变化十分了得。
众人震撼不已。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抬头看着空中,火红天马横空,仿佛要压碎苍穹一般,只一剑,便斩灭了一名初代云皇麾下的高手战魂,那高手甚至连一点反抗的力量www•hetushu•com都没有,可想而知先祖步天澜在活着的时候是如何的英雄盖世!
我眼圈一红,心底说不出的难受,此时他仿佛就像是爷爷一般,慈爱,却又充满了果决杀伐的气质,要与强敌一战,一决生死!
两位上古人王血战,打得难分难解。
诸多云国天才少年纷纷仰望,一个个目中满是紧张与振奋,他们期待初代云皇得胜,一旦得胜,他将会屠尽一切灵修,甚至就连已经缔结七重灵海的苏颜都难以幸免,唐阙然、风轻衣等人就更加不用说了,所汲取的原始灵气也会尽数返还,到时候这里的一切造化就都只属于云族的少年天骄了。
“步天澜,上古至强人王之一,居然陨落在这里,如今依旧守护我灵修世界……”洛神河域的一名星御强者声音颤抖。
“阮天炀,住手!”
又是两剑,先祖的剑道修为几可比肩剑神,已然隐隐开始占据上风。
“大哥……”莫离一脸惊色。
我没有多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全神贯注的观摩这场战斗,天赋完全催动,将先祖动用的战伐诀真解一一铭记,这种力量源自于上古,是最原始的战伐诀,有种返璞归真的神韵蕴藏其中,远比神藤树指点我的要强横了不少。
“既然你还是一意孤行,那就去死吧!”
“蓬蓬蓬~~~”
这古殿四周,一座座古山都十分怪异,形状仿佛经过斧凿一般,如今想来一切都通顺了,这里在上古经过一场血战,许多山脉都被和图书夷平,有些古山则被剑意直接劈开,所以才会有如今这些怪异的形状,如今再看,甚至让人能联想到上古时这一场大战有多么惨烈。
……
某一瞬,他目光一瞥,爆发出惊天杀意,血色符文战刃猛然指向我,一缕恐怖剑气袭来,低吼道:“老鬼,你以为我会放任你的后人横扫我的后人吗?小孽畜,死吧!”
这一战足足到了三个时辰,观摩之下,我的万物剑心上再次多出了几道十分深刻的斧凿痕迹,龙行术也铭记在心,可供日后推演所用,战伐诀真解也一样,先祖一次又一次的演化战伐诀的变化与神威,仿佛在刻意示范给我观看一般。
“步家人王……”龙武山的一个少年低语。
剧烈疼痛中,我缓缓跪倒在地,捂着胸口。
而空中,初代云皇已经在燃烧第八根纹骨了,越战越勇,渐渐压制先祖。
龙武山、长明山、大罗剑域等灵修世界的门人也一一飞扑而去,瞬间就与云族天才能杀成一团,其中不乏已经开辟出灵海的星御境,少不了一场血战。
战况越发惨烈,先祖的一条腿已经完全崩碎,而初代云皇的腹部则被洞穿出一个可怕的伤口,先祖那柄上古仙剑十分超凡!
寒风一掠,他老迈的身躯腾空而起,体表有生命印记浮现,是战伐诀真解的印记,但却又与我从神藤树那里得到的战伐诀真解法门不太一样,这才是真正最原始的战伐诀,征战杀伐,勇猛无敌,那股无尽的锐利意志无比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