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零七章 力战群雄

许多云国少年都振奋起来了。
阮天炀不复当初的儒雅气质,颇显狼狈地说道:“东方宸,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打算出手助我?”
“丝丝……”
“东方宸排名四公子第二位,实力深不可测,远远不是排名第四的阮天炀所能相提并论的,加上他得到了云皇真传,恐怕就算是步亦轩这小子十重灵海也不糊放在眼里了。”文侯府人群中有人低声说话。
“哧!”
“怎么,你想斩我,跟他们一样,汲取我的原始灵气?”他冷笑道。
猛然转身,仙骨剑横起,一剑一世界绝术爆发,以我为中心爆发出无数道剑气横扫四方,不但震碎了天阳刀,更是有数十道剑气穿透了牧凌宇的身躯,“哧哧哧”的声音肆虐开来,牧凌宇来不及惨叫就被蒸发掉了。
九皇子怒道:“东方宸!步亦轩欺人太甚,先后斩杀石舫等多名云国天骄,难道我们就那么算了吗?”
牧凌宇低吼,手中忽地出现了一尊炉鼎,复杂符号闪烁,有混沌气缭绕。
“你……你气死我了!”阮天炀暴喝。
“你们在命令我?”东方宸忽地淡淡说了一句。
“东方宸公子来了,速速斩杀步亦轩!”一群皇室子弟大声道。
九马画山铮鸣,函牛之鼎敦重,攻守兼备。
古殿上空雾霭缭绕,二者攻势瞬间打破了宁静,雾气急旋起来,虚空被碾压得嗤嗤作响,一切事物都扭曲变形,令人心悸。
仙骨剑光辉大盛,其http://m.hetushu•com中蕴含的仙道真意十分超然,大大增强了每一击的威力,以至于我连续劈出十多剑之后,牧凌宇就已经被震得虎口迸裂,鲜血流满剑鞘了。
一声巨响,仙骨剑劈开了雷幕,瞬间斩开了白泽鼎,可惜这神级法器居然瞬间就崩碎了,一剑横扫之下,牧凌宇手持宝鼎的右臂瞬间就被斩碎,血肉骨骼被蒸发,想回复也不太可能了,惨嚎着后退,面无人色。
有吞噬在,我只会越战越强!
“混账东西……”
云国众人纷纷离去,最终只剩下一个阮天炀孤零零的留在空中,与我对峙。
东方宸出现了,并且带着九重符海之威!
身后,一股强横力道力劈而下,是阮天炀所凝聚出的天阳刀!
我皱了皱眉,毫不犹豫的祭出最强力量猛然一剑向下横扫而去,低吼道:“都给我滚远点!”
“嗡!”
我一声大喝,撑开一片血色场域,第十重灵海已经在凝聚,金色天脉灵气为引,疯狂吞噬牧凌宇散落的原始灵气为主体,这一重至尊级的天脉灵海已然铺开了足足有一里宽,神圣而夺目,就在灵海的深处,温养着一门能力,不是别的,正是血红色的吞噬!
“你以为自己还有这个能耐吗?”我淡淡一笑。
“小心,是圣地的神级法器白泽鼎!”
东方宸目露寒意:“九殿下,对陛下来说,你的这条命最重要,何况你已经开辟了七重m.hetushu.com符海,为何不自知?上次步亦轩不杀你只是不想种下因果,如此简单的道理难道九殿下不明白?”
“你……真的必须杀我?”他淡淡道。
圣地传承序列第一人,背叛后惨烈战死!
东方宸看向我,道:“步亦轩,我能否求个情,放过阮天炀一马,给他一条生路可好?”
“哧啦~~~”
阮天炀大笑,浑身的八根纹骨纷纷燃烧起来,整个人陷入了疯狂,厉喝道:“老子位列四公子之一,岂会受你折辱?即便是死,也要拖着你一起下地狱啊!”
“不打算。”
我说:“阮天炀欺我太甚,杀我灵修的人如同宰鸡屠狗,你觉得我会放过他?”
“那么,随你心意了。”
数十名少年天才拔地而起,各自祭炼出绝术,奔杀而来。
这就是夺造化!
阮天炀的目中透着凌厉寒芒,发自内心的寒意无法掩饰,双手各自握着一道天阳刀,怒吼一声催动八重符海的力道劈杀而来。
“轰轰轰~~~”
金色细雨不断沁入身躯,我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长,则力量就越强,一旦十重天脉灵海开辟,那将会是真正意义上的剑陨地无敌!
一缕缕惊人雷劲从白泽鼎中涌出,转眼形成了一道雷幕把我笼罩在其中,无尽雷劲不断渗透,开始进攻函牛之鼎绝术的防护,但好在函牛之鼎被九重灵海蕴养之后威力倍增,短暂之间还是能守住得的,牧凌宇双眸透着疯狂,拼命催动白泽和*图*书鼎的威力,哈哈大笑道:“变成飞灰吧,杂种!”
手中多出了一柄战剑,氤氲着淡淡仙气,正是先祖留下的仙骨剑,一剑一世界绝术瞬间爆发,绽放出一缕缕炽烈剑气,与牧凌宇、阮天炀杀在一起,并且刻意避开阮天炀的天阳功威胁,将一缕缕绝强剑意轰向牧凌宇。
仙骨剑爆发冲天仙光,那一缕剑气仿佛横空的星河般璀璨,直接震碎了多人的身躯,肆虐剑气涌动,将其余的也尽数吞灭斩杀,只是一转眼间,云皇府的弟子损失惨重!
“是!”
众人愕然,东方宸的气势太强,以至于他们不敢说话了。
“步亦轩,死!”
远方,云层滚滚而来,一名俊逸青年立于云端,头顶上浑厚的九重符海旋转,这强横的符海正在渐渐消失,进入他的体内,即将完成最后的突破,这不是别人,正是另外一个云国公子——东方宸!
“哈哈哈哈哈……”
一步步欺近,踏向阮天炀,周围的空间剧烈扭曲起来,下一刻,无数剑意凌空爆发,以万箭齐发的姿态轰杀向阮天炀,并不给他完全燃烧符骨、爆发潜力的机会!
“蓬~~~”
“都给我过来!”
我皱了皱眉,法器固然厉害,但催动法器的人才是最重要的,这么简单的道理,这个圣地传承序列第一人居然不明白吗?
“混账!”
“东方宸必胜了,终究他完成了突破,而步亦轩却依旧在突破之中,这种境界上的悬殊堪称是天差http://www•hetushu•com地别,步亦轩太贪心了,妄图开辟十重灵海,岂会知道天命所归并不在他,十重灵海不但是机缘,也会成为绊倒他的致命绳索。”沐王府的一名老者目露精光说道,看起来对东方宸充满信心。
阮天炀俊俏的脸上青筋暴露:“云皇府弟子何在,还不跟我一起除贼?”
牧凌宇目中带着厉色,对我恨之入骨,如果没有我的出现,或许灵修界在剑陨地里最光芒冲天的人就是他了。
空中雷鸣声一片,火光大盛,阮天炀不断惨嚎着,浑身根骨、血脉尽数破碎,当最后的生命气息也消散的时候,这个位列云国四公子之一的天骄也终于走完了最后一段路。
水寒剑心炽烈,七重灵海岿然,牧凌宇仗着三尺剑催动的一击确实非凡,也难怪就连童濯、莫离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而阮天炀则一声低吼,浑身符文燃烧成了火焰,如一颗炽热星体般让人无法靠近,八重符海缓缓旋转,不动如山岳。
抬头,看向武圣阁传人。
万物剑心迸发,一缕缕无形剑意撑开了一个绝强场域,我猛然扬起仙骨剑,九重灵海嗡鸣,将惊人灵力倾泻而出,瞬间爆发出血红色的一道光辉,上古秘技——冰魄星云斩!
八重符海破碎,无尽原始灵气滚滚。
天阳功凌厉霸道,有烧尽一切的气势,就连空气都难以幸免的被焚烧,只是可惜,八重符海怎么跟十重天脉灵海相提并论?
吞噬天赋撑开了一个漩涡场域,将阮天和*图*书炀的原始灵气尽数吸纳,用来补充我开辟十重灵海所需。
……
唐阙然远远提醒道,她似乎见过这种法器。
九皇子仿佛霜打的茄子,转眼没什么好说的了。
东方宸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随后看向众人,道:“我等云国符修来此地只是为了得到机缘,如今已经开辟符海者立刻随我离去,剑陨地也即将重新沉寂了,接下来的任何拼杀都变得毫无意义。”
十招一过,阮天炀完全落于下风,这一刻再也没有人敢来帮他,就连沐王府、文侯府的一群少年天才也目露畏惧,裹足不前。
“东方宸,你还在看戏吗?”阮天炀声嘶力竭的怒吼。
“我……”
转身,看向阮天炀,我淡淡笑道:“轮到你了,如果我是你,现在就开始燃烧纹骨,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
当我完全炼化了这些原始灵气之后,第十重灵海已经扩大到了十里范围了,无比雄浑,波澜壮阔,远胜于他人的灵海。
“要么,你自己了断?”我说。
东方宸浑身都透着淡然出尘的气势,双手负于身后,目光平和:“阮天炀,我们出发之前陛下怎么说的?他告诉我们,符修、灵修原本一脉,没有必要大动干戈、杀伐灭绝,我等来剑陨地只是为了寻觅属于自己的机缘,而你呢,刻意追杀步亦轩等人,引得云族、龙汉血战,这是你种下的因,之后的苦果也只能你自己吃了。”
……
这两个人一个是云国天骄,一个是灵修天骄,联手攻势十分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