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一十一章 挑战武神

半天内,从唐安礼那里拿到了地契与批文,事实上在暗族大举入侵之后,生命墙附近连续多次恶战,联邦早就放弃了外域,黎城也等于是无主之城,只要我们过去镇守,就等于是我们自己的疆土了,等于是一方诸侯。
“一招?”
“区区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以为缔结了十重灵海就天下无敌了不成?”
“天行学院院长?可以。”
凝出月刃,万物剑心迸发威压,顿时直接让师天行原地晃了晃,他的道心根本无法与万物剑心抗衡,而当我祭出九马画山、函牛之鼎两门绝术之后,师天行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仅有的侥幸心理也荡然无存,这一场战斗胜负已分了。
……
路老眯着眼睛:“可以开始了。”
两名天火楼执事恭敬跟随,身穿一袭白袍。
天行学院不远,一炷香功夫就到了,当大黑狗卷动滚滚雾霭从天而降的时候,一群天行学院的学生都惊呆了,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我则带着圣地的人直奔院长室。
师天行暴喝,偷天矛一抖,星空灵力悉数卷动,形成了一个真空场域抗衡真龙绝术,周围被力量镇封得嗡嗡颤抖,但哪里抵挡得住,真龙之气咆哮而过,震碎场域,将师天行的身躯轰得跌飞出去,胸前染满鲜血。
中军帐中,一群高级将领走了出来,几乎每一个领口都有将星,最低也是少将级别的将领,而云赞的级别则最高,三颗星,位列联邦上将之列,他一http://www.hetushu•com脸阴沉的看着我和路泽,道:“此来为何?”
“在哪里比斗?”云赞目光冷冽的看着我。
虚空嘶鸣作响,从虚空之中劈出的一剑雄浑霸道,直奔师天行而去,他双目带着茫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同为星御境初期,但我的实力绝对碾压!
“路老。”
上了炼器战船,路老笑问:“小友,你想挑战谁?”
“小东西,如此猖狂!”
一声巨响,师天行飞退,周围的树木尽数被狂猛气劲崩碎,就连一些巨岩也产生了龟裂,这还是在我留力的情况下。
“云赞大人可是踏入星御境中期了,凭你也想击败他?”
路泽的声音不大,但几乎所有人都能听得见。
“难道不是?”
“啪!”
澹台瑶信心满满,笑道:“我可以铭刻出比生命墙大阵还要强上一个层次的阵法,只是消耗会比较大,不过以快枪轩你的财大气粗,应该不是问题。”
我点点头:“这一次来,有事相求。”
师天行一声长叹,抬手扔出一枚金色武神令。
……
路老显然一怔,随后笑道:“这是老朽分内之事,来人啊,带上记录石随我一起陪同步亦轩大人上路,去挑战列位武神的强者!”
这一击运起了荒古圣殿的一剑斩空术!
“好。”
“可恨!”
“终于来了。”他淡淡道。
“步亦轩小友!”路老拱手相迎,十分客气。
“武神榜第二十八位,破誓者http://www.hetushu.com骑兵团军团长,云赞!”
两个绝美少女都有些振奋了,点头:“嗯!”
只是可惜,依旧不够看!
路泽点头一笑:“将军杀伐果断,请随意。”
师天行气得浑身颤抖,看着路泽,道:“路老,你就是这样看着灵修后辈欺凌前者的吗?”
我心头一怒,如今他居然还用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我,便也不留情,抬手一掌轰了出去,真龙之气缭绕,是蕴含真龙绝术真意的一掌,隐隐然有真龙游动。
火星迸溅,鸣响声震天,师天行承受这一击之后直接被震退近百米,脸色微微苍白,所凝聚出的场域更是被我的天脉灵海所直接碾碎了。
我夹了一块凶兽肉吃掉,满口留香,道:“安全是第一要素,我们需要足够强大的阵法结界,至少堪比生命墙大阵的层次,阵法笼罩整个轩月剑域,让别人不敢打我们的主意。”
“走吧。”
“后山,随我来。”
“不然呢?”
战船上,路老笑问:“下一个要挑战谁?”
“这个交给我。”
“前辈,请赐予我一枚武神令,我就走。”
“哦?小友请说。”
一群将领也纷纷笑了。
生命墙内,战马梯次冲锋的蹄声雷动,激起百丈尘土飞扬,破誓者骑兵团号称是北域最精锐的军团之一,由云羽的父亲云赞掌管,在银鳞城一战之中云赞曾经想以白修罗为借口杀我,如今复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有请武神榜云赞。”
和_图_书“哦?我们要去军营之中挑战他吗?”
我凌空握住,点头一笑:“多谢前辈。”
“咝咝……”
……
师天行忍禁不住,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染红了白色长袍。
“蓬!”
“请你做个见证,我将会去挑战联邦武神,获得武神榜排名。”
“啊?”
“步亦轩,以龙榜第九十九名的身份,发起对你的挑战,一旦获胜,你必须交出一枚武神令。”路泽神态平静,笑道:“一切发生都会铭刻在记录石中,所以请云赞大人不必担忧,这件比斗是公开进行的,圣地也会收到记录。”
“好。”
“杀!”
当年,师天行袒护弟子宇文清,屡次三番为难我,这笔账其实我一直记在心里,如今终于等到了亲手偿还的一天了。
凛雪城天火楼分舵的楼主名叫路泽,人称路老。
“就凭你?”云赞扬眉看着我。
第二剑!
师天行浑身爆发星空灵力,手中偷天矛轻轻摆动,形成了一个极强的场域,冷冷道:“步亦轩,老朽让你先出手,尽管来吧!”
……
“前辈请赐教!”
夜晚,风起楼里清风阵阵,十分静谧,大家聚在一起,围着火锅,商量未来大计。
三天后,朱雀身法小有所成,驾驭炼器战船前往天火楼,直接去觐见楼主。
赵昊道:“轩月剑域不设掌门,只设一位山主,就由老大来担当吧,然后再设四位副山主,由四个女生担任,我和小骞两个做小弟的暂且打杂,会在最短的时间和图书内雇佣一批佣人、士兵去镇守山门,此外还要招募门众,光凭我们七个肯定不行,还需要一些实力不俗的灵修加入,这样轩月剑域才能足够强,即便暗族来了也能屹立不倒。”
云赞怒吼,战刀裹动浓浓的星空灵力,瞬间冲出数十米,战刀瞬间照头就劈了下来,杀伐果决,军人出手确实不同凡响。
云赞禁不住哈哈大笑:“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你以为你是你姐步璇音吗?还想一招败我,既然如此,我也不必给步璇音留什么面子了。路泽,你听好了,刀剑无眼,如果我出手误杀了步亦轩,责任不在我,是也不是?”
路老淡然:“日月更替、斗转星移,新旧更迭乃是万法大道之一,师老又何必不肯服输呢?步亦轩十重天脉、灵海成晶,况且还有一门位列一品的万物剑心,你输得并不冤枉。”
我抬手过肩,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的空地,道:“就这里吧,在哪儿都一样,你这种人,一招而已。”
“铿~~~”
一路疾驰而去,天行学院的学生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到师天行一脸铁青的样子,唯有一些聪明人猜出了些许端倪,低语道:“步亦轩这个家伙,这才几年啊,居然就走到了这一步、自信到挑战院长的地步了……”
“好好好!”
院长室大门洞开,师天行浑身气势散发,似乎修为也有所精进,踏入星御境了,跟我一样处于星御境初期的地方。
“斗者,讲究的是一个杀伐气势,统领和_图_书大人南征北战,刀口舔血,岂是你这种毛头小子有资格挑战的?简直是不知所谓!”
“哈哈哈,有意思,走吧!”
我说:“约个战斗地点?”
转身踏上炼器战船。
“嗯,顺便请几个土石系的阵法师,在明月山上起一座风起楼,一样就好。然后,就是第二步了。”
“嗡~~~”
“你觉得我已经输了?”师天行冷笑。
后山,被师天行下了禁制,学生进不来,也看不到即将发生的一切。
“前辈,请赐予我一枚武神令。”我再次说道。
……
轰鸣声中,炼器战船直接降临中军帐上方。
身周混沌气卷动,当我一动之际,这一步便是百丈,月刃裹挟着九马画山绝术狠狠的撼动在偷天矛上!
“按照难度,从低到高,先挑战排名第32位的师天行,路老觉得如何?”
云赞目光炽烈无比,抬手祭出了一柄战刀,浑身力道澎湃而起,确实很强,星御境中期的灵力浑厚程度要比初期强了不少,然而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十重灵海的敦厚程度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爆发,不啻于星御境后期!
简直是自取其辱!
我沉吟一声,说:“打出一个名气来,我们需要有武神级强者坐镇轩月剑域,这样别的灵修才敢来加入,所以随后的几天内我会去挑战武神榜上的高手,先位列武神榜再说,小颜和阙然,你们两个最好也跟我一样,位列武神榜的名次越高越好,我们要刷新一下武神榜排名了,这是我们的天赋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