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一十五章 守住真元

“好,我们加入!”
唐阙然有些狐疑,看着我说:“黎城里的那些家伙看起来一个个都不像善类的样子,难道我们真的要靠这群人镇守轩月剑域不成?”
孔阳一双虎目圆睁,道:“山主,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可以拉来一支五百人的队伍,都是被打散了的破誓者骑兵团士兵,是我的属下……北方一战之后被击溃,流落在大荒之中,云赞发出斩杀逃兵令之后,没人敢回去,如今每天都在大荒之中战战兢兢,随时可能会被凶兽扑杀。”
……
兵铸山内,女山的声音幽幽,说:“臭小子,切忌沉迷女色,荒废修为啊,虽然说你身边的几个女子确实都有堪称倾国的姿色,不过自古以来女人与谄媚小人都是贤者所忌惮的。”
风起楼大厅内,一套简单的沙发内,是我们暂时的栖息地。
……
“逃兵呢?”另外一个中年佣兵小心翼翼问。
“好啦。”
女山吃吃笑:“那就继续保持,而且臭小子,我告诉你,真龙绝术、剑神绝术等都是绝世奇术,你以纯阳真元肉身修炼会事半功倍,如果你早早的就跟苏颜那个什么了,你以为你能缔结十重灵海、参悟万物剑心吗?这也是一种机缘。”
帝国总长苏希丞的女儿,百圣盟大小姐,除此之外还有别的身份吗?
话音未落,空间骨戒里一道银辉闪烁而出,正是女山,风华绝代的身姿令人惊艳无比,就这样傲娇的半个灵体悬于上空和-图-书,手指曲起便在我额头上来了一下子,忿忿道:“臭小子,你敢说出来我就跟你拼命,不管你未来媳妇是否超然,我都跟你没完!”
夜晚,孔阳前往大荒深处召回溃败的军队去了,而黎城则由那几个“游兵散勇”镇守着,火把在城墙上散发光辉,更外围则是一道若隐若现的圣洁阵法,镇杀一切拥有邪灵气息的生命,这也是黎城的守护屏障之一,由澹台瑶所布置。
“嘿,你们几个!”
怀抱苏颜,左臂却又被澹台瑶“贪心”的紧紧抱住,整个人在这静谧的月光中倒也轻松起来,闭上眼睛,任凭真意在体内流淌,真龙之气缭绕在万物灵墟的十重灵海周围,被不断温养着力量,而万物剑心则是我的力量本源,经过剑陨地一战之后多出了数十道斧凿痕迹,每一道都意味着一种法的补全,所谓万物剑心,注定要走一条洞察世界真意的道,修炼永不停止。
盗贼和佣兵的眼睛都微微发光,但毕竟都是老油条,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一名佣兵舔着嘴唇道:“光说那么好听的有什么用,我们还得养活自己,难道仅凭三言两语就想让我们为你们轩月剑域卖命不成?”
赵昊、宋骞镇守山门去了,那边也有一片殿宇,可以住宿。
“你以为呢?”女山的声音带着淡淡忧伤,道:“我修行万年,确实是从未有过一位道侣,也从未想过,你说我是不是保持处子之身m.hetushu.com修行?”
“对不起!”
“有点道理。”澹台瑶合起手里的阵法书,说:“家具什么的明天才能送到呀……今晚怎么睡?就在沙发里凑合了吗?”
我心里一荡,暗想阙然的绝对领域可比肩真龙绝术下部。
我传音笑道:“她们根本没有乱我道心好不好,你看我现在还是……处男之身,保存着最强大的真元,不是么?”
我抬手道:“只要你们入驻黎城,加入明月军,军饷是北方自卫军的……两倍!”
“不然呢?”
孔阳伸手一指身后围在篝火边的几个流浪佣兵和旅者,道:“你们一起加入吧,反正生命墙内也没有你们的立足之地,一个盗贼,两个任务失败的佣兵,一个流离失所的铁匠,再往北去你们必死,不如就留在黎城,为轩月剑域效力。”
我心底有些忐忑,但再次看向苏颜静谧的睡容时便将这些胡思乱想一扫而光,伸出手臂环抱住她,管她是什么,将来都会是我的媳妇!
孔阳目中有感激,整个人都微微颤抖。
“你该观摩虺龙符骨了。”
盗贼舔了舔匕首上的油渍,笑道:“联邦各个军队的募兵处对我这种劣迹斑斑的人可是如同见了瘟疫一般,难道你不怕我?”
我又说:“流落在北域荒林里的人还有许多,你们能把他们召唤聚集黎城吗?只要有战力的,轩月剑域都要。”
“照你这么说,我岂不是要很长时间都过着苦行僧一样和-图-书的日子咯?”
“铮铮铁骨,守护轩月剑域,我们需要这样的一支军队,毕竟我们几个还有自己的道要去寻求,不可能一直待在轩月剑域,你们说呢?”
“嗯。”
“字字如铁。”
转脸一看,澹台瑶靠在我左肩上,酣睡中呼吸轻微,睡容恬静而满足,似乎正在梦到什么,娇躯微微一颤,随后便摸索着抱住了我一条胳膊,娇躯贴近上来,像是一只熟睡的小猫,将我的手臂紧紧抱在双峰之间,顿时别样滋味在心头,无法言表。
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事不宜迟,马上就去召回他们,回到黎城之后立刻改旗易帜,加入明月军。”
孔阳扬眉:“都是人,我为什么怕你?如今北域没了,联邦在北方的城池也一一沦陷,成了暗族的墓地,我们这些北域的人就像是孤魂野鬼一样流离失所,再逃又能逃到哪儿去?此时此刻,步亦轩敢在这里创立轩月剑域这么一方净土,正是我等容身之处,为轩月剑域而战,比什么都来得荣光,不是吗?”
“哼,说得那么好听,你在万古长存的岁月中难道也能保证不动心,保持处子之身修炼吗?”
右边,苏颜伏在我怀里,酣睡连连,月光自窗口的石英折射泻落在她的额头上,顿时绽放柔和的霞光,就在这一刻,我的万物剑心一阵动摇,却见苏颜的眉心处有几乎微不可见的符号在流淌,就在我试图以万物剑心去探查的时候,却发现她体内的和_图_书一切都被一层滚滚烈焰给封住了,就像是一道神壁般。
我倚靠在沙发里,看着天花板,说:“没什么,暗族遍布外域,原本生活在这里的人已经被逼到了绝境了,我们不靠他们还能靠谁?难道要靠生命墙内的少爷兵吗?银鳞城一战你们也看见了,正规兵团也无法与暗族军团抗衡,所以用这些人倒是可以试试,而且我觉得孔阳这个人不错,有统帅气质,由他带出来的兵一定差不了。”
苏颜轻笑,一脸温柔:“差不了,又会怎样?”
从空间骨戒里翻出几条兽皮毯子,给大家盖上,便在窗前明月下,一个个陷入了睡眠之中,这几天的忙碌大家也都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明月泻落在竹林内,轩月剑域的风起楼内一片光明,晶石灯一盏盏的点亮,让夜晚也宛若白昼一般。
我斩钉截铁的飞快道歉,她也飞回了兵铸山内,哼了一声,说:“快去观摩虺龙符骨去,这会让你获益良多,以你如今的修为与境界,应该可以参悟其中部分了。”
歪头一看,唐阙然躺在另一张沙发里熟睡,身上的毯子垂落少许,一双雪腿,短裙与精致护膝之间形成的一片雪白“绝对领域”,也好生厉害……
“呜呜~~~”
按理说,苏颜的修为固然不弱,但绝没有强到让我的万物剑心都无从探查的地步,她眉心处一转即逝的符号似乎蕴藏着玄奇真意,让我的万物剑心都微微颤抖。
脑海里回旋真龙绝术的下部http://www•hetushu.com分,龙行术威力惊人,以龙威镇压一切,一旦施展就进入一种属于真龙的“绝对领域”,这绝对领域十分厉害,甚至比苏颜、澹台瑶、唐阙然、柳彤儿的绝对领域还要厉害!
“这样真的行吗?”
怎么回事?
“一万年的老……”
“真的?”几个人眼睛都爆发光辉,像是夜里的猫头鹰。
“坐怀不乱,君子风度,这本身就是对道心的一种磨砺。”
新建的风起楼里房间虽然也多,跟万灵学院里的风起楼一般无二,但每个房间都四壁空空,没有装修也没有家具,土石阵法师能变成殿宇楼台,但却变不出床铺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苏颜也说:“对啊,连盗贼都收,你这家伙的心可真大。”
“也要。”我深吸一口气,说:“暗族军团何等强大,我也见识过,当看到君王降临的时候我也会心生畏惧想要逃命,何况是凡胎肉体没有灵修的人,让他们来吧,黎城会提供庇护,给他们一个重新证明自己的机会。”
“是!”
远山传来野兽的咆哮声,似乎是七阶玄兽策狼的吼声,轩月剑域建立于大荒之中,位于外域,不安全是必然的了,好在明月山、十里枫林、黎城都被澹台瑶设下的阵法所保护,倒也不必担忧那么多,别说是七阶玄兽,就算是九阶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攻破澹台瑶的阵法,这位无尘剑域的大小姐不但拥有一颗“慧心”,同时在阵法铭刻上的造诣也远非同辈所能相提并论,堪称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