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三十六章 千淬玄铜

“给我杀!”
“怕什么?!”
“噬魂化骨术!”
我提着破灵战矛游走在结界边际,战矛轰出一缕缕光辉,将一头头战兽变成尸体,接连破灭了暗族的驭兽战法,但这也彻底激怒了他们,潮水般的人群冲向了结界,全体发动猛攻,都疯了,想不惜一切代价攻陷轩月剑域!
“无胆鼠辈,受死!”
我心头一咯噔:“你说好罩着我的,不会反悔吧?”
他哈哈大笑,手掌动摇,竟然挥动起巨大的铜棺,顿时铿铿的声音不绝于耳,源自于仙骨剑凌厉的斩杀居然尽数被铜棺给弹开了,而铜棺却只是被劈出浅浅的痕迹罢了,果然很坚硬!
我皱眉道:“一追我就出了结界,在外面被他们再用截断虚灵界的禁制抓住怎么办,难道还要再变身一次白修罗不成?”
众人大惊,许多没有见过这种阵仗的年轻士兵都差点被吓晕了,骨兽,形同鬼魅一般,实在是太吓人了,何况是那么大的一头凶兽之骨!
女山的注意力忽地被驭气尊者手中的巨大铜棺给吸引住了,凝视了许久,道:“小轩,我免费帮你斩了这个老家伙,不过铜棺归我!”
我左手轻轻一晃,金色能量氤氲盘旋。
大阵疯狂颤栗,澹台瑶的脸色也颇为苍白起来,这个大阵与她一脉相承,有生命印记的共鸣,一旦大阵受到强烈冲击,正在掌控大阵的她也会受到少许冲击,甚至创伤。
夜空中,一个年轻的身影出现,身披血色战袍,是一名血尊,只有二十岁上下的少和_图_书年,但血力磅礴无比,十分了得,口中念念有词,转眼之间那几乎快要崩溃的撞山兽再度站立起来,外表皮肉渐渐散去,只剩下了累累白骨,白骨周围涌动一缕缕血色印记,正是噬魂化骨术的强大力量。
孔阳拔出战剑,低喝道:“不就是几个血尊吗?给我给贲焰枪轰他们的狗脸!”
“哧~~~”
这唐杀的身份不凡,竟然能命令其余的血尊?
“咦?”
……
他冷冷的看着我:“红月郡主在灵界可没少提起你的‘威名’啊,能斩杀血沙河少主、血殇的人,能让红月郡主如此忌惮,甚至不惜闭关、踏入血河的人,原来不过尔尔,你就只敢躲在结界后方射出那些不知所谓的箭矢吗?”
女山沉吟一声:“他们……实力都很强。”
两个灵界老者沉默了,心头多半在暗骂,本以为这一战志在必得,却不想遇到了这个层次的妖孽,多半性命不保了!
驭气尊者神色狰狞,怒吼着劈出一掌,掌力无比雄浑,无数气芒竟然凌空显化出一尊宝鼎的法相,带着镇压一切的气势,这一击绝对可以媲美半步人王了,甚至我体内的万物灵墟都战栗起来,十重灵海略显暗淡,无法正面抗衡。
女山之力裹挟着铜棺进入了空间骨戒里,喜滋滋。
石笋破空而去,化为万千神兵,这些神兵闪烁神圣霞光,在空中不断聚集,竟然凝聚成了一个美丽少女的形象,浑身笼罩在圣洁云霞之中,手握一柄细剑,果然,兵铸和_图_书山在女山的祭炼下都快成精了,居然能凝聚人形?
……
我微微一惊,仔细感应,果然有两股强横杀机隐藏在唐杀的两侧,气机十分微弱,但一旦感应到就足以让人心悸,太大意了,刚才因为撞山兽化为骨兽而震撼分心,如今看来这一切似乎都是唐杀的诡计,只是为了引我出去加以斩杀罢了。
苏胤晨、苏颜、唐阙然三打一,却依旧制不住撞山兽的再次攻击,这个浑身化为骨骼的战兽仿佛疯了一般的撼动大阵,几乎不到十息之间就在大阵之上撞开了一道可怕的口子,更要命的是暗族出动的不止是一头撞山兽,还有十几头其余战兽,此时都开始撞击破坏结界了。
万物剑心仔细探查下,发现一道血红色丝线从唐杀的眉心渗出,联系着撞山兽的骨骼,原来这就是真正的奥妙所在,唐杀以自身意志掌控撞山兽而已。
“噗……”
……
“轰~~~”
“哗!”
“你懂什么,这铜棺很是不凡,材料源自于太古年间,就算是在那个年代也十分超然,一般的人王根本没资格拥有这种被称为千淬玄铜的材料,这玩意可坚硬了,可比肩仙刚石,结果被这个老家伙用来当棺材睡觉,真是太可惜了,只要得到这些千淬玄铜,我就能再次祭炼兵铸山,让兵铸山的坚硬程度翻倍有余!”
这时,兵铸山内的女山却低声道:“别用炎黄弓,距离太近,没用的,何况此人只是想引你出去,然后扑杀你,你拥有万物剑心,居然hetushu.com没有感受到另外两股杀机吗?”
外界,轰鸣杀声不绝。
一声巨响,在其余巨兽的攻势下,第二重阵法正式崩溃,紧接着便是第三重阵法祭炼而出,化为一片淡金色的天幕,再次保护住黎城与轩月剑域!
“行!”
我大喝一声,朱雀身法运至巅峰,身形化为一道流光冲出了阵法结界,宛若一道奔雷冲向了驭气尊者的后方。
朱雀身法催动,整个人化为一道火红色身影扑向了结界的边缘,横在苏胤晨、苏颜等人前方,破灵战矛横扫而出,贯满了真龙绝术的力道,顿时仿如扫出了一条绝世真龙一般,咆哮乱舞,直接轰入了撞山兽的脑门之中。
驭气尊者心脏中剑,猛烈后退,脸上充满了惊色,随后想也不想拔腿就跑,拖着巨大的铜棺,景象十分的诡异。
我站在城墙上:“你认识我?”
空中,灵界少年唐杀哈哈大笑:“撞山兽,给我撞开这朽败的小城,我灵界铁蹄,岂是你这么一座破败小城所能挡住?一群蝼蚁,给我覆灭吧!”
空间微微扭曲,两个气息恐怖的老者出现,都是血尊,体内的血力磅礴无比,举手投足间似乎都能催动天地力量,仅仅那一双眸子中泛动的慑人光辉就让城墙上的士兵萌生退意,根本不敢与之为敌了。
“我名唐杀,灵界炼血宗弟子,今日来此,正是为了斩你狗头!”
撞山兽连退,头颅上的一缕血色丝线断裂开来,甚至遭到破灵战矛的反噬,整个空间都开始扭曲,转眼间撞山兽www•hetushu•com就失去了驾驭力量,骨骼纷纷错离坍塌下去,化为一堆白骨,而灵界少年唐杀则浑身一颤,被破灵战矛反噬,连退数十步,双手扶着头颅,啊啊的大吼起来,灵魂被创伤的滋味绝不好受!
我收起破灵战矛,猛然纵身冲天而起,仙骨剑在手,瞬间劈出数十道剑芒轰向了正在疯狂破坏阵法的驭气尊者。
“破灭吧!”
女山嗔声道:“我已经今非昔比,谁也困不住你了,给我追,我保证你毫发无损的回来就是了!”
城上士兵纷纷射杀,一缕缕火焰喷出,弹药在两名血尊老者的脸上绽放,炸得一片焦黑,虽然连皮都没破,但却着实难看之极。
但清辉闪烁中,一个曼妙身姿半出骨戒,手中长剑破开空气轻描淡写的一刺。
我抬手一剑,仙骨剑劈出了强势的一剑斩空术,轰然切断了撞山兽头顶的犄角,紧接着苏颜的九霄炎龙舞、赵昊的大业火轮印也一一轰在了撞山兽的头顶上,这头凶兽固然无比强横,但承受那么多攻势也挺不住了,身躯连连后退,整个头颅都几乎快要爆裂了。
“小东西,你来送死?”
金红色光辉闪烁,一柄泛动威严气息的战矛出现在我手中,正是破灵战矛!
“这么可怕的对手,如果我是你,一定斩这唐杀,留他一条命以后也会是一个祸害,至于那两个老家伙……杀不杀无所谓,我观之,阳寿快要尽了,很快就会加入成为战尸的一员。”女山轻笑。
“好!”
……
“你要这铜棺做什么?”我讶然。http://m.hetushu•com
“截住它!”
“别高兴了,他们来了!”
九尾凤锐鸣,苏胤晨凌空斩下上百道凛冽剑气,雄浑的星空灵力激荡,直接将这头撞山兽的脊背甲壳给完全瓦解了。
两大血尊暴喝,手掌挥动,凝化出巨大的掌力法相接连轰击结界,更要命的是高空之中,一人手举着一副巨大铜棺,不断猛轰,混沌气四散,是驭气尊者,他对阵法的破坏更强。
“蓬~~~~”
“你是谁?”我淡淡问。
“自然。”
“我的千淬玄铜跑了,快追!”女山大声道,有些着急。
“好!”
一头骨兽!
长空剑王,实力确实强劲!
唐杀一脸怒意:“我刚刚感应到了符阵的力量,攻破这一重之后只还有最后一重,只要攻破,这黎城就如瓦石一般的可以轻松夷平,两位长老……还有尊者大人,你们还在等什么?!”
少年踏空,身周有重重血浪涌动,一双眸子鹰视狼顾,看着结界内的众人,笑声在空中回荡起来:“灵修世界的蝼蚁们,感受真正的血炼力量吧!还有你,步亦轩……”
“聚气化鼎,给我碎灭!”
我一转身,就看到其余的三个血尊杀气腾腾而来,特别是唐杀,脸上恨意很浓,他知道这次不杀掉我,回去也是没法交代了,甚至还会被红月嘲笑。
女山又一剑斩出,这次没有意外了,直接将驭气尊者连头带肩劈成了两段,一息灵魂还想逃,却被我以通灵骨针彻底斩灭了。
“你投出兵铸山,两个老家伙交给我,年轻的你自己斩杀,对你也是一种磨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