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三十九章 禁忌存在

“那人啊……”
傍晚,从明月山上远远看去,黎城里火光冲天,众人正在摆庆功宴,庆祝这得来不易的一场大胜。
我说:“这些都交给你办了,回头有具体账目就行了。”
一丈青出手,多半会很快就能有结果,兽园是要扩建了。
她有些动心,眨了眨眼睛,道:“哼,区区一颗圣果就想收买我,没有那么容易,至少……至少要两颗,第一颗、第二颗通心果,我都要了!”
仙骨剑已经观摩参悟许久了,有一些得益,但却没有什么巨大突破,而月刃在试图精炼几次也失败了,似乎再想精炼的更强已经很难了。
然而却止步于共鸣阶段,在我努力了近一个时辰之后,两柄兵刃依旧没有融合的迹象,反倒是我的经脉间有种胀痛的感觉,仙骨剑中滔滔不绝的仙道气息以及月刃中蕴含的生命力量都堵在了脉络之间,无法交融。
“怎么回事?”
体表猛然流溢出一缕缕火焰,将竹林的枝头给化为飞灰了。
先祖步天澜说过,只要我能把仙骨剑和月刃修炼融合,就能得到一份巨大机缘,真正的让自身实力完成某一个境界上的超脱。
说着,她幽幽一叹:“这道灵脉是你的一个命运桎梏,现在还没有显现出来,但一旦你境界提高之后,这种差距会越来越大。”
清辉耀眼,一个绝美身形挡在我前方,女山现身了,一双清眸看着天穹之上的那人,低声道:“被放逐的禁忌竟敢如此放m.hetushu.com肆,真当三千世界中的大道不复存在了?”
这时,兵铸山里的女山轻声道:“修炼本是一条无尽大道,切忌贪心冒进,暂时你是不太可能融合这两柄兵器的。”
孔阳神情依旧有些振奋,道:“山主,我有一件事。”
“好,交给我好了。”宋骞点头。
女山有些出神:“大道争锋,许多机缘只是相互吞噬、蚕食,甚至许多太古、上古的强者都是攫取了他人的造化,你难道不觉得这也是一种天道吗?”
“你……想复仇?”他忽地低声道。
尝试一下。
我也抬头看着他,就是这个人,夺走了我的灵脉,如今法相再现!
“说吧。”
议事堂内,大家都在。
仙骨剑光辉炽盛起来,在我的意志驾驭下,月刃也绽放神辉,与仙骨剑产生着某种共鸣,这种共鸣来自于战伐诀真解,两柄兵刃里都有我的生命印记,月刃是与生俱来的天生命器,而仙骨剑则是以我的血脉而重新开锋的,两道生命印记是同一本源,有共鸣也正常。
我颔首,乌獬豸在这一战里展现的实力有目共睹,事实上乌獬豸的骑乘者大部分都只是人御境、地御境罢了,凭这样的实力根本无法与幽影级死亡生命抗衡,然而就在这一战里,凭借乌獬豸的威力,乌獬豸战骑斩杀的幽影生命不计其数,凭着乌獬豸的煞气形成的场域就差不多能镇压幽影了,毕竟是上古凶兽,实http://m.hetushu.com力不可小觑。
“灵脉。”女山幽幽道:“相对于仙骨剑而言,你的灵脉太弱了,无法传递与承载仙骨剑的浩瀚神能,甚至连月刃都承载不了,事实上你能动用一剑一世界、真龙绝术,甚至能运转太皓真经,击败唐杀这种级别的强大对手,只是因为灵墟与剑心的强大,是十重天脉灵海硬生生的撑起了你现在的实力,而并非至关重要的灵脉。”
宋骞点头:“没问题,此外,驯养乌獬豸的兽园也要扩大,目光放得更远一些,我们需要在剑域南方的沃野之中开辟牧场,用来饲养我们的战骑,养一支大型军团可不那么简单,每一步都必须考虑到位,还有轩哥,这一战乌獬豸战骑居功至伟,而我们拥有的数量太少了。”
我站在风起楼走廊木板上,忽地心念一动,脚尖轻轻发力,整个人犹如一阵轻烟般飘然落在了一旁的竹林上方,朱雀身法涌动,身躯躺在了一根细嫩的竹枝上,随着风的律动而缓缓摇曳,整个人沉浸在一股淡然写意的心境之中。
我刚说完,忽地觉得身体如坠冰窟之中,有一抹惊世的目光看了过来,就像是某个绝世强者的意志掠过一般,有人在遥远的地方探查了我一下,那种浓烈的煞气与绝强战意令人心灵颤栗,就在这一刻,夜空猛然爆发出一缕光辉,那个脸孔再度出现,狰狞无比!
他翻开了一页,道:“其中从血巫、幽影的尸和*图*书体中攫取到的血晶有189枚,总价值在十亿到十五亿之间,水蓝晶有四千四百多枚,总价值在三十亿上下,此外还有百叶晶、黄磷晶等几百公斤,可以变卖大量资金,为剑域购置新的兵器、坐骑、甲械等等。”
“为什么?”
……
我笑了笑,说:“帮帮忙啦,多抓一些乌獬豸回来,我保证通心果树重新缔结果实之后,第一颗给你吃,怎么样?”
午后,微风阵阵拂过明月山,和煦而温暖,议事堂前方的竹林摇曳,有种说不出的雅致。
“楚行云……”
“他叫什么?”
“有别的灵脉能代替吗?”我说。
“小青。”
“有。”
我禁不住心底一寒,喃喃道:“夺取他人与生俱来的造化,这种行为与禽兽有什么区别,还是算了吧,我宁可自己被这条废脉所桎梏,也不想去走那条路。”
这时,我话锋一转,说:“女山,当初我的灵脉被焚毁夺取的那一刻,看到橙阳中的那人,被铜锁困住,浑身烈焰,他也是太古大能者之一吧?”
“嗡~~~”
“这一战势必会让我们轩月剑域、明月军名动天下,不久之后一定会有大量人才从生命墙内前来投奔,明月军的数量会大幅度递增,而我们在黎城内的驻军也会随之增加,营房等大大不够了,请调用一部分资金,用来修筑新的营地,总不能让士兵们露天睡吧。”
……
我笑了笑:“大道争锋,与匹敌者争雄,与强夺他人的血肉大大不同和-图-书。就算是一条废脉又如何,只要我心向天道,就不信走不出一条自己的路来。”
她立刻戒备起来,一双星眸看着我,道:“龙界的小子,你别得寸进尺了,这大荒丛林里的乌獬豸族群一共也就那么几支,都被你抓了几百头来了,你还想让我帮你去抓更多的乌獬豸来吗?”
孔阳也说道:“这次来的敌人说白了只是暗族军队中的一支偏师,他们真正的主力在北方与云国决战,一旦输了或者胜了,都可能会转过头来进攻我们,我们要是想跟暗族主力决战,恐怕仅凭三百头乌獬豸是远远不够的。”
女山幽幽道:“那是一个禁忌,千万不要轻易提起他的名字。”
“楚行云。”
我略有些狼狈的落地,一个趔趄之后坐在了竹林里的一块青石上,苦思冥想。
“你是说……我体内被焚毁的这条天品灵脉?”
宋骞手捧一本册子,神色凝重说道:“大略估计了一下,这一天一夜里一共斩杀了死亡生命接近七万之众,逃回去的不超过十之二三,获得精良兵器五千多柄,不够结实的兵器也足足有四万多把,可以熔炼了重新铸造,此外还收获了大量死晶。”
“没错。”女山淡淡一笑,说:“先天觉醒的灵脉再怎么说也不是一条龙脉能够替代的,步璇音虽然为你重铸了龙脉,但终究只是一条伪龙的灵脉,与你先天的天品灵脉不可同日而语,你再看,从剑陨地归来之后,苏颜、唐阙然等小妞的灵力律动、增长的速和图书度远胜过于你,她们也势必会率先你一步踏入星御境中期。”
小青横了我一眼:“你这战争狂居然还好意思说这件事功德无量,大部分得天道者都超然于凡尘之上,漠视人世间的杀伐与战争,而你……你果然不一般,十重灵海、一品剑心的超凡者居然主动加入了这场战争里了……”
“行,成交了,去吧!”
“真的?”
“嗯!”
我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跟澹台瑶学沏茶的一丈青。
女山淡然笑道:“你只要斩杀一名灵修世界的绝世天才,将他的天品灵脉转接到自己身上,我会为你施术,耗费一定的圣药就能有六成把我转接成功,到那时你将会无敌于同代,别说一条上等天品灵脉了,就算是一条上等地品灵脉都足以让你未来的成就直追上古大贤。”
“嗡!”
灵墟之中,仙骨剑法相绽放光辉,与不远处的月刃相互辉映。
我说:“你也看到了,龙界即将大乱,几个巨大族群争锋,战争在所难免,如果你多帮我抓一些乌獬豸回来,就能避免一场屠杀,你身为圣兽后裔,应该也明白这件事功德无量吧?”
“生于斯长于斯,难道还能袖手旁观不成?”
他冷冷的看着我,眼中带着一股让人压抑到极点的淡漠,这种眼神,就像是主宰看着苍生蝼蚁一般,毫无怜悯。
轩月剑域、明月山,对我而言终究只是外力,我自身的修为才是真正主宰一切的关键,这一点必须要认识清楚。
“嗯,小骞你负责资金。”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