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四十一章 惊梦

“嗯。”她用力点了点头,却又小心翼翼地问道:“步亦轩哥哥,那暖床的事情……还要不要……”
“沥叔……萍姐……千羽……”
我喊出他们的名字,但却无人回应,这是一场梦魇,一个噩梦,我深知这一点,但却无法超脱出来,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一般的走向苍白杀路深处,那里白骨累累,许多人都是直接死于我的手下,许多人死无全尸,甚至更多的人死了之后连尸体都寻找不到。
“走。”
柳彤儿红着脸蛋站在原地,身姿傲然,一对挺拔峰峦几乎就要撑开衬衫了,支支吾吾道:“步亦轩哥哥,我是……我是跟着她们一起听的。”
我没好气道:“你们在这里偷听里面的声音,还有理了?”
“你是不是想死?”小青更是杀气腾腾的质问。
他的声音带着笑意,显然意有所指。
“白修罗,还我命来!”
小青今天要出去帮我们抓银妖,她是一头特殊的坐骑,可不是随叫随到的主儿,所以今天我也只能找别的坐骑代步了。
“嘭嘭嘭~~”
“啖汝肉、饮汝血,方解我心头之恨,受死啊……”
许多身影在风中摇曳,幽幽的看着我,杀气腾腾,我的身躯飞快的被一片死灵所围住,他们露出凶厉的爪牙,要生生的撕开我。
“滚……滚……滚开!”
没过多久,苏颜发出轻轻的呼吸声,竟睡着了,睡容恬美,身躯微微蜷缩,像是一只美丽的猫咪一般,我站起身,为她盖上毯子,舒展了和-图-书一下手臂,随后退出一步进入了虚灵界,隔着虚空穿过了墙壁,站在外面的走廊上。
我快记不清他的模样了,脚下步履维艰,每迈出一步都极其艰难,身边,一个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出现,他们漠然的看着我,游荡着。
“你做什么!”
睡梦中,我低沉的嘶吼,浑身气劲爆发。
心跳剧烈无比。
“啪啪啪啪~~~”
“哦,那我回去啦。”
柳彤儿脸蛋通红:“哦……好。”
捂住心脏,我低头看着阳台上的木板地面,喃喃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我松了口气,脸都快绿了,幸好今天女山不在,否则的话不知道要怎么嘲笑我。
“你又回来了。”
“不要了,我开玩笑的啦。”
沙发里,温暖柔软,壁炉的火光跳动,苏颜十分紧张的看着我,一双美眸充满了希冀与忐忑,眨眼间,长长的睫毛扫来扫去,美得惊心动魄。
柳彤儿目光如水,霞飞双颊:“我知道……别的人自然不会,步亦轩哥哥要的话……”
深夜,躺在床上,反复推演了几次真龙绝术后倍感疲倦,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哎哟……”
“那我开始啦?”我说。
万物剑心镇守心神,出手不是一般的快,手掌一拂而过,在四个圆臀上相继留下一声清脆响声,顿时四个人一起转身看着我。
……
小青也转身就走:“我回去休息啦。”
苍老的声音响起,一个灰色暗淡的身影出现。
我心跳都快停m.hetushu.com了,禁不住扶额:“彤儿你这么单纯出来走江湖会吃亏的,我只是随便说说,怎么可能真的让你暖床啊,记住你可是我们轩月剑域的副山主之一啊,不能随随便便给别人暖床的。”
“好!”
……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传音手环泛起柔和光芒,一道传音来自于赵昊:“老大,我和小骞今天要率领乌獬豸战骑出去狩猎,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狩猎,别整天留在风起楼里,小心憋坏了身体。”
沉睡入梦,一个我不愿意再回到的梦魇出现。
夜晚,灯盏光辉照射着房间里,十分柔和。
澹台瑶转过身去:“今晚月色不错,阙然,我们去赏月喝茶吧?”
这种事情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白修罗之力向来以我的意志为主导,我要觉醒不死绝脉才会正式觉醒,否则绝不会乱来,但这次不同,白修罗之力自然而然的苏醒,似乎要喧宾夺主一样,想要强行占据我的这副肉身。
唐阙然脸蛋羞红。
再无睡意,起床冲了个澡,拉开窗帘,外面蒙蒙亮。
真实世界里,四个身影静静的贴在苏颜的房门上,争相倾听里面的声音,甚至连柳彤儿、小青都参与了,这些家伙,多亏我没有在里面搞出什么事情来,否则全让她们给听到了,一想到这里,不由得气忿起来,看着她们一个个撅着翘臀的模样。
这声音,是老村长,曾经收留我们,最终惨死于行尸之下的慈祥老人。
出手!
我深吸一口气,和-图-书一场噩梦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出去狩猎也好,便回音道:“行,给我准备一头乌獬豸,我跟大家一起出去。”
“呼……”
她转身而去,目光之中掠过一抹……失落神情?
“唔……哦。”
我看着她,压抑住心底的悸动,说:“先把丝袜脱了吧。”
“白修罗,你这恶魔,还不引颈受戮?”
那里一定发生了什么,有一种意志在觉醒。
我把她双腿搬到自己腿上,手掌触感柔腻,让人说不出的享受,紧接着开始轻轻揉捏,加重一些穴位的接触,同时将灵力渗入每一根手指,十重灵海孕育出的精纯灵力一缕缕打通血脉中的些许淤塞,想必这感觉会十分舒服。
但就在这时,我察觉到了一点,这是梦魇,而我在真实世界中的身躯也有所变化!
我深吸了口气,仿佛刚刚经过了一场生死大战一样。
事实上也正如此,一旦万物剑心没有镇压住白修罗之力,可能结果会很糟。
苍北域位于生命墙外,联邦最北方城池的北域,属于外域,但多年前一直被联邦军队所掌控着,因为距离暗族、云族都较为偏远的缘故,所以就算是在苍白杀路发生了之后,那里依旧很快就被北方唐安礼的军队所控制住,只是列为禁地,任何人不得进入苍北域与苍白之路了。
“不是说好了帮你捏腿的么?”
我心跳怦怦,苏颜是什么修为,就算是睡梦之中或许也能听到我们的对话,这要是让这个飞醋女神听到了还得了和图书,急忙对柳彤儿说:“天色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对了,上次我给你的那本剑道心得你修习了没有?”
“好……”
“滋滋~~”
“啊……”
猛然醒来,我躺在床上,外面星光黯淡,一眼看去,体表有苍白的不死绝脉气机在流淌,镜子里,我的样子发生了巨大改变,头发、眉毛尽数化为苍白之色,这是要在风起楼里变身白修罗了吗?冥冥中,一种意志正在操控着我,引动我发生这样的变化。
多年前,破败女王娜塔维亚告诉过我,留我一命去揭开一个阴谋,这阴谋又是什么,难道契机已经到了吗?
“就是,怎么可以这样!”澹台瑶目光娇羞:“这可是要负责任的!”
“嗯,厉害了不少呢!”
我皱了皱眉,看着东方的雾蒙蒙一片,心头微微颤抖,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我,似乎有一种强大意志正在觉醒起来,那是什么?
体表一道道蒸气升腾起来,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白色光辉在体外忽隐忽现,有几次几乎就要镇压住万物剑心,占据这幅身躯,但万物剑心底蕴深厚,早就深深的扎根于灵墟之中,没有那么容易就被镇压,光辉暴涨之中,反倒是彻底镇住了身躯,将蠢蠢欲动的白修罗之力彻底赶入了肉身的最深处去了。
苍北域,苍白杀路。
一旦化身白修罗,将不受控制展开杀戮,风起楼里住着的都是我在乎的人,怎么能让她们置身于险境之中?
我点头:“我知道,彤儿是好m•hetushu•com姑娘,怎么会跟那些家伙一样,不过你居然偷听我和小颜说话,要惩罚哦,一会来我房间,暖床!”
“打住,好了……”
“好好加油,过段日子我要检验一下。”
果然,苏颜脸蛋更红了,整个人躺在沙发的一端,用抱枕遮住绝美的脸蛋,偶尔发出一两声轻轻的低吟,让人心旌摇荡。
今天是个好机会,女山前往远方探查将星的事情去了,没有人会打扰我们。
一片老林,少许草屋,血流遍地的情景再度浮现,有人在杀伐,有人在哀嚎,也有一些无主的灵魂在游弋。
她小声回应,脸蛋上满是酡红,刚才跟小青争风吃醋时勇敢无畏的劲头全没了,宛若一个娇羞无比的邻家少女一般,小心翼翼的褪去了齐膝丝袜,顿时一双莹白如玉、匀称修长的雪腿展现在我的面前,灵修的女孩,身段真是完美到让人心跳停止的地步。
万物剑心宛若一道通明璀璨的神剑横亘于体表上方,镇守住灵墟内最初始的元神,体内的白修罗之力却狂暴无比,与万物剑心争锋,一缕缕苍白力量在灵墟之中与万物剑心神能不断碰撞,十重灵海轰鸣作响,与剑心一同对抗苍白之力。
我猛然仰面躺在床上,十重灵海光辉暴涨,万物剑心神威迸发,浑身战栗颤抖,一根根青筋暴起,血脉几乎都快要被不死绝脉的强大力量谷爆了一样,忍着剧痛,整个人仰面躺着,低喝道:“万物剑心,给我镇守住心神!”
那个方向……是苍北域。
或者亘古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