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章 一只野鸡换条命

“这一战,林誉若是能斩了步亦轩这白修罗,那就等于是为我林海侯府扬威天下,恐怕就连云皇陛下也会对我林海侯府刮目相看!”
“我的天啊,林誉何等造化,居然走到了这一步,这是要将林木术走到极境,达到侯爷的那一步吗?”
他将一只灵雉从树上摘下,放进了一块空间符骨之中,淡淡一笑:“我名林誉,林海侯府大比第一名,侯府左军参将,苍西域一战中斩杀多名星御灵修,够资格挑战你步亦轩吗?”
我右手横扫开来,卷动隆隆天威之下,一个大大的灭字横空,宛若一尊上古神山一般蕴含着滚滚天威,笔直的镇压了下去!
“你找死!”
但我这一脚事实上也救了他,否则纹骨燃烧,不说身死,至少修为也废了一半了。
“你……”
林誉咬牙切齿:“你不杀我,仅仅是因为这只野鸡?”
一缕玄妙气境从兵铸山内飘然而过,就像是吹过了一阵风,灵雉树周围的禁制符号一下子就被洗净了,变成了一株失去防御的灵树,我拔剑连续挥动数次,斩碎周围的泥土,灵力裹挟下,整棵树都被拔了出来,丢进了空间骨戒内了。
“还什么?”林誉坐在地上,狼狈不堪,没有一丝天骄的威严了。
“让你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蓬!”
“你是……步亦轩?”
强大无匹的磅礴力道镇压之下,太古五彩树嗡嗡铮鸣起来,树皮上出现了一缕缕龟裂,仿佛在流血一样。
……
“狂妄!”青年白纸扇一动,周围hetushu.com数十丈高的林木便涌动起来,铺天盖地,他一双眸子阴鸷:“你以为你斩了阮天炀就天下无敌了吗?哼,阮天炀何许人,不过是在陛下庇护下的一个雏鹰罢了,没有历经过边陲的风雨,没有打磨过的一块璞玉,能发出什么样的光芒?”
嘴角喷出一缕混沌白雾,我猛然将万物剑心的威能从六成催谷到了八成地步,太皓真经场域通体发光,喷薄出可怕的气势来,而空中坠落的战字也辉映起来,力量暴增,随着我的隔空驭力,如山脉般沉重的镇压了下去!
我已经抽出了仙骨剑,浑身星空灵力迸发,十重灵海法相显化,真龙之气缭绕,如今已经报出姓名,没必要隐藏实力了,何况,这座不落山笼罩着一重强大意志力量,镇杀一切超过星御境、符海境的强者,而我纵然只是星御境初期,但凭着天大的造化,有横扫一切强敌的自信。
难怪能斩杀灵修世界的星御,确实有点本事!
“蓬~~~”
……
林誉完全是被压着打,整个人仿佛快要发疯了一样,催谷符力,林木术光芒冲天,直接在原地撑开了一个绝强场域,是一棵五彩斑斓的符力古树,散发太古气息,凝聚出的那一刻似乎就有逆转形势的迹象了,太皓真经的场域微微颤抖起来。
好在,不落山上机缘太多,很多地方都有强者在对决,大家也见怪不怪了。
“那只野鸡啊,我说过,灵雉树是我的,那只野鸡也是灵雉树的一部分,还给我吧。”hetushu.com
数十棵林木被粉碎,第一次碰撞之下,林誉就已经吃亏了,脸上汗珠点点,双掌猛然一合,口中念念有词,周围再度涌现数百林木,巍峨无比,散发霸道气息,林木森森,再次镇压了过来。
我踏步走了回去,伸手向林誉,道:“还给我。”
周围的树木、岩石纷纷噼噼啪啪的爆碎开来,林木术很非凡,与太皓真经一样,属于一种领域类型的符术,只是没有蕴含天威罢了。
“咝~~”
我皱了皱眉,云国人似乎与我们灵修世界一样,把彼此当成死敌,他们的战意与杀意十分可怕,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敌国人,就愿意以一生修为作为代价来斩杀他,两族之间的仇恨如海深,似乎已经完全没有化解的必要了。
不过,想在我面前燃烧纹骨,爆发最强潜能再来杀我,怎么可能?
“噗……”
手指凌空一点,第三个金色大字裹挟天威坠落——战!
周围一切都混乱了,两股绝强气息碰撞,大有彗星击地的威势,天昏地暗,形成的强烈气流冲击甚至让周围的林海侯府众人都站不稳,更引起了不落山上其余人的注意,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灵雉树方向发生一场决战了。
“哼,步亦轩要败了!”
“轰~~~”
“我的意思是,这是一个杀局,你们却争相往里跳。”
“败吧!”林誉低喝一声,双手撑开周围的天地,将太古五彩树的威力提升到最巅峰。
林誉暴喝,手中白纸扇燃起一缕缕金色火焰,似乎要动用法hetushu.com器的力量了,同时,更可怕的是的手腕关节咔咔作响,甚至有些变形,一缕缕白焰飞了起来,这是即将燃烧纹骨的迹象,这人要燃烧纹骨,拼着一身修为不要跟我血战?
手持白纸扇的青年目如犀火的看向我,带着凌厉气势。
“都说林誉是南方边陲的第一高手,与灵修高手决战从未输过,看来是真的,当初林誉就差点要去云都与四公子一战,但阮天炀却早早的败亡了,真是可惜。”
身周空间扭曲起来,爆发出一缕缕烈焰,在我的身后张开一对火红色翅翼,洋溢着太古神圣气息,正是朱雀身法,身形一窜而去,在自身场域下无惧灵雉树的场域,直奔林誉而去,抬起一脚就重重的踹在了他的腹部!
我自问一品剑心、十重天脉灵海在人王境下无敌,但这一次却遇到这么一个强横的对手,有点棘手了啊!
“什么话?”
“不要命了……”
隆隆响声中,无尽混沌气在身周萦绕起来,化为滚滚天威,与林木术碰撞在一起,混沌雾霭中一枚枚大字绽放金晖,散发着镇压一切的力量,以我如今的修为已经可以凝炼出太皓真经中十二字的八个,身周一缕缕光辉流转,杀、灭、生、明、伐、战、列、法,八个大字蕴含一缕缕天威,撑开了一个近乎于无敌的金色场域。
“轰!”
“哈哈哈,最终的胜者终究还是我们林海侯府!”
林木悉数崩碎,气流变得十分紊乱。
紫鸢等人也默不作声的看着我,随着禁制的消失,周围变得轻和*图*书松起来。
“你……”
我摇摇头,目光深沉的看了他一眼,说:“你们云国气势汹汹的杀到我们灵修世界的版图上来,甚至把这里当成自家一样来去自如,难道你们真的把七煞古界当成是一个从天上掉下来的机缘,没觉得这里杀机重重吗?”
“杀局?”林誉嘴角抽动了一下:“你不要危言耸听,实话告诉你吧,镇南王殿下和林海侯都已经亲临七煞古界,谁能有资格设下这样一个杀局来镇杀我云族王侯?”
“太古五彩树……是太古五彩树……”
我手掌轻轻一翻,每根手指周围都缭绕着滚滚混沌气息,像是翻转一座古山一般的带起巍峨气势,下一刻,巨大的杀字从天而降,裹挟着浓浓天威,与林誉的林木山岳撞击在一起。
林誉直接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像是被无形一脚抽在了腹部一样,整个人虾米一样的蜷缩身躯连连后退,而随着他的败退,整棵太古五彩树被完全崩塌了下去,那种上可击天、下可入海的气势转眼消失无踪了。
我咧咧嘴:“那么厉害,既然如此,我要把你师妹送给我的话转赠给你。”
“女山姐姐,帮我破掉禁制。”我传音道。
“轰轰轰~~~”
……
“既知我名,还不让开?”我看着他,道:“把你手里的那只野鸡放下,这份机缘是我的,这株灵雉树我要定了!”
“嗯。”
“算了,良言劝不了该死的鬼。”我伸出手讨要:“交出野鸡,我不杀你,一只野鸡换一条命,你不亏的。”
转身和_图_书,一步步走向灵雉树。
念及此处,我立刻催动太皓真经,刚好利用这一战印证一下我在太皓真经方面的造诣,更好的完善补全万物剑心的法则。
“这么说,你很厉害咯?”我看着他。
灵雉树,到手!
……
一时间,我的肉身感受到了莫大压力,甚至皮肤、血肉都有崩裂的迹象,好强的威压感,这小子难道是想逆天不成?
“轰轰轰~~~”
“好强,居然将林木术修炼到这等恐怖的地步了……”
林誉低喝一声,俊朗的脸色变得略有些狰狞,林海术在他猛烈催动下,竟化为一株株数十丈高的金色树木凌空,滚滚而来,要碾压一切。
林誉一出手,远方的林海侯府众人都惊了,慨叹连连。
在太皓真经的镇压下,林誉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脸色变得无比苍白,低吼一声,几根纹骨纷纷发光,催谷出更强力道,一株株金色林木汇聚,化为一座林山,疯狂颤抖,反扑向太皓真经撑开的场域,一时间周围不断扭曲褶皱,我的万物灵墟也微微颤抖起来,居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
“哗~~”
“不。”
“果然是传说中的那人……能那么凶残的完全挖掘机缘的人……”一个林海侯府的少年低语,脸上满是受惊的样子。
灵雉树莹莹灿灿的发光,周围还有一缕缕规则意志凝聚的禁制存在,所以只能采摘灵雉,却无法连根挖起,但这不是我的作风。
林誉皱眉:“所有的机缘都伴随着杀机,不是吗?”
林誉口喷鲜血飞了出去,败了!
“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