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一章 烧杀抢掠

“还是煮汤吧,能吃得彻底一点。”我说。
好可怕!
“哧哧哧~~~”
我气韵双眸,万物剑心仔细勘察,眸光之中多出了规则的符号,一瞬间似乎捕捉到了某些东西,再仔细看着,就发现这些死尸的身上有一缕缕肉眼难以看破的血色丝线连着地下,他们死后的血气并未消失,却被地下的某种力量所汲取着。
龙灵联邦位于北域的军队有一大半都握在唐安礼手里,一旦唐安礼叛变,将会掀起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大战,整个灵修世界也会为之而震动。
数百丈外,一片迷雾之中,一座小塔在雾霭内若隐若现,散发着十分磅礴的气势,这座小塔位于山腰上,在我以万物剑心探查的时候,灵识居然被小塔阻隔在了雾霭外,无法探知其中的奥妙,这座锁灵塔很非凡,估计有重宝!
锁灵塔一旁的数百米内都有人,有十几个灵修,其余的大部分都是符修,甚至还有一些身穿铠甲的战将也在参与猎取机缘,看样子多半是镇南王府的人,他们身穿的甲胄与林铁锋很相似。
虚空内,小青目光炽烈:“女山姐姐,我可以将这个视为是一种挑衅吗?”
“残缺的?”
女山似乎也洞悉到这一点,道:“整个七煞古界都处于这种淬炼血骨的灵阵之中,如你想的那样,这片土地下被种下了邪恶的种子,死者越多,邪恶的种子复苏得就越快,也会越强大。”
“超你个头。”女山没好气道:“这玩意看起来是生灵,但实际上只是果实,不会下蛋的,而且一旦从树上摘下来灵hetushu.com性精华就会进入了一个流失的阶段,最好的处置办法是一天内把它给煮了吃了,不过看你口味啦,鸡汤、清蒸、红烧、烤鸡,你自己看着办。”
……
我皱了皱眉,恐怕整个七煞古界到处都是这样,有人在汲取死者的灵性精华,在七煞古界里战死的人越多,那汲取的力量也会越强。
女山点头:“这次争取少杀人,多抢机缘,随时准备进虚灵界,既然有人在这片大地上撒网了,那就一定会有收网的那一刻,你势单力薄,做不了太多,只能等着收网那一刻拼死一搏了,能不能走出去,要看你的造化了。”
“喂!”
唐穹多半是已经叛变,投奔暗族的君王去了,而且还带着上万影卫,等于将唐安礼的近卫带走了一半之多,如今最大的变数就在于唐安礼,唐穹是他的堂弟,他是否知情唐穹所为,是否也加入其中,如果唐安礼也叛变了人类,加入灵界,恐怕天下真的大乱了。
灵雉到手了,从树上摘下之后它的脚就自行演化为平常的野雉爪子了,皮很荧灿的样子,这鸡爪一定不是一般的好吃,它悍不畏死,“咯咯哒”的叫着。
……
……
“咳咳,你说得对,不过机缘好多人在夺啊!”
“未必,等着瞧吧!”
“只可恨如今在不落山上没有人能制得住他了。”
我皱了皱眉:“女山,能帮我一件事吗?”
但是死,太难了,活得好好的,没人想死。
这是一种机缘的自我保护意志,如今上百人正在挑战这个机缘。
抬头看和*图*书去,山中各处都有人为了争夺机缘而大打出手,其中大部分都是灵修强者与符修的战斗,当然,毕竟灵修强者能走过山腰的人不多,所以越是往上去,反而是符修高手之间的争斗更多了,云族强者的内斗,惨烈程度丝毫不逊色于与灵修决战。
“走走走,烧杀抢掠去!”
重新走到石道之上,周围雾霭缭绕,不时有一阵微风前来“照拂”,但都被我轻松化解,以万物剑心的洞察力、十重灵海的护身气劲,这种级别的禁制想杀我真是太难了,而且即便不动用这两大王牌,光是肉身多半也可以硬抗了,只是会很痛而已。
我左手护着野菜,右手猛然横扫而过,十重灵海激荡,生生的将三道烈芒给轰碎了,九马画山绝术铮鸣护身,根本不把这种威胁当成一回事。
到手的机缘,还是要交出来,并且是当着那么多林海侯府少年高手的面被逼着交出来的,这对于一个称号天骄的人来说,简直是比死还难受。
林海侯府的众人看呆了,他们有很多同伴都被这种杀机所斩杀,而我却轻描淡写就将其化解了。
完全就是一个阴谋,巨大的机缘面前,厮杀的人越多,战死者越多,最后的受益者也就获益更多。
“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走,我们去抢残缺凰骨去!”
将灵雉丢进了空间骨戒里,我又看了看周围一眼,弯腰从灌木下挖出了一株散发清香气味的野菜,这野菜闻起来甘甜,至少算是上等的灵药,刚好可以给我即将到来的鸡汤大餐加料调味!
“你是灵和_图_书体,一定能走出七煞古界,去将一切通知苏希丞和小颜,让他们全完不要踏入七煞古界,这里是一个绝地。”
“什么事?”
“怕什么,去抢啊!数百丈外的那座锁灵塔很非凡,我探查到了,锁灵塔内存有一本残篇,如果我没有感应错的话,应该是一块残缺的凰骨,去抢吧,这块凰骨会让你获益匪浅的。”
女山傲然:“是,你想揍我不成?”
周围数十具尸体,大部分都已经坍塌了下去,血气枯竭,有的甚至化为白骨,更甚者连骨骼都被这种无形力量所风化掉了。
“咯咯哒。”灵雉扭动,双翼轻轻展开,有一飞冲天的神禽气势,似乎不知道我和女山在聊着怎么吃它。
“不对劲……”
我一声叹息,竟有些不知何去何从的感觉。
“哼……”女山悻悻道:“并不是每一份机缘都是用全力一战去夺的,大道争锋,偷蒙拐骗各种手段虽然有些不齿,但也算是正常手段之一,难道这个还用我教你吗?你小子一肚子坏水,我想多半也是不用我教的。”
我深以为然:“不错……不过听说镇南王也进了七煞古界了,他的目标一定也是凤凰法,如果真的要去夺凤凰法,与镇南王必有一战,当年我见识过王侯的实力,沐王、镇天王都有比肩人王的实力,镇南王就算是逊色一筹,至少也在半步人王与真正人王之间了,我恐怕不是对手啊……”
反观龙灵联邦,只有百圣盟的数千血龙卫,外加已经叛变的影卫盟唐穹所部,与镇南王府到来的十多万战骑相比根本不够和图书看的,若不是有所忌惮,恐怕镇南王早就下令十万战骑团团围住七煞古界,将百圣盟、烈风域的军队全部驱逐了,似乎,镇南王也感受到七煞古界内的非凡杀机,所以才会有所忌惮。
林誉恨啊!
“幸好,我在之前没有杀人。”我说。
地面上,有许多尸体躺着。
镇南王府,整个云国最南端的一座王府,拥兵数十万,如果云国与灵修世界全面开战,那么镇南王府就必然是急先锋,如今七煞古界重现于世,镇南王府自然也是最为动心的,他们距离这里太近了,十天时间足够驱策千军万马到这里。
一边缓缓的向前走,我一边思索着一切。
女山幽幽道:“白痴小子,你在瞎担心什么呢?你可是追求天道的灵修,凡尘界的一切战争与你何干?再说了,你是当代绝世妖孽,绝对有资格在将来踏入血灵境,列位人王的存在,你担心这些俗事做什么?如今你最应该做的难道不是夺取机缘,增加自己的本钱吗?”
我愕然:“咱们不是要抢无缺凤凰法吗?为什么要在这里花费力气抢残缺的?”
这座锁灵塔略高一些,比之前见到的两座几乎高了一倍,近三米,周围滚滚雾霭流淌,就像是一层层波浪一般,以锁灵塔为中心向着四周波荡而去,雾霭之中杀机滚滚,凝显出利剑、铁锥、战矛、长刀等各种太古兵器的法相,镇杀一切试图靠近的生灵。
女山的心情振奋了起来,这个家伙才是真正的妖孽,而且是太古活到现在的超然妖孽,有她在,这七煞古界里的变数也多了不少,和_图_书让人期待!
小青跟在身边,走在虚空中,曼妙起伏的身段若隐若现,她似乎百无聊赖的样子,随着我一起走在石道上。
“我要在这里保护你,否则你可能会死。”女山幽幽道:“还有一个人更加适合担任这个任务,哦不对,她或许不算是人类,只是一匹坐骑。”
这一族的人太多了,自小觉醒纹骨的高手也多不胜数,反倒是机缘就只有那么一点,为了争夺机缘,各大宗族、部落连年开战,快抢破头了。
“真笨呀。”女山气得差点跺脚了,说:“七煞古界那么大,机缘那么多,根本没人知道凤凰法在哪儿,但是这枚残缺的凰骨正是凤凰法的一部分,你若是抢到了它,就能掌握主动,比其余人更先感受到与凤凰法的共鸣,知道凤凰法的下落,不就增加了把握了吗?”
“步亦轩,确实是一个妖孽……”
他们在靠近锁灵塔不足百步外就被镇杀了,并且大部分尸体都已经开始腐烂,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了,让人十分惊奇。
“或许,留下来养在我们风起楼阳台的菜园里,还能下蛋吃,灵雉下的蛋,肯定不凡,很超然的样子。”我暗付道。
一缕微风拂过,三道烈芒斩杀向我的后背,是潜伏在周围的禁制威压。
更让我担心的是,唐安礼是阙然的父亲,一旦唐安礼真的叛变,与百圣盟开战,那么阙然该怎么面对小颜,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让人情何以堪,轩月剑域的高层恐怕也会分崩离析,被卷入这场人类内战之中了。
“当世人杰之一,可比肩我云族四公子级别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