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三章 燕归林

轻哼一声,后背传来火辣辣的感觉,函牛之鼎险些就被一击震散了,双腿处发力,朱雀身法一飞冲天,避开致命的两刀之后,头顶上方忽地一片寒意,有一座冰川在头顶上方绽放,只见一名战将浑身裹着银色符文光辉,战剑怒劈下来!
鲜血迸溅的声音连片,几名催动剑招的战将躲闪不及悉数受创,他们的护身符文固然厉害,但还远远没有厉害到能够抗衡我的程度,特别是在战阵被我利用速度优势撕开弱点的那一刻,他们的落败就已经注定了。
几名战将纷纷急退,并且一退就退出了锁灵塔的场域,在外界远远的观察。
说着,踏前一步,浑身洋溢着巍峨的气机,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一人做事一人当的耿直气势,完全化身为一个敢作敢当的进步少年了。
“少年人,你不必再往前了。”一名战将黑着脸说道。
可惜晚了,太古巨象的力量怎么抗衡得了真龙,擒龙手力道爆发的那一刻,这人轰然爆碎,一样化为血雾了,与此同时,我全力施为,十重天脉灵海法相笼罩着身躯,撑开了一方属于我自己的无敌场域,仙骨剑似乎都开始铮鸣起来,一剑劈出数十道凌厉霸绝的剑气轰向下方的数人!
龙气纵横,化为一缕缕杀机,将对方的战剑绞碎的同时,几道龙气如刃横扫而过,那人惨嚎一声,身躯直接爆碎为一堆血雾。
两股剑幕碰撞,一剑一世界绝术占据上风,碾碎对手的剑幕m.hetushu.com之后剑意直接钻入他的腹部,之中,下一刻,轰然一声,这人的肉身炸开,被霸烈的剑意所镇杀了,此时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出手必须狠辣,否则死的就是我。
“就这么定了,出手吧。”
“过来吧!”
这人很厉害,不能小瞧!
我皱了皱眉,看到他们身后躺着一人,那人已经死去,穿着的似乎是大罗剑域门人的服饰,之前还看到他与意志规则碰撞,这才几息之间居然就已经沦为一具尸体了,很明显,就是眼前这群朱雀军战将的杰作,这些人修为都不低,至少符海境中期,堪比灵修世界的星御境中期,虽然大部分都只开辟出了两重、三重符海,但一起出手的威势却也不可小觑。
“蓬~~~”
“嗯,你肯让出来吗?”
为首的战将捂着被切开的胸口,不断吐血,脸色惨白一片:“他竟仿佛能看透一切般,速退,我们几个已经挡不住他了,上将军,一切靠你了!”
黑衣少年看了一眼旁边被同伴扶起来的青衣少年,冷冷道:“算我们晦气,碰上硬点子了,这位朋友,可否留下姓名?”
“这小子……好生厉害!”
我深以为然,但却笑道:“身经百战的燕归林居然怕死吗?”
我踏出一步,脚边激荡出一缕缕雾霭,冷冷的看着他:“嗯,我确实想效仿他。”
说着,飞身疾驰而去,朱雀身法运至巅峰,有种风驰电掣的感觉!
“这话和图书怎么听起来那么猥琐?”女山幽幽道。
更重要的是,我不想杀生,这里死亡的人越多,七煞古界幕后的那股力量也将会越强,这不管对于谁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
“你……”
这里的战斗太激烈了,不止是他们,还有数十名包括灵修世界的修士在内,都在远远的围观着,众人在等待真正夺得造化的那人以怎样的方式出现。
……
“是,又如何?”这名战将把长剑出鞘一半,剑光森寒,道:“这座锁灵塔内的造化归我们朱雀军了,此人不识好歹想要夺取,已经被我等镇杀,有问题吗,你如果想效仿他,那不妨来试试好了。”
“轰~~”
我一步步走过去,万物剑心、十重灵海回荡,撑开一片瑰丽的世界,一步步越过众人,走完了他们几个时辰乃至几天都没有走完的路,很快的就进入了锁灵塔百步内,前方的雾霭涌动,一缕缕杀机隐现,此外还有十几名朱雀军战将横在前方,虎视眈眈的看着我。
“你也觉得七煞古界可疑?”我愕然。
燕归林也愕然:“你也看出来了?既然如此,动手吧,十招定胜负,哪怕是输上一筹力也是输,大家愿赌服输,如何?”
五指轻轻张开与合拢,一缕缕金色龙气缭绕,我淡淡的看着众人,道:“还有谁要来砍我的手指?我这些手指……可是有大用的,将来要靠它们照顾媳妇,养家糊口的。”
“五万军队的统帅亲自来夺取机缘和图书,这七煞古界真是好大的面子啊。”我笑道。
“那人,是你们杀的吗?”我问。
我深吸一口气,万物剑心规则在眼眸中闪烁,化为看破万物的玄力,一刹那间寻找到了这个战阵的弱点,在空中,左边那人的力量偏弱,失去了一个完整的平衡,突破口就是他了!
没有退路了。
忽地,身后的空间绽放出一片寒意,是另外两名战将的横渡虚空一击!
“你?!”
“萍水相逢,不必留姓名,不过我却可以留给你们一些印记,当做纪念好了。”
女山幽幽叹息一声,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燕归林迈步走来,浑身激荡着恐怖的气息,笑道:“你我以十招定胜负,败者自行离开,将造化让出,但无论胜败不能取对方性命,如何?”
“镇南王府,朱雀军统领,燕归林。”
对这几个人,只伤不杀,并且留给他们走出这片禁忌地的余力,算是仁至义尽了。
食指中指并拢弯曲,宛若一个无坚不摧的小锤般轰在黑衣少年的胸口,顿时“咔嚓”一声,他胸前的护身符文瞬间就被轰烂,胸骨都随着巨力而塌陷下去少许,整个人跌飞了出去。
锁灵塔周围霞光喷薄,已经有人接近十步之内了,与锁灵塔内激荡出的百兵杀伐煞气缠斗在一起,看起来是一个中年战将的样子,修为深不可测,大约已经走到符海境的极境了,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宗师气息,此人很非凡!
一群战将目光阴寒,相互之间似乎m.hetushu•com有某种默契,不等我出手就已经率先动手了,两柄战剑凌空交织,化为一道剑幕封住了上方,三柄战刀横切,化为一股森然场域,令虚空猛烈铮鸣起来,此外,地底竟然还有几道剑意在不断迸发,席卷而来。
“自然不肯。”
女山呵呵笑,没有说什么。
梦田参到手,该去夺取残缺凰骨了。
“只是字面意思,你别多想了。”我传音道。
燕归林眯着眼睛,笑道:“莫说是我,就连镇南王殿下都已经进入这片太古境域,我区区一个统领算得了什么?怎么,你也对这片凰骨有兴趣?”
我没有追杀,放过了众人一马,却把目光投向了锁灵塔百步内除我之外的另一个人,被称为上将军的人,气势磅礴,有宗师风范,就算是放在云国恐怕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此时正绞碎一片意志规则力量,踏入锁灵塔五步之内,距离残缺凰骨只有一跃之遥了。
“古国界神种争夺战,有一面之缘,只是你未必认得我。”他冷冷道。
朱雀身法催发,整个人腾空而起,身后张开了一双绚烂的火红羽翼,身形却进入风驰电掣的速度,仙骨剑出手,瞬间爆发出数十道剑芒,尽全力镇杀上方左侧的那人!
另外一名少年还想说什么,却被反手一掌甩出,顿时整个人飞向了远处,脸上火辣辣的五根手指印,嗯……留下的纪念已经足够了。
与此同时,一击重拳狠狠的落在我的腹部,是隐藏在虚空中的一名战将,出和_图_书手异常狠辣。
“噗噗噗~~”
“唔……”
“你认识我?”
“蓬~~~~”
“没什么意思。”我目光如电的看着他,说:“你刚才不是说只要我交出梦田参就不追究我的过错吗?现在,我决定不交梦田参,你可以来追究我的过错了,一切责任,我一人承担。”
燕归林淡淡一笑,摇头道:“非怕死,只怕我的死会带来更大的劫数。”
黑衣少年皱眉,手握佩剑,道:“你是什么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
他洞悉一切,停止了突破锁灵塔的进程,却把目光投向了我,淡淡道:“步亦轩,你终究还是来了。”
对方应变速度奇快,就在一人被斩杀的同时,两柄战刀席卷向我的双腿,一柄战剑泛动雷光,宛若一道惊雷般的轰在我的后背上。
明明祭动的是中等符术,但爆发出的威力却不啻于一门上等符术,可怕!
左拳一横,真龙之气涌动,对着上方便是狂猛一击——真龙拳印!
这些人运用的是一种军队的战法,类似于剑阵,所发挥出的力量绝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或许会数倍威力的递增,也难怪那个至少星御境后期的大罗剑域高手会陨落在这里,以他的实力在大罗剑域也可列入执法长老的级别,但却落败了。
硬碰硬!
“你是镇南王府的人,叫什么?”
忍着剧痛,我左手一张,擒龙手爆发,直接将这人凌空擒住,他奋力挣扎,浑身爆发金色光辉,一头巨象法相凝显,想要挣开我这夺命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