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四章 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好强的家伙,这种时候还有还击余力?
我左手张开,真龙之气缭绕满身,多达数十道的真龙之气带着磅礴意境爆发,化作一道巨大龙爪凌空绽放,龙爪周围鳞片森森,有混沌气境萦绕,似乎每一片龙鳞都蕴含着不可一世的威力,龙爪凌空,轰鸣声不绝,竟硬生生的就把燕归林的一刀给捏碎了!
“我败了,这才九招。”
“长老英明,在下这就去办!”
“哦?”
符海力量迸发,燕归林手中出现了一柄古迹斑斑的战刀,通体都似乎生锈了,唯独刀锋处灿动杀人的凶光,一刀斩破虚空,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已然显化成了一柄混沌气缭绕的古老战刃,撕裂苍穹,带着奔雷横空斩落。
“我……”她脸蛋一红,嗔怒的瞪了我一眼就飞进了兵铸山,说:“你还是赶紧跑路吧,有人来杀你了,分分钟宰了你哦!”
我握着符骨,感受其中的磅礴火劲,虽然只是一片残缺的凰骨,但其中却蕴含了某种大道的规则,是关于凤凰涅槃的方面,刚好也是我的万物剑心缺少的一部分,这次算是能补全一些了,同时,悻悻然地说道:“女山,你越来越流氓了,以前的你,多么的高冷啊,不食人间烟火,现在呢……开始学会逼着我说一些恭维话了。”
“女山,帮我破解禁制。”我说。
“铿~~~”
“刷!”
虚灵界中,我暗暗乍舌,看来我在不落山也快要混不下去了。
……
小心为上,此乃无上法典!
和_图_书说:“事情的真相是,其实我姐足足有E杯那么大,可是我怎么看你都最多不到D杯的样子,比我姐差了许多……”
没错,几道恐怖气息在空中绽放,都走到了符海境的极境了,燕归林不杀我,不代表镇南王府的其余强者不杀我,而我此时手握的凰骨更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至宝,想杀我夺宝的人不在少数。
燕归林一声咆哮,脸上战意横生,手中战刀爆发光辉,仿佛开辟出一道小世界般,四周沉寂无比,在轰鸣声中居然硬生生的挡住了一字蕴天威的力道!
“这禁制有些强,许多一炷香的时间。”女山道:“你需要给我一些甜头,否则我怎么能心甘情愿的帮你取凰骨。”
古朴战刀绽放出一缕蓝色光辉,席卷大地,平地而过,一切岩石、树木尽数被斩破,甚至就连锁灵塔周围的规则意志也一并被切碎了!
女山露出一抹惊世绝艳的笑容:“还不够,再来一点。”
我身躯席卷着万千道大道规则,凌空落下,仙骨剑周围裹挟着无数剑意,厉喝一声劈了下去,这一击近身而战,狂风吹拂下,虚空凌厉爆鸣,仙骨剑煌煌,带着神威劈在了燕归林的古朴战刀上,两股巨力以难以想象的声音激荡碰撞在一起!
转身,看着雾霭缭绕的锁灵塔,那里蕴含着无限杀机。
我微微一笑,驭动朱雀身法落向远处,道:“你若是敢领军来攻我轩月剑域,我一定宰了你,走着瞧吧!”
女山和*图*书暴走了,化为一道清辉飞出兵铸山,素手扬起就在我脑门上来了一下,气呼呼道:“走着瞧,等本女仙重塑肉身的时候再看,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吞天噬地之能、包藏宇宙之机!”
战!
真龙绝术咆哮,擒龙手捏碎刀芒,再次将其攻势化解!
一缕柔和光芒横空而出,开始化解锁灵塔周围的禁制,就仿佛将其熔化掉一般,速度很快,恐怕都不需要一炷香的功夫。
我忍住没有爆发,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你比我姐更大……”
我深深一声叹息,两族之间的积怨迟早一天会爆发,如果不是云、汉两族的仇恨,我和燕归林这样的人或许会成朋友吧?管他呢,求取天道的路上,总会有许多踏脚石,或许他就是我大道上踏脚石中的一块,早就有天定了。
我表情麻木:“你是说你可以大到能撑破天的地步咯?”
“就说……无缺凤凰法被步亦轩夺走了,这样的话,不但是我云国,就算是灵修世界的人也会想着诛杀他夺宝的。”
古朴战刀回旋,“咻”一道凌厉刀芒破开金色迷雾,直奔我的胸膛而来。
我没有打算给他有喘息的机会,毕竟我只是凭借万物剑心、十重灵海、精妙卓绝的术才取得上风,属于一种奇力,但一旦陷入持久战,燕归林深厚无比的符海气机会更加绵绵不绝,迅速取得反制的机会,速战速决才是我的唯一胜机。
无视周围的重重规则压力,我一步踏出,遍地冰莲盛开hetushu.com,瞬间化为无数剑气轰杀而去,席卷成成片的凌厉气海,掀起滔天巨浪撞击在燕归林的这一刀上,顿时空中满是剑意与刀意碰撞的爆炸声,连绵不绝的形成一片。
没多久,锁灵塔光辉暗淡了下来,女山的力量裹挟着一片荧灿灿的火红色符骨落在我手心里,笑道:“搞定了。”
燕归林一惊,第二招立刻催发,一刀横扫而来!
“女山姐姐最美。”我淡然道。
我身后缭绕一双火红羽翼,由朱雀身法支撑身躯立于空中,说:“你没败,只是短时间内被压制了而已,现在遵从约定,愿赌服输,凰骨归我了,对不对?”
“我朱雀军攻陷你轩月剑域的一战。”
退一步,身形消失,踏入了虚灵界中。
“气死我了!”
他有些颓然。
女山吃吃笑:“好了,足够了,我爽了,这就帮你破解禁制。”
“滴滴……”
“轰~~~”
……
燕归林实力极强,如果不是我的出现,恐怕这机缘真的就归他了。
过了半晌,他抬头道:“步亦轩,你我之间还会再有一战,那一战将决定生死。”
身躯腾空而起,周围雾霭缭绕,滚滚天威为我所用,一道磅礴无比的金色大字轰然坠落,笔直的轰向了对手。
行走于虚灵界中,远远看去,几道强大身影落在了已经暗淡的锁灵塔一旁,都露出了十分震怒的神色,其中一名老者怒道:“又走丢了那小狗,气煞我也!步亦轩斩杀我云国多名天骄,此人不除,我和*图*书云国就无法一雪前耻,给我发出追杀令!”
他拔身而起,提着古朴战刀落在一旁的草地中,目光冷冽道:“这一战输了并不意味着下一战会输,轩月剑域能挡住暗族的一次猛攻,我敬佩你,但云族与你灵修必有一战,而我镇南王府的军队也必为先锋,你我的一战,不会太远。”
周围大地彻底崩裂开来,劲风卷动碎石、乱木横扫周围,甚至就连锁灵塔的禁制都被破解了一部分,规则完全被撕裂,我居高临下的一击,镇压得燕归林连人带刀陷落数米,周围完全被轰成了一个深坑,而燕归林的半个身躯已经陷入泥土之中了。
事实上我的修为在不落山上堪称是可以横扫,只是终究只有星御境初期而已,十重灵海固然强大,但不够雄浑,本重境界的积蓄还不够,与那些踏入星御境多年的老家伙对敌总会是吃亏的,一旦被围攻,就有可能阴沟翻船了。
上山顶,看看不落山的巅峰还有什么灵秀与宝物,抢完就走,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就算是七煞古界再大凶之地,只要肯动脑子我也能混得风生水起!
女山两手叉腰,瞪圆星眸道:“你小子还好意思说,还不是跟你在一起待久了,受到了你的影响,否则以我超脱凡尘俗世的气质,会需要你的恭维?”
一瞬间,我有种从头凉到脚的感觉,燕归林在刀法的造诣达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地步,这一刀蕴含的大道规则恐怕已经不逊色于我的万物剑心太多了,若是云族人能领悟道心m.hetushu.com,他这一刀至少是二品道心的水准才能催发出来的。
不等他回息,手掌一挥,再度三枚大字凌空镇压而去!
好强的刀意!
燕归林嘴角抽搐了一下,淡然转身而去:“好自为之吧!”
“彼此彼此。”
一剑斩空术!
火光迸溅开来,燕归林浑圆成盾,以古朴战刀挡住了一剑斩空术,但却依旧被震得连退了三步,脸上也有凝重之色,这才仅仅到第三招,他就已经落于下风了。
……
“轰轰轰~~~”
燕归林吐血了,身周符海气息有些溃散的迹象,太皓真经的正面镇压,能挡住的人很少,燕归林只伤不败已经算是一号人物了。
“杀!”
仙骨剑裂空,绽放出金色光辉,一剑横渡虚空,直奔燕归林的脑门而去。
一缕血迹从他的虎口处流淌而出,沿着刀锋落地。
燕归林颔首,心底肯定不好受。
“是,长老!”
“去!”
我无语,暗暗祈祷“老姐,恕我违心一次啊”,然后说:“你比我姐更美一些。”
“该我了!”
兵铸山内,清辉笼罩下的女山面容超然出尘,有种绝世的美,此时却脸蛋微微一红,意犹未尽的样子,又说:“还有呢,这还不够。”
“哪一战?”
对方人多,避其锋芒再说!
“一刀斩魔!”
以燕归林的实力犹然花费了数个时辰,乃至几天的时间才突破到了五步内,如果我一点点的来,可能等我取得凰骨的时候镇南王、林海侯都杀到了,顺手一招就能轻松取了我的一条小命,那就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