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五章 偏不

“可惜了。”
我走出了虚灵界,踏入雾霭之中,不断接近山巅位置,同时万物剑心通明璀璨,主持着整个万物灵墟,洞察方圆数百米内的一切,他人走入这里就变成了睁眼瞎,只能依靠气息判断情况,而我却有种行走于白昼大道的感觉。
两名老者张开双臂,如大鹏展翅般的疾驰而来,速度很快。
“山巅上应该有至宝,这个掌握将星的人或许也加入对至宝的争夺了。”我一握拳,眼中泛光:“走,夺至宝,顺便把他的将星也给夺来!”
战斗中的两人也一瞥这边,星陨禁不住皱眉道:“步亦轩?”
一团清辉的包裹下,女山嗅了嗅琼鼻,道:“两株圣药取走了,真是可惜,其中一株有可能是天品圣药,价值连城啊,就这么被云族弄走了,可惜了。”
……
“嗯,一定可以,你的轩月剑域后山药园建立于天溪之上,又有各种神药、圣药的滋养了一段时间,灵气早就十分浓郁而朴实了,足够苏颜完成九重灵海的开辟,这对你们轩月剑域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一旦苏颜开辟十重灵海,就凭她一个人就能独当一面,应对任何来犯的强敌了。”
“你是说小颜?”
“你小子也好意思说我贪心?”
“真贪心。”
……
一名云族老者抬手一挥,符文激荡,在我前方铸成了一道金色墙壁,他目光开阖,淡淡道:“没看到我镇南王府中人正在夺取机缘吗?再进一步,格杀勿论!”
山坡上,百花和*图*书齐放,散发着各自的香味,这些花朵看似娇嫩,却能在强横的规则威压下存活,是因为受到了这座山主人的残留意志保护,否则以那种场域的话,整个山头都应该是炸裂开的才对,根本不可能存活生命。
“呔,小子,止步!”
女山似乎被说中了心思,清辉笼罩中的绝世容颜无比清晰,俏脸上飘过酡红,道:“其实洛神莲也是我重塑身躯需要的一位圣药,不过不需要太多,我只需要手指长的一截莲根就可以,其余的都可以熬汤给小颜吃,就是这样了。”
看着他们扑杀而来,我心底莫名的热血沸腾起来,仿佛每一条血脉、每一滴鲜血都涌动着去征战杀伐的本心,好啊,又干架了!
“轰~~~”
函牛之鼎化解规则刀刃,发出阵阵鸣响,我则注视着石道两侧的景象,距离石道千步内有两座锁灵塔已经黯淡无光,其中的宝物被夺走,一旁则有一摊摊朽骨,大地崩裂成一块块碎片,可想而知当初发生的战斗有多么激烈与疯狂。
通往山巅的石道,已经没什么人了,能踏入的几乎都是符海境后期以上的强者,稍弱一些就会被不落山的规则意志所镇杀,大批人留在了山腰处,到处游走,去寻找山中的灵秀与锁灵塔,试图再找到一些机缘,也不至于白来一趟。
那云族老者则冷哼一声:“滚!”
“刷!”
“偏不。”
女山笑了:“走,去山巅看看!”
“一种法,或可和*图*书称作为一种力量。”女山声音幽幽,道:“每一颗将星都是由一位通天大能者的意志所凝化,漂流于界壁缝隙之中,在虚空里游弋,最终落在某一个位面,成为绝世天缘,一旦猎取、炼化掉一颗将星,将会获得那位大能者的某些法则掌握,或者是某种力量,总之,这力量超凡无比。”
石道上,一缕缕充满磅礴杀机的雾霭流淌而过,对周围形成绝强镇压,许多云国少年已经走不下去了,一个个咳血不止,也有一些强行以符术撑开一方领域往前探索,但走不了太远就开始身体破裂开来,直接惨死在石道上。
两名掠阵的云族老者神色暴戾,眼中杀气浓烈,冷笑道:“正要杀你,你自己却找上门来,想要洛神莲可以,先献出脑袋来再说!”
雾气缭绕,过了山腰之后向上看去不落山就像是一位矗立在凡尘中的老者,被绸带般的一缕缕薄暮萦绕着,宛若仙境,满是超然于凡尘之上的圣道气息,石道两侧不断传来强烈气机波动,有人在为争夺机缘而战斗,到处都是伏尸遍地的惨象。
“果然……”
我微微一笑:“没关系,不属于我们的,强求不得。”
这是……灵元山曾经派遣来万灵学院买我古血丹的那个少年?
灵元山传承者之一,名为星陨,据说他也进入了剑陨地,只是十分低调,最终开辟了九重灵海就悄然离开了,没有像我这种横扫强敌,得到机缘之后就功成身退,十分明智,m•hetushu•com而此时居然单人匹马就杀进了七煞古界,要从云国一群强者手中争夺机缘,这小子是要逆天吗?
我心底震撼不已,剑陨地一战,为了让我成功开辟十重灵海,苏颜直接终止了自己的灵海开辟过程,以至于原本大有机会开辟九重灵海的她止步于七重灵海,对于这件事我一直心怀愧疚,却又不知道如何才能补偿她,这次倒是一个天赐良机!
“嗯,你倒是看得开,可我总觉得……这整个不落山的至宝都应该是我们的……”
我依旧踏步上前,身形一晃之间就从虚灵界走了一遭,像是越过一层纸般的突破了那老者设置的金壁障碍,欺身而至道:“各位,这株洛神莲对我很有用,请让给我吧!”
就在山坡的密林之中,一道圣洁光辉闪烁,是一株青莲,散发神圣气息!
虚灵界中,一样承受着来自于不落山的意志镇压,太古大贤者遗留下这座山岳,其一身修为都印证在这种意志规则之中,并不是虚灵界所能规避得了的,一旁的界壁疯狂扭曲、褶皱,动辄有充满杀机的风刃席卷而入。
“找死!”
洛神莲长在山壁之上,周围有重重禁制保护,而外围十步外则有几人在决战,其中一名灵修,是一个手握妖冶宝塔的少年,宝塔之中发出隆隆天音,与一名云国老者战斗,另外的两个云国高手则在旁掠阵观战,蠢蠢欲动,随时都会出手。
我摸摸脖颈,笑道:“我脖子可硬了,怕你们的刀不够锋利http://www.hetushu.com。”
“洛神莲?”我怔了怔,百灵纲目上有过记载,原话大约是有神灵落于凡尘,坐化之后,他的大道神力最终汇聚为一株莲花,称为落神莲,后来被记载谬误,变成了洛神莲,号称天品圣药,直追准神药的品级,在人间已经数千年没有见过了。
我默默无语,不过还是坚定不移的走向了洛神莲。
女山轻笑,淡然道:“我只说一句,洛神莲有续命的神力,这种续命是可以用在大道规则上,也就是说,可以让某一个人尚未完成的修炼进程重新开始,更意味着,你的某位红颜或许能将曾经强行终止的灵海开辟过程重新开始。”
月刃凝聚,迎头一剑,剧烈响声中,这柄战斧被硬生生的震碎了,十重灵海铮鸣,以我如今的实力可以强行镇压这种残存的意志攻击,不算什么。
倒是右侧不远处有人争夺,其中必然有大机缘。
仙骨剑出现在手掌之中,我目光坚定起来:“女山姐姐,你确定洛神莲一定能让小颜继续开辟未完成的灵海?”
我正有此意,前方的虚空中透着一缕缕杀伐气境,不急着过去,山巅处的机缘恐怕还没有人得手,先看看这个距离山巅只有二百步的地方有什么宝物,值得如此强横的高手在这里决战。
一时间,我心跳加速起来,女山也忍不住的振奋,一双灵动美眸顾盼生辉,道:“天品圣药,又是一株天品圣药!看外形与气息,应该是传说中的洛神莲。”
我也看着他,道:“星陨?hetushu.com
“这种东西原本属于上界,是随着不落山才来到凡尘界的。”女山道:“必须争夺,洛神莲有起死回生、追魂续命的神效,一定要拿到手,这东西十分非凡!”
前方雾霭成片,视距不足十步。
“嗡~~”
“铿铿~~~”
没错,就是他!
这手持宝塔的少年有些眼熟,浑身灵力缭绕,喷薄霞光,似一尊少年战神一般,宝塔中飞出一道道血红色光辉,将老者的攻势一一镇压,体内更是澎湃着圣洁气息,是一座九重灵海,波涛冲天,十分汹涌,浑厚得惊人。
“过去看看。”女山道。
……
我皱眉:“每种药你都说是起死回生,可终究哪一个能起死回生……”
“炼化将星?”我抬头,万物剑心也感受到了一缕神圣威压,与当初流过天际的星辰光辉几乎一样,此时却无比的强大,仿佛发生过某种蜕变一般,我皱了皱眉:“将星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两人吵闹间,忽地女山抬头看向了山峦之上,美眸中透出一丝震惊,道:“步小子,山上有不凡之人,这种气息……当是将星,被人炼化了!”
右侧,一声巨响,卷动着褶皱的雾霭,这一击连不落山的意志规则都被震动扭曲了,随风而来的一缕雾霭顺势轰向了我,化为一柄缭绕混沌气的森然战斧,充斥着暴戾的上古玄劲,以撕裂天地的气势奔掠而来。
我深吸一口气:“说了那么多,不像是你的个性,你向来惜字如金的,说吧,多了洛神莲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