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六章 粉拳的威力

说着,仙骨剑直指星陨,冷冷道:“你要为牧凌宇讨公道,那我送你下地狱去见他好了。”
我笑了笑:“是啊,独步天下、舍我其谁,恰好我的道也是如此,你为牧凌宇讨公道,那公道到底是什么,没人说得清,我向来不认为什么仁义为怀、以德服人的一套虚伪说辞,我一世灵修便要纵横一世,我不会忍,不会妥协,没理由谁让我受委屈我却要笑脸相迎,你不是我爹娘,我没必要受你委屈。”
“找死!”
这根枝条,很有底蕴。
我说:“并不是自己用,我需要洛神莲是因为我欠人情,需要用洛神莲来补偿,你要突破极境的话,梦田参也可以助你,助人为乐为快乐之本,何必呢?”
“明明是你找的麻烦,为什么要我出手……”女山闷闷不乐。
“哗!”
“狂妄自大,你以为你是哪根葱?!”
“刷!”
女山蹙眉道:“他的实力不弱,加上那座镇妖塔很非凡,内有无数天妖气息涌动,一旦运转起来可能会让你十分难受,即便你动用法器,斩杀了他,自己也会身受重伤。”
剑陨地中吊打过云国九皇子,大荒里抓过数百头强大的乌獬豸,如今又捆住了灵元山传承人之一的星陨,可谓绝世,这种战绩,很多号称天骄的少年人杰也只能甘拜下风。
我不禁失笑:“你是在为牧凌宇抱不平咯?”
……
“所以,我没打算自己动手。”
而那云族老者则目光开阖,冷笑一声:“既然你们m.hetushu.com要决战,老朽自当成全。”
“星陨这个白痴非要找麻烦,不关我事,总之镇压住他,夺了洛神莲再说。”
结束战斗!
“蓬!”
漫天凌厉的剑气飞斩而下,不断磨灭符文,将云族老者的飞鹏法相一一破灭掉,久守必失,在我的狂剑乱斩之下,他终于中剑,一条手臂凌空飞起,被斩断了,以我十重灵海催发的剑气,只需要一剑就能让他失去战力。
“想速战斩我?痴心妄想!”
就在短兵相接的时候,兵铸山颤抖,一道清辉破空而出,一瞬间充满了整个世界,在光辉之中,一个风姿绝世的身影出现,一袭白衣,不食人间烟火,那般的超然出尘,清丽的脸孔有种惊世的韵味,而恰恰就在她出现的瞬间,蕴含磅礴大道气韵的粉拳扬起,直接轰在了星陨的左眼上。
我叹息道:“牧凌宇咄咄逼人,几次三番想杀我,难道这些你看不到吗?”
“你真的要和这个星陨决战吗?”
十重灵海爆发神威,直接撑开了一片金色天地,仙骨剑横扫,蕴含着无上剑道的威力,手臂连续挥动,短短十息之间就斩出了超过百剑,一剑一世界绝术铮鸣作响,周围的空间都完全变成了一片飞剑横行的领域,与对付的飞鹏之术激烈碰撞在一起。
但这足以让两名老者位列云国一些族群的巅峰,成宗老之一。
转身,十重灵海撑开场域,万物剑心化为凌厉剑意无所不在的纵横,hetushu.com直接在气势上压制了对方,连续劈出数百剑之后,轰碎他的护身法相,一剑穿空剑气腰斩,紧接着打入他体内的剑气完全爆发,这老者哀嚎一声便爆炸成了一堆血雾。
“蓬~~~”
“杀!”
“轰~~~”
“嗯。”
一旁的雾霭之中猛然一张大手横空而落,扭曲了虚空,要将一切拍碎,是那隐匿的云族老者,他想一击轰杀掉星陨这个大敌,毕竟星陨也算是灵修世界中的一个少年人杰,开辟九重灵海,手持镇妖塔横扫不落山中的云族少年天才,并且短短时间内就从星御境初期修炼到了后期,更有机会踏入极境,这样的人,终究会成为云族的大敌,死一个少一个。
“啊?!”
“啊啊啊……”
我身躯腾空,目光淡然:“迟早有一天我会去挑战你们高高在上的云皇,区区的镇南王府算什么?”
“我需要看到吗?”
残缺飞鹏之术完全施展,威势确实惊人,漫天的火雨降临,其中夹杂着一缕缕翅羽攻势,其锋利程度胜过于刀剑!
星陨低喝,浑身血气澎湃起来。
他飘然而去,隐匿于雾霭之中,想要等到我和星陨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动手,一举斩获机缘,顺便把我们两个人给宰掉。
朱雀身法催动,一缕缕烈焰在我身后喷薄,炽盛的火红双翼挣扎而出,展开的一瞬间我身体变轻了数倍,风驰电掣而去,仙骨剑凌空,直接劈向了星陨。
一声巨响,神龙摆尾威势不凡,直接和*图*书把那老者踹得吐血飞退,而我则集中精力,以仙骨剑劈斩眼前的这老者。
我手腕轻轻一翻,灵力盘旋,将仙骨剑上的血迹瞬间蒸发,目光看向洛神莲不远处的星陨与云族老者,道:“我真的很需要这株洛神莲,星陨,不如你就把这株洛神莲让给我吧,我愿意拿一株完好无损的梦田参来交换。”
空气被切破的声音十分尖锐,两名老者使用的是同一种术,双臂挥动间金色符文凝聚为翅刃,锋利无比,多半是某种飞鹏圣兽的残缺之术,因为没有获得无缺传承,所以只能显化个别的手段,整体威力上就大打折扣了。
星陨淡淡一笑,手中宝塔光辉妖冶,冲着我说道:“步亦轩,说那么多做什么,想要洛神莲很简单,击败我不就可以了吗?你在剑陨地不就是这么做的吗?连圣地传承序列的第一人牧凌宇都被你杀了,灵修世界这一代的人,你把谁放在眼里了?”
“是,又如何?”他的脸上已然写满战意。
星陨目光泛起炽盛光辉,道:“我看到的只是结果,牧凌宇死了,而你开辟十重灵海走出了剑陨地,成王败寇,真相如何都是出自你口,容得旁人争辩不成?”
星陨“啊”一声吃了大亏,跌飞出去,他的护身气劲十分浑厚,但却一击就被轰穿了,再爬起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熊猫眼,挥舞镇妖塔就要继续来战的时候,女山却白袖一挥,一根荧灿灿的黄金树枝条飞了出去,转眼化作数十丈的枝条,柔韧m.hetushu.com无比却又充满太古气机的将星陨连人带宝塔给捆了起来,任凭他再强也无法挣脱。
真龙拳印笔直轰在了一名老者的手掌之上,龙形与飞鹏法相碰撞在一起,与此同时身躯凌空回旋,一条腿缭绕着数十道真龙之气澎湃而去,飞踹在另一名老者的掌心之上,迅速显化出神龙摆尾的神威,凌厉无比!
整个空间都几乎快要被疯狂的力量所撕碎了,甚至就连激战中的星陨与那云族老者都停止了战斗,看向我们,完全被抢了风头。
两个人都是符海境后期,气息绵长,运劲之间符力滔滔不绝,仿佛永远用不完一般,这是他们的优势所在,而我的优势则很简单,速战速决,先斩杀其中一个再说。
但这一次,星陨注定要吃亏了。
“独步天下,舍我其谁。”他淡然道。
“好吧,你可以动手了,我会帮你瞬间制住他。”
我没有去管他,却和女山一起破解禁制,不到十息的时间,禁制化解,一株完好无损的洛神莲到了我手里,下一刻直接进入空间骨戒,成了我的私人藏品了。
……
老者惨嚎退后,除却手臂之外,身上还有数十道剑痕,若不是飞鹏法相护身,恐怕早就被斩碎了,即便如此,这样的重伤也让他直接失去了战力,一双眸子透着恨意:“小畜生,你……你敢公然挑战我镇南王府?”
一旁的雾霭忽地动摇,规则意志催发出的一抹刀芒飞过,老者的头颅便离开了身躯,我没有杀他,反倒是周围的规则斩杀了http://www.hetushu.com他。
“啊啊啊,这是什么,步亦轩,你动用妖异手段,你厚颜无耻!”星陨气得在地上滚动大骂。
“哧~~”
星陨看着空中镇压而下的巨手,整个人快要疯了。
身后,满是暴烈的灼热感,另一名老者催动飞鹏意志而来。
……
我传音道:“女山,出手帮我一次,我要瞬间压制住星陨!”
“梦田参?”
“轰轰轰~~~”
星陨双眸一片血色光辉,镇妖塔颤抖,在灵元山武诀的运转下一缕缕妖气横溢,迅速化为几道厉芒飞奔而来,撕开虚空,直接攻击阴阳两界,好狠啊,星陨知道我深谙虚灵界,居然早早的提防,不给我有任何退路走了。
老者怒吼,符海激荡,将所有的符文都鼓荡出来,竟有飞鹏尖啸之声,一缕缕厚重密集的符文凝聚成了飞鹏法相,翅羽如刃,坚实无比,双翼扇动,扑出无尽烈焰横扫而来,他知道其中利害,不尽全力的话,可能在我的剑下就没机会再施展任何绝术了。
剑道意境与妖气碰撞绞杀在一起,不断的衍生与湮灭,而我则微微一颤,妖气无孔不入的往身体里钻,这种感觉很难受,若不是有真龙之气护身,恐怕我一瞬间就要被夺魄了,难怪星陨敢一个人杀到这里,竟然有那么强的底牌!
我心头也一阵冷冽,道:“星陨,你追求的天道是什么?”
最快速度斩杀他!
星陨皱眉,道:“我需要这株洛神莲助我破关,踏入星御境的极境,需求程度恐怕丝毫不下于你,凭什么要让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