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八章 半卷天法

这座曾经光辉万丈的峰峦已经黯然了不少,大约是由于宝物与灵秀大部分被取走的关系,整座山的底蕴都远远不如之前了,而此时,不落山下却发生了一场战斗,无数铁骑纵横,影卫盟的战旗飞扬,不落山居然被影卫给包围了。
女山急切道。
我心底一寒,远远的看着那些影卫,这支上万人的军队,要纵横整个七煞古界吗?而且,这支军队是受到冥冥中那种邪灵意志的保护的,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我蓦然转身,十重灵海、万物剑心爆发,撑开一片金色场域,仙骨剑扬起,祭动天地间的玄力,化作无数剑芒斩向白袍战将的剑意,顿时虚灵界中大乱,两股强横剑意相互碰撞,以粉碎万物的破坏力延伸着,虚灵界被破坏,直接牵连到现实世界,不落山的石道上不断崩开裂纹,一株株古木被化为齑粉,虚空中乱流激荡,杀人无形。
“有师祖保护,没事。”荆少行顿了顿,道:“不落山已经沉沦,有人在不落山东南四十里外发现了一个藏尸洞,内有巨大机缘,你要是有这个自信,可以去一下,许多云族强者都去了,据说就连林海侯本人都亲身前往。”
我极速奔行,左右快速游离避开漫天的剑气,同时催发体内力量,以一剑一世界、真龙绝术与之抗衡,但伤势却越来越多,并且这人的身法很快,丝毫不逊色于朱雀身法,裹挟雷霆之威,长剑在空中爆发光芒,转眼又是数十道凌厉剑气横扫而来。
换上一套新的衣装,离开蜥蜴洞,直接在虚灵界里行走,http://www•hetushu.com那白袍战将的身份与实力都了不得,说不定还在追杀我,在虚灵界里更加安全一些。
“有什么好奇怪的?”女山问。
空中传来怒雷般的怒吼声,白袍战将裹挟着雷霆万钧杀来,古老战剑连续摆动,催发出一缕缕劈开界壁的剑气,此人太强了,压制了修为,就算是在星御境这个层面也拥有压制我的力量,根本无法正面抗衡。
“自然,上界曾经出现过古仙,出现过真正的仙尊,上界拥有真正的天道,不是下界所能比拟的。”
“休想逃脱!”
“你身躯重塑成功了?”我愕然。
“嗤嗤~~”
“我竟然看不懂这上面记载的是什么。”我皱眉道:“按理说,我曾经在七凌海里悟透了整个天地七章,天地万物都可以看破,但这个上面记载的东西……似乎已经超出了天地七章的范畴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看。”
“哐~~~”
女山的声音微颤,宝物已经到手,没必要跟这个恐怖的对手纠缠了。
他中气十足的一声厉喝,整个人都踏入虚灵界之中,浑身裹挟着一缕缕星辉,以星光入虚灵,另辟蹊径的掌握了虚灵界的某一条路,身形如电追来,古剑爆发神威,天上地下,引动无数剑气轰了过来,让人有种恐怖的无力感。
女山不禁莞尔:“傻小子,这半张残卷来自于七煞古界,而七煞古界来自于上界的传承,也就是说这半张残卷是上界的宝物,而天地七章是什么,是凡尘界的大能者留在凡尘中的东www.hetushu.com西,他走到了下界的巅峰与极境,但终究洞悉不到上界的规则,无法超脱自身环境的限制。”
我有些无语:“这半张残卷我看不懂,你看看?”
“胜过于真龙绝术吗?”我问。
我闷哼一声,灵墟都仿佛要被对方的强悍战意所压爆了一般,抬手取出上古灵金铸造的古钟,缩起身躯躲入古钟之中,催发朱雀身法带着古钟向前奔行,只听外面满是铿锵音连续铮鸣,古钟喷薄光芒,有规则符号闪烁,竟能持续抗衡对方的攻势。
身后空间扭曲,哧哧作响声中,一缕缕火辣辣的剑芒横扫,铺天盖地的笼罩这一整片的虚灵界,以至于周围的无数苍白古山一一崩裂,在这种无敌剑气之中化为虚无与尘埃。
转眼大半天过去,黄昏时,伤势基本痊愈,我所搜寻到的灵药有的号称起死回生,固然是吹嘘的话,但疗伤效果确实是令人惊叹的。
“不是忌惮,只是不想惹上这个麻烦罢了。”女山目光幽幽:“你保存好这半张残卷吧,这可是半卷天法,说不定以后会有大用。”
一瞬间就从不落山上消失了,只一息间就穿行了数十里地,落在另外一片山林之中,万物剑心张开,也探查不到那白袍战将的气息,松了口气,龙灵化息,当务之急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疗伤,以我现在的伤势已经不适合在这里行走了。
“明白,多谢。”
荒芜群山内,一口小小的山洞里,洞主人是一头蜥蜴,此时已经被斩成两段扔在灌木下,洞穴狭小,我只能蜷缩着身躯躲在和图书那里,嘴角嚼着一口灵药,精纯灵力涌入身躯,滋养被创伤的血骨,慢慢的进入恢复阶段。
“我知道,你们怎么样?”
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从背部传来,护身气劲被击穿,对方的剑气直接在我背部留下两道剑痕,鲜血迸溅,热血落入空中立刻就开始被蒸发,仿佛迅速被炼化了一般,这方天地有古怪!
一声沉闷惊雷在虚空中涌动,两道惊世的力量卷入虚空之中。
“一定要顶住!”
“哦?”
残卷周围有一缕缕细微混沌气缭绕,十分不凡,上面则铭刻着一个个复杂晦涩的符号,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头发晕,我不禁讶然,震惊不已道:“奇怪奇怪。”
我长吸一口气,说:“这白衣人什么来头,那么了得,差点就死在他手里了。”
兵铸山内,清辉笼罩下,女山的姿容绝世,轻声道:“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来头,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他超然于我们这些寻觅机缘的人之上,否则也不可能不落山瑰宝重现于世的一瞬间赶来争夺,此人要么是洞察了这片七煞古界的玄机,要么就是跟幕后者其实是一伙人。”
女山秀眉轻蹙,说:“我帮你敷药,把金疮药粉给我。”
不落山在剧变,半卷天法被取走之后,不落山的规则意志变得十分暴躁起来,将山内的众人全部驱逐,而此时影卫盟却又在山下堵截,以至于山中的众人在劫难逃了。
所有人都在逃命,空中这杀神的实力太过于强悍,本身实力就十分可怖了,何况还孕育了一枚将星,这就更加无法力敌了。
……
“只是初和-图-书期,少许而已。”她拿着药粉,给我一点点的撒上,但蜥蜴洞的空间太窄狭,以至于她只能紧紧靠在我身上,顿时两团柔软压在腰间,别有一番滋味。
空间骨戒里飞出了一张银色卷轴,蕴含极强威力,甚至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有破界符箓了,但想也不想的一手抓住,灵力涌入将破界符箓点燃,下一刻,身躯就被一股浩然力道裹住,化为一道烈芒横渡虚空而去,速度快绝,非人力所能及。
重回不落山。
“别乱动。”
女山一巴掌落在我的手臂上,嗔笑道:“臭小子,差点被人力劈两半了,居然还有心思调戏他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惨嚎声中,一个个下山的灵修与云族修士都被影卫盟射杀,有的试图逃回山中,却被山中的意志规则所斩杀。
“女山姐姐,你果然还是没有老姐大……”我说。
探查一番,果然那残卷就在空间骨戒里,取出捏在手里,仔细看了才发现这只是一张纸卷的上半张,下半张被撕掉了,破损处有斑驳的痕迹,显然历经了许多年,若不是本身的材质不俗,恐怕早就在漫长岁月中风化了。
“嗯。”
“走不掉了,用破界符箓!”
该出去了,看看外面的世界怎么样。
一般的小伤,强大的肉身就能自我修复了,可被劈得皮开肉绽,是需要敷药和缝合的,我抠抠搜搜的从空间骨戒里找到一瓶金疮药,一旁清辉裹挟着女山的身躯出现,虽然是灵体,却也凝实成了少许血肉之躯的样子,甚至我能看到她脸上动人的莹白肌肤与肌肤下的淡淡血色。
和*图*书
“他体内涌动真正人王的力量。”我沉声道。
“走!”
我翻身跃入虚灵界,双臂起伏,一双火红色翅翼从背部挣扎凝实,化为朱雀羽翼,身法瞬间达到了一个极境,如电般穿梭在虚灵界中。
说着,她飘然再度进入兵铸山,道:“不落山上的机缘已经在空间戒指里了,你自己取看吧!”
我心里波澜起伏,立刻将半卷天法收入囊中,仿佛得到了好宝贝一样,这么一来,所受的伤也值得了!
“你是说上界的法则与下界不一样?”
“至少不逊色。”女山道。
女山抿了抿红唇,道:“这残卷上记载了一门天法,十分了得,而且我能断言,这天法的传承门派依旧存在,因果太大了,若是我学了人家的宗派绝学,被人知道的话免不了会有一场大追杀,所以我不看最好了。”
“刚才差点就被宰了,还说机缘……”我稍微动一下,就痛得直咧嘴,身后的伤势太重,估计深可见骨了,而且根本无法自己敷药。
“啪!”
就在这时,传音手环上闪烁柔和光辉,是来自荆少行的一道传音:“步亦轩,烈风域影卫盟背叛灵修世界了!”
“什么样的门派连你都忌惮?”我讶然。
“啊啊啊~~~”
“是啊,一位真正的人王,龙界要大乱了,许多年没有出现过人王,如今却出现了两位,或许在将来还会有更多,适逢乱世,是你的机缘到了。”
“挡不住了!”
军队簇拥之中,唐穹骑乘一头战兽,目光冷冽,低喝道:“斩尽杀绝,一个都不留!”
……
“好狠……”
“小子,好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