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九章 命运桎梏

“嗯。”她颔首,娓娓道:“藏尸洞是太阴之地,自上古就存在于七煞古界之中,受到一股凶厉意志的掌控,许多征战七煞古界而陨落的强者,甚至是一些大贤者、大能者的尸身都被镇封在藏尸洞里,那里或许会有许多上古大贤留下的武学与神料,所以藏尸洞算是一个天大的机缘,只是杀机太重了。”
这幅肉身,已经承载不了如此浑厚的修为了。
藏尸洞外,杀气腾腾,上百驾云族的辇车泛动符阵光辉严阵以待,外围则是上千铁骑,林海侯府的战旗摇曳,足足有数千兵力停留在这里,似乎已经有与影卫盟血战的决心了。
“哈哈,走,烧杀抢掠去!”
手掌轻轻一动,灵力裹挟着古书将其从棺木内取出带入虚灵界,保持灵简不腐不坏,原样的展开,直接就坐在虚灵界里观摩参悟起来,或许是我的灵墟内拥有九马画山残缺部分的关系,对这篇古卷居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怎么回事?”一名云族少年抬头看去,皱眉道:“空间有些紊乱,是谁在破坏这座藏尸洞不成?真是奇怪……”
“藏尸洞?”
天马长嘶声、凌冽马蹄声连成一片,竟彼此共鸣,化作隆隆的天道之音,甚至引动灵墟内的十重灵海也一起共鸣起来,成晶的灵海内映照九匹天马的雄骏身影,使得整个九马画山的意境都有一种超然于凡尘之上,充满神明气息。
行走在虚灵界,一块块的观摩石碑,http://www.hetushu.com但我停留的时间并不长,每一块石碑几乎都不超过十分钟就走开了,这些上古大贤固然很强,但真正能让我观摩领悟到超过万物剑心的绝学,并不多,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观摩还不如去领悟残缺凰骨中的记载。
修为太高,灵脉太弱,这种可怕的反噬终于来了。
果然,如我预料的一样,林海侯对一切都没有什么察觉,而他的部下更是没有一人发现虚灵界中的我。
血肉横飞,一整条右臂生生的炸开了,化为一团血雾。
女山轻笑:“你心中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好狠的林海侯!
我一步步的走向藏尸洞深处,一口口棺椁镶嵌在洞壁内,透着古老气韵。
展开朱雀身法掠过枝头,万物剑心探查四野,很快的就找到藏尸洞的所在地,位于一座古山的下方,洞门大开,散发着浓烈的死亡气息,但与灵界的死气所不同的是,这种死亡气息较为祥和,其中蕴藏大道气韵。
好一个林海侯,这是要夺一切造化,野心不小啊!
难道说……之前我在真龙宝殿学到的九马画山是残缺的?
一口鲜血喷出,我痛苦至极,整条龙脉都像是着火一般,比当初堂姐为我换脉时要痛苦十倍,浑身战栗,七窍都在流血,视线都被鲜血给模糊了,整个人蜷缩在虚灵界的苍白古山上剧烈颤抖,血水沁入下方的岩石之中,骇人无比。
“去吗?”我和-图-书问。
“噗~~”
“蓬~~~”
此时,已经入夜。
我双臂撑着岩石,喘着粗气,瞳孔急剧收缩,龙脉飞速焚烧,整个人都快要昏厥过去,手臂自然伸展,只见一道道火焰正在从血肉之中涌动出来,烧得衣袂转眼变成飞灰,原本荧灿剔透的血肉之躯此时开始变得灰暗,就像是火山即将喷薄一般。
终于,蜕变了!
“嗤嗤~~~”
女山静静的看着我,目光幽幽,喃喃道:“一定要撑过去啊……”
苍北域的上空星光闪烁,但大地之上却被雾霭所笼罩着,整个丛林只能看到看到一些大树的树冠而已,大地都被笼罩,无法看清。
灵墟意境内波澜壮阔起来,林木如海,郁郁葱葱。
“走走走!”
我皱眉惨哼一声,说:“我可能熬不过去了。”
“沙沙~~”
我万万没有想到,九马画山居然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此时,我端坐在虚灵界的苍白山脉之中,外表平淡无奇,而体内小世界却经历着一场不凡的蜕变,九马画山绝术澎湃,一匹匹火烈天马化为一缕缕奔腾火浆溶入了血脉之中,硬生生的撑开了破损灵脉,令人有种谷爆的感觉。
忽地,在其中一口银色棺椁前,我驻足站立,沉吟不语,就在这一刻,万物剑心铮鸣起来,剑心岩壁上镂刻的几道斧凿痕迹喷薄光辉,居然与这口棺椁的尸骸有着强烈的共鸣,这几道斧凿痕迹来自于九马画hetushu.com山绝术,难道这里有关于九马画山的机缘?
“很好!”
……
“刷~”
藏尸洞里有上百人,一个个如痴如醉,或对着一具古尸念念有词,或对着一块石碑细细观摩,领悟其中记载的真意。
“太凶险了。”女山皱眉道。
洞内的虚空中有一缕缕雷光闪烁,是藏尸洞禁制被破解的迹象。
“启禀侯爷,数十名灵修,还有镇南王府的数十人。”一名统领沉声道。
我立于一棵古树的树冠上,屏住呼吸,静静的看着一切,藏尸洞所在的古山周围都有林海侯府的阵法师,正在破解整个大阵的禁制,一旦整个大阵被破开,那藏尸洞里的规则意志也就全部化解,一切宝物就尽归林海侯府了。
白袍战将带来的阴霾一扫而光,欢天喜地的飞掠向藏尸洞。
体内脉络一片火红,即将谷爆,激荡得皮肤荧灿一片,经过千锤百炼的肌肤如玉般,但此时却在寸寸龟裂开来,血如泉涌,惨烈至极。
一声轻响,运起朱雀身法从树冠上落下,半空踏入虚灵界,林海侯的实力已经探查清楚,也就是符海境的极境,接近半步人王罢了,以他的修为是无法发现虚灵界中的我的,既然林海侯府要夺一切造化,那就不能慢了,赶在他们之前先进藏尸洞里搜刮一通再说!
“让他们全部消失吧。”林海侯声音淡然。
“是,属下明白了!”
九马画山从一种凡术正在向一种超凡的圣术演化。
数十步外和图书,几个来自大罗剑域的少年皱眉,对着一具古尸、一柄古剑观摩良久,那古剑蕴含大道规则,偶尔有霞光飞散,格外瑰奇。
“啊啊……”
女山面带忧色,说:“这种大凶之地居然出现了。”
“怕什么,这里都是我的人,谁也不说又有谁会知道?”
此行,重在夺宝!
“你知道藏尸洞?”我问。
我怔了怔,从虚灵界里走了过去,只见那棺盖猛然弹飞跳开,棺椁内的尸体已经化为一堆朽骨,但一旁却放着一卷古书,无比斑驳,就连串联竹简的绳索都已经朽烂了,这古书散发微光,与我共鸣,正是它记载了九马画山关联的心法!
大步流星的从阴阳两界的边缘踏入藏尸洞之中,顿时一股古老而腐朽的气息传来,定睛一看格外意外,藏尸洞里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可怖,反倒是充满了宁静祥和的气机,里面别有洞天,无数晶石点缀其中,散发光辉,照亮一切,岩壁被分为一块块,每一块都被雕刻得极为精细,内里镶嵌着棺椁,周围则铭刻着死者生前的事迹,而上古典籍、绝学也一一铭刻在石碑上,散发强烈气机,供众人瞻仰、参悟。
我惊愕不已,心随意动,顿时有种福至心灵的感觉,一切心意随着这门法而变化、运转,伴随着轰鸣声,一座太古神山出现在灵墟的万物灵海之中,巍峨无比,参天拔地,一匹匹火红色神骏天马悬空,萦绕着神山奔掠如火一般。
我没有说话,万物剑心守住心神和*图*书,灵脉已经成了我的限制,呈现盈满状态,甚至连一门新生九马画山都无法承载,如果不能突破这个桎梏,恐怕我终生修为都要止步于此了。
另一个少年道:“放心,藏尸洞的禁制有上万年那么久,要是能被破解早就破解了,还需要等到这一刻吗?”
“那……进入洞里的人呢?”
“可是侯爷,里面还有几个镇南王府的少年天才,一旦除去他们的话,恐怕镇南王殿下难免会追究……”
“嘶~~”
我禁不住痛呼一声,浑身火红,堂姐寻来的龙脉几乎即将被撑爆了,九马画山的升华就像是某种契机一般,居然引动了我体内修为的能量与灵脉之间的对冲,此时,在九马画山力量的引动下,十重灵海迸发神威,磅礴灵力涌入龙脉,要强行撑破这重禁制,挑战我命中注定的桎梏。
林海侯双眸发光,道:“命令所有阵法师加快速度,必须在天亮之前破开禁制,准备好战车,天一亮,我们就运走所有的古石,以及藏尸洞里的一些奇石与机缘,返回云国边界!”
人群前方,一位骑乘着白毛战兽的中年强者身披战甲,腰间佩着一柄散发太古气息的宝剑,目如犀火的看着雾霭流动的洞口,道:“之前还有什么人进入藏尸洞了?”
烈马长嘶,灵墟内一片通红,火光映照着万物,一头雄骏火红天马横空而出,四蹄踏着虚空,横亘于天地之间,通体血红,散发太古神威,这是一匹……汗血宝马?
“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