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六十五章 看剑

几名少年弟子大惊,一个个目瞪口呆。
还不够快,要更快!
“滋滋~~~”
“嘭!”
“哼,太慢了!”
七煞古界无主,但太古大能设下的规则却无比强横,无法逾越。
振臂跃入虚灵界中,朱雀身法催动,整个人快若闪电。
他暴喝,函牛之鼎催发,宛若一口大鼎笼罩着整个身躯。
踏出虚灵界,我直奔山巅方向,空中已然有一只火光暴涨的凰鸟在振翅击天,似乎凤凰法已然就要出现在众人眼前了。
远处,一声惨叫,是一名云国散修被黑甲武者给腰斩了,血流满地,黑甲武者得手之后立刻随风消散,仿佛没出现过一般。
……
山巅之上,一座巍峨锁灵塔矗立,至少二十米高,散发强绝气势,最上层的塔楼内存放着一双仙骨,荧荧泛光,火焰律动,衬着整座锁灵塔霞光万丈,凤凰法,出现了!
我定睛一看,果然,这座断山如今十分了得,整座山都仿佛披着一层水幕,此时随着众人上山,水幕上不断泛起一点点涟漪,每一道涟漪的中心都出现一名黑甲武者,这是一种七煞古界意志的显化,没有任何人能逾越。
就在众人相持不下时,空中风起云涌,滚滚云层压境,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一袭灰袍立于云端,目光明亮,身后则背负着一个长长的木匣,淡然看着锁灵塔周围的众人,道:“此法,我要了。”
……
“蓬~~~”
梵妖尖锐怒吼,像是一个个恶魔般的http://www.hetushu.com肆虐横行,速度快绝,化为一缕缕血红色光辉在骑兵战阵中乱冲,张口疯狂咬在战兽的脖颈、骑兵的脸庞上,血流满地,不停有骑兵坠落下战马,也不停有战骑撞击在厚实无比的死亡傀儡上。
断山之巅,曾经也是我眺望远处的地方,如今却变成了凤凰法的现世地。
“师尊!”
来了!
老道不说话,却弹指掐诀,一缕缕浩荡灵力汇聚,低喝一声:“看剑!”
他们不知道来自何门何派,不过看起来是要在这里折戟沉沙了。
“刷~~”
难怪镇南王府从来不把同在南方镇守边境的林海侯府放在眼里,论战力,他们确实要强了不少。
镇南王府众人大怒:“牛鼻子老道,你算什么东西?”
流光激荡,他也出了一击神龙摆尾,两股绝强气机碰撞在一起,险些将界壁都震碎了。但这一击显然他出手慢了一拍,力量也被压制少许。
“当~~~”
……
就在黑甲武者也一起进入虚灵界中的时候,凌厉一剑直接压制在他的肩膀之上,而他的速度并不慢,左臂自下而上的轰出,真龙之气缭绕,赫然是一招真龙拳印。
身形疾速下沉,猛然扫出右腿,真龙之气缭绕,一条龙尾显化,闪电般扫向了他的下盘。
“我心即汝心。”他散发着一种妖异气势。
我会的,他都会。
看来寻常武学是不可能击败他了。
“铿~~~”
至少和*图*书拥有我六成实力的一剑居然被格挡住了,这黑甲武者不容小觑。
就在我以虚灵界上山的时候,也看到真实世界的天空出现了一个个黑洞,是一些宗门的强者以法器横渡,越过云族军队的阻拦,直接上山,这山巅上想来也必然少不了一场恶战!
一支无比强大的死亡军团出现,在丛林里相继窜出,潮水般用来,铺天盖地,黑压压的一片,冲在最前方是一种身形佝偻、行动敏捷的生灵,一双眸子里泛动妖异光辉,这种生物……我似乎曾经见过,不同于一般的死亡生命,是一种妖灵。
箭矢落在死亡军团的群中,一息之后开始爆发光辉,符文两两相互碰撞,并且是一阴一阳的组合,威力极强,直接将一群猝不及防的死亡生命炸成一堆烂肉。
镇南王的声音来自于断山上,想来他已经去猎取机缘了。
我定了定神,他也不急着杀我,只是阻拦罢了,很快打定了主意:“放开招式,不再受到任何拘泥,以最原始的力量杀他!”
“桀桀~~”
拓印强者的能力,这种意志固然很强,但真的能完全映照强者的内心吗?恐怕很难。
鸟瞰大地,断山下数十里都沦为战场,火光四起,密密麻麻的战骑人群与死亡军团碰撞在一起,杀戮声、惨叫声交织成一片。
众人大惊,镇南王府军队略有些混乱。
虚灵界中激荡出滔天龙气,这一击震得我握着月刃的手掌都有些发麻,自己吃了自己的和_图_书一招方才明白真龙绝术有多可怕,差点将九马画山的罡气一招就震散了。
身后木匣骤然绽放开来,数十柄飞剑凌空,霞光冲天!
山道崎岖,山巅处有火光升腾,涌入天穹之中。
锁灵塔外数十步,一层荧灿灿的金色球体光幕,就像是一个坚硬的蛋壳一样将众人阻挡在外,而此时蛋壳开始出现一缕缕裂纹,将要破壳了。
一名战将目光凌厉,道:“符弓手,准备!四百步!三百步!两百步!放箭!!”
这是七煞古界中最强的一缕意志,既然能洞察我的想法,或许是我们这些外来人在进入七煞古界之后内心就被“拓印”了下来,黑甲武者等于是另一个自己,映照的是自己的内心。
战鼓铮鸣,刀剑突起,整个苍白杀路上都充满了大战到来的肃杀气象,马蹄声隆隆作响,镇南王府的这支精锐军队南征北战,堪称云国南疆的最强战力,如今面对神秘的暗族军队,竟然一个个丝毫无惧,光是这种气势就不知道比龙灵联邦的军队强了多少。
“暗族军队怎么突然出现了,是从地底钻出来的吗?”
号角长鸣,战鼓声阵阵,空中回荡着来自于镇南王府的王令:“列阵迎敌,以这座半山为中心聚成铁桶阵,来多少死敌,杀多少!”
眼前,这个黑甲武者一声咆哮,真龙之气缭绕在身周,宛若皇者。
月刃绽放剑心威芒,以最强力量开始镇压,九马画山生生的撑开了一道火红场域,金红色天马和_图_书法相奔腾于身周,使得每一击都威力剧增,一瞬间就催动出数十万霸烈剑意轰向黑甲武者。
血云压境,无边死气蔓延。
一道身影横空,散发滔天神威,是镇南王,手掌横拍而去,顿时一名至少星御境后期的灵修强者四分五裂,当场被镇杀了。
一名王府高手欺身而至,手掌张开,催发漫天符文想要直接破壳,但却遭到禁制的疯狂反噬,凌空炸开身躯,化为一片血雾。
“小心,是梵妖!”
“当当当~~~”
转眼间,月刃连续斩断,黑甲武者全身开始分解,一声悲鸣之后化为一缕黑气消散在虚灵界中。
“吼~~~”
梵妖,从死亡中异变而来的生物,实力极强,大约比幽影略强,比血巫逊色一筹,平均战力等同于星御境前期,是死亡军团精锐中的精锐,一般情况下是绝不会出动的。
“战骑,杀敌!”
朱雀身法灵活无比,翻身跃出虚灵界,手腕一翻凝实月刃,迎面就是一剑轰了过去!
“本王的猎物,谁敢觊觎?!”
铿锵音不断,让我惊奇无比,我的每一击似乎都在黑甲武者的预料之中,能够轻松挡住。
“杀!”
……
……
“噗噗噗~~”
就在我飞奔上山时,忽地一缕意志在身后凝聚,破风声猎猎,是一名黑甲武者的剑意,横扫虚灵界,带着一道道炸裂声。
战骑阵列后方,一排排密密麻麻的箭矢飞了出去,闪烁符光。
然而太慢了,朱雀身法全开,在函牛之鼎催动之前和图书就已经近身,左手轻轻一掌印在了他的肩膀大穴之上,瞬间镇封他这个补位的灵力,月刃横扫而过,一条胳膊就被我给卸了下来,落在风中,化为一缕尘埃消散。
镇南王等人被耽搁了很久,想必就是因为这些。
“糟了,暗族!”
黑色头盔下,一双冰冷的眸子静静的看着我,他低声道:“你躲不开我的追杀与索命,唯有杀死我,才有可能接近凤凰法。”
剑光流动,笔直射向他的胸口。
镇南王一身修为通天,号称人王之下无敌,就算是半步人王也无法撄其锋,何况还有数十名强者襄助,对凤凰法志在必得。
一名统兵大将高高扬起利刃,王府战骑横冲而去,如入无人之境的与死亡军团拼杀在一起,并且就在第一梯队的战骑冲出去不久,第二梯队立刻补上冲击,形成了一波波的冲杀,威力惊人!
搞定!
走,夺凤凰法!
“站住!”
镇南王皱眉,低声道:“守住锁灵塔即刻,不必强取!”
与山下战场不同的是,山上也一片片符光激荡,数十名王府高手与镇南王一起攻山,要去夺取最终的凤凰法。
一切绝学,说到底都是杀人之技,如果不是为了杀人,那也就失去了修炼的意义了,强大的绝学,是在最恰当的时候,打出最致命的一招,这才是武学真意,所以在我的快攻之下,这缕意志的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他就算是掌握了我一身的绝学,在没有磨砺印证的情况下,也根本发挥不出一半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