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六十六章 虚无

镇南王抬头看着龙武道人,冷冷道:“老道,你是什么人?”
但东临却似乎没有把一切放在眼里,左手猛然张开,浑身血气喷薄,萦绕着一缕缕黑色死亡气息,一张俊朗的脸庞变得无比扭曲起来,哈哈大笑道:“来吧,沉睡的恶魔,绝世的亡者,苏醒吧,让世人见识你的锋芒,让凡尘之人颤抖吧!”
“嗡!”
“狂妄之极。”
……
远方,炸裂声连连,十几座山峰瞬间被夷为平地,这一吼,惊天动地!
“没什么?”东临揶揄冷笑:“步亦轩这小子是谁?云族、暗族的眼中钉肉中刺,并且还是你妹妹唯一弟子步璇音的弟弟,你如此下狠手杀他,到底是什么天法?”
“一位吗?”
龙武道人也住了手,淡然道:“什么七神,不过是欺世盗名罢了。”
龙武道人!
战剑凌空镇压,化为数百米长、混沌气缭绕的剑锋,笔直的压向了这座山头,我身在领域压制之中,几乎无法遁形,只能硬拼。
兵铸山在手,拼死一击!
“滋滋~~~”
“轰~~~”
“红月,步亦轩留给你,其余人,交给我。”东临淡然,他的口气有种傲然一切的气势,仿佛根本就不把这一界的人放在眼里。
“嘿嘿……”
龙武道人冷哼:“是吗?”
“好胆!”
红月莞尔,美丽笑容下却隐藏着骇人杀机,笑道:“我可不会忘了古国界之耻,不会忘了真龙宝殿的铩羽而归,不会忘了被你斩杀的血殇、樊天宇等灵界天才,如今,我走过血河,和图书完成超脱,位列七君王之一,可以清算你我之间的账了。”
“无所谓,反正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东临抬头看向龙武道人,淡淡道:“牛鼻子老道,上次古国界一战没能斩你,这次你在劫难逃了。”
“啊啊啊……”
一柄飞剑缭绕着混沌气,仿佛天外神兵般贯空而去,直奔镇南王头颅。
所有人的脸色都一片死灰,此时谁也救不了龙武道人。
他体内血气澎湃,蕴含着无尽灵力,以至于每一柄飞剑都仿佛加注着人王力一般,就连镇南王都无法制衡住他。
东临森然一笑:“是啊,即将祭炼完成,准备借阁下狗头一试锋芒呢,不知道阁下介意不介意?”
南俞凌空傲立,身周混沌气缭绕,威严气势宛若古神,道:“本尊脖子太硬,怕会崩坏了你的法器,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你尽管试试好了。”
刹那间,他的目光炽烈起来:“小东西,还我天法!”
大地轰鸣,隐藏在地底的神秘力量完全被唤醒。
众人大惊,特别是所有灵修世界的人都震撼不已,圣地之所以被称为七神殿,那是因为有七位功高盖世的强者,被世人尊奉为真神,而其中之一就是号称冰神的南俞,如今他居然出现在这里,并且一身不凡修为,直追人王?
数十柄飞剑尽数熔化,成为漫天雨落的星光。
“人王血脉?”
东临伸手指了指身侧的一个美丽少女,道:“她不算吗?”
镇南王嘴角勾起,道:“本王十万战骑在此,还m.hetushu.com怕你区区一个老道不成?”
镇南王则微微一笑:“东临,你们暗族这次只出动一个君王,就敢妄想横扫七煞古界,真是打得一手好如意算盘。”
与此同时,女山苏醒了:“用你的血,洒在凤凰法符骨上,立刻去!”
锁灵塔嗡鸣作响,结界的开启迫在眉睫了。
“红月?”我深吸一口气,道:“你的样子变了。”
“吼~~~”
龙武道人目光冰冷:“狂妄魔物,你当真以为一件法器就能逆天不成?”
“我七神殿自己的事情,不必你过问。”南俞淡然道。
东临一脸狰狞笑容,抬起手臂,五指张开对着空中的恶魔法相,声音竟格外柔和起来:“小乖乖,到父亲手中来!”
“好,就是你了。”
“轰轰轰~~~”
我心底直打鼓,果然,因果太大了,这种女人那么记仇,这笔账怕是算不清了。
龙武道人、镇南王等人大怒。
“轰~~~”
南俞?
龙武道人厉喝,浑身爆发人王力,数十柄飞剑迸射霞光,从四面八方直奔东临而去,低喝道:“先死的,是你!”
我心底吃惊,当初古国界神种争夺战中,龙武道人就已经半步人王,如今绝世机缘再现,这位隐世高人居然再度出现了,他对至宝的痴狂可见一斑,而且,今时今日的龙武道人比昔日要强横了许多,或许已经踏出了那一步,列位人王了。
我皱了皱眉:“我们认识吗?”
第二剑,疾飞逃逸中的龙武道人浑身颤抖,仿佛是被点燃了的一张和-图-书薄纸一样,转瞬焚烧殆尽,人王血脉蒸发无痕,空中只剩下一个东临,冷冷的看着众人:“下一个,谁来?”
东临手握虚无,骤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身形在空中凝聚,绝空一剑劈向了龙武道人。
然而就在这时,山体内血力迸发,轰鸣声中,忽地一层血气从山体脱离冲向天穹,化为一张血色巨手,笔直的拍向了白袍战将,同时伴随着戾气十足的低吼:“窃我将星,还来!”
“这么快就忘了我,凡界男子果真薄情呢……”她吃吃一笑,峰峦起伏,颇为动人,一双美丽无比的眸子看着我,忽地透出杀人的冷冽,道:“为了你,我舍弃一身凡胎,为了你,我冒九死大劫走过血河,为了你,我承受十八重试炼的煎熬,为了你,我险些陨落于那凶险之中,如今你却不认识我了?”
龙武道人哀嚎,半边身躯被劈掉,从肩膀到腰部,半截身躯在魔剑虚无的攻势下完全湮灭,化为尘埃,东临这一击看似轻描淡写,但却沉浑无比,只一剑居然就重创了一位强大的人王,这柄法器也未免太逆天了吧?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她却美眸顾盼间将目光停留在我身上,看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之后才说道:“步亦轩,我们又见面了。”
南俞的脸庞笼罩在头盔下的一团光辉之中,声音十分懒洋洋,道:“成王败寇,说那么多做什么?东临你引来诸天的将星,不正是为了在这里设下如此一个杀阵吗?汲取了那么多的鲜血,想必你的那件和*图*书法器也该成功了吧?”
镇南王振臂,双手化形成为一双神禽之爪,“铿”一声紧扣住飞剑,但却不想飞剑铮一声震荡,蕴含着绝强力道,生生的震开了镇南王的利爪掌握,反倒是翻转横空便劈在了镇南王的肩膀之上,一缕符文激荡,镇南王急退,衣袂破碎,鲜血被劈出血来。
“放下机缘,你等自去,我不会为难你们。”龙武道人淡然道。
……
“咔嚓~~”
少女身穿一袭红裙,外面披着一件灰暗斗篷,难掩绝代姿色,曼妙起伏的曲线极致动人,精致的脸孔更是宛若妖孽一般,体内蕴藏无尽血力,强横无匹,有种超然的气机,并且她的这张脸似曾相识,似乎在哪儿见过一般。
如今的龙武道人,好强,怕是已经踏入人王境了!
数百米的山体完全塌陷了下去,火红的烈焰冲天而起,别说是数万云国战骑,就算是数十万又如何,凡人怎能对抗这种绝世鬼神之威?
空中,一团云层绽放开来,绝强的领域威压降临,是一名手握佩剑的白袍战将,他又来了,目光凌厉的搜寻周围,似乎是在找我?
“哧~~”
剑光炽盛,瞬间充满了世界。
完全乱了,白袍战将的一击被震退,另一群人从天而降,死气弥漫,赫然是来自灵界的一群人,拍出刚才一掌的人是东临,眸光冷冽的看向空中的白袍战将,道:“南俞,坑蒙拐骗无所不为的你,也配称作七神之一吗?”
“飞剑行空!”
几乎所有人都心寒了,这恶魔是什么来头?
飞剑凌空,带hetushu•com着一缕缕雾霭,龙武道人再度与镇南王杀在一起。
暴戾的轰鸣从大地之中升起,化作一头恶魔,浑身满是黑色铁铸般的光泽,足足有千米高,浑身散发暴烈气机,双臂有力,直接轰碎了几座山头,甚至它出世之后失去了一切理智,冲着远方的群山就是一声怒吼。
那恶魔又是一声低吼,法相竟然瞬间收缩,化为一缕强绝气机犹如绸带般飞入东临的掌心,下一刻锋芒暴涨而起,一柄足足近两米的黑暗魔剑出现在东临手中,涌动摄人心魄的魔气,周围有黑色混沌气流缭绕,满是肃杀气势。
“没什么。”
心底一阵彻寒,真正的屠杀终于要来临了吗?
一声轻响,锁灵塔禁制完全开启,凤凰法出世,就在眼前!
……
山脚方向的岩层轰然龟裂,无数血红色光辉喷薄而出,将躲闪不及的云国战骑化为飞灰了,那力量,就像是冲开封印的恶魔一般,并且这中邪灵气息中有一些我似曾熟悉的气息,六年前的苍白杀路中感受过,恐怕这生灵之血孕育战灵的计划从苍白杀路就开始了!
山下,无数云国铁骑狂冲而来,要助战。
所有人几乎都屏住呼吸,等待凤凰法出世的那一刻。
“没关系,崩坏了可以再祭炼一把。”东临哈哈大笑,话锋一转道:“你刚才说的天法,是什么?难道这步亦轩夺了什么大造化?”
东临扬起这柄超然于一界的法器,淡然道:“喂养万千灵魂与血肉的魔剑,名为虚无,据我推测能直接灭杀人王,你们这些人王,哪位先来试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