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六十七章 三星七杀阵

身后,血色狂澜涌至,新月一身红衫,手握明月,一张皎洁脸蛋带着杀气:“步亦轩,你这卑鄙的小贼,别走,跟我大战三百回合!”
身后火焰暴涨,朱雀双翼张开,更显得神威凛凛,身形急旋避开东临这一击,但依然受到少量波及,口喷一口血,手臂轻轻扬起,一缕鲜血顺着仙骨剑绽放在长空之中,循着风的灵动轨迹,沁入凤凰符骨的范围内,在符骨上留下两个斑驳血迹。
这柄魔剑散发的气势造成一种大凶的感觉,我绝不是对手,甚至连一个回合都挡不住,做人要有自知之明,这才是最重要的。
“红月君王,请让开!”
……
我几乎是张开怀抱,迎接凤凰法入怀,两片极为炽热的符骨落入怀中,这种感觉极好,多亏女山提醒,当初拼死夺下残缺凰骨果然是一个明智之举!
……
……
“你的对手是我!”
十重灵海法相旋转,在我身周撑开了一个金色的小世界,身后火红双翼振动,朱雀身法运至巅峰,整个人几乎化为一道流光穿梭在虚灵界的上空,同时将受创手指按在了残缺凰骨上,顿时凰骨发光,果然有极为强烈的共鸣!
我一边对女山传音,一边催动朱雀身法,拼命逃逸,身后仿佛有万千道血色狂澜涌动而来,红月脚踏血云,手握明月,招招蕴满杀机,如一个美丽的夺命小恶魔般,脸上更是满怀气忿:“步亦轩,你别走,我要宰了你!”
东临冷哼一声:“http://www.hetushu.com早就知道这小子有猫腻,身后一定有个不凡的存在,如今终于舍得出来了,没有想到你一个不死的魂灵居然还想扰乱凡界秩序,这一次刚刚好,把你连同你的宿主一起斩杀,管你如何超然,都要死!”
风驰电掣,虚灵界仿佛即将被撕裂了一般。
而此时,凤凰符骨似乎与我的血脉之间有着某种共鸣,贴在伤口上居然开始变软,有种即将融化的迹象。
“刷~~”
红月瞋目切齿:“我才不去念经,你……你可恶至极,我要把你打得落荒而逃!”
“嗯,真的,快点走,离开七煞古界,越快越好。”
凌空翻转身形,身后张开炽烈双翼,朱雀身法横空,仙骨剑周围缭绕仙道意境,一缕缕雾霭流动,瞬间振荡出数十道凌厉剑气反攻向红月,一时间霸烈剑气与血月能量碰撞在一起,轰鸣声不绝。
“这还不算!”
“好了,接下来呢?”
“好!”
她很生气。
“步亦轩,你也想夺机缘?给本王滚开!”
“那是无心之失,怎么能怪我?”我振动双臂,速度加快,避开一次血月的轰杀,脚下的虚灵界大地轰鸣作响,都裂开了,红月可真够狠的。
兵铸山内,一团清辉笼罩着风姿绝世的身影,女山娓娓道:“将鲜血滴在残缺凰骨上,但凡世间的同类必然会有共鸣,我会引动这种共鸣的爆发,最终无论是谁夺到了凤凰法,那两片骨http://m•hetushu.com依旧会在共鸣之下飞向你。”
凌空布满一颗颗血球,接连炸裂,波荡出恐怖威力,红月就算是追不上我,却以血力压迫也让我极为难受了。
“轰轰轰~~~”
就在这时,远处的地平线上一道金色光点飞来,越来越近,当距离我百步内的时候已然火光冲天而起了,是孕育凤凰法的两片符骨,来了!
整个七煞古界陷入一场杀劫之中,如我当初预料中的一样,有人撒网,终会有人收网,只是我没有想到这张网居然是传说中的三星七杀阵,太古流传的大凶杀阵之一!
红月气得小脸煞白,继续猛攻。
“真的?”
这一击避无可避,我只得身体一缩,整个人藏入上古灵金铸造的古钟之内,一时间外面当当作响,红月一击接着一击的狂攻,引得钟声连连。
“不过,你这头长发如果剪掉了,或许会别有韵味,可以尝试一下。”我笑着说:“找个古庵,念念经、拜拜佛,当个俏尼姑,杀杀你心里的戾气,这样也好啊!”
“刷!”
“哼!”
“嗡~~”
“我已经落荒而逃了。”
“我不管,今天你必须死!”
东临低吼,魔剑虚无虚空,笔直镇压镇南王的后背。
是太阴之力,凡尘界力量分为阴阳两面,恰好战伐诀真解源自于刚烈的阳性力量,遇强则强,然而在遇到红月所修炼出的太阴之力后,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无法大开大合了,刹那间力量www.hetushu.com仿佛泥牛入海,无法提起。
“呼~~”
红月眸光一闪:“你……”
裙裾飘飞中,红月立于云端,一双目光幽幽的看着我,淡淡道:“我们两清了,从今以后,世上再无人杰步亦轩。”
“你还有别的选择吗?”女山淡然道:“那些人都来了,你根本逃不掉。”
女山咬着银牙:“不知道……不过看起来凤凰符骨很亲近你的血脉,而且有几个人王级别的家伙在猎取它,凤凰符骨有种自我保护意识,难道是想熔入你的血脉?”
但这等机缘,有资格染指的人却屈指可数,距离凤凰法最近的镇南王一声暴喝,双掌张开,漫天符文席卷,要将符骨裹挟过去。
好一个红月,走过了那传说中的血河完成超脱,如今的实力远不是我能相提并论的,毕竟君王级的实力,至少也半步人王了,而我也只是区区星御境中期罢了。
就在两种力量接触的那一刻,心底骤然一沉,我运起的战伐诀真解力量仿佛遭遇了漩涡一般,不断被红月的力量吸纳、化解。
“糟了……”
一缕清辉从我的空间骨戒里涌现出来,是女山,如此风华绝代,清艳出尘,一身白衣仿佛不食人间烟火般圣洁,一双美眸看着远处的东临,咬着银牙道:“邪魔,你居然要在凡尘界引动三星七杀阵?就不怕受到天谴吗?”
“殿下小心啊!”
红月对我杀心太重,血月澎湃着惊人血力,直接镇压而下。
“怎么了?”我大惊。
借着红月和-图-书一振之力,我弹身飞退,身形疾驰于虚灵界中,直奔凤凰符骨。
我皱眉:“别开玩笑了,人的身躯怎么可能承受那么强大的凤凰法?我都还没有修炼,灵墟里没有铭刻真解,强行融合会被谷爆肉身的。”
绝世奇术,所有人都振奋了。
“夺取凤凰法!”
只一息之后,另外两个方向也有血色光柱冲天而起,甚至还有一缕缕星辰转动,一种让人压抑之极的恐怖气息席卷而来。
东临目光冰冷:“我要催动大阵,镇杀这小贼,以及七煞古界内的所有生灵了。”
红月气急,手中月光越发炽烈,光辉暴涨,洒下一成片的清辉,每一缕光华都是杀机,仿佛无数把刀剑降临一样。
“我以怨报德?”
红月气得直跺脚:“你夺我撞山兽的机缘,又在古国界偷看我……我的身体,你还有脸说我以怨报德?你偷看我的身体难道也是仁义吗?”
“红月,你又不是和尚,干嘛敲钟?”我在古钟内揶揄。
一团火红光辉笼罩符骨,两块符骨并不大,只有一指长,但却密密麻麻的铭刻着神禽凤凰生前的涅槃绝术,散发无比神圣的气息,令人禁不住的想要顶礼膜拜,而此时,凤凰法在众人争夺下,一缕血色气流、一道符文以及卷动着的一层混沌气,分别来自于东临、镇南王与白袍战将南俞,哪一个都不好惹。
一众王府高手飞扑而去,掩护镇南王夺奇术。
我一边狂奔一边道:“红月,那么多次对敌我可没有一次针对过你,和-图-书古国界上是你们先出手截杀我,真龙宝殿更是那个血殇主动挑衅驱逐我,难道他主动欺凌,我还不能还手不成?以往,我看在你是女人的份上没有杀你,你怎么那么不识好歹,居然这样穷凶极恶的追杀我,简直是以怨报德!”
此时,东临君王扬起魔剑,引动一缕缕雷霆自九天降临,一股磅礴血力蔓延爆发开来,下一刻,东方轰鸣一声,仿佛有一口火山爆发一样,血力冲天而起,足足覆盖几里的范围,那种充斥着死亡力量的气息令人十分难受。
“轰~~~”
“做梦!”
我:“……”
走过了血河,被封为暗族新的君王,甚至她一定还专门修习过虚灵界,所以能够在虚灵界里来去自如,然而,她身法不如我,疯狂催动血力之下依旧追不上,百密一疏,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我居然在剑陨地里结交朱雀少年炽羽,并且获得一门朱雀身法的传承了。
“请让开!”
整个锁灵塔周围的规则变得无比混乱起来,符文与灵力交织,加上七煞古界规则的干扰,整个天穹之上布满了一个又一个力量漩涡,格外妖异,而就在我电射而去的时候,身后寒风猎猎,是红月,她掌握一轮血月,一双眸子里杀机涌动。
“嗯……”
东临低喝,反手一拳轰入虚空之中。
一声惊雷在天际炸开,是手握魔剑虚无的东临。
“铿~~~”
血月斩落,在九马画山罡气外劈出一缕缕迸射火光,震得我血气有些翻涌,手臂处更是已经受伤,血迹斑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