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六十八章 涅磐重生

火光越发炽烈起来,神禽凤凰一声锐鸣,张开双翼,大有即将振翅击天的雄浑气势。
手掌猛然被抓住,当我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一个熟悉的脸孔,一头黑色短发,目光明澈,脸上带着果毅的风采,抓着我的手不断向上飞去,眸光带着些许柔和的光芒,但却没有说话,却猛然摆手将我扔向了九天琼霄。
“嗡~~”
胸口,一缕伤口正在蔓延扩大,天穹之上雷鸣滚滚,剧烈的领域压迫下,伤口不但没有愈合反而开始撕裂,至于凤凰法,两片骨光芒一明一暗的闪烁着,正在熔化,成为两道金色熔液渗入我的皮肉、血脉中,顿时整个身躯仿佛浴火一般。
女山幽幽道,身形沁入兵铸山内,传音道:“小轩,搏一搏吧!”
我急忙撕下破碎斗篷的布条,裹在腰间,却依旧看到鲜血不断涌出,整个人就像是一座随时可能倒塌的危楼一般,却又遇到了一场世所罕见的大地震动,口中吐血不止,嘴里全是血沫子,一口的血腥味,整个人跌跌爬爬在虚灵界中苟延残喘着。
三颗斗大的星辰从天而降,紧随其后的还有密密麻麻的光点,至少成百上千颗,当杀阵的威力镇杀了所有人只剩下我之后,似乎全部都来轰杀我一人了。
只有我一个人还在苟延残喘着,抵抗这种天威的意志,九马画山、函牛之鼎两门绝术的罡气聚了又散,散了又聚,几乎将十重灵海内的灵力都给完全抽干了,体内黄金树枝条炼化的灵脉发出璀璨光辉http://www.hetushu.com,似乎也跟我一样,不愿意接受这种结局。
所有人都被镇杀了!
然而,我还没有来得及喜悦,扑面而来的则是一阵疯狂的虚弱感,意识开始模糊起来,转瞬就沉睡了过去。
一缕缕火光在黑暗中缭绕,但在这片空间里只有我的残肢断体,以及漂浮在尘埃中的血气,整个人已经消失了。
一颗硕大火红星尘坠落,直面撞击,它早就锁定我的气机,避无可避,整个人被星尘砸得血肉横飞,直接轰入了地层之中,浑身到处都是骨骼破碎的声音,这颗星尘很大,足足有数十丈大小,彻底将我掩盖在地底。
“轰!”
一道火红星辰席卷杀机砸入虚灵界中,笔直轰在我的后背之上,顿时身躯不再被控制,轰鸣声中坠入苍白古山深处,浑身仿佛都破碎了一般,鲜血流淌,皮开肉绽,整个人的气息瞬间就降低了近一半,更要命的是体内的凤凰熔液疯狂肆虐,谷爆血管,撕碎皮肉,要摧毁这具肉身。
东临低声道:“三星七杀阵内,他不可能活下来,你过来到我身边,不要被杀阵所伤。”
“死亡,我跟你一起……”
“啊啊啊……”
“三星遇七煞,天注定这一劫。”
星辰下方,一片黑暗。
山岳般巨大的星辰镇压而下,彻底将整个人化为齑粉。
苦笑一声,凤凰法,似乎并救不了我。
腰部火辣辣的一片剧痛,一缕雷电将那里变成了一片焦黑,血肉都被烧焦和*图*书了,整个虚灵界里已经千疮百孔,无数星辰与雷霆杀入,碾碎一切,这个杀阵是全方位的,躲在任何地方都一样,避不开这场劫难,除非像是南俞那样,能一口气拿出五张神级符箓,但又有几人有这样的底蕴呢,在灵修界,恐怕许多宗门翻出家底都没有一张。
我皱眉,脑海里一片苍白,有种坦然接受死亡的觉悟。
凤凰法相之下,是一根根正在重新缔结的血管与肉身,我的肉身正在自行复苏,生命力没有湮灭,反倒是更加磅礴无比了。
脸上满是冷汗,混合着鲜血流淌。
一声巨响,第一颗星辰震碎了我挂在身上的左腿,第二颗星辰直接穿透腹部,火辣辣的一片,第三颗星辰笔直轰在头顶,震得灵墟轰鸣,十重灵海激荡,万物剑心护住炉鼎,整个人横飞了出去,头顶部位被砸得皮开肉绽,似乎连颅骨都凹陷了。
但是,与保全性命相比,几张符箓所算得了什么呢?
……
……
虚空爆鸣,又来了!
凤凰符骨,并没有涅磐重生的意思。
空中,一缕缕雷霆轰杀而下,不断震碎我残破的身躯,左臂在一片酥麻中被炸碎了,只剩下衣袖的破布条挂在身上,整个人更显得惨烈不堪。
三星七杀阵,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我暗暗苦笑一声,在虚灵界中跌跌爬爬的飞奔着,转眼又看到几名强者被三星七杀阵镇杀的景象,他们都是呼风唤雨、盛极一时的高手,甚至其中一个还是镇南王府战功赫赫,或可彪http://m•hetushu•com炳千古的人物,但却依旧被当做蝼蚁一般的镇杀掉了。
“怎么搏?”
远处,一座古山的上空,一颗星辰裹挟着天威将一道人影轰入山体中,尘埃冲天,古山一分为二,说不出的震撼,那人一身白色战袍,是南俞,七神之一,一个极强的存在。
“……”
万物剑心探查下,方圆百里内无人烟。
源自于灵魂深处的不屈意志仿佛被点燃了一般,怒吼一声,真龙之气涌动,不断轰碎星尘的部分,在狭小的空间里勉强坐起身来,四周一片黑暗,但被身上的火光照亮,就在我打算站起身的时候,“咔嚓”一声,左腿的腿骨断了,瘫软的挂在身上,或许不是断,而是完全被震碎了。
烈焰涌动而起,笼罩住我的身躯,血脉中隐隐有凤凰齐鸣的声音,与我的一腔热血碰撞在一起,两道炽热的洪流在体内血脉中肆虐、冲击开来,并无什么法则印证,只是符骨最原始力量的释放,这种痛苦可想而知。
红月蹙眉,脚下血力暴涨。
“红月,不必追了。”
我振奋不已,灵墟、万物剑心回归本源,在生命力下尽数重塑,甚至就连炸碎的骨骼、血肉等也一一重聚起来,已经遗失了的,直接汲取天地精华重新缔结,很快的,莹白的肌肤、一根根发丝都重新缔结了出来,彻底浴火重生了!
……
火光跳动,在小空间里缭绕着,很快的另外几道火光也开始跳动,渐渐汇聚,竟然化作一根火羽的样子,身体碎片周围,血气http://m•hetushu•com笼罩,隐藏在血气之中的凤凰法碎星在汇聚,从一根火羽到两根,越来越多,渐渐的凝聚成了一双神禽的法相!
“轰~~~”
意识开始模糊,我躺在地上,任由千万道星辰一一袭杀,双臂、双腿化为尘埃,身体也一样千疮百孔,整个人都即将化为一堆血雾。
“丝丝~~”
双臂轻轻一振,朱雀身法运起,再次进入虚灵界,狂奔向苍北域的南方,堂姐在那里,那里有生机。
“千羽……”
女山道:“放开心扉,接纳凤凰符骨的融合,让凤凰法直接进入你的血脉之中,如果命中注定你不死的话,三星七杀阵会斩杀你,但这也是你的第一次涅槃。”
三星七杀阵,完全是一个猎杀式的凶阵,无人能避免。
一阵剧痛,流光乱石穿透了腹部。
我皱眉,下一刻,却发现古山完全炸开,南俞浑身是血,脸色如同疯狂了一般,手中连续拍出一张张散发神力的符箓,整个人疾速破界而去,足足用了五张神级符箓才保住了一命,代价太大了,这五张符箓的凑齐,至少耗尽他半生。
灵修世界也有许多人被镇杀,我自身难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大劫之中化为飞灰,被星辰力量轰成尘埃。
“蓬~~~”
“如果涅槃失败呢?”
凤凰!
“蓬~~~”
梦中惊醒。
眼前一道光芒绽放,无数星光璀璨皎洁,而我在不断坠落,堕入一个火红的炼狱深渊之中。
“轰~~~”
鲜血横流,甚至能看到内脏,可怖之极。
真龙之气咆哮和图书,不断升腾,却依旧镇封不住这肉身。
不应该是这样。
“咝咝~~~”
虚灵界中流光飞火,转瞬间我飞行了数十里,周围到处都是惨嚎声,整个七煞古界变成了人间炼狱,大地疯狂崩裂,狂风尖啸,空中更有一颗颗凛冽星辰坠落,将成片的云族战骑砸成一摊碎肉,甚至连一些星御境巅峰的强者也无法幸免,悉数被镇杀。
这一刻,意识更加清醒起来。
我痛得脸色苍白起来,整个人蜷缩在那里,足足恢复了近半炷香的时间,意识到危机再度来临,急忙咆哮一声,一剑一世界绝术催发,直接轰碎了头顶的这颗星尘,手握仙骨剑,一瘸一拐的运起朱雀身法,飞掠向更远方,身后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几颗星辰一起坠落,将那里完全湮灭。
三星七杀阵,以星力引动七煞力,催发出神魔都难以抗衡的绝杀,几乎龙灵联邦的每一部关于阵法的书籍上都会记载这种大凶杀阵,可谓臭名昭著,但所有人都只是知道有这种阵,从来没听说过有谁能动用这种阵,如今有幸见了,却也可能是最后一见。
俯瞰望去,他双足陷入血色泥泞之中,身躯不断下坠,无数妖异鬼手纠缠住他,使其无法挣脱,而他却嘴角扬起,带着微笑:“小轩,你变强了,没有让我失望。”
南俞,死了?
凤凰浴火,涅磐重生!
……
女山不再说话,或许在等待死亡。
“啪~”
痛得浑身战栗,我满怀不甘,怎能就这样死去?
身躯的疼痛已经消失,但为何我的意识为什么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