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七十章 回家

房间里床很大,我靠在床头,灵力涌动,手掌轻轻向前推出,瞬间就把自己的万物灵墟呈现,灵墟之中,万物剑心缓缓升腾起来,以腾空之姿立于我胸前,至于堂姐则迅速在周围布下禁制,以防气息泄露。
我无语:“我在七煞古界里争夺这株药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你和小颜每个人都有份。”
剑心下,一道凤凰印记璀璨铮鸣起来,振翅高飞,转眼之间凌空,将整个房间都衬得一片紊乱,几息之后,凤凰消散,化为一缕缕复杂的符号停留在空中,密密麻麻一片,这便是凤凰法的真正奥妙所在。
毕竟,这门凤凰法太过于深奥,想要一夜间完全掌握根本不可能,即使是堂姐的悟性也只是铭记住了部分真解罢了,苏颜则是另辟蹊径,从凤凰法中洞察火焰真意,领悟浴火重生的部分玄奥。
“你们大老远回来,就别动手了。”
一尝之下果然了得,肉味鲜美,入口即化,美味仿佛传遍全身每一个细胞,让人十分受用,并且灵雉肉确实堪称圣药,我只是吃了几块之后就感觉到体内原本干涸的万物灵墟就像是得到春雨滋润一般,天地之间、星空之上的灵力疯狂涌入身躯,被汲取,化为己用。
父亲看着我的脸色,说:“你气色不太好,脸上血色不多,是不是刚受伤了?”
“唔……”
父亲释然,又看向了苏颜,一时心花怒放,老脸笑成了橘子树皮一样,说:“小颜也来了?太好了,既然你们都回来了就多住几天,阿福,你别忙别的了,和*图*书走,跟我去厨房,我们烧几个拿手好菜给孩子们吃。”
我拍了拍胸脯,笑道:“姐,以后那个宗派要是敢欺负你,我就一声令下,率领五千轩月铁骑踏平他们的山头!”
“嗯!”
“你们要学就学,不想学也至少观摩一下,对你们会很有好处。”我沉声道:“凤凰浴火、涅磐重生,这是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灵修界外那么凶险,能掌握是最好不过了,凤凰法被我铭刻在了万物剑心里,我外放灵墟你们就能观摩了。”
我局促道:“只是白天里跟人切磋,所以灵力消耗得太多了而已,没事的,有姐姐在,谁敢动我一根毫毛呀……”
“是啊,建立了一支明月军,很强。”
我暗暗心惊,这醒来可怎么解释啊?
我的脑袋昏沉沉,快要被凤凰法的法则奥妙给撑爆了,整个人倦态横生,也便张开手臂,一左一右的把两人拥在怀里,靠在床头睡着了。
兵铸山内,女山幸灾乐祸地笑道:“禽兽啊,一大早的就把老姐和媳妇一起睡了……”
“好好。”
堂姐却站起身:“等等,父亲,我和小轩既然回来了怎么能还让你们二老忙来忙去,这顿晚饭我们来准备好了。”
堂姐不禁吃吃笑,绝美脸蛋上满是沁人心脾的笑意:“好好,其实敢欺负我的人也没几个,基本上在雪域只有别人被我欺负的份,云国几次进攻都被击溃了,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接下来就看暗族有什么动作了,东临这个君王……还是有些棘手的。”
我伸和图书手分别牵着苏颜和堂姐的手,拽着她们进了内堂,声音如线地说道:“虽然在七煞古界里我被追杀得要死要活,不过七煞古界的最大机缘还是被我拿到了。”
于是,晚饭时我和堂姐准备了一份水果拼盘给父亲,不老花花瓣拌梦田参切片,加上一些甜酱,别有风味,此外还将一只灵雉烧汤,这只灵雉我没有舍得吃,如今贡献出来大家一起享用。
两个人一会“哦”一声,似有所得,一会又露出倦态。
胸中宛若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偶尔传来不死鸟的一两声鸣叫,几个时辰后,一团火焰化为数十道气息蛰伏在体内各处,流转不绝,隔着皮肤就能看到一道道不死鸟的印记,火焰犹如漩涡般在印记内自行流转,焱劲涌动,就像是一个个火炉在运作一样,为身体提供源源不绝的力量源泉。
以前的步家老宅,从大堂到大门只有不到二十米,如今不得了,内堂到府门要走上五分钟,以至于父亲与福伯竟然都走得气喘吁吁了,不过满脸红光,见我们回来之后自然欣喜不已,急忙迎进大厅去,命人奉茶。
……
“那么多?”堂姐欣欣然,主动道:“梦田参可是驻颜不老的圣药呢,给父亲吃上一小节就可以了,分我和小颜一点吧?”
我皱眉道:“其实,如果不是凤凰法的涅磐重生,我恐怕已经死在三星七杀阵下,试想,连那些星御境巅峰的人都没有逃得过斩杀,我怎么又可能逃得过呢?”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右边,苏颜则和-图-书是完全被我搂在怀里,习惯性的,就像是往常在风起楼的沙发里睡着了一样,不染一丝尘埃的雪腻脸蛋带着饱睡的满足,一头淡金色长发在晨光下光辉灿烂,美不胜收。
怀里,一个饱满挺拔的身段动了一下,一条充满柔韧感的雪白手臂环在我脖颈间,低头一看,发现堂姐不知何时钻进了被子里,外套已经脱去,一对雪白的峰峦就这么压在我的左臂上,秀发略有些凌乱,绝世风姿的脸蛋贴在我脖颈间,发出温暖气息,痒痒的一片。
堂姐也震惊了:“不会吧,在几个人王的攻势下你居然拿到了凤凰法?”
“嘘~~”
堂姐莞尔:“是啊,父亲您别多虑了,何况小轩现在已经是联邦武神之一,以他的实力能资格欺负他又有几个?”
堂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笑道:“人多耳杂,等晚上再说吧,我和小颜今晚就在你房间里观摩悟法好了。”
夜晚,护卫们巡弋府邸的脚步声从远方传来,房间里格外宁静,我们三个的房间相连在一起,小颜推门而入的时候,堂姐也从墙壁处破界而来,一缕虚空气流绽放,她便出现了,丰挺饱满,御姐范十足,加上雍容的脸孔,简直杀伤力十足。
“姐,这些人是你从北方雪域派回来的?”我问。
父亲和福伯不知所以,以为那是一盘凛雪城名流社会最近流行的水果色拉,却不知道是各种圣药的集结,两人分吃了之后,立竿见影,都变得容光焕发起来,仿佛年轻了十岁一般,至于梦田参,我分了两截和图书给堂姐和小颜,当场吃了,更显得姿容焕发,倾国倾城。
……
而我也靠在床头,将心神沉浸入凤凰法中,开始修炼,真正意义上的掌握这门世间难求的至尊绝术,涅磐重生,这是何等的气势,真龙绝术主杀伐霸道,而涅槃之术则被誉为不死鸟之术,越战越勇,能浴火重生,号称绝世。
堂姐颔首:“别人的人镇守王府我不太放心,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在北临与云国激战中受了伤的,我派遣他们镇守步王府,一方面养伤,另一方面也能更好的保护父亲,镇守我们步王府的门庭,对了,听说你和小颜的轩月剑域战绩斐然,在明月山那边打得风生水起?”
父亲脸上的皱纹多了些,白发也多了几缕,我一眼瞥见,心底没来由的一阵心酸,父亲这一生都在操劳忙碌,临老终于住进了这等气派恢弘的王府,但儿女却大部分时间都不在身边,作伴的只有一个老仆,一群陌生护卫罢了。
没过多久,两人一左一右靠在我的怀里睡着了,但身上却暖洋洋一片,似乎连被子都不用盖了。
堂姐和苏颜一左一右坐在床边,两双美眸再也移不开了,盯着凤凰法观望。
“哼,我不跟你争。”
“涅槃绝术?”苏颜睁大美眸问道。
当我们三人走入府门之后,父亲、福伯远远走来。
“小轩。”
“老爷,大小姐和少爷回来了!”
……
“嗯。”
“嗯!”
我顿了顿,又说:“对了,姐,父亲年岁大了,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我们应该准备一些延年益寿的草药给http://www.hetushu.com父亲,还有,最好能让父亲和福伯的境界都稍微突破一下,至少能强身健体。”
翌日清晨,温暖阳光和煦无比的泻落在房间里的地板上。
“不老花、梦田参,还有灵雉树上的灵雉。”
堂姐明眸似水:“你打算分享给我和小颜吗?”
福伯点头:“好的,老爷。”
“没……”
步王府楼台相连,无比气派,甚至就连凛雪城烈风域的首府也有所不及,并且这座王府并未完全竣工,目前完成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御花园、兽园、厢房等依旧在拓建之中,这座王府由联邦政府出资,着实是花了不少钱。
“靠……”
“我……我没有……”
王府内院,两排护卫肃然而立,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强者气势,其中不乏地御境,甚至最强的一个已经拥有接近星御境的修为了,领口佩戴北临的徽记,十分闪耀。
……
从小到大,我和堂姐也是吃着父亲烧的菜肴长大的,如今父亲老了,我们也长大了,此情此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但是我,堂姐和苏颜也各有所得,堂姐对法则的悟性更强一些,凤凰印记已经出现在她的极火道心上了,至于苏颜,她通体都变得荧灿灿,十分温暖,肌肤更加剔透润泽,让人有种不由自主想要亲近的感觉。
“我这里有一棵地品圣药,大约能延寿十年上下,你那里有什么宝物吗?”
父亲坚持,没有办法,只好由着他去,王府的厨房事实上有十几个厨师,负责王府上下数百人的伙食,但我们这一餐,父亲却坚持要自己来烧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