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七十三章 死晶炮

澹台瑶抿着红唇:“看来传说是真的,烈风域的炼器宗门排名第三的子林山被暗族攻陷之后,几乎所有的子林山炼器大师都已经为暗族效命了,否则以灵界中人的智慧,怎么可能祭炼得出这种玩意儿?”
“那么拼命……”
“暗族……竟然也有重武器?”苏颜惊愕。
城墙上的一群士兵也目瞪口呆,满面震惊。
夜晚的雾霭之中,传来了一个女子的声音,轻柔,但充满了杀机:“死晶炮的威力怎么样?你们人类的工匠所研制出的东西,自己人品尝威力,这滋味不错吧?”
月刃铮鸣,激荡出数十道剑气扑杀远处强敌,掀起一阵阵风暴,令众人震惊。
“嗡~~~”
童濯也急了,提着战斧,说:“妈的,那三个阵法师可是我们花了重金从天音城请来的,耗掉了我们大量材料不说,铭刻出的阵法居然这样……怎么办怎么办?”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我翻身从一丈青背上跃下,脚踏虚空,裹挟着一缕缕光辉,体表有不死鸟印记发光,九马画山绝术催动,裹挟着天威降临,轰然将数十名死亡生命踏成粉碎,长剑向外横扫,激荡出一道璀璨弧线,万物剑心爆发神芒,将一群死亡生命悉数腰斩,锋芒毕露,无人可挡。
我心头一颤,这女人居然也来了?
“大家小心。”
但很快的,童濯也被一群梵妖包围在其中,更多的梵妖则发出尖锐的吼声,浑身倒刺竖起,十分狰狞的冲向城墙,双爪如刃的hetushu.com攻击城砖,那沉重的岩石迅速被瓦解,长此以往不超过半个时辰城墙就肯定要被攻破。
“嘭!”
“什么!?”童濯、莫离等天冲战盟的人大惊。
苏颜翻身跃上城墙,挡在澹台瑶、唐阙然的前方,斗篷飞扬,说不出的秀美,她看着远方的暗族重型兵器,猛然抬起手臂,一缕火光在指尖酝酿,“嗤”一声,一道灼热指力迸发,横贯虚空,笔直的轰在了重型兵器之上。
已经激战一个多时辰了,但我却觉得体内的灵力源源不绝,始终处于巅峰状态,似乎这就是凤凰法的玄妙之处,双臂、胸口以及双腿的一些大穴外都有一团火焰凝聚的不死鸟印记发光,像是一个个火炉运转,为身体提供源源不绝的灵力,加上十重天脉灵海的神威,完全无惧这种持久战。
……
……
难道是有君王来了?
看着近百米的城墙被夷为平地,到处一片狼藉,童濯眼睛血红,握着拳头,声音颇为嘶哑地说道:“步兄弟,你带着轩月剑域的兄弟们撤吧,你们返回黎城之后马上关闭传送阵,我……我不怪你……”
我低声道:“说话的人是红月,新晋暗族君王之一。”
即使轩月剑域的援军到了,他们也依旧没有放弃,在持续进军,背后必有倚仗。
“有古怪。”
莫离脸色惨白道:“他们攻击墙根了,一旦城墙根基被摧毁,这重防御就不复存在了。”
原本已经开始动摇的军阵立刻恢复齐和*图*书整,步兵在前,弓兵在后,一时间城墙上满是战刃铮鸣、长枪突起的杀伐氛围,上来一个暗族生命就斩杀一个,通常都扎成刺猬一样推下去,一时间倒也让暗族无法得逞,进不得半步。
身后的城墙上,明月军的身后,一个曼妙的身姿披着一件白色斗篷,将脸蛋遮掩起来,没人知道她是谁,但她在这里却让我像是吃了一个定心丸一样,可以全心去冲杀,根本没有后顾之忧,就算是东临带着虚无来了又如何,我们依旧有一战之力!
“小颜,去保护阿瑶,准备迎接冲击。”我说。
“呜嗷~~~”
“你们的阵法跟豆腐有什么区别,这一下就破灭了?”我不禁无语,心里有些着急。
……
月刃闪烁寒芒,将一缕缕剑气催发扫荡而出,一剑一世界绝术何等霸烈,在城下纵横驰骋出一道道骇人轨迹,但凡被扫中的死亡生命立刻分崩离析,哪怕是幽影级死亡生命也已经经不起我这全力一击了,赵昊就在我不远处,光头在月光下泛光,浑身烙印金色经文,双手掐诀,一道道大业火轮印轰入城下,震得整个城池都微微颤抖,这小子的实力又精进了不少,很不错。
城墙上的苏颜纵身而去,身形裹在火光之中,一剑重击震伤击退那头巨兽,但整个城池都暴露在了暗族的攻势下,马上就要白刃战了,这也是我们最不想看到的情况。
“阿瑶,有补救办法吗?”我问。
炎阳指,堂姐的绝技!
“那……和_图_书那是什么?”童濯满脸是血,声音有些嘶哑。
……
“没有。”
“不妙……”
“是梵妖!”童濯咬牙切齿,浑身都有灵海激荡的光辉,道:“护山军,跟我一起下城墙去,灭掉那些梵妖!”
东临如果在这里,那魔剑虚无一定也在,注定会有一场恶战了。
苏颜已经露出些许倦意,小脸蛋红扑扑,喘着粗气,而我却跟没事人一样,气息凝重而有节奏,月刃催发出的攻势威力也丝毫不减。
说着,一声咆哮,从城墙上抡着战斧扫荡了下去,斧刃周围气流哧哧作响,空间都紊乱了,居然是一击上古秘技,就连童濯都领悟上古秘技了,踏入星御境的人果然不一般。
月色下,一个巨影风驰电掣而来,“咚”一声巨响撞击在城外光幕之上,顿时城外最后一重阵法破碎,化为漫天光雨,所有的阵法铭文都破裂开来,化为尘埃了。
“轰~~~”
“呜呜呜~~~”
澹台瑶摇头,轻抚雪麒麟的雪色鬃毛,道:“暗族已经杀上城头了,我没有足够的空间与时间布置阵法了,白刃决战吧,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城池上下,火光飞舞,利箭如雨坠落下去,加上贲焰枪的火舌喷吐,仿佛变成了炼狱一样,战斗进行得无比惨烈。
沉重的城砖化为齑粉,无数士兵被炸成碎片,空中满是碎石与残肢断体,无比的惨烈,这一击至少轰杀掉了上百人,看着数十名明月军瞬间消失,我心口仿佛被扎了一下,疼痛而无力http://www.hetushu.com,面对这样的强势武器,又能怎样?
红月?!
我扬起月刃,大声道:“明月军,全力守城!”
我皱了皱眉,万物剑心捕捉到了一缕怪异气息,随着我的目光望去,只见一架庞然大物碾碎丛林从雾霭中推移而出,赫然是一架散发死亡气息的炼器兵器,黑洞洞的炮口直指着天冲战盟的城池,内里血红色光辉激荡起来。
远方的黑暗丛林里,号角声响起,十分刺耳。
大地猛烈颤抖了一下,“重武器”的一击有惊天动地之威,下一刻,一团充满死亡气息的能量射向了城墙区域,在距离百米外的一段城墙处炸开。
空间皱褶起来,火焰窜动,下一刻苏颜与我并肩而立,长剑催发一道百米剑意泻落在远处,将一群穷凶极恶的死亡生命化为齑粉,有我们两个掩护,童濯、莫离等人肯定不会有危险了,至少那些梵妖还是能对付得了的。
忽地,城池晃了晃,来自于地下。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般,火光在空中缭绕着,城池内也着火了,四周一片光明。
“嗯!”
“轰~~~”
其实所有人都很震惊,进攻小小的天冲战盟,居然动用了君王,暗族对这片区域莫非已经是志在必得了?
“阵法被撞破了!”远处有人声嘶力竭的怒吼。
澹台瑶在不远处笑道:“病急乱投医,家里有鬼马上就找个道士来做法事,却不知道十个有九个都是欺世盗名之辈,这下吃到苦头了吧?”
“太鲁莽了……”苏颜秀眉轻蹙。
炎阳指指力http://www.hetushu.com完全爆发,以苏颜七重灵海、二品剑心施展出来可想而知有多厉害,但指力只是在外围炸开,迷雾散开之时,我们看得真切,那重武器依旧在,外围符文闪烁,果然,有禁制在保护着它。
战斧落地,震开一道火光缭绕的圆形场域,将三名梵妖当即斩杀,威力非凡!
“轰~~~”
童濯也皱眉不语,脸上满是怒意,苦心经营的天冲战盟,眼看就要付之一炬了。
诚然,童濯性子耿直,本来就如此,何况他是天冲战盟真正意义上的盟主,那么冲动的盟主很容易就会带着众人踏入覆灭的绝境。
风声猎猎,远处丛林内的暗族生命密密麻麻,起伏不定,那些茫然苍白的生命此时两眼空洞,但却结成阵形,手握刀剑,一步步的走向城墙,加入攻城大军中去,这些人有不少在不久前还是人类,但此时却成了暗族的爪牙,至于那些刀剑,都是暗族掳掠的人类铁匠所铸造的,造工粗鄙,奈何死亡生灵力量巨大,哪怕是一块凡铁也能挥动出杀人的力道来。
轩月剑域的凌厉攻势下,暗族生命割麦子般倒下,一堆又一堆的尸骸到处都是。
万物剑心探查,城外的死亡生命数以万计,至少两个大型军团,数量在八万上下,密密麻麻一片,并有血巫、血尊级别的超强者隐藏在黑暗之中,暗族擅长夜战、野战,所以选择了夜晚进攻,只要撑到白天就行了,白昼战中,轩月剑域的战骑是有冲出城决战的实力的。
“准备,迎接冲击了……”莫离的声音微微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