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七十五章 女王万岁

……
“凶兽嘲风的任何一颗牙齿都是无价之宝,有破界神效,堪比十章神级破界符箓,这么解释你应该明白了吧?”
上古秘技,曦光指!
红月愕然看着我,转而脸上更涌出一缕缕杀机:“凤凰法果然是被你所夺了,如此的话……你就更应该去死了!”
我心灵战栗,冷冷的看着她:“你的对手是我,何必对他人出手?”
“你让我一次次的带着耻辱从凡尘界返回灵界,你一次次的挫败我,一次次的破坏我的计划!”
长空之上,一个风姿绝世的身影降临,握住银色战矛,斗篷飞扬起来,露出一张清丽绝尘的脸庞,正是堂姐步璇音。
“那我……只有灭掉你的轩月剑域了。”她目光幽幽,魔剑虚无骤然爆发一缕苍白光辉,横扫向大地之上。
手臂猛烈颤抖,从魔剑上传来恐怖的反震力,更可怕的是仙骨剑的仙道气韵直接被压制了,一缕缕虚无破灭之力犹如触手般缭绕在仙骨剑周围,直接吞噬向我的身躯,这柄剑妖邪得很,太古怪了,绝对不能小瞧。
说着,她脸蛋上出现羞愤之色:“小混蛋,你还想抓着她的裙子到什么时候?”
“嗯?”
堂姐抬手,把通天绫交给我,说:“通天绫不错,可以裹住身躯横渡虚空,比得上五张破界符箓,你留着吧……”
这一役,我们会杀到古国界吗?
“步璇音,你竟在南域?!”
一声巨响,数十名银妖铁骑www.hetushu.com化为飞灰。
城内,童濯、莫离也坐不住了,纷纷跳下城墙,命令打开城门,随后率领天冲战盟的数百骑兵掩杀而来,与轩月铁骑一起向着北方杀伐而去。
然而就在她狂攻之间,忽地上方的雾霭猛然散开,一柄银色战矛出现,缭绕着混沌气,带着上古人王的磅礴气劲!
“铿!”
“还等什么?”堂姐看向我,说:“磨砺你轩月铁骑的机会来了,从这里追杀出去,能杀多远算多远,最好能直捣暗族南方部落的巢穴,反正我身份暴露了,那就在这里帮你们大杀一场,然后再返回北方雪域好了。”
我挠挠头:“这也不能怪我啊,我可是传说中的青春期啊……血气方刚的什么的……”
下一刻,红月的身躯在通天绫的包裹下融入虚空之中,就要逃之夭夭了。
我身形一动,朱雀身法飞梭,整个人宛若闪电,虚空中一道道剑气斩杀出来,整个人都仿佛是一息游走于真实与虚幻的幽灵,催发最强剑意攻杀红月。
天冲战盟北方四千里,那里是古国界,原本也是灵修世界的版图,可惜,在上古的辉煌时代之后,灵修世界力量渐渐转弱,再不复当初的辉煌,古国界也在神藤树死后一直沦为暗族、云族争夺的地盘,与灵修界再无关系了。
银色战矛宛若闪电横穿而过,令红月避无可避,一切法则在这简单一击之下都显得那么苍白,和_图_书堂姐修炼的道诚然已经达到了传说中大道至简的地步,战矛直刺、横扫、碾压,任何一击都很简单,但却都让对手有种无可抵挡的感觉。
她抬头看看我,嘴角带着妖冶笑容:“我就是要让你难受,你与我说那么多,还不是为了让我难受么?现在,这感觉怎么样?”
“嘲风牙很厉害吗?”
“妖孽,在我的手里还想逃走?”
我并不敢大意,万物剑心、十重灵海全开,撑开了一个达到三丈的场域,天脉灵气纵横,加上九马画山、函牛之鼎两门绝术,或可抗衡片刻,至少不会被瞬间斩杀,这红月走过了血河,虽然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但她就像是重生了一样,不是一般的强,比当初的云海君王甚至还要强横少许。
“步亦轩,我恨死你了!”她气得大叫,一对峰峦颤摇不断,同时左手中又出现了一颗莹润的兽牙,散发着玄妙气息。
我立于雾霭之上,也不急着动手,看着她说:“常言道,北方剑域,同气连枝,唇亡齿寒,天冲战盟一旦被攻陷,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何况童濯、莫离是我朋友,你打他们就是在打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啊!”
姐弟两一起发力,轰然将宝物给拽了回来,只可惜,堂姐手中扯回来的是一条血红色通天绫,珠光宝气,而我手里拽回来的却是一条撕裂了的长裙,再看虚空中,红月一脸羞红,身上的裙子直接被我给http://www.hetushu•com撕碎了,白白的宛若一条美人鱼一样,充满羞愤的看着我。
堂姐一声娇喝,身形进入极速状态,瞬间就到了红月身边,抬手就抓住了半尺红绫,硬生生的要把红月给拽出来。
红月美目圆睁,一剑剑斩杀而来,身姿绝尘,带着浓烈的杀意,道:“我恨死你了,我要亲手杀了你,我要剁了你这个混蛋!”
堂姐不禁莞尔,嘴角勾起。
“死的人是你!”
“噗”一声鲜血飞溅,银色战矛钻入红月的肩膀内。
“嘲风牙?”
“居然有一颗嘲风牙……”堂姐咬着银牙,忿忿道:“不然这个小妞一定跑不掉的。”
红月咬着银牙:“狡辩!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北方剑域同气连枝这样的废话?再说了,你以为凭你如今的修为还能阻止得了我吗?”
红月一声轻喝,左手之中出现了一缕红绫,散发玄妙太古气息的一件法器,正是上次见过的那条通天绫,能够横渡虚空的绝世宝物!
“步亦轩,你真是多管闲事!”
“嗡!”
“那么厉害……”我愕然。
“好吧。”
地面上,孔阳、宋骞等人听得都快血脉沸腾了,暗族强势,死亡军团可怕,人类军队总是节节败退,有谁能有魄力说过直捣暗族巢穴这种话,整个灵修世界恐怕也就只有堂姐有这个资格了,一时间,所有人都扬起了兵刃,大喊“女王万岁”、“我王无敌”之类振奋人心的话,随后数千轩月铁和*图*书骑横扫丛林,直奔大荒之中的暗族腹地而去。
我也运起朱雀身法飞速赶到,张手同样抓住半尺红绫。
身体深处,不死鸟长鸣不绝,手腕处的一道不死鸟印记发光,散发出一缕缕圣洁光辉,直接就把魔剑虚无的破灭之力给化解了。
堂姐手握战矛的银色把柄,人王力轻轻催发,顿时红月的半个肩膀都开始湮灭起来,她吓坏了,手持魔剑虚无的东临也只能与堂姐平分秋色,而红月的修为显然远逊于东临,不足一回合就抵挡不住了,脸色苍白的后退。
“是么?你刚才看她的胸部,可是眼睛都不眨的。”堂姐揶揄笑道。
“一起用力,把她拉回来剁了!”我说。
我倍感羞涩,脸都红了,说:“老姐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那种人,你不要老拿这事情说事,我们可是要求取天道的人。”
堂姐一惊,右手银色战矛卷动混沌气息横扫虚空,一瞬间红月惨叫一声,身躯多处出血,眼看就要被镇碎身躯,就在濒死的一刻,她猛然捏碎兽牙,这颗荧灿灿的兽牙立刻化为一缕缕符文包裹着她的身躯破界而去,完全凿穿了整个虚空,转眼气息消失无踪,恐怕至少已经在万里之外了。
火星迸溅,血色充满了整个世界,只是一击,魔剑虚无居然被震退了,这还是第一次,甚至就连红月也目瞪口呆的握着魔剑。
红月提着长剑一步步走来,修长的雪腿撩开纱裙,美得令人窒息,她不像是一个修m.hetushu•com炼死亡法则的魔头,更像是一个惑人妖女,而且是祸国殃民那种类型的。
虚无散发滔天魔气,剑刃周围的空间都扭曲褶皱了,这柄魔剑何等妖异可见一斑。
“不怎么样。”
我惊醒,急忙把红月的裙子扔掉,并且擦擦手掌,说:“呸呸呸,我最憎恨这种残忍无情的灵界妖女了,无比憎恶,痛心疾首啊!”
“哟,照你这么说是我们照顾不周了,言下之意是怪我或者小颜没有给你看咯?”
我声音平淡,长剑凌空,整个人裹挟着风暴撞入红月的领域内,仙骨剑铮鸣,蕴含一剑一世界绝术之威,与魔剑虚无碰撞在一起!
远方,一声惨嚎,与苏颜决战,继而退走的那个血尊直接被堂姐一指斩杀了,实力已经强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无情!
红月巍然不动,浑身血力爆发,撑开一片血力领域抵挡剑意,同时一次次挥出虚无斩杀虚空,不出三招,我再次被压制,虚无的强大压迫力下,握剑的手掌都被震得裂开,血流不断,整个仙骨剑上都满是自己的鲜血。
红月踏着流云走来,面如白雪,身穿一件红色纱裙,迷人胴体若隐若现,这个女人绝对是个尤物,可惜煞气太重了,一双眸子盯着我,道:“我攻的又不是你轩月剑域,你何必多管闲事,带着你的人跑到这千里之外来送死?”
“铛~~~”
堂姐看了看远方,忽地抬手,一缕光辉爆发!
“轰~~~”
有堂姐在,一切都有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