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八十章 天下净土

“怎么可能……”苏颜讶然:“虞残智在炼器界有‘鬼才’的称号,墨秋白居然愿意放手,是不是你说什么了?”
“噗……”
这时候,墨秋白打圆场,道:“秋寒,你少说两句!”
澹台瑶自己也传音:“唬他们的……我看过一本炼器绝术的残篇,这只是其中记载的一个半成品,我打算给它起一个霸气的名字。”
墨秋依轻笑:“好说,说说吧,你需要什么样的炼器宝物?”
但更让我欣喜不已的是虞残智终于加入轩月剑域,至此,我们除了天才阵法师澹台瑶之外,又多了一个鬼才炼器师虞残智,剩下的就是一群以武问道者是否能出一两个真正的人王、剑王,也唯有这样,轩月剑域才能号称天外净土。
“这是什么玩意?”我共鸣苏颜、澹台瑶、唐阙然、柳彤儿的生命印记,一起传音问道。
“明白,我把残智师兄当成兄弟一般,自然不会亏待他。”
我瞥了她一眼:“麻烦你解释一下这一生哔是什么意思?”
我点点头,尴尬道:“嗯,我说了一山不容二虎的典故,告诉墨秋白,说虞残智以后掌权,一定会针对他的子侄,而如果是墨少游掌权,一定会排挤虞残智,所以最终墨秋白作出了选择,决定让虞残智加入我们轩月剑域了。”
“那这个问题解决了。”墨秋依继续道:“然后是材料,要炼制出足够坚韧的材料才能成就非凡的炼器生灵,这些材料动辄一斤上万龙灵币,消耗m.hetushu.com很大,据我了解,一件比肩星御境的炼器生物,光是材料就至少要花三亿龙灵币,一百件就是三百亿,而小轩还要五百个天御境级别的炼器傀儡,加在一起也至少有千亿之多,还有十艘炼器战船,用的材料都是罕见之物,暂时我们也不知道能否凑足,总之,这件事着实不易啊!”
我点头,尴尬一笑:“是的,我跟残智师兄比较投缘,而且他在炼器方面的造诣确实很非凡,如果他能加入轩月剑域,我们会如虎添翼。”
我有些不详的预感:“什么名字?”
“你想要的是残智吧?”墨秋白眯着眼睛,仿佛看透一切。
“能!”
“哦?”
我和苏颜一起笑了,举杯道:“合作愉快!”
墨秋依浅笑道:“比肩星御境初期的炼器生灵需要一些凶兽魂魄一起祭炼才行,这些凶兽的品质不能差,暂时以我们的实力很难猎杀,这是难题之一。”
八月,远方传来消息,苏希丞、唐安礼联手,集结五十万精锐大军远征西山行省,西境领主张昀大败,交出所有军队,苏希丞当即在西山行省设立行政府邸,由内阁掌握军政大权,至此,西境平定,生命墙内只剩下南境的洛神河域、灵雀殿两大势力依旧态度暧昧。
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墨秋依,她檀口微张道:“这数量确实不小啊,小轩,我们目前能炼制这种宝物的人没有几个,算上兄长、残智也不超过十人,而炼http://www.hetushu.com制一件宝物是有成功率的,三天能成一件就算是不错了,还会废掉许多价值不菲的原料。”
“宗主,我们轩月剑域建立也不少时间了,人才稀缺,所以我想像宗主要一个人。”
“没意思,夸你呢!”
“兄长,我……”墨秋寒气结,道:“这些人不懂得炼器的奥妙,一个个只知道讨要强大的炼器生灵,可却不知道每一个炼器生灵都来自于千辛万苦的锤炼,他们这样三天两头来讨要一件宝物,分明是敲竹杆,把我们墨焰宗当成冤大头了。”
“你闭嘴!”
站在岸边的青石上,墨秋白笑道:“小轩,你说吧。”
苏颜小声对她说:“这位大叔是墨焰宗三大长老之一的墨秋寒,当初屡次三番为难我和步师傅,差点就大打出手了呢!”
墨秋寒震惊不已,一群墨焰宗的执事长老也脸色惨白,他们从这小小的战船里感应到超然的力量,一个个都快要战栗不已了。
我没有犹豫,跟着走了进去,里面竟然有水声,抬头就能看到一条巨大瀑布从天上落下,如一条匹练般,发出冲击巨响声,水花四溅。
墨秋寒则一脸死灰,完全被怼得毫无颜面了。
我们一群人快要把饭给喷出来了。
我想了想,说:“能比肩星御境初期的炼器生物,一百个,能比肩天御境后期的炼器生物,五百个,外加十艘实力堪比外面这艘的炼器战船,能做到吗?”
苏颜一双美眸顾盼生辉,笑http://www.hetushu•com道:“大长老的意思就是说,如果拿出一千亿,就能订购这批炼器傀儡了,是不是?”
至此,半年不到的时间,苏希丞以雷霆手段统一了整个龙灵联邦,实行内阁集权政策,也使得混乱了多年的龙灵联邦终于再次一统,万民欢呼,北域戍守生命墙的军队逐渐增加,并且,听闻有人进言,请苏希丞称皇,但却被拒绝了。
酒足饭饱之后,我近前一步,对墨秋白道:“宗主,能否借一步说话?”
“嗯,差不多了。”
……
“好!”
九月,苏希丞、唐安礼整顿人马,共计七十万大军兵锋直指南方两大势力。
……
苏颜点头:“上次父亲跟我说过,但凡轩月剑域所求,内府会一应批准,而今年内阁的可支出资金至少有两万亿,区区一千亿龙灵币算得了什么?”
“好吧。”
“你说什么!?”墨秋寒大怒。
苏颜传音:“不知道……”
苏颜是总长的女儿,见过大场面,落落大方的一笑:“秋依大长老,你可以明言一件这样的炼器宝物价值多少。”
墨秋白笑了:“总长的千金说话就是不一样,好,我墨焰宗愿意接下这个任务,三个月内,一定完成这批炼器傀儡,如何?”
十月,墨焰宗拿了一千亿的酬劳之后,终于交货!
“没事,我们轩月剑域派战骑帮你们猎杀。”我说。
或许,苏希丞觉得人皇才配这个皇位,而自己的实力还差得远,不愿意僭越,用苏希语的话来说,如和图书今的总长、副长,以及联邦的内阁大臣们全部都只是打工的,为北国女王打工,为未来灵修世界的人皇而打工,真正的权力,掌握在至强者手中。
“嗯。”
“这……”
……
我咧咧嘴,意味深长的一笑,说:“一山难容二虎,宗主打算未来让虞残智继承墨焰宗,还是打算让墨少游继承墨焰宗?如果把宗门传给虞残智,以当初墨少游、墨麟章加给虞残智的凌辱,他当了宗主之后会把这碗水端平吗?”
墨秋白叹息一声,仿佛被我说中了痛处,道:“小轩,你确实聪明,其实我也曾询问过残智,他也有意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不如这样吧,等我们墨焰宗交付这批炼器宝物的时候,我让残智一起过去,从今以后就让他留在轩月剑域了,只是希望你们轩月剑域能善待他,他可是我墨焰宗走出去的第一奇才啊!”
唐阙然:“看起来有些厉害的样子,阿瑶,这是什么啊?”
归途,炼器战船大黑狗穿梭于云雾之中,船舱内,一群人看着窗外的云雾缭绕,有说有笑。
“墨秋白真的答应了?”澹台瑶睁大美眸。
“哦,原来你就是墨秋寒。”澹台瑶抿着小嘴,说:“长相那么凶,一看就不是好人。”
中旬,听闻北方调集上前列火车运兵,水陆并进即将南征,灵雀殿当即发出书函,愿意交出兵权,随后不久,洛神河域的家主、武神洛战天前往天音城觐见苏希丞,同意交出除了三万家族私军之外的所有兵权,并且全力支持北和*图*书域与暗族的战争。
我则说:“宗主,我之前说过,我们来这里是想跟墨焰宗合作,不是某些小人眼中的敲竹杆,只要宗主愿意为轩月剑域提供一匹炼器生命,我们愿意拿出价值等同的代价,只要宗门开口就可以,我们轩月剑域不穷,志也不短。”
澹台瑶真的生气了,猛然站起身,手掌一张符文闪烁,分明是一个十分深奥的符阵,迅速将周围笼罩起来,紧接着掌心里一块奇铁飞快变化,化为一艘炼器战船的模样,散发一缕缕神圣气息,她一双美眸看着墨秋寒,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你以为我轩月剑域真的没人能炼器吗?我这艘炼器战船,胜过你们的十倍!”
墨秋依看着我们,抿了抿红唇,说:“轩月剑域虽然富足,但是毕竟只是一个小小的门派而已,能拿得出一千亿吗?”
澹台瑶扑哧一笑:“步师傅,你这个心机×,我服了……”
“秋寒,坐下!”
“歼星舰~~~”
墨秋白神色严厉,道:“这几位都是我墨焰宗的贵宾,你怎能如此无礼?你再这般,我只能命你离席而去了!”
“可是,残智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也是未来坐镇墨焰宗的人选之一啊!”墨秋白万般不舍。
回到轩月剑域,每天修炼,参悟凤凰法,乐在其中。
日子一天一天过,转眼夏天即将过去。
墨秋白微微一笑,抬手祭出一件宝物,踏步走了进去,道:“随我来吧,这是一件空间类的炼器宝物,可排斥一切。”
“哦,没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