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八十三章 小人留不得

鲜血迸溅,段南的一条左臂硬生生被劈了下来,古雀镜烧得火红,但我忍着痛依旧将其抓住扔进了空间骨戒内,同时心念一动,数十道剑意斩杀出去,凌空就将段南的身躯被完全劈碎了,铁剑则被女山不动声色就给收了。
“哼,就知道你会这么干!”
“喀嚓~~”
女山苏醒,讶然道:“这柄铁剑的材质很不错,似乎是一块陨铁铸造的,夺下来,我或许有用。”
“哼,胆敢杀上山来,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我沉吟一声,没说话。
我心头有些乱:“算了,这件事揭过不提了,驱散他们的雇佣兵,所有灵空岛弟子一缕打散,加入我们的仆从军队,加以训练,要顽抗的,斩尽杀绝好了。”
“师尊必胜,区区的步亦轩不过是得了些造化罢了,论修为深厚当属师尊更强!”
九马画山绝术鸣响,身周一缕缕天马法相飞旋,衬得整个人都宛若天神一般,凌空坠下,双手握剑发动凌厉一击!
火星迸溅,段南手里的铁剑生生的挡住了仙骨剑一击,居然没有破碎,简直是奇迹。
唐阙然脸蛋微微一红,多半是想歪了。
不过,段南输的最大原因应该是心修吧,心境止步于睚眦必报、锱铢必较,这种人怕是永远看不到大道的真意,永远看不透力量的本质,就算是走到了星御境的尽头也只是因为力量积累够了,而不是得窥天机的应运而成。
真龙绝术霸烈绝伦,一击逼退对手。
地面上所有的灵空岛弟子都振奋起来,一个个睁大眼睛,握紧拳头,恨不得www.hetushu.com能取代段南迎战。
拔地而起,离开一丈青的背部,左拳结印,真龙之气缭绕,重重一击真龙拳印镇压空中的剑意,一阵剧烈轰鸣中,段南的铁剑生生被震退,但我也感受到一股极强的反震力道,这个段南实力很强,恐怕即将得窥半步人王的奥妙了,只差一步而已!
“不如,就收入仆从之中吧。”苏颜道:“赵昊,我们总不能真的把这群人杀光吧?”
“铿铿铿~~~”
……
一时间,神威大盛!
“这铁剑真不错,可汲取其中的精华来再次祭炼兵铸山。”女山美滋滋的传音:“对了,别真的踏平这座灵山了,这座山的后山有禁制,似乎也有一个药园,养着一些随时可能突破的灵药,利用大荒中的灵性精华来孕育,使其蜕变,这恐怕才是灵空岛在这里建立山门的原因。”
赵昊翻身落下坐骑,皱着眉,单膝跪在雪地里:“老大,我接受任何惩罚,要打要骂,随你,我只要杀了这人,我就爽了!”
一缕鲜血迸溅,无形剑意撕开了段南的护身罡气,在其肩膀上造成了一道伤口,他的身躯开始摇晃起来,毕竟年迈,与我这真龙之血熬炼过的年轻肉身根本没法比,一旦陷入持久战,他就等于输了。
踏入后山药园,这里被设下禁制,外面冰天雪地,里面却春意盎然,一片生机勃勃,怕是灵空岛把所有的灵秀都移植到这里了,一时间欢天喜地,赵昊闹腾的事情而产生的不快也一扫而光了,众人开始再次移植,这些东西种http://www•hetushu.com在我们的净土药园里最好不过了。
斗绝术,他斗不过,斗法器,他一样不是对手,输得一败涂地!
“蓬~~”
“哦,是么……”
“速战速决吧!”
“师叔……”
这时,一头乌獬豸猛然冲了过来,凌空瞪着黄泉,背上坐着的则是赵昊,赵昊神色激烈,咬牙切齿道:“老大,千万不可收此人!”
“不行。”
赵昊猛然一按乌獬豸的鬃毛,顿时乌獬豸脚踏下去,同时,赵昊双手间经文流转,金光炽盛起来,一道炽烈的大业火轮印轰入前方,直接将黄泉给分尸了!
……
澹台瑶却挺着小酥胸,道:“没事,挡得住,步师傅可是号称快枪轩的,他的速度超乎你的想象。”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是又如何?”
段南暴喝,长剑裂空而下,裹动着风雪,竟然催发出百丈有余的铁剑法相,这是想把我连同身后的轩月铁骑一起斩掉?
段南低喝一声,手中铁剑铮鸣,一缕缕剑意浮现,他能修炼到星御境巅峰必然有一番造化,对法则的领悟恐怕不在我之下,并且虽然只有五重灵海,但却无比浑厚,甚至气机比苏颜的九重灵海还要强大,毕竟是境界悬殊,不能小瞧。
左手催动兵铸山,一缕缕剑刃凝聚的长鞭抽打古雀镜,也抽打在段南身周的护身罡气上,毕竟品级有差距,古雀镜根本抗衡不了兵铸山,直接就被压制了,而段南也被抽打得皮开肉绽,依旧死死的握着古雀镜,口中怒吼:“老夫偏不信,凭我百年修为,杀http://m.hetushu.com不了你这小狗!”
“哦?还有这种好事,那太好了,把他整个药园都搬回明月山好了。”
空中一声声锐鸣巨响交织,风雪都被吹散了,我与段南的战斗形成了一个数百米场域,将飞雪全部排斥在外,而所有灵空岛弟子的脸色都变得铁青起来,他们已经发现了,段南久守必失,如果没有转机的话几乎是输定了。
澹台瑶眯着一双美眸,手掌轻轻在我后背上一拍,道:“我们轩月剑域的剑王老师傅,看你怎么打败这老家伙了。”
段南目光中闪烁浓烈杀意,道:“你是人王步璇音的弟弟,人人都惧你怕你,但我灵空岛可不怕,你敢再进一步,后果自负!”
“步亦轩,你要覆灭我们吗?”
好狠的老家伙!
一群灵空岛弟子神色紧张的看着我,肝胆俱裂,就像是看着一尊死神一样。
朱雀身法腾空,我猛然挥下仙骨剑,低喝道:“我从来没有图谋灵空岛之心,你却屡次三番命令弟子加害我,你这百年修为都修到狗身上了?”
赵昊咬牙切齿,言辞激烈:“不行,我绝不与这种小人为伍!”
“你真的愿意加入轩月剑域?”我问。
这古雀镜不凡,火焰尚未到来就让我的万物剑心有种微微战栗的感觉,要是真的烧过来可能就麻烦了,就算不死恐怕也免不了皮开肉绽。
身躯腾空,朱雀身法运至巅峰,来去如陨星般迅猛,下一刻,来自四面八方的一缕缕强绝剑意狂攻起来,而段南处于攻势的最核心,气势被万物剑心牢牢镇封,只有防守的份儿了,而m.hetushu.com在朱雀身法配合一剑一世界的强大攻势下,他又能防得住多久?
一众灵空岛弟子大惊失色。
“好密集的攻势啊!”唐阙然也咋舌。
“师尊……”
古雀镜内祭炼过上古朱雀的神血,能催发出比肩朱雀的火焰,自然很难抗衡,这件法器的威力很强,甚至比金乌扇的火焰要强多了,是好东西,关键时刻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要定了!
段南却一声咆哮,目中充满暴戾,忽地手掌翻飞,一缕火光爆发,那是一面散发太古气息的铜镜,镜子中心被烧得火红,竟然喷发出无比炽盛的火焰来。
段南浑身裹挟着剑道意境,身周一片片雪花飘零,仿佛都蕴藏了无尽剑意一样,身躯在风雪裹挟中后退数十米,手中铁剑轻轻一颤,漫天的风雪都灵动起来,他修的是一门冰霜法则的剑心,竟然能以风霜雨雪化为剑意,转眼间空中千万道剑气飞梭而来,多得数不过来。
“嗯。”
赵昊皱眉道:“因为……因为我见过他杀我轩月铁骑的眼神,狠辣无情,如今看到我们实力那么强却愿意为了苟活而求饶,这种小人留不得!”
“怎么啦?”我讶然。
“是!”
“这一剑,要为我徒儿江若风报仇雪恨!”
“你放心,我姐不在,我自己也能灭了你。”
“古雀镜?”
“铿!”
“我等……也不过是听命行事,如果你愿意,我等愿意归降轩月剑域!”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年说道,他是这群人里最强的一个,已经踏入星御境初期了。
身后,澹台瑶大声道:“快枪轩,你骂归骂,但不要侮辱http://m•hetushu•com狗!”
苏颜似乎看透我的心思,灵空岛在这座山上至少有数百人,难道真的杀光了不成,那我们与那些动辄灭人满门的魔道有什么区别?而且,轩月剑域目前依旧缺人,运粮缺人,筑城缺人,大量欠缺人手。
“没有想到,我灵空岛的御剑诀竟然能发挥如此威能,不简单!”
“你们……找死!”
她这一拍了不得,我体内的潜力仿佛完全被唤醒一般,血脉澎湃不绝,整个人的实力至少增进了三成有余,好一个澹台瑶,悄无声息以天赋强化增强了我的实力,不过也无可厚非,星御境中期战巅峰,本来就不公平。
他沉声道:“在下黄泉。”
我说:“收入仆从,不列入轩月剑域。”
“惩罚?”
面对段南的速攻,刚刚好,我的一剑一世界也是速攻,踏前一步,遍地冰莲盛开在风雪中,充满了磅礴的生命力,转眼间每一朵冰莲都绽放出数十道剑气,发出铮鸣声,与段南的剑气攻杀在一起,丝毫不让,完全以攻代守。
“小小后辈,不知天高地厚!”
澹台瑶见多识广:“老家伙手里居然还有一件神级法器!”
……
手掌一摆,超凡级法器兵铸山出现,混沌气缭绕周围,霞光暴涨起来,转眼分解,化为漫天的杀伐兵刃席卷,彻底将古雀镜的火焰隔绝在外,但我依旧能感受到那种烈焰的锋芒,好灼热,就连兵铸山都快要被烧红了!
“愿意!”
“噗!”
“我得天……”澹台瑶大惊。
宋骞也愕然:“秃子,你……你怎么那么冲动?”
段南战死,血流满地,身体快被斩成碎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