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八十九章 用心歹毒

“哦?”
“夏阳炎,你呢?”
红衣少年夏阳炎淡淡一笑,目光一瞥我和炽羽,说:“就这般吃肉喝酒多无趣,既然我等都是要进入星巢的人,不如在这里切磋一番,如何?”
我怔了怔,炽羽则淡淡一笑:“很快你就知道了。”
“夏阳炎!”
我看了一眼沐诗雨、沐诗韵,道:“没事,她们在这里还不敢动手,云皇法旨已经下了,在这里私斗的话,他们一样会受到严惩。”
说话的是沐诗雨,她秀眉轻蹙道:“此地是知味楼,岂是你动手的地方?何况云皇陛下已经下了法旨,任何人不得在星巢秘境开启期间私斗,你想抗旨不成?况且,石舫的仇不必你来报,我和诗韵一旦进入星巢,自然会为石舫讨回公道。”
很快的,另外几个人要点了一味金蜥掌心肉,倒是沐王府双美与李寻仙等人似乎对此嗤之以鼻,并不想去品尝什么金蜥肉。
夏阳炎不禁失笑,说:“战侯府落星尘果然自信,既然如此,我就赌你五招内杀不得这头翼虎,我出三块上等符骨赌你不行!”
……
落星尘踏步凌空飞出,双臂张开宛若大鹏般击天而去,几个起落之后就来到了翼虎上空,手掌凝化出一柄血色战矛撕裂空间而下,直奔翼虎的头颅,天神下凡一般。
夏阳炎也取出了三枚符骨放在了一起。
七层面对大荒的门窗齐齐打开,凉风阵阵涌入,外界数百米外有一道符阵禁制,保护着知和-图-书味楼,而外界则就是完全的大荒,此时正有一头数十米高的凶兽咆哮,挥舞利爪攻击符阵,血红色利爪劈得符阵激荡出一道道涟漪,大地隆隆作响,攻击威势十分惊人。
“诸位,我去去就回!”
炽羽抿了一口酒,神态泰然,似乎看淡一切般地笑道:“步亦轩,不用担忧,既然交了你这个朋友,他们若是敢动手,我与你共同进退!”
说着,沐诗雨看向我的目光中带着一缕挑衅光芒,似乎有一战的意思。
炽羽轻笑:“惊走了一头金蜥,来了一头翼虎。”
“没问题。”
夏阳炎道:“我打赌在十招内格杀此兽,可有人不服?”
知味楼下,一名武者绝尘而去,直接出了符阵,浑身符海力量迸发,居然有六重符海,手掌张开闪烁烈芒,一缕缕符文覆满手掌,将其演化为一柄无坚不摧的战刃,横扫撕风而过,“蓬”一声巨震,竟然生生震退金蜥巨大的身躯,脚下如风,一缕缕符号散在风中,完全避开了金蜥的狂攻,下一刻,“喀嚓”一声,在金蜥的掌心割下一大块肉来,左手落入盘中。
“这是一头金蜥大凶!”
靠窗的一个青衣少年一脸贵气,道:“我要一味。”
我皱了皱眉,有蹊跷,恐怕这头翼虎并没有那么简单,便运起万物剑心仔细探查,之后猛然一怔,果然如此,翼虎的腹内似乎还有一种生灵,盘踞在凶兽体内,有一缕缕倒和图书刺伸出,仔细以剑心探查才能感应到其中的磅礴生命力,煞气惊人!
那红衣少年手掌轻轻张开,一柄利剑横陈,是灵装,又一个符灵双修的高手,并且恐怕也是沐王府中屈指可数的少年人杰,目光中充满杀意,道:“步亦轩,你敢与我在这知味楼外一战吗?”
万物剑心探查下,这少年体内有七根纹骨闪烁金光,符海力道流转不绝,蕴藏着极为磅礴的生命力,他一共掌握了七门上等符术,难怪会那么张狂。
“你们要动手就动手,说那么多做什么?”
李寻仙淡然一笑:“怎么赌?”
另一个青衫少年人杰道:“十招?太多了吧,我觉得五招就能格杀此兽了。”
不久之后,肥胖过度的店掌柜上楼,脸上堆满笑容:“各位天骄,既然已经开宴,我知味楼有斗兽为诸位助兴。”
店掌柜眯着眼睛,笑道:“金蜥掌心肉口感绝佳,并有大量精华,可滋补肉身,促进洗炼肉身的进程,烹制的方法为清炖,一道价格为五百斤上等晶石,有哪位想品尝这金蜥之肉吗?”
金蜥吃痛怒吼,知道不敌,转身而去,扭动臃肿的身躯,转眼就消失在大荒深处。
沐诗雨道:“陛下说了,禁绝私斗。”
“多谢。”
“好,一言为定!”
我看着他们,淡然道:“云皇下了一道法旨邀请我来星巢城,我这才来,否则你们以为我想来不成?就算是真的来,我也会带着www.hetushu.com千军万马。”
李寻仙终究是四公子之一,手中捻着茶盏,双眸中蕴藏着凌厉锋芒,道:“猜到陛下会给你一道法旨,但是却没有猜到你居然真有胆子来我云国境内,你就不怕我们群起而攻之,将你斩杀于此地吗?”
夏阳炎伸手一指外面的翼虎,道:“我等就以外面的凶兽为约,赌谁能在最少的招式内将其镇杀,就当是助兴,如何?”
我仔细一看,果然是翼虎,背生双翼,浑身的毛发也渐渐拟化为金羽,每一根都坚硬如钢铁翎羽,一般的攻击很难切入,而且我曾看过云国的《凶兽图志》,翼虎天生神力,一旦成年实力就堪比星御境后期,而眼前的这头已经不知道成年多久了。
“步亦轩?”
炽羽似乎也看出其中端倪,禁不住冷笑一声,说:“早就听说沐王府和战侯府明争暗斗,如今看来是真的,好生狡诈,这简直是借刀杀人。”
沐诗雨、沐诗韵姐妹一起回头,目中带着震惊的看着我。
……
我皱了皱眉,看来这次进星巢秘境终究是不太平,想要活着回去恐怕要杀出一条血路了,毕竟,云族的各大势力几乎都被我得罪了一遍,皇室弟子阮天炀被我所杀,沐王府、武侯府的天骄也是我杀的,加上镇南王、文侯那边也都得罪过了,一旦进入星巢就必须以虚灵界逃亡,否则可能会被第一时间猎杀掉,那就难看了。
“不私斗。”
符阵外,落星尘爆发全部www•hetushu•com威能,三次狂攻轰得翼虎飞退,甚至就连头颅都被震得开始龟裂,最多两招必然就能斩杀。
沐诗雨、沐诗韵点头。
落星尘当即战死,生命气息消失,坠落在半空中的时候就被翼虎一口咬住,摆动头颅撕扯肉身,就这么当着众人的面吃掉了落星尘的身躯!
“带着千军万马?”
夏阳炎则眯着眼睛,笑而不语。
李寻仙笑了:“莫非你有吞并我云国之志?真有意思,灵修界如今那么暗弱,你们在暗族的兵锋下自保都难,居然还想攻伐我云国,你可知道我云国有多少精兵,有多少符修勇士吗?你以为这次你来了星巢城,还能活着回去不成?”
我重新拿起鹿腿肉,咬一口,满嘴芬芳,好吃。
“原来你就是步亦轩……”
“轰~~~”
李寻仙轻哼了一声,身为云皇入室弟子,他似乎对此十分不屑。
“吼~~~”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知味楼真是号手段,不知道养了多少绝世高手,这金蜥的实力至少堪比星御境初期,却就这样三两下就被割下一块肉吓走了,并且知味楼当着客人的面割肉取食,这种经营手段也颇为别开生面,怪不得会闻名天下。
“吼吼~~~”
那是一头黄金蜥蜴,看起来是已是经年的凶兽,浑身散发金色光辉,每一枚鳞片都蕴藏着丰富的灵性精华。
“夏阳炎,多谢你的符骨了!”
落星尘双手擎天,一缕缕雷霆闪烁,祭出了一门绝术,志在必得的一击hetushu•com震撼下去,但就在他出手的这一刻,翼虎猛然张开血盆大口,一缕淡金色尖刺“嗤”一声悄无声息的伸出,破开符文罡气直接刺入了落星尘的眉心之中,迅速收回,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
斗兽?
女山的声音很平静:“刺星是一种寄生类的太古生灵,一般只寄生于强大的凶兽体内,汲取其生命精华来养活自己,但一旦宿主受到威胁,刺星就会出手,为宿主斩杀强敌,这种生存关系被成为一体双生,凶险的很呢!”
店掌柜看着远方攻击符阵的金蜥,忽地轻轻击掌数声,道:“来人,割金蜥掌心肉六斤!”
“原来是文侯府天骄,好嘞,小的这就准备。”
落星尘浑身绽放符文光辉,从怀里掏出三枚符骨放在桌上,道:“请沐王府两位郡主作证!”
好凶残……
靠近窗口的另外一名红衣少年则猛然站起身,目光炽盛的叱呵道:“步亦轩,你好胆!剑陨地斩杀我沐王府石舫师兄,如今居然有种来我星巢城,我看你是活腻味了,莫非你觉得我云国无人,任你纵横国境以内不成?”
“是一头刺星生灵。”
“有意思。”
金蜥走后不久,大荒中另一股凶厉煞气涌动起来,似乎是这里的战斗吸引了另外一头凶兽,既然金蜥都被惊走,这凶兽却敢来,说明它的实力犹在金蜥之上,不过片刻,大地微微颤抖,一头五彩斑斓的猛虎出现在丛林里,十米高,浑身迸发煞气,凶厉无比的冲着知味楼怒吼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