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九十一章 谁敢不敬

“喀喀喀~~~”
“是吗?”
“嗡!”
不过仔细想想,她好像是冲着我来的,过来也只是为了做掉我。
董琦目光明亮,道:“李公子明鉴,在下五十招内必斩这猖狂大凶!”
李寻仙扫了一眼周围的数十人,问道:“谁敢第一个去挑战墨麒麟?”
“被步璇音斩杀,还让那小女人得了一个北国女王的威名,这就是你们镇天王府为云国的贡献,嘿嘿……还不让别人说了?”
董琦叱呵道:“你给我闭嘴,当初镇天王府与沐王府平起平坐,岂容得你如此羞辱?”
墨麒麟冲着知味楼楼顶怒吼,似乎不杀双美不罢休的模样。
两个耳光之后,我立刻撤回手臂,身周龙气涌动,场域直接将三名云族少年人杰挤开,根本无惧他们的进攻。
混沌气萦绕下,反倒是夏阳炎的手臂被震退,我这一掌直捣黄龙,龙威震荡。
炽羽道:“你是说一起动手?”
“蓬~~~”
“步亦轩,你敢赌吗?”
另外两名少年一起动手,双臂呈现符文刀刃斩落下来,迅猛快速。
空间忽地褶皱起来,真龙绝术下部分龙行术部分神通显化,手臂一缩一伸间就避开了对方的两次斩击,手掌张开,“啪”一声重重的抽打在了夏阳炎的脸颊上,顿时五道血红指印清晰浮现,不等他反应,反手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很快的,原本四散在顶层的一群少年有不少都聚了过来,这和-图-书些人一个个气势浑厚、呼吸绵长,许多人的肉身都修炼得极为强大,肌肤如铜铸,云国多俊杰,自古以来就如此,这群人一旦成长起来,恐怕每一个都会成为纵横一方的绝强者。
“夏阳炎!”
我皱眉:“夏阳炎,你说话注意点分寸,步璇音是我姐,不容你丝毫不敬。”
“红月姑娘能参加,那更好不过了。”李寻仙微笑,眸子里掠过一缕杀意。
“步亦轩,你……”夏阳炎一脸死灰,颜面扫尽,原本是想借着打压我姐的盛名来立威,结果直接就被我一个下马威了。
少年人杰夏阳炎大声喊道。
一个身穿兽皮纹绣短衫的少年走了出来,体内符海激荡,蕴藏着极强威能,一脸自信从容,静静的等待众人回应。
巨响声中,巨石门显化的攻势尽数被绞碎,不但没有伤得到墨麒麟,反倒是墨麒麟扬起利爪凌空一击,五道爪痕印在了空中,撕开五道嗤嗤作响的虚空裂缝,裹挟着无坚不摧之力轰向了沐王府双美,转眼之间就已经危险了。
李寻仙轻笑:“就赌这头墨麒麟的头颅,谁能在最少的招式下斩下墨麒麟的头颅,谁就是这场知味楼宴会的魁首,如何?”
“让我来试试,如何?”
“啪啪!”
开口说话的是李寻仙,他目光开阖,带着无比的自信,笑道:“区区一头墨麒麟罢了,还没有必要让两位郡主亲自动手,此处www.hetushu.com有如此多的当世人杰,均是人皇陛下亲自点选的人,有他们在,墨麒麟不敢如何,既然刚才有赌约,不妨现在再来一次赌约,如何?”
夏阳炎冷笑:“若是斩杀墨麒麟的过程中,有人耍诈出手又或者是等到最后才催发致命一击,那岂不是别人都吃了大亏,依我之见,不如有人坐庄,赌几招斩杀,其余人跟着下注好了。”
“墨麒麟凶险,实力深不可测,各位可要想好了。”沐诗雨一双眸子顾盼生辉,看着众人,好言相劝道:“如果实力不济就不要去挑战墨麒麟,星巢开启之前在这里不能再死人了。”
“至少五十招,而且自己会受重伤。”女山浑身笼罩着迷人清辉,笑道:“恕我直言,这里的几十个人虽然都是人杰,许多开辟了七重乃至七重以上灵海和符海,但真正能与墨麒麟匹敌的人恐怕不超过五个,你算一个,那只朱雀算一个,李寻仙、沐王府两个小妞也算,别的嘛……都不太够看,那头墨麒麟在黑暗空间规则上的修为剑走偏锋,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分可怕的地步了。”
“步亦轩,你大胆!”
一根根巨石缭绕雾霭,如古山天柱降临,不断飞梭而去,轰杀于墨麒麟周围的场域之中,一时间黑风阵阵,无数煞气四溢开来,墨麒麟早就在漫长万古中化为凶兽,一身的圣气化为煞气,并且是来自于麒麟一族最原始的力量和图书,煞气风暴席卷!
李寻仙瞥了一眼鸣渊,目中掠过一丝杀意,云族和龙汉一样,对暗族势力深恶痛绝,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收回目光之后,李寻仙道:“现在,我等每人拿出一件宝物,必须价值相等的宝物,就放在这里,由两位郡主做个见证,看谁能率先斩杀墨麒麟,这些宝物就都归谁,如何?”
“要几招?”
想到这里,不禁一个哆嗦,总感觉自己的后背有些发凉,被人无时无刻的盯着。
“那要看你们下的什么注了。”我说。
“看得出来,我先跟着混混。”
长空之中满是虚空尖啸之声,沐诗雨、沐诗韵的宛若雾霭中游动的两条鱼儿,身段曼妙起伏,随着自然一起律动,浑身包裹着白色符文,以相辅相成的路线分离开,避开墨麒麟的撕天一击,随后纵身跃上知味楼七层,回身推出双掌,又是数十道天石功气劲铺天盖地而去,生生的将墨麒麟镇压回地面上去。
“两位郡主,小心!”
看着他与一群少年,我压制所有气息,一如常态,淡淡道:“夏阳炎,我不管你是云族哪一个王侯府邸的子弟,但在我面前侮辱我姐,我杀你如屠狗一样,你以为你的修为很强吗?听我一句良言,你还差得远了,谦虚一点能让你这种人活得久一点。”
李寻仙点头:“正是!”
夏阳炎一脸铁青。
“你知道就好,不过如今兵铸山重新祭炼之后威力非凡,就算和_图_书是我不出手,你手握兵铸山也有一定胜算。”
夏阳炎信心满满道:“我们自有分寸。”
“诗雨郡主不必担忧。”
……
甚至,就连四公子之一的李寻仙也皱了皱眉头,却不动声色,似乎对沐王府双美有着某种自信,觉得她们能够化险为夷。
墨麒麟何等强大,刚才沐王府双美联手都奈何不了这头大凶,此时他更是在屠杀知味楼的守卫,正准备拆楼,不是真正的人杰根本无法与之抗衡。
“好!”
夏阳炎看了他一眼,道:“原来是原镇天王府的人杰董琦啊!自从镇天王在北域雪国被步璇音斩杀之后,我还以为镇天王府已经完全败落,后继无人了呢!”
我欣然点头:“那就赌吧。”
“这件事,到此为止。”
红月冷哼一声,竟然站起身来,一袭红裙裹着凹凸曲致的曼妙身段,浑身散发淡淡幽香,往我身边一站,说:“我能参加吗?”
夏阳炎淡淡一笑:“放心,此地的均乃各族天骄,哪一个没有带至宝出来,一两件法器、符骨、圣药总是能拿得出来的。”
“吼!”
我直接动手,双臂张开,十重灵海铺荡开来,直接撑开一道金色场域,左手一探以狂龙出海的姿态直接攻向夏阳炎的脖颈,一缕缕龙气缭绕在手臂周围,气势威严不可侵,夏阳炎大惊,手臂扬起格挡,符文密布。
“魁首又如何?”开口的是一名暗族人杰,红月对面的鸣渊,一个深不可和_图_书测的少年。
我无奈道:“暂时一点把握都没有,如果你出手的话,十招内大约能斩杀,但我又不想那么早动用你这张底牌,还是留到星巢里动用的好。”
“两位郡主,不妨稍安勿躁。”
暗族七君王之一,红月此时的身份、地位都太特殊了,也亏她有这个胆子在这里晃悠,就不怕云族、灵修界的人杰联手斩杀她吗?
“如此甚好。”另外一名少年点头赞同。
李寻仙看向我,显然,他最终目的依旧是我,这里的所有人,李寻仙胜了都没有什么成就感,毕竟他本就是云皇高徒、四公子之一,但如果战胜我这个剑陨地十重灵海、斩杀阮天炀、吊打九皇子的人,显然意义就非凡了。
夏阳炎皱眉:“李公子,想如何赌?”
夏阳炎仗着身边人多,冷笑道:“步璇音乃是我云族大敌,人人得而诛之,我不敬又如何?”
李寻仙则皱了皱眉,他刚才已经有动手的迹象,如果不是炽羽靠近站着镇住他,恐怕李寻仙就和夏阳炎联手了,我凭着十重灵海、万物剑心瞬间压制夏阳炎的气机,但如果李寻仙出手,夏阳炎得到喘息机会,那就结果两说了。
……
李寻仙淡淡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对董琦道:“镇天王府虽然已经败落,但任何一位人杰都不可小瞧,董琦,你打算多少招内斩杀墨麒麟?”
兵铸山内,女山幽幽道:“小子,你自信有多大把握斩杀墨麒麟?”
“自找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