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九十七章 乱云飞渡

“哇,竟有这等乱云飞渡的奇景……”沐诗雨檀口微张,喃喃说道。
是星尘,星巢秘境从天外带来的力量,万年之后依旧如此凌厉霸道。
一缕微风掠过,星巢底部的雾气缓缓消散,一位身穿白袍的云族老者降临,双手负于身后,颇有仙风道骨的气韵,目光开阖间精光四射,道:“星巢秘境即将开启,进入之后各取机缘,凡我云族人杰需要谨记,不得肆意屠杀异族人杰,此言老夫只说一次。”
诚然,我只要运起万物剑心就能感受到这些匹练中蕴藏的杀机,这种杀机似乎超乎于龙界的力量,而是以另一种规则构成呈现,来自于天外,原本就不属于这一界,一条条匹练中隐藏着无数细小石屑,凿穿虚空,哧哧的飞向了远方。
……
踏入乱云飞渡气境中的时候,浑身都承受着猛烈冲击,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那几个号称人杰的少年都会被斩杀了,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承受着巨大压力,一缕缕流云化为匹练横空,蕴藏着一粒粒几乎看不清的可怕星尘。
很快的,第一批的十几名少年过了大半,但也有五个人被星尘杀伤,送了出去,就此与星巢秘境内的绝世仙缘无缘了。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动容起来。
十几名云族少年各显神通,纷纷抵达入口处,紧接着一个个暴喝起来,催谷符海力量,全身裹挟着一层层的防御符文,宛若十多名不朽金刚一样冲进了“乱云飞渡”的奇景之中,但凡符修必然攻守兼备,这些少年又都是云族hetushu•com的佼佼者,确实都有不凡的手段。
反观红月,她双手负于身后,曼妙身段在狂风中傲然,体表三尺外一重浓郁的血力缔结气盾,护着她直接硬生生的冲了进去,好霸道,绝对的实力碾压,星尘对她几乎造不成任何伤害了,而后方的鸣渊等灵界少年也一一施展绝术,死气森然,一口口深渊灵能爆发,宛若夜空中的鬼魅一样扭动身躯,紧随红月而去。
沐诗雨柔声回应,她和妹妹沐诗韵在一群云族少年人杰的簇拥下,如众星拱月。
我回眸望去,万物剑心穿过雾霭,触及到一股十分强横猛烈的霸道气息,他似乎也有所感应的样子,是沐王,正是这位沐王统御千军万马在云族南疆抵挡住了暗族的一次次狂攻,战暗族,沐王可谓是功不可没,如今居然亲自到来,送两个女儿进入这种险境之中。
两人几乎同时张开双臂,火红色炽羽爆发而出,带着两道炽烈的光辉笔直冲向了星巢秘境,与此同时,红月、鸣渊等人也动身了,还有沐王府的一群人,簇拥着两位郡主一样冲向了入口,谁都不想落后,落后就注定了被动,恐怕会追悔莫及。
“上了!”
荆少行走了过来,皱眉道:“云族进入星巢的人太多了。”
“进去之后直接往深处闯,越深恐怕越安全。”他低声道。
黑暗中,一点点星光在地面上闪烁,就在入口地下的岩层内,一根足足有三米长的石笋散发着玄奇气息,颇为惊人。
“我……我m•hetushu•com们……”两人喃喃自语。
“走!”
“林长老,请放心。”
十重灵海爆发,撑开一片场域,同时运起九马画山绝术,一头头金色天马回旋在身周,犹如缭绕一座太古神山般散发圣洁气息,我双手齐齐张开,运转朱雀身法,在乱云之中或纵跃,或侧移,不断变化着身形来躲避密集的星尘袭杀。
我点头:“有道理,进去之后各安天命吧。”
沐王府众人很团结,沐诗雨祭出一片骨盾,载着众人一起向前飞行,所有人一起催发符力,为骨盾外提供了一重重禁制力量,虽然不断被星尘击穿外围,但维持到进入秘境内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炽羽双臂抱怀,淡淡一笑:“恐怕不仅仅是乱云飞渡,还更加杀机纵横!”
一缕缕雾霭从入口处的长条缝隙中迸射而出,带着磅礴气息,转眼就被挤压成一道道匹练横空,景象之瑰奇令人震惊。
显然,不能当第一批进入星巢的人,但也不能落后,谁也不知道让红月等人先进去之后会不会设下埋伏来伏击我们,一旦中计恐怕就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红月遥遥看着,脸上满是战意。
低头看去,空中雾霭连片横扫虚空,一个个人影就像是满天繁星般的飞梭,这场面实在是太壮观了,让人忍不住的心生豪气干云的感觉。
至于那林长老的警告,谁知道是否有用,或许只是说给我们这些异族少年们听听,以此放松我们的戒备的。
星巢下少年人杰齐聚,灵修界、云族、暗族的人几和-图-书乎都来了,多达数百人,比昨天宴会时看到的还要多,甚至除了红月、鸣渊之外,还有一群暗族少年也即将进入星巢,脸上满是不怀好意,当然,云族的人最多,占到八成左右。
就在这时,一声声轰鸣从星巢中部传来,那里,一道曦光迸射而出,星巢中部的岩石塌陷了下去,出现一道雷霆闪烁的光幕。
炽羽身躯翻飞腾空,如一只灵雀般,前方的雾霭越发浓郁,同时还有一缕缕暗藏杀机的狂风,也正是这些狂风使得入口产生乱云飞渡奇景,直接拦截、斩杀了超过三成的参与者,外面惨叫声连连,许多人都被留在了乱云之中,如果不是每人都有返生灵符,这简直就是一场浩劫,就算是云国也承受不起这样的代价。
炽羽跟我几乎一模一样,运起朱雀身法,灵巧的避开气场中的杀机,以最小的力量横渡入口处的杀机。
一粒星尘,就如一枚高手射出的神箭,十分了得。
云族少年的人群也一阵躁动,反观灵修界倒是安静许多,我们人少,对最大仙缘的竞争力也最弱,或许也是最不被众人放在眼里的,反倒是灵界至少来了三十多个少年高手,一个个血力饱满、气息强横,云族早就把他们当成生死大敌了。
“你有什么打算?”
数百人杰,这些人就是云国未来三十年的国运所在,如果死光了,云国在这三十年内将会出现断层,老一代不济事,新一代没长成。
“嗯,你也小心。”
一旦被这些几乎微不可见的星尘击中,恐怕就九死http://m•hetushu.com一生了。
“刷~”
十多名云族少年气势凛冽,身躯缓缓压低,双腿蕴劲,猛然拔地而起,浑身布满符文,沿着数百米高一片漆黑的星巢外围踏空而去,直奔高达三百米的星巢入口,而入口那里依旧不断有流云飘散而出,卷动着一缕缕杀机凛冽的星尘颗粒。
“乱云飞渡?”
我探身走了出来,与炽羽并肩疾驰而去。
远远的,云族人群中一缕充满杀机的目光看了过来,是夏阳炎,他也被一群云族人杰簇拥着,看来这个人地位还是比较高的,不过在知味楼上被我连续打了两记响亮的耳光,以夏阳炎的狭隘个性不可能不记仇,他会是我进入星巢之后除了红月之外的又一个大敌,随时都可能下杀手。
“快进去了。”
“呼~~~”
……
我看了一眼炽羽,他也看向我。
“轰~~~”
“还等什么,秘境入口已经开启了!”远方雾霭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似乎是云族的某一位宗老,淡然道:“去吧,各自小心,夺取这绝世仙缘!创造万世不朽的功绩,就在这一刻了!”
祭坛旁,一名白发苍然的老者淡淡道:“你二人已经被淘汰,不得再进入秘境了,以你们的实力,返生灵符消耗,再入必死!”
风声呼啸,我一步踏在黑色的岩壁之上,进入星巢了,往里一看,顿时差点就被闪花了眼,里面居然是一片星空中天的景色,与外界的阳光普照大大不同,格外静谧,悬空的一颗颗星辰甚至能看到纹理,每一颗都蕴藏着宇宙力量,深邃和*图*书无比。
……
星巢位于城中心群山深处,清晨雾霭铺满整片山脉,颇为壮观,甚至动辄能看到一道道白色云柱从雾霭中冲天而起,堪称是一种奇景,就在群山的深处,一座闪烁星体光辉的星巢横亘,散发天外之气,此时星巢已经被数万云族军队团团围住,守备无比森严,甚至就连云皇也亲自降临,带着一群王侯立于远方,静静的看着我们。
“入口出现了!”
一团清辉的笼罩下,女山传音,声音十分的兴奋,以至于快要颤抖了:“这是传说中的星晶……三千碎界中最为坚硬的铁石之一,居然那么大一条,太好了,挖出来,如果用星晶祭炼兵铸山的话,兵铸山就能成为最坚硬的超凡法器,没有之一!”
辇车停在星巢一里外,驾车的护卫恭敬道:“贵客,请自行进入星巢下。”
我和炽羽都没有急着进去,而是抬头观望。
“是……是,长老。”二人悻悻,大有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悲凉。
“这个……”
万物剑心感悟,没错,就是这块石头催发出乱云飞渡的奇景,这根石笋了不得!
流云激荡,发出飒飒之声,转眼间就有三名实力超然的少年进入了秘境,身形渡过了那一层雷电光幕,但随着惨叫声回荡在天空之中,两名少年直接就被星尘轰穿了护身符文,身躯开始四分五裂开来,就在他们即将被杀死的瞬间,返生灵符爆发金色光辉生生的裹住他们即将破裂的肉身,奇异力量流转,下一刻已经战死的两人竟然化为两道光辉射落在不远处地面上的古老祭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