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九十九章 围攻

“轰轰轰~~~”
“当~~~”
真龙之气缭绕,却护不住失去防守的肉身,雷矛的枪尖闪烁雷霆,烧焦皮肉,在骨骼上疯狂肆虐,袜口大的伤势惊人无比,而我则几乎根本感受不到痛楚,因为灵魂深处被灼伤的痛楚更加真实,只能提着上古灵金铸造的神秘古钟乱砸一气,“嘭嘭嘭”的在结界内横扫出一片片灵修气浪来。
我传音大喊,但没有回应,糟了,她陷入了沉睡,去祭炼星晶去了!
灯盏被震退,但我的元神受到的灼伤依旧,甚至有种即将昏厥的感觉。
兵铸山咆哮,力量瞬间被催谷到了巅峰,化解为百万神兵横扫周围的场域,与红色灯盏、雷矛、棺椁碰撞在一起,但空间之中一缕缕丝线却十分难缠,任凭我十重灵海撑开的场域再炽盛也抵挡不住,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丝线沁入脑海,缠绕住了脑海深处的一团清辉。
“女山姐姐!”
防守尽失,雷矛钻入了肩膀内,一时间血液迸溅开来。
红色灯盏迸发灵魂力量,一缕缕红色丝线牵扯着虚空中的星光,轰杀而来,尚未接近就让人感觉到灵魂被灼伤的感觉。另外两名少年人杰也出手了,湛蓝色符箓凌空爆发神威,转眼就有一座座冰川从天而降,生满铜锈的棺椁也猛砸而来,裹挟着开山劈石的威势。
另外三名灵界少年也不是什么省油灯,一个取出了灵魂气息缭绕的红色灯盏,另一个则m.hetushu.com祭出了一纸攻击符箓,最后一个最狠,手掌扬起,祭出了一具死气泛滥、长满铜绿的棺椁,三件超强法器的气息都十分浓烈,一旦一起动手,了不得。
鸣渊手腕翻转,带着雷矛如铁锥般继续往我的肩膀里钻透,疯狂大笑道:“步亦轩,你不是号称人杰吗?老子现在就卸下你的右臂,看你如何再当这个人杰!”
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更要命的是我在结界内,移动不得,根本无法躲避他们的攻杀,或许鸣渊等人自己出手我能挡住,但祭动法器的话,就难了,特别是那气息摇曳的红色灯盏,内蕴死亡法则奥妙,让人远远看一眼就有一种灵魂战栗的感觉。
“摇尾乞怜?”
铿锵音不绝于耳,百万杀伐神兵轰击护壁,我几乎全力施为。
红月冷笑:“你在摇尾乞怜吗?”
“宰了他!”
鸣渊一双赤色眼眸充满怨毒,催谷体内深渊死灵力,一时间磅礴鬼气缭绕在身周,显化出一头魔厄的凶相,天地之间都仿佛变色,气势镇压之下,其余的几名灵界少年都露出了审慎之色,后退数步之后撑开场域防守,而鸣渊的雷矛则再次裹挟死气涌至,魔厄凶相怒吼,倒是与魔剑虚无的攻势有几分神似,一瞬间,就仿佛有万千凶厉恶鬼从天而降要将万物撕成碎片一般。
我心底一沉,只觉得森然阴气无孔不入的往身体里钻http://www•hetushu.com,鸣渊不愧是人杰,对死亡力量的领悟远胜于一般的灵界天才,这启灵诀之中竟有一种阴阳相生的玄妙,死亡仿佛变成了一种阴影往肉身里渗透,几乎在第一时间,我的皮肤开始枯萎。
“找死!”
我手握兵铸山,石笋周围散发着一缕缕混沌气,神圣无比,与此同时,左手凌空,擎起了一口古钟,正是上古灵金铸造的神秘大钟,一时间两件超然的法器在手,浑身力道齐开,再无保留,十重灵海轰鸣,真龙之气缭绕,外加一缕缕雾霭凝聚的太皓真经磅礴力道,整个人宛若战神降临,再也无所畏惧。
真龙绝术催谷至巅峰,数十道真龙之气缭绕在身周,将肉身保护住,龙族拥有强大到无法想象的生命力,一时间体内的坏死细胞纷纷重生,枯萎的皮肤瞬间获得新生,荧灿灿的一片,仙骨剑纵横,发出无数剑意,一瞬间空中便充满了剑气,与雷矛催动的恶鬼凶相碰撞在一起。
“噗!”
鸣渊最先出手,雷矛一点,破开了虚空,矛尖带着滂湃不绝的启灵诀玄力轰入结界之中,这结界十分恼人,属于封闭型,外界能攻入内里,内里却无法将力量攻出。
“你挡得住我老子的启灵诀吗?”
周围一片鬼气森森的意境,红月等人设下的禁制斩断了空间连接,完全逆转空间规则,让人无法逾越,无论我怎么努力也无法从虚灵界冲出这片区和_图_书域,事实上冲击也只是徒劳,既然对方设下这个埋伏,就不可能让我轻易逃脱。
好在,真龙绝术源源不断的重生浑身细胞,而凤凰法的不死鸟印记则犹如一口口火炉一样运转,为我的身躯提供精纯无比的力量,纵然鸣渊的八口深渊凌空如烈焰般暴晒,但我依旧能保持主动,不被他的力量所压制,一旦被压制,又在禁制之中,就凶多吉少了。
手握红色灯盏的厉风脸上满是戾气,狂笑道:“斩了这个步亦轩,看灵修界还拿什么与我们抗衡,哼,蝼蚁便是蝼蚁,还想撼动天威不成?”
“死!”
那是……我的元神!
四个灵界少年人杰猛攻,结界内一片紊乱,空中的神级符箓依旧在燃烧,一缕缕冰川意境轰杀下来,镇压在身上,裂开皮肉,血迹斑斑。
“步亦轩,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血红色充满了世界,虚空中哀嚎声阵阵,各种气息混杂在一起,悲哀、饥饿、恐慌、迷茫、恶毒、仇恨等一切负面气息交织,这启灵诀十分非凡,不但能摧枯拉朽的枯萎人的肉身,同时对灵魂也拥有不俗的破坏力。
明晃晃一片神圣霞光在夜空中绽放,兵铸山带着无比磅礴雄浑的圣道气息出现在禁制内,化为漫天的兵刃扫荡周围禁制的结界护壁,超凡法器非同小可,兵铸山一出顿时鸣渊提着雷矛后退而去,免遭兵铸山所吞噬。
意识模糊不清之下,我意念一动,空间骨戒里m.hetushu.com的一面镜子凌空出现,迸发出朱雀法相,化为漫天火雨扫向符箓催动的位置,古雀镜,派上用场了。
鸣渊目光冷冽,道:“各位灵界的道友,不如我们一起出手,为我灵界斩杀此獠,步亦轩此人阴险狡诈,多次坑害红月郡主,我等在此地斩杀了他,就是为灵界除一大害!”
鸣渊暴喝,体内力量齐开,夜空中,他的头顶齐刷刷的有八口深渊一起爆发,喷薄强大死亡气息,深渊系的人杰不同凡响,雷矛横过长空,裹挟着澎湃血气横扫而来,一瞬间便轰入禁制之中,直奔我的脑门而来,出手极其狠辣!
兵铸山,出手!
启灵诀?
心头一阵茫然,我皱了皱眉,目光看向红月,道:“红月,你在这里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你想一想,从古国界到这里,我们交锋那么多次我有很多机会可以杀你,但我有出手杀你吗?你现在杀了我,种下的因果你承受得起吗?我姐一定会率领北临铁骑,兵锋直至你所在的血山一脉,将你们斩尽杀绝,你又何必把事情做绝了呢?”
鸣渊大吼。
难怪鸣渊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为红月“讨回公道”,放眼此次进入星巢秘境的少年人杰,这鸣渊的实力或许可以排入前十了,无比可怕!
一瞬间,来自灵魂深处的灼痛感剧烈传来,灵魂似乎在燃烧一般,痛彻心扉,这完全不同于来自于肉身的伤害,完全让人无法承受,几乎在刹那间就让人精深濒和-图-书临崩溃,下一刻,上古灵金铸造的古钟横扫,撞击在红色灯盏上。
仙骨剑迎战,十重灵海铮鸣,就在我出剑的那一刻,一匹匹火红天马缭绕在仙骨剑周围,仿佛形成了一个力量漩涡,将鸣渊的深渊力量消弭无形,当雷矛落在仙骨剑上的时候只是铿一声巨响,以我的肉身力量硬撼之下丝毫不吃亏,反倒是鸣渊握着雷矛的手被震得颤抖不已。
只能硬挡了。
我不禁失笑:“我是在谈判,如果你觉得我摇尾乞怜,那就尽管出手,我会让你知道鱼死网破到底是什么样子。”
“厉风,干得漂亮,哈哈哈……”
“咻咻~~”
“你请动手。”
“滋滋~~”
……
“小心他的困兽之搏!”另一个少年大喝。
这启灵诀,古怪得很!
“竟然还敢不束手就戮?”
这结界很强,至少以一本十级阵法为本源力量,短时间内以兵铸山的强大居然都无法破除阵法,但外界的人却不太可能给我足够的时间来破阵了。
“好,一起出手!”
红色灯盏再次舞动而来,让我有种莫名的恐惧感,不管一切,兵铸山横扫而出,空中满是冰莲盛放,化为无数剑气轰杀而去。
红月一双美眸掠过厉色,道:“臭小子,你想唬我!?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一柄雷矛出现在鸣渊手中,杀机凛冽,一缕缕血力缭绕在雷矛的周围,令空间扭曲,显然鸣渊暗恋红月,想要在心爱的女人面前一展雄风,而代价则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