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三章 逼死自己

红衣少年身躯直接爆开,甚至连返生灵符都没有来得及使用就被斩龙剑诀给镇杀了,一时间所有随夏阳炎来的人都震惊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已经杀红了眼的人。
夏阳炎咬牙切齿:“战!不斩了你步亦轩,难消我心头之恨!”
“你们用返生灵符走吧,这里不适合你们。”
一旁的草丛间,几名受伤少年看得目瞪口呆,其中一个咬牙切齿:“步亦轩,你好狠!你可知道这是我云国境内,你居然敢在星巢里公然斩杀云国天骄?你……你为何如此大胆?”
但后方的人就不同了,一名身穿红衣短衫的少年转眼就快要被斩龙剑诀吞噬,祭动浑身的符术凝化为盾,怒吼道:“夏阳炎,你疯了吗?连我都要杀?”
“哧~~”
“说什么多干什么,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
用生命极限催动的剑诀,确实有点厉害,但绝无可能登峰造极!
“步亦轩,你以为你是谁,看到了没,你空有十重灵海、一品道心,却压制不了我!”夏阳炎整个人陷入疯狂,不断挥剑。
“这种人太傲了。”
轻轻一踏脚下岩石,整个人如一缕轻烟般飘向了夏阳炎祭出的凶狂风暴,就在进入风暴中的那一刻,数十道真龙之气缭绕周身,甚至凝化出一缕缕混沌气息,每一条龙都变得更加清晰,鳞片、龙角、利爪一一呈现,尖啸声惊人,身躯随着绝术意境自然而然的律动,宛若一只鱼游于大海,一条龙行于天穹,整个人催发出的真龙意境生生和图书分开了斩龙剑诀的符海气境,手中仙骨剑奋力,蕴藏着一剑一世界绝术真意的一剑轰向了夏阳炎。
夏阳炎大口吐血,身躯已经接近极限,手中宝剑扬起,瞬间激起了千重气浪,一口口金色大剑横空,与我的一剑一世界碰撞、绞杀在一起,天空满是轰鸣的铿锵之音,两柄剑几乎在瞬间就交换了数十招,不分胜负。
我一边运转朱雀身法躲避追杀,一边传音道:“过分的自尊就会变得扭曲而狰狞,伤害旁人,也伤害自己,对于这种人,就应该活活气死他!”
夏阳炎冷哼一声,那口巨剑直接斩落!
身体如一缕轻烟,我快速移动,抬头看了看上空这柄散发恐怖气息的符文宝剑,禁不住笑道:“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配叫斩龙剑诀?这区区的雕虫小技,斩得了真龙吗?”
一炷香不到的时间,夏阳炎带来的十几个少年有一半相继被我“清理”掉,剩下的一半也都负伤,只能在一旁“观战”了,而夏阳炎则浑身发红,仔细看去就会发现是毛孔中渗出了一缕缕鲜血,他强行催谷尚未完全掌握的斩龙剑诀,已经快要被这门灵力的霸术给谷爆肉身了。
夏阳炎暴喝,体内符文再度卷动起来,四周的碎石、树木纷纷腾空,在斩龙剑诀的霸烈意境中被绞碎,转眼形成了一道浓烈风暴,剑意四溢,在夏阳炎的催动下激荡着无与伦比的杀机,这人要拼命了,今天果然不能善了。
“很快你就知道。”
“来吧,一和_图_书决生死!”
一缕神圣剑意流动开来,下一刻,夏阳炎的眉心绽放出一道血线来,双眼瞬间变得迷茫,后退数十步倒落在地,眉心不断涌出鲜血,人已经没有了生机,被我一道剑诀给灭掉了元神,根本不给他使用返生灵符的机会。
就在凌乱而密集的剑气之中,我忽地腾出左手,食指、中指并拢掐出剑诀,一拂而过探入密集剑气的缝隙,就在电光火石间对着夏阳炎的头颅轻轻一点。
斩龙剑诀气势再起,在空中引动隆隆天威,这确实是一门绝术,如果我硬挡,或许能挡住,但必然会付出代价,不值得。
真龙绝术部分手段显化,直接将他轰得飞了出去,凌空吐血,血脉开始爆裂开来,很快的金色返生灵符裹着他的身躯飞了出去,救了他一命,转眼间,一死一伤,夏阳炎带来的人只不过算是这次云族进入星巢秘境的人杰中的偏弱一部分,否则的话,我不可能那么轻松应付。
……
“夏阳炎,你竟杀同族?”一名少年斥责。
空中的巨剑产生剧烈压迫感,仿佛一座充满剑道气韵的山岳镇压下来,让人有种淡淡的无力感。
夏阳炎暴喝,浑身符海爆发,一口金色巨剑从天而降,带着滚滚怒雷与浓郁雾霭,挤压着虚空,威势不凡,果然,一旦动起手来,夏阳炎自身实力开始体现了,敢那么张狂,又位列这次进入星巢的云族十大人杰之一,必然是有一些超强手段的。
我皱了皱眉,朱雀身法快速横渡灼热气hetushu•com浪,仙骨剑一指,一缕绝强剑气爆发,直接将一名手持阔剑的云族人杰震退,口吐鲜血,脸上满是难以置信,这人才仅仅四重符海,根本就够不上我一招,一触即离,身躯宛若朱雀般灵动,凌空划过一缕火焰烟痕,左手肘关节蕴满真龙之气,重重砸在了另一名少年人杰的胸口。
我深吸一口气,杀意已决。
斩龙剑诀气势雄浑,甚至有几分真龙气息,想必是某个得窥真龙绝术意境的人所创,威力倒是不弱,只是缺陷太大,如果没有真龙之血熬炼肉身的话,凡人的身躯又怎么承受得了这门霸道绝术,何况夏阳炎心胸狭窄,没有容人的气量,容易走极端,修炼这门霸术也显然不太合适,完全做不到收放自如。
“你说什么!?”
兵铸山内,女山则幽幽道:“之前只知道你是天资近妖的妖孽,如今看来,你小子还是一个毒舌妖孽,三言两语就快要把夏阳炎这白痴给气死了。”
“轰!”
蹬动两腿,几息之后,夏阳炎战死,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蓬~~~”
“一起上,诛杀此獠!”
双臂猛然张开,朱雀双翼炽烈燃烧起来,身体迅速如电般横移开来,顿时身后“轰”一声巨响,夏阳炎祭出的巨剑直接在山坡上轰出了数十米宽度的大坑,原地的金子岩石都被直接烧熔了,嗞嗞作响,好狠的杀招,多亏没挡,不然或许会吃亏。
仙骨剑纵横,契合剑道真意,一缕缕丛生剑意犹如潮水般压迫向四周,十重灵海凌空缔结,发hetushu.com出神圣不可侵的气息,卷动无边杀意横扫人群。
我带着微笑说道,但想必这微笑在这群少年的眼里没有那么阳光灿烂,反而会像是恶魔的微笑。
“小爷要你死!”
夏阳炎大声暴喝,斩龙剑诀再度横亘坠落下来,覆盖近五十米的区域,五十米对我而言也就是一踏步的距离,毕竟朱雀身法太快了。
夏阳炎暴喝,体内七根纹骨轰鸣起来,散发光辉,祭动斩龙剑诀疯狂轰杀。
我转身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们刚才也听到了,夏阳炎说如果今天走出了星巢秘境,就会纠集家族兵力攻伐我的领地,要斩杀我为止……如果他不说这句话,我能留他一命,但既然说了,那你也就只能去死了,我灵修界人杰这次应云皇之邀进入星巢,不惹事,但也绝不怕事!”
没必要与他正面抗衡,白白花费力气。
长剑铮鸣,剑道气境弥漫,一群云国少年纷纷拔剑,一言不发就开始了围攻。
“夏阳炎,以多欺少你要不要脸?”
夏阳炎脸上满是怨毒,他身为一方人杰,自小就备受瞩目,是家族掌心中的明珠,但知味楼上被我连扇两记耳光,这耻辱恐怕会终身难忘,也只有亲手杀了我才能洗刷。
“只剩下你了。”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夏阳炎狂啸:“即便是今天杀不了你,只要能走出星巢,我夏阳炎一样会集结家族势力,攻伐你步亦轩,直至斩杀你为止!”
我扬眉低喝:“夏阳炎!你别忘了,你侮辱我姐姐在先,我才教训你,你以为hetushu•com我针对你?你错了,你还不配?如果你今天死在这里,也是你自己一步步把自己逼入绝境的。”
一群少年纷纷祭动返生灵符,身躯立刻被灵符包裹着离开了星巢。
“你话太多了。”
头顶上空一片铮鸣之声,夏阳炎一双眼睛血红,体内纹骨金光爆发,整个人都产生浓烈杀伐感,又是一口巨大符文大剑出现在头顶上,他浑身青筋暴起,咬牙切齿道:“只知道逃命的小人,小爷倒看你如何逃得过我斩龙剑诀的攻势!”
“你……你也要杀我们吗?”少年声音有些颤抖,此时只要我出手,他们必死。
朱雀身法飞梭,“蓬蓬蓬”的将一个个云族少年人杰轰飞,我一边戏谑笑道:“夏阳炎,斩龙剑诀确实是一门绝术,不过……你居然使用自己的招式误杀自己的人,远远没有把这门绝术修炼到收放自如的地方,天地规则力量,有放自然有收,你居然只洞察了其中的一方面就敢拿出来献丑,啧啧,就凭你也配称作人杰,看来云族这一代的天才已经陨落得差不多了。”
“走!”
夏阳炎双臂缭绕剑道气韵,皱眉道:“你们也看到了步亦轩是如何的一个妖孽人物,如果我不动用斩龙剑诀这样的杀招,你们以为能奈何得了他?非常时期当以雷霆手段制敌,所有人都小心了,此役我等若能诛杀步亦轩,必能万古流芳!”
我淡淡的看着他,说:“你的符海气劲已经不足之前的三成了,而我只是以身法躲避你的攻势,根本没有损耗什么灵力,你还要一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