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五章 历史记忆

一缕气机涌动而起,炽羽猛然示警,而我也早早凭借万物剑心洞察杀气,翻身而过,与炽羽分别向左右翻身躲避,顿时“哧”一声一缕白色剑芒掠过,以至于草地溃散,树木崩断,甚至在金色山体上都轰出一道数尺沟壑,好猛烈的一剑!
“法器之外还有结界,你们两个破解阵法,我为你们护法。”武圣阁传人提着黄金战矛,脸色泰然地说道。
“是。”陆青宁微笑:“你不敢?”
“有些道理。”
“石头、剪刀、布!”
“行,你看到的东西,要一同分享给我和步亦轩,如果这样我就答应。”
这个性,修炼洒脱随心的剑道,倒是十分合适,难怪这个人的剑术能有大成,以平民的身份却在云国走到了今天这个超然的地步,放眼沐王府,也没有几个少年一代的实力在他之上,甚至就算是当初的石舫,也要逊色了不少。
这时,炽羽已然破开了禁制结界的最后力量,将混沌气涌动的巨大战矛擎在手中,火炎流动,已经开始炼化为自身法器了。
“没错,确实是火界。”陆青宁皱眉:“这与师尊曾经说过的火界几乎没什么区别,这么说,这柄战矛是上古战场所遗留下的宝物,也就是说,火界曾经已经强大到跨界一战了,可是如今依旧是我们灵修世界坐镇龙界,当年大战的结果是怎样,这支强大的火界军队后来去哪儿了?”
陆青宁归还不灭战矛,道:“那就此做别了,这星巢秘境机缘众多,但杀机也多,特别是灵界、云和_图_书族对我们的敌意很强烈,你们都要加倍小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轰然一声,周围这震撼无比的画面猛然坍塌了下来,我们三人回归到真实世界,一个个脸上都有细汗,就在刚才的那一刻,我们感应到了那些上古强者的锋芒,那些披甲勇士,几乎每一个实力都不逊色于我们太多,甚至一些冲锋陷阵的战将,早就已经列位人王了。
我看着仙人洞外的迷茫一片,说:“如果真如你说的一样,武圣阁所有年轻一代的弟子全部出山,恐怕足以就主宰整个大荒世界了。”
“丝丝……”
“嗡!”
“师门绝密,此乃天机,恕难奉告。”陆青宁见我茫然,转而一笑:“步亦轩,你不必太过于忧虑,以你的实力只要好好修道,就算是有什么变化也影响不到你,你这样的人杰,数百年或许能有一个,资质与机缘不在荒古圣殿传人之下。”
只三轮,武圣阁传人被淘汰,再来一轮,我使个破绽不动声色的输给炽羽,这不灭战矛也自然就归炽羽所有了。
“云族就派你一个人在这里,拦得住吗?”我问。
“这……启示着什么?”炽羽皱眉。
……
陆青宁不禁失笑:“不必,我武圣阁还做不出那种下作的事情来,我也只是为了了解上古发生的一切罢了,火界与龙界的一战,或许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陆青宁微微一笑:“武圣阁弟子众多,与荒古圣殿不同,荒古圣殿一脉相传,每一代年轻弟子只有一人,而我武圣和图书阁则堪称枝繁叶茂,掌门亲传弟子一名,内门弟子数人,外门弟子更是多不胜数,以我的实力也只是师尊座下中流罢了。”
我则讶然道:“内门弟子,这么说武圣阁除了你之外,还有不少实力跟你相当的人物?”
陆青宁道:“可否将不灭战矛借给我一观,十息即可。”
炽盛光辉之中,一人挺剑而立,身姿皎然,是一名云国人杰,这人我认识,位列这次进入星巢的云国人杰前十,名叫魏尘符,沐王府的年轻一辈人杰之一,实力很强,比夏阳炎之辈要强多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人应该是沐王派遣进入星巢保护双胞胎女儿的最强护卫。
我扫了一眼他的身后,那里有一片金色迷雾,内里充满圣洁气息,甚至与我剑心内铭刻的真龙绝术有强烈共鸣,便道:“你身后就是真龙埋骨地吧?”
“可以。”
“你这是在邀请我去武圣阁作客?”
周围的空间剧烈颤抖,变成了一组组符号组成的规则,继而化为金色流沙没入长河之中,陆青宁脸色微微苍白,握着战矛的手臂有些抖动,仿佛即将难以驾驭一般,也就在这时,忽地时光被抽离了出去,周围的画面疯狂急转,追溯向远古的时代。
“不,只是一窥这上古法器蕴藏的天机,我想知道上古时代里这星巢内发生过什么,或许能看到一些东西。”
“石头、剪刀、布!”
“不能了。”
这火泽笼罩的战场完全像是一场超然于凡人的神战一样,令人动容!
陆青和图书宁咬着牙:“你们觉察到没有,那些从火泽中冲杀而出的人并非这一界的人马。”
魏尘符爽然一笑:“我会尽力,至于其他,听天由命好了。”
炽羽皱了皱眉:“没什么不敢的,我去,不过这不灭战矛是我的,你们不能强夺,而且步亦轩作证,他知道我去了武圣阁,我若是去了武圣阁不回来,以后步亦轩你见到朱雀一族,记得为我传讯,让我族骄子一起出动,踏平武圣阁。”
“轰~~~”
“哪一刻?”
转眼间,武圣阁传人化为一道金光掠过天际,消失在茫茫群山之中。
炽羽问:“能不能再用武圣经探查一下这柄不灭战矛所铭刻的历史记忆?”
我点头:“火界,那些是火界的军队,我曾经见识过火界的力量,所蕴含的规则极致炽热,与这些上古强者一般无二。”
“可怕……”
“没错。”
魏尘符并不否认,道:“两位郡主,以及皇室的天骄都已经进入真龙埋骨地之中了,这里是星巢的核心之一,请你们万勿进入。”
……
陆青宁有些疲倦,摇头道:“使用武圣经的代价很大,何况我的修为尚浅,如若是师尊来,恐怕一眼便能洞察上古所发生的一切,刚才所看到的一切记忆,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不过……炽羽少侠你走出星巢之后,不妨跟我前往武圣阁群山一趟,让师尊好好观摩这柄战矛,如何?”
魏尘符一双眸子盯着我,充满战意,但不失敬意的抱拳道:“在下云国沐王府魏尘符,请灵修界人杰步hetushu•com亦轩,赐教!”
“什么时候那么仗义了?”我有些诧异:“在剑陨地的时候,得知我开辟九重灵海还想出手杀我,你变化太多了!”
炽羽抱臂在怀,耸肩道:“用剑的,交给你解决,十招解决不了的话,就换我来。”
陆青宁笑着摇头:“并非如此,师兄弟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闭关,即便是剑陨地出世也只有我一个人能来,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
“炽羽。”
我看了他一眼,这人虽然个性桀骜,但倒也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小人,值得结交,便问道:“打交道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大地之上,满是密密麻麻的古国军队,战车连片,铁骑成群,铺满了整个丛林,一张战旗在空中飘扬,是一面龙汉云旗,与如今龙灵联邦使用的旗帜一模一样,这种战旗流传亘古,而手中擎着旗帜的战将则一双眸子透着清冷之色,仰望天穹,道:“来了!”
我和炽羽相视一笑,准备上山,去找下半部无缺真龙绝术!
炽羽手臂一扬,不灭战矛横空掠过,落入陆青宁手中,他气息一沉,脸上满是凝重之色,手掌轻轻握着不灭战矛,一缕缕圣洁符号涌入神兵之中,忽地周围的空间扭曲起来,我和炽羽都微微惊愕,感受到时间的流淌速度显然转变了,时光流沙似乎不受掌控一般。
“武圣阁内门弟子,陆青宁!”他抱拳沉身道。
炽羽已经开始双翼劈斩结界,准备取机缘了。
风扬山的夜晚一片凄冷,星光璀璨的洒落和_图_书在这座金山上,折射出一缕缕让人眼热的光辉,我和炽羽一路奔行向山巅方向,一路上到处都有人战斗,有的在相互厮杀,有的则与剑藤妖等风扬山上的“土著”战斗,夺取机缘,不过那些机缘不值得我浪费时间,山巅上的真龙绝术才是至关重要。
更重要的是,魏尘符用剑,用符法之中领悟出一套凌厉霸绝的剑术,让我早心痒痒,早就想与之一较高下了。
“好,就此别过了。”
武圣经,居然还能逆转时光?!
“小心!”
武圣阁传人尴尬一笑,摸摸鼻子,道:“此一时彼一时,剑陨地时大道争锋,灭掉对手自己就能斩获更强的机缘,你不也一样杀了阮天炀、牧凌宇夺了他们的造化了吗?如今,木已成舟,你的十重灵海早就稳固成晶,既然改变不了,不如做个朋友,你说呢?”
“嗯,我也有同感。”
“那么,只有硬来了。”
炽羽懒洋洋地笑道:“你想观摩不灭真意?”
一柄火红战矛出现在他手中,周围缭绕无数不灭战魂,掀起滔天火焰横扫大地,天空之中一声声雷鸣般的巨响震耳欲聋,一整支沐浴在烈火中的军队降临,与大地上的龙灵帝国军队血战在一起,整个世界似乎一瞬就被鲜血染红了。
天空猛然炸开,化为一片火海,一缕缕火焰窜动如龙,就在极其炽烈的火泽之中,一道道身影凌空掠下,是骑乘烈马的战骑,人与坐骑都浴火重生般的冲了下来,浑身通红,居高临下,领衔者更是骑乘一头威猛战兽,铁蹄裂空,十分惊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