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六章 晚辈心服口服

炽羽咧嘴:“这可是孕育好久的真命之羽,我耗费那么大的代价你还这么揶揄我,你有本事你来布一个杀阵,说你能百分百斩杀暗族君王。”
“嗡!”
“阴阳相生,道法不息。”我说。
“哎哟,够狠,我喜欢,好吧,帮你!”
魏尘符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目中带着些许敬畏,似乎我迅速学会他的招数已经让他有心理阴影了,跟荒古圣殿传人一样,不愿意跟我交手,生怕一不小心师门绝学就会偷师了去。
“真龙神晶?”
炽羽整个人都快要沸腾了,道:“那可是真正的天材地宝啊,就跟棺材菌一样,不是什么样的条件都能长出来的,纯正的真龙骨,经历万年的暴晒,吸取日月精华才能极小的可能性缔结真龙神晶,这小小的一块神晶蕴藏万古岁月的灵性精华,一口吞掉,可比肩数十年乃至数百年的功力底蕴。”
两人飞掠而下,隐藏气息于雾霭之中,来到真龙神晶的骨骼后方,炽羽直接拔下一根带着金色血液的羽毛,羽毛涣散化作一缕缕金色光辉,隐入真龙神晶周围,化为一个杀阵。
魏尘符脸色黯然,道:“我不是你对手,你可以随意进入埋骨之地了。”
没走多远,前方一块巨骨凌空,骨骼泛着荧灿灿的光芒,上面布满了法则光辉,真龙骨,这么快就找到了一块,虽然不是记载真龙绝术的符骨,但绝对算是好东西,星巢内有禁制保护,真龙骨保存得十分完整,就连规则都保存下来了,远比东海上真龙宝殿的龙和*图*书骨要有价值得多了。
“这头真龙也太大了。”
就在这时,远方传来激烈打斗声,死亡之气涌动,符文气浪吹拂,激荡的雾霭之中隐隐能看到几个人影,赫然是红月与五名云族少年在拼杀,几个少年都是人杰,实力很强,一起围攻,但红月显然更强,应付自如。
“小麻雀”战战兢兢:“晚辈心服口服……”
魏尘符脸上多出几许讶然,体内纹骨光辉暴涨而起,无数符文密密麻麻的覆盖在剑刃周围,一瞬间绽放,化为无数剑气迎击,同时挥舞长剑左劈右砍,整个人宛若符海中的一缕剑意,在这一刻,人剑合一,意境超然。
一股股强绝的剑气相互碰撞、抵消,我睁大眼睛,吞噬天赋在身周化为一道血色场域,洞察、观摩一切武学真意,而魏尘符所凝化的符文剑气的规则奥妙也尽显无遗,只是一刹那我就整个人都惊愕了一下,好一个沐王府人杰,他在剑道上已经走出了骄人的一步,符文演化的剑意生生不息,与我的一剑一世界有共同之处,却又有另辟蹊径的妙处。
“轰轰轰~~~”
我抬头看着,说:“如果没死,从头到尾怕是至少有五十里那么长吧,一块肋骨……简直跟山岳一样,本来还打算弄点龙骨熬汤榨汁喝,结果……这么大的龙骨,怕是全世界也找不到那么大的汤锅来煮了,真是可惜。”
“你可真是我的好朋友,我别的不求,只求你别吃我……”炽羽还是心底暗自忐忑。
每一种法和-图-书,都寓意着一种基本规则奥妙,而魏尘符的剑道让我沉吟不已,仿佛时间都停止在这一刻,想要将这种法尽快汲取、悟透。
女山一挥手,又一重敦厚的禁制隐入真龙神晶周围,这次万无一失了,任凭她红月再强恐怕也只能束手就擒!
魏尘符洒然一笑:“天道渺渺,修远之途远非我辈所能洞悉,何必把自己逼入绝地呢?埋骨之地就在那里,谁能夺机缘要看天数,你们即便进去了也未必能夺到真龙符骨,何况红月、鸣渊等灵界的人也进去了,我拦住你们与拦不住你们,意义已经不大了。”
“当~~~”
“没错!”
“你……”
我一怔。
我皱了皱眉,红月多强啊,恐怕已经接近人王的真正水准了,这么简单的禁制杀不掉她,于是传音求救:“女山姐姐,帮我抓红月。”
“行,一言为定。”我点头。
“你……你好可怕!”
女山露出半截身躯,神圣气息内蕴,目光幽幽的看着炽羽:“小麻雀,你不服吗?”
“嗯,别过。”
“明白人!”
我瞪着他:“妈的,你这么一说我总觉得自己血亏,真龙神晶是天材地宝固然是好东西,我要红月有毛用啊!”
他满脸狐疑:“你刚才的一击,似乎还蕴含一种熟悉的剑道气息。”
我将万物剑心真意蕴于双眸,勉强能看个五十米,再远也就一片模糊了,这真龙埋骨地里似乎有一种意志在掌握,四处漂浮着蕴藏真龙气息的迷雾,灵力无比旺盛,倒像是真龙死在这和图书里之后,尸身化骨,一生的修为都反哺这片大地,这真龙埋骨地不但不阴森,而且是绝佳的修炼之地。
他们在夺取宝物。
“不必杀,我要活捉她,带回轩月剑域,让暗族付出极大的代价来赎人!”
炽羽皱眉,说:“我还以为你喜欢这样的女人,你看她,身段堪称是尤物,脸蛋也精致好看,加上灵界君王的身份,这等乱世尤物你难道不想征服吗?再说了,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你不想睡她,剥下她一身的宝物也绝对值得过这区区的一块真龙神晶了,这笔买卖你血赚不亏的。”
进入真龙埋骨地,四周一片金色雾霭,视线连十米都看不透。
月刃挥动,每一击都催发出无数道剑气,攻杀魏尘符,身周九马画山绝术舞动,整个人对剑意运用自如,进入一种“无我”境界,身体在战斗,而心意却已经沉浸在对魏尘符剑道的参悟之中了。
“宝物在哪儿?”炽羽和我一起飞跃在一块岩石上,静静的看着他们,同时传音。
十重灵海铮鸣,显化在外,缭绕在我的头顶上方,同时剑意涌动,在身周形成了九马画山绝术的法相,整个人一掠而至,月刃凌空一点,剑道意境迸发,化为一道洪流冲向了魏尘符,这洪流中何止一缕剑气,简直是上千道剑气汇聚成河的。
“没本事就站在一旁看着。”
“……!!”
魏尘符脸上更多了迷茫:“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学会我的剑术?”
一团清辉绽放,女山懒洋洋的躺在兵铸山的一根战hetushu.com矛上,道:“怎么,你想杀她?”
我瞥了他一眼:“那么硬的一块石头吞下去,换成人类的话,可能会被撑死。”
“一块七彩晶石,蕴含很强的真龙气息,就缔结在一块龙骨上。”我传音道。
万物剑心探查,我仔仔细细的把周围搜寻了一遍,最终发现是战场后方的一块龙骨,上面缔结出了一块七彩的晶石。
我踏近一步,身周蕴满剑道意境,脚踏通明璀璨的万物剑心,如入无人之境,月刃连续两次挥动,将魏尘符逼退近百米,在一剑一世界的镇压下,他的剑招开始紊乱,已经不敌了,甚至他似乎感受到了一些不妥,抽身急退,剑刃一横:“停!”
“不会,有我在,就不会让你死。”
炽羽目光古怪的看着我,道:“难怪你都不眼馋红月这样的尤物,原来自己还养了一个绝色倾国的大美女啊!”
“大道归一,剑道也一样,最终的剑道大成者必然是归于同一本源,我拥有一门万物剑心,所以无论你怎么演化剑道,最终也逃不出这个范畴,我能洞察,就能学会。”
“还是不太够。”
……
我仔细一想,果真,如果真能降服红月的话,为灵修界减少一个大敌不说,万一魔剑虚无还在她身上,那就真的血赚了,魔剑虚无是什么存在,能直接斩杀人王,一百块真龙神晶也比不上一把魔剑虚无!
信手一挥,九马画山的剑道之外又多出了几分凌厉,这一剑蕴含了一剑一世界的真意。
一旁的炽羽禁不住浑身发毛,瞪着我说:和_图_书“你这混蛋还想熬真龙大骨头汤?你对圣兽到底有没有一点敬畏啊,我……我哪天要是战死了,你不会也熬我的大骨头汤吧?”
炽羽笑笑:“没关系,我乃朱雀,内世界的神火足以熔化,我们设个陷阱吧,一会红月击败那几个人之后,定然会去攫取这块真龙神晶,我们就在真龙神晶周围设下埋伏,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让红月这小娘们吃下自己种的苦果,一旦得手,真龙神晶归我,红月归你。”
“你这个杀阵行不行啊?我总感觉太弱了,困不住她怎么办?”我说。
炽羽飞快的再度拔下两根羽毛,置入虚空之中,羽毛嗡嗡作响,有剑拔弩张的气势,尖端直指着真龙神晶,一旦有人触发,就会遭遇两重暴射。
炽羽也讶然,道:“你们云族的人杰不是应该以死相抗吗?换了别人,恐怕就要说除非踏着他的尸体才能进入真龙埋骨之地了。”
“我不是阵法师,我只是一个剑修而已,没这个本事。”
炽羽赞叹一句:“就此别过。”
“不打了?还没分胜负。”
“这就是九马画山?!”
双剑碰撞,周围的空间尽数扭曲,完全被剑意所演化,魏尘符身后披风猎猎,脸上又多出了几分惊色:“这是东海上的剑神绝术?”
魏尘符的脸上满是震惊,一剑一剑的化解我的招式,倒是让自己的剑招再无保留,尽数施展出来,也一一铭刻在我的吞噬天赋之中,一旦全部悟透,就会成为万物剑心的一种法,进一步补全剑心,让这门一品剑心愈发强大,趋于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