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八章 绝色战俘

红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随后一声叹息:“你果然已经掌握了凤凰法。”
炽羽一脸死灰:“我朱雀一族的男性,向来玉树临风、倜傥英俊,你居然看不上……”
“小心她又耍花招。”炽羽在旁道。
炽羽摇头:“不必,我说过只要真龙神晶,别的东西都归你了。”
“没有。”
炽羽笑问:“都有什么?”
“好。”
“你做梦!”
“你确实聪明。”
趁着红月尚未醒转过来,一个箭步,右拳蕴满真龙之气便砸在她粉嫩嫩的脸蛋上,顿时一拳就把她的脸蛋砸进了烂泥之中。
炽羽歪头盯着她的胸脯,忽地笑道:“灵界的女人确实颇有滋味,步亦轩,不如我们作个交易,我用一株圣药换了她,你把她让给我,我也懒得去嫌弃她不是朱雀一族了。”
红月蹙眉不语,但挣扎的幅度却变小了,这句话对女人的杀伤力果然很大,即便红月是一个君王级灵界高手,但依旧是一个女人,对容颜最在意不过了。
红月躺在我的肩上,闭上眼,泪如雨下,就连返生灵符都被揭了,浑身血力又被封住,再加上肉身被紫金神蚕丝紧紧缚住,她已经没有一丝机会。
我伸手从她手指间退下了一枚空间骨戒,灵力祭炼,内视一番之后禁不住惊愕了一会,笑道:“想不到你的珍藏还真不少啊……”
炽羽盛怒:“都已经被抓了还不老实,难道真想我们把你一块肉一块肉的割下来不成?”
“哗啦!”
“放心,以你在灵界的地位,恐怕东临、池寒川这些君王都会想尽方法来救你,又或者是愿意付和-图-书出任何代价来交换你。”
“还没有。”
“要杀你早杀了,何必等到现在。”我说。
红月瞪圆星眸:“你才变态,那些都是灵骨,是一些灵性植物生长出来的天材地宝,你以为是真的人骨吗?”
红月美眸中充满怒火:“死朱雀,你说什么?”
我抬头哦看了一眼炽羽:“她的收藏,你要分一半吗?”
红月瞪了他一眼:“我要是真的想杀步亦轩早就出手杀了,何必要等到现在?”
“你要做什么?”红月气结,奋力挣扎,但紫金神蚕丝越挣扎越紧,转眼间她的手腕、颈部、臀部、胸脯等位置都已经被勒紧,蚕丝勒入皮肉之中,开始出血了。
抬手就开始摸索红月的身躯,先从丰腴修长的雪腿开始,一缕缕血力凝结的长裙内传来浓烈死气,但也可能藏着别的东西,略有疏忽可能就会成为这妖女翻盘的利器,我可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搜得极其仔细。
“不行……”
“你真想要?”我讶然。
“杀了我吧……”
“虚无不在我身上。”
“好一个妖孽!”
我转脸又看了一眼红月,她也瞪着眼睛看我,我说:“身上是不是还有什么宝贝?我问你,魔剑虚无呢?被你藏到哪儿了?”
“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红月问。
她有些落寞:“你知道我的身份?”
经过真龙之血熬炼过的肉身何等坚韧,食指与拇指轻轻一夹便扣住了匕首,转身将其掷飞在地,当一声匕首刺入金色地表一半,嗡鸣作响。
“你把我当成筹码了?”
和图书俯身将其放下,站直了身躯,随后从空间骨戒里取出男式斗篷给她披上,一时间姣好曼妙的身段连同紫金神蚕丝一起被笼罩在其中,看不出什么异样来,只是她的血力被封住了,无法飞行,也无法走动,只能直挺挺的站着,一双美眸带着不满看着我。
“法器七八个,都至少有次神级的力量,圣药五株,天品灵药一大堆,此外还有一些邪气盛旺的符箓,以及一些……死人骨头?”我皱了皱眉:“你们灵界的人可真是够变态的,收藏人骨做什么?难不成你们杀完人之后还不满足,要用骨头煮汤不成?”
“放心,我道心稳固。”
我也不隐瞒她,说:“我要带你回灵修世界,至于要用你来换什么暂时还没有想好,但如今暗族步步紧逼,不断入侵南方领土,把你留下来总比手里什么筹码都没有要好。”
炽羽抱臂胸前,在旁揶揄道:“步亦轩,这妖女屡屡对我们不敬,甚至之前设计杀你,不如……甭管别的,你先在她身上拿回一些利息,我帮你把风。”
这时,兵铸山内女山传音道:“把她送进貔貅袋小世界里,那里能困的住她,我也会随时看好她,你还要去夺真龙绝术,没必要带上她,一旦带着她,少不了会被灵界的人围攻,那样得不偿失。”
我继续摸索,开始检查她的另一条腿。
“身体蒸发?”
火羽凌空,炽羽手握着真龙神晶来了,看着我的动作,撇嘴道:“你可真是不够温柔,对这么一个水灵灵的女孩子那么粗暴。”
红月身躯微微一颤,似乎又害怕www•hetushu•com我动手。
我登时不愿意了,扬眉道:“怎么,我比不上你们灵界的那些男子?”
……
说话间,我的手掌已经移动到了红月平坦的小腹处,顿时她禁不住的蠕动了一下,一双美眸依旧杀气腾腾的看着我,脸蛋通红,说:“摸够了吗?”
“什么利息……什么把风?”红月的脸色开始苍白。
“是吗?”我皱眉:“你趁早自己交出来,别逼着我搜身。”
我飞快取出空间骨戒里藏着的一根紫金神蚕丝,这是龙雨等人用来抓一丈青的,如今却派上了用场,三两下就用紫金神蚕丝将红月捆了个结结实实,里里外外一共用了近百米长,几乎将她全身能动弹的地方全部绑上了,抬头看了一眼炽羽,道:“对她温柔的男人大约都被她宰了。”
“一切。”
炽羽哈哈一笑。
“否则呢?”我淡淡一笑:“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是图谋你的容貌吧?如果真的图谋,在古国界的时候早就动手抢你了,那个时候抓你可要比现在要容易多了。”
“你……你……”
当我的手掌划过她修长圆润的雪腿时,红月的脸蛋涨红一片,怒气冲冲的看着我:“找到没有?”
红月从闷棍的猛击中醒转过来,却发现自己被我扛在肩上,禁不住的俏脸通红,咬牙切齿道:“步亦轩,你这臭流氓,你要做什么?!”
“原来是这样,那我笑纳了……”
“嗯。”
“不知道,但随意猜一猜就不会差太多,当初苍木血巫他们对你那么恭敬,甚至就连东临也对你礼让三分,加上你能那么快的当上君王,想必地位一定超www.hetushu.com然,如果是上头没人怎么可能升迁那么快,这种道理在我们人类世界合用,想必在灵界也一样合用。”
我掌心一按,揭掉了红月藏在双峰之间的一纸灵符,返生灵符,她无法再用了。
红月怒斥:“你敢!”
我走上前,万物剑心逼开她的血力,抬手便“啪啪”几声拍过她的经脉之间,以磅礴灵力封住她的经脉,这样就动用不了血力了,再度将其扛起来,说:“你放心,我暂时还不舍得杀你。”
“这妖女太凶,不如一剑斩了。”炽羽提议道。
炽羽嘴角一咧,意味深长地说道:“步亦轩虽然是灵修界的人杰,但对于灵界想必是一个大敌,你们灵界中人有机会就一定会出手杀他,就像是鸣渊、厉风等人那样不择手段,你居然不想杀他,为什么?一定有个原因,莫非真的看上这小子了?”
说话的红月,她双手被紧紧捆在身前,纵身跳了跳,来到我身前,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盯着我:“说好了拿我当筹码的,你不能说送人就送人。”
“明白。”
红月怒斥,体内血力疯狂涌动,如洪流般冲击而来,幸好我有九马画山绝术护体,加上十重灵海已经催动,倒也没事,只是被震得飞退,而她的身躯则落于地上,挣扎着要起来,苦于浑身都被捆住,像是一个蚕宝宝一样动弹不得,却依旧凶猛的冲着我怒吼。
红月瞥了我一眼,随后嗤声笑道:“我若是钟情于皮肉,何必找他?”
我看着她,忽地一笑:“被我掌握的感觉很不好吧?如果你觉得难受,就想想七煞古界里你把我逼得有多惨,我的身躯几乎和*图*书都全部蒸发了,相比而言,你这种小小的痛楚只能算是毛毛雨。”
“老实点,你现在是我的战俘了。”我微微一笑。
红月眸子里掠过一丝不安,道:“那跟杀了我又有什么区别?”
炽羽则微微一笑,说:“你这样搜身,万一自己把持不住可怎么办?”
“别挣扎,紫金神蚕丝你挣不开的。”我淡淡道:“而且产生的伤口可能没有那么容易愈合,你看你生得白嫩嫩的,万一在脸上留下几道伤疤来,管你以后修为能达到什么地步,这些伤疤都无法痊愈,跟着你一辈子。”
抬手将红月从泥泞之中提了起来,灵力缭绕驱散所有污泥,一时间她曼妙的胴体横陈眼前,血力飞速恢复,凝结成一件新的红色长裙裹着她的身躯。
“叮!”
过了一会,她又说:“你打算用我交换?”
我不禁失笑:“炽羽,你看,人家看不上你,这可不能怪我。”
“回灵修世界?”
“我为什么不敢?”
貔貅袋一出,马上就将红月的身躯给收了进去,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貔貅袋里还有两头受伤的乌獬豸在养伤,希望他们相处愉快。
红月目光在我身上扫了扫,说:“不过就算是我愿意当你的战俘,你总不至于就这样一直扛着我吧?至少……至少让我穿上衣服。”
“倒也不是。”
我手掌轻轻张开,心底的灵墟却禁不住一阵战栗,一品剑心似乎已经洞悉到了一缕危险气机,就在手掌探索向双峰位置的时候,一道寒芒暴射而来,是一柄血色缭绕的匕首,锋利无比,隐藏在血力长裙内,原本正在切割紫金神蚕丝,如今却转而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