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章 闷棍狂魔

它也不好受,体表煞气层被无数剑意绞杀之下已经发生破损,若不是原始血脉的强横,恐怕第一击它就要受伤了。
荒古圣殿传人也懵了,数息之后大吼:“步亦轩……你这家伙怎么……”
“请问。”
“哦?”
“铿铿铿~~~”
“好,好!”
我一缩头,整个人顺势沿着一根巨大龙骨滚入泥泞地中,振臂一跃,再次跃起飞向远方。
“刷~~”
半龙一双眸子开阖,蕴含神力,看了我足足有十息之久,道:“你已经拥有一半真龙术,况且也已经推演出另外一半,何必还要冒险来这里求取另外一半?”
全凭对剑道的领悟层次,我的攻势一剑快过于一剑,既然没有在力量上取胜,那就要在速度上取胜,空中转眼就剑芒密布,仙骨剑与匕首交错,獬豸少年怒吼,催动血脉本源力量,匕首迸发电芒,一击也快过于一击,霎那间两人的速度都提升了一个层次,朱雀身法、獬豸身法齐开,空中就只剩下一道道兵刃交击的破碎残痕了。
“停……停……”
“终究是推演出的,我半年多来都无法参透另外半部的原始力量,所能发挥出的手段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所以,我想要无缺真龙术,最原始的真龙术。”
前方一片开阔地,似乎没有什么危机,但心底的那种强烈危机感却不是假的。
古钟出手,当一声挡开这一剑,但下一刻虚空斩破的声音传来,荒古圣殿传人出手了,许久不见,再一次领略一剑斩空术已然觉得他突破了某个层次,直震得双臂和_图_书发麻,上古灵金铸造的古钟嗡鸣不已,差点就被劈开了。
“轰~~~”
“分头逃命!”
我:“……”
“可以吗?”
我有些无语,獬豸少年则拔地而起,一声尖啸就化为空中金色云层中的一部分,而不远处,与荒古圣殿对敌的两头凶兽其中的一个也认输了,另一个则奋力挥舞利爪,想要继续一决胜负。
但其余人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凌空扑杀下许多妖兽,不少云族人杰只是抵挡了数十招就已经招式乱了,转而被妖兽吞噬,残破身躯直接被返生灵符卷带离开了星巢,此次星巢秘境的探险也至此走到了尽头,这很残忍,也很现实,不够实力的人只能被淘汰。
獬豸少年哈哈大笑,双眸透着血光,匕首突然连续舞动起来,周围的空间规则开始紊乱,匕首周围缭绕的力量开始破坏空间,所过之处所有规则都化为碎片,一挥而过之间,仿佛把天空都撕成了两半了,凌厉无比。
仙骨剑挥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我身在空中,朱雀身法催谷至巅峰,整个人都完全沉浸在对这场战斗的享受之中,一身修为发挥得淋漓尽致,獬豸少年是一个旗鼓相当的好对手,有攻有守,打得有来有往,而就在我沉浸在这种状态中的时候,对剑道的领悟似乎有加深了不少,速度、力量的运用或许还有更多的奥妙等着我去发现。
“当!”
女山轻声道:“小心一些,有人在埋伏你。”
我终于明白半龙临走之前意味深长的笑容了,在众人都实力保存完好的时候m.hetushu.com早早获得真龙符骨,这哪里是什么机缘,分明是祸端啊,不过,让我现在丢掉真龙骨那也绝对不可能,梦寐以求的绝术到手,现在是宁可丢命也不丢龙骨了。
仙骨剑裂空,虚灵界之力疾速重组虚空规则,这一剑斩出的威力绝不是破开真实世界那么简单,而是来自于阴阳两界的真实攻击!
我猛然祭出朱雀身法,带着真龙骨飞奔向远方,身后霹雳声阵阵,鸣渊一剑斩落下来,直接切入了虚灵界中,无比狠辣!
剑吟声阵阵,也不知道在我劈出多少剑的时候,周围的场域渐渐的完全被万物剑心所掌控,我的每一剑都变得愈发浑厚与磅礴,一剑挥出,地动山摇,周围的天地之色都为之而动,相比之下,獬豸少年却惨淡了不少,浑身的煞气护盾几乎被劈烂了,手臂、肩膀上也有伤势,火红色岩浆般的血液涌动而出。
红月气结:“你……你把我放出来,我自己动手干掉他!”
獬豸后裔大笑,浑身裹挟煞气,浑身抽搐起来,黑气缭绕下居然身躯飞速变小,化为一个手握匕首的少年,那匕首电光萦绕,正是獬豸后裔头顶上的犄角,看来是已经完成了某种蜕变,要以人形态与我分出胜负了。
我暗暗觉得不妙,手握真龙符骨的下部分,再抬头看时,却发现半龙已经腾空而去,化为空中金色雾霭中的一缕规则了,而周围的一个个试炼生灵也一样离去,留下一群云族、灵界、灵修界的少年呆呆的看着我。
半龙意味深长的看着我,心灵传音笑道和-图-书:“接下来的造化,看你自己的了。”
它目光开阖,道:“你很不错,倒也赤诚,真龙一族生来知晓天道,虽拥有绝世之力却从不行霸道之举,愿存在于世外,适才我观看所有人的战斗,唯有你对试炼生灵出手留有余地,完全沉浸在对战斗的领悟中,或许,也只有你才适合真龙术。”
它深吸一口气,手握匕首,目光深深的看着我,一脸的不可思议道:“两千年前,我见过的人类天骄可远远没有这般修为……你到底是什么人,莫非是神灵转生的胚体不成?”
李寻仙等人暴喝,一个个祭出法器,横空追杀,无数符文裹挟着巨力轰入虚灵界中。
“不打了,不打了。”獬豸少年摇头道:“与掌握一品剑心的人族对敌,实在太难了,恐怕再打下去不超过一百招我可能就会被你斩杀,我活在这星巢里那么多年,可不想就这么死去,你胜了,通过了劫数的考验,不会再有真龙埋骨地的护卫纠缠你了。”
既是劫,不能躲,也不必躲,在破劫中突破自我,触碰桎梏,这正是灵修者想要的机会,谁说机缘一定是各种圣果、法器,一个强大的敌人,一场足以洞悉大道的战斗,同样是机缘,所以我不躲,欣然一战!
一瞬间,貔貅袋里的红月被惊醒了,暴跳如雷:“步亦轩,你怎么那么没用,干掉这个无耻的闷棍狂魔啊,为我报仇!”
我没有说话,只是催动万物剑心,仙骨剑内锋芒更盛,虚灵界意志掌管仙骨剑周围的一片天地,十重灵海迸发,一剑接着一剑的http://m.hetushu.com迎击,仙骨剑与匕首相互碰撞,以破坏空间对破坏空间,一时间不分胜负。
我抬头看着它,说:“我需要那块龙骨。”
“该死……步亦轩抢先一步夺了真龙符骨,太无耻了,一起斩了他!”李寻仙气结,脸上青筋暴起,抢了半天的真龙骨突然就丢了,他暴跳如雷。
就在我力战獬豸少年的时候,远处的李寻仙也对上了一头凶兽,甚至沐王府的沐诗雨、沐诗韵姐妹也出手了,各自手握混沌气缭绕的石笋,与两头凶兽搏杀在一起,更远方,荒古圣殿传人暴喝,一剑斩空术、大天狗霸术显化,一人同时战两头凶兽,颇显不同。
“你若挡不住,就只有死!”它一脸战意。
疾速折向,双臂一振冲向了另一边,与此同时,一根荧灿灿的血色玉笋凌空坠落,绞碎虚灵界,直接镇压了下来,而后方则是一个黑面小子,正是给了红月一闷棍的那人。
“有杀阵。”
“靠……”
一般而言,雷电这种规则的力量已经很难穿透我的十重灵海、九马画山绝术来袭杀肉身了,但这头獬豸的雷电不同,更加霸烈,十分接近最原始的雷霆规则,远非一般的绝术所能比拟,以至于我必须分出三成的灵力来护身,否则很快整条手臂可能就要报销了。
“什么胚体,我不是,还打不打了?”
半龙沉吟一声,过了半晌之后,继续心灵传音道:“吾乃真龙之骨的守护者,镇守在此已经有一万五千年了,现在,吾问你一句话。”
我成了第一个解脱的人,踏步走向了前方的真龙骨,就如和_图_书獬豸少年说的一样,我通过了劫数的考验,四周虽然还有不少凶兽,但没有一头来主动触犯我。
半龙身躯腾空,上半身神圣无比,它恐怕是龙界最接近真龙的生灵,浑身都布满了磅礴的混沌气息,一双眸子淡淡的看着我,说:“你想取真龙符骨?”
正穿行间,忽地万物剑心一阵鸣响示警。
……
这獬豸后裔确实了得!
响声清脆,仙骨剑与匕首撞击在一处,一瞬间周围的空间尽数破碎,仙骨剑中蕴含的一剑一世界绝术真意迸发开来,化为凌乱的剑意无孔不入的绞杀在獬豸少年身周的煞气之上,而从对方的匕首中也传来一股炽烈的电劲,沿着仙骨剑传入我的手臂之中,以至于有一片酥麻感。
“你求取天道,是为了庇护苍生吗?”它问。
“报你个头啊,保命要紧……”
“痛快!痛快!”
我想了想,说:“没那么虚伪,我求取天道是为了变强,为了印证我的内心,为抗衡强敌,为守护我的族群,为那些不能战斗的人讨还一个公道。”
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出手了,只剩下炽羽呆呆的站在原地,道:“这个……玩笑开大了,怎么这么早就拿到真龙术,你吓到我了……”
沐王府的人都疯了:“我的天,真龙符骨被夺了!步亦轩若是再得真龙术下部分,他恐怕就是天地间唯一拥有无缺真龙绝术的人,此时不杀了他,必成我云国心头大患!”
炽羽与朱雀后裔继续鏖战。
一块晶莹龙骨飞了过来,仿佛受到吸引一样。
鸣渊催动启灵诀,怒吼一声:“杀步亦轩,夺绝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