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二章 开天

“哈哈,四公子什么的,我确实没有太了解,那人到底什么来头,我跟他交手一招,感觉这个人十分棘手,难对付。”
“难怪,我感觉自己的灵力也充盈了许多。”
我心底震撼,道:“这么说来,我们步家有比人王更强的祖先?”
女山无奈道:“还不都被你炼化汲取了,否则你以为凭你的凡人肉身真的能修炼成开天这种至尊手段吗?”
我讶然,一种重压感逼迫而至,这片混沌开始闪烁雷光,一缕缕规则符号闪烁,不是空间规则,但又有些接近,无比玄奇,下一刻,这扇门轰然碎裂开来,眼前的这片混沌开始侵蚀一切,转眼间就把天地之间都变成了混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再见不到一道光辉。
“那你认识那个打你一闷棍的人吗?”
一缕灼热随着龙爪的扫过出现在混沌世界里,龙爪凌空划出了一道数丈长的火红色裂缝,这裂缝不断向前延伸,撕开混沌黑暗,粉碎一切规则意志,带着磅礴的霸道王者气息,一时间这一道火痕不断扩大,充满了整个世界,将混沌尽数破开!
我喃喃道,转身看去,那已经被征服的真龙元神轰鸣着印入了万物剑心,化为一条绝世真龙的斧凿痕迹,栩栩如生的出现在剑心岩层表面,威严无比,一时间万物剑心的规则瞬间就被补全了许多,来自于真龙绝术的印证,太强了!
“他化成灰我也认识!”红月恨得直磨牙道。
“刷~~”
吃下一根血参恢复血气,随后继http://www.hetushu.com续参悟真龙术,我必须在星巢秘境关闭之前领悟无缺真龙术的强大手段,仅凭之前的几种,真龙拳印、神龙摆尾、擒龙手等终究还是太弱了,完全不能体现至尊之术的威力,传说中的真龙术也绝不可能那么弱。
兵铸山内,女山微笑:“不错,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一式正是真龙术中最为家喻户习的一招,名为‘开天’,据说在太古年间,一头真龙凭借这一招横扫上界九大碎界,就连一头不死凤凰都被这一式给连续斩杀百次,直接杀灭了。”
“这是什么?”
又过了许久,心头自然而然的一片混沌,张目看到一片火热岩浆,一口无比磅礴的深渊横陈眼前,一条真龙盘踞在巨大火红石笋之上,纵身一跃便冲入了火红深渊,而我跟随着这种感觉也变得浑身滚烫起来,龙行术自行舒展,整个人进入一种忘我境界。
……
“这就对了,这种态度才像是战俘该有的样子嘛。”我飞身坐在一根龙骨上,道:“你之前拿到的那根玉笋是守界石,你知道吗?”
“怎么说?”
我心念一动,在貔貅袋小世界内显化出一直巨大手掌,生生的拍飞了两头乌獬豸,随后声音柔和地说道:“红月,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你放我出去,我帮你宰了他。”红月眼睛发光。
这是一种十分厉害的手段!
饶是如此,乌獬豸依旧伸出长长的舌头在她脸上舔来舔去。
和*图*书山轻声道:“这是来自于血脉的传承。”
“嘻,你明白就好了。”
“云国四公子之首,难道你不认识他?”红月瞥了我一眼,颇为轻蔑。
“知道。”
“嗯。”
“哗!”
“你可以不告诉我,我也可以放二十头幼年乌獬豸进貔貅袋,据说青春期的乌獬豸那方面很强,自古就有‘上古小泰迪’的美誉……”
“招式不在多,有用就行!”
这一入定就又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我的推演与参悟,万物剑心修复了,一缕缕符号闪烁,那条真龙斧凿痕迹也变得更加清晰、栩栩如生起来,甚至时而有须冉动摇的神迹显化,就像是一头真正的龙镶嵌其中一样。
一缕金色火痕破空而去,不断扩大,完全湮灭周围的空间规则组成,倒是和魔剑虚无的威力有几分相似,轰然一声之后,横空的坚硬龙骨直接就被斩断了,并且被斩断的部位是完全被湮灭的结果,这一招,太强了!
无缺真龙术,开始一一印证,上下部终究完成了某种融会贯通的过程,在此过程中我自然是获益良多,有种真正得窥这门绝术的感觉,之前所看到的都只是冰山一角,只是巨龙的一鳞半爪罢了,如今一观全貌,方才明白这种生灵的强大与古老气韵。
我心灵颤抖,来了,终于来了啊!
我摇头:“我感觉这一招还没有强大到那个地步。”
真龙怒吼,一只利爪忽地探向前方,一根锋芒毕露的爪尖蕴满了规则力量,这规则似乎属于空和_图_书间规则,但又超然在上,不属于真实世界的规则,也不属于死亡世界的规则,只是极强,洞悉一切空间规则组成,也能征服一切空间规则组成。
我皱了皱眉:“真的那么不配合?”
“不说!你也别问!”她杀气腾腾,脸上还有乌獬豸的口水。
“呵呵……”
我一摆手:“免谈,放你出来,我怕你不止宰了他,也会把我一起顺手宰掉。”
“你对星巢秘境了解得比我多,你知道绝世仙果在什么地方?”
“这就是我的元神吗?好强……”
我皱眉道:“白拓尘的实力,你有几成胜算?”
“步亦轩,我要杀了你!”
我欣欣然:“听你这么一说,感觉未来充满希望了。”
女山伸手一拂,禁锢貔貅袋的力量消失,我只是剑心一瞥就看到了红月浑身被紫金神蚕丝捆着,身披一件我的斗篷,周围两头受伤的乌獬豸拱来拱去,似乎对她很有兴趣的样子,若不是红月的肉身够强,怕是已经被乌獬豸给吃了。
“什么?”
红月见我不上当,嘟囔着小嘴:“瞧你小心翼翼的样子,以你这样的心性也配称作人杰,哼!”
“你的祖先曾是上古人王,或者,你可能有比人王更强的祖先,强者血脉代代传承,早就在你血脉中埋下了种子,这些种子伴随你的生命桎梏,所以你们步家一代代人,有的能完成突破,有的则不能,只是看各人的意志、境遇与造化,你的元神能在强大危机下先行觉醒一缕力量,这足以证明步家血脉的超然m.hetushu.com与强大了。”
我一拍脑门,道:“女山姐姐,你解开红月的封印吧,我有话想问问她。”
窒息感铺天盖地而来,我皱了皱眉,明明在修炼真龙术,但此时却有一种即将窒息而亡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你施展出来的,自然没有真龙的那么强横,不过也不错了,面对你眼前的这些对手应该是足够了,记住,开天一击固然威力强大,但也容易被躲避。”
红月一下子脸色苍白起来,杀气全部消失,被吓得不轻,道:“你……你别开玩笑了,有什么想问的就尽管问吧,我回答就是了。”
“吼~~~”
正前方,一截坚硬龙骨横空,是真龙的尾巴部位,十分坚韧,经历千万年而不朽,就连炽羽的翅刃那么锋利都无法斩开,现在可以试试了。
“不配合!”
“为什么要告诉你?”
“只是猜测,可能有,也可能没有。”
“天……”
我站起身,看了看周围,真龙埋骨地里的金色雾霭淡薄了许多,已经可以看到百丈外了,禁不住慨叹道:“这里的龙气少了八成以上。”
此时,源自体内深处的一种法则似乎正在苏醒,我的身躯蕴藏在真龙法相之中,而这头真龙腾空于一片混沌其中,浑身散发金光,一缕缕火光从鳞片缝隙间迸射而出,那种力量,让人震撼,转眼间无数符号自行推演而出,缭绕在真龙的利爪处。
“领教过了。”
红月轻哼一声,说:“云国四公子之首白拓尘,云皇第十五子,也是云皇最宠爱的一个皇子,据说和图书白拓尘是个天资近妖的存在,小小年纪就得到真传,能将云皇的天阳功修炼到七成真传的地步了,而且还自修一套乌夔掌,十分霸道,除此之外,此人行事谨慎,老谋深算,这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
“别说了,我说。”红月秀眉轻蹙,看着我:“你就不能想点别的招式吗?光是这一招,真是没趣!”
“……”
我猛然从忘我悟定中惊醒,依旧身在真龙埋骨地中,左手自然而然的扬起,指尖一缕繁杂符号闪烁,真龙之气缭绕,正是刚才龙爪施展的手段,这手段无视空间规则,能粉碎一切,远比我领悟的冰魄星云斩等必杀技要强太多了。
我摇曳食指,一缕金色符号也跟着晃动,猛然划过前方的天空!
“那好,刚才的两头乌獬豸是母的,现在我准备放一头公的乌獬豸进去。”
女山莞尔一笑:“总之,你能修炼成什么样是你的造化,与你的心境和机缘有关,你越是努力,你可能就会走得更远,或许有一条,你能超越自己的祖先,完成旷古的蜕变呢?”
龙气分开岩浆,不断深入,游了许久之后,似乎达到了某种尽头,火红的岩浆深处有一扇门,金光闪烁,无数繁杂的符号密集覆盖在门上,就在我迷茫之际,这门打开了,眼前瞬间一片混沌,什么都看不见,黑漆漆、雾蒙蒙。
“我明白,这是必杀一击,需要铺垫许多招式。”
红月悲愤绝伦:“什么人的储物法器内居然会养几头乌獬豸,你这个人简直是太变态了!”
“那么,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