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三章 碎界投影

大天狗下杀手了,张口便是一团凶光吐出,内蕴强大规则力量!
“居然七天了……”
山峦之上,一座座古殿相连,隐隐传来天音,像是诵经,又像是在吟诵着一段古老的岁月,最近的一座山峦上有人,似乎是云族的人,他们步步谨慎的走在山道上,想前往最顶处的古殿,求取一段机缘,完成自我突破。
另外一个少年眯着眼睛,冷笑道:“步亦轩,你放心去吧,如果你真被瞬间斩杀了,我等为你收尸,我云族可是礼仪之邦,你远来是客,给你准备一副上好的棺椁不在话下。”
大天狗毫不留情,张口便是一团血红色煞气风暴席卷而来。
我笑了笑,转身看向其余的一群云族少年人杰,道:“还有谁要去夺这柄雷裂刀?没有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我也有返生灵符,死不了,有什么可怕的?”
大天狗咆哮,一身煞气缔结成盾,浓烈无比,就这么以血红色的雾霭来抵挡仙骨剑催发的剑意,一时间剑气四射开来,周围的禁制都嗡嗡颤抖起来,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显然我比之前的那个云族少年要强了不止一线。
“吼~~~”
红月倒也乖巧的认命了,裹着灰色斗篷将玲珑曼妙的身段遮掩住,退回貔貅袋小世界内,坐在一座山峦之中,沉默不言,似是在修炼,随后一道玄力拂过,将小世界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斩断,也让红月无法洞察外界的一切。
“我还以为灵修界的少年永http://www.hetushu•com远都不可能有机会来到这星巢秘境了,没有想到这次居然会有灵修界的人出现,来吧小子,让我看看你的手段,只要能击败我,这柄雷裂刀就归你了。”
这里没有什么禁制,也没有压迫场域,只是寻常的金石山道直通顶部的古殿,而那古殿周围符号缭绕,地面上也迸射出一缕缕符文力量,似乎是禁制任何人接近那柄雷裂刀,只剩下一条通道能接近雷裂刀,而通道上则匍匐着一尊金色炼金生灵,形状像是一条大狗,让人自然而然的想到这炼金生灵是仿制了传说中的凶兽大天狗而成。
“蓬~~~”
“既然是投影,那是真实的吗?”我问。
……
不管了,先过去看看。
我皱了皱眉,这句话十分刺耳,灵修界的人怎么就变成了余孽了,不过也没有计较,或许根本不需要去出手,这少年就能得到应有的“惩戒”了。
“为什么不要?!”
“你在真龙埋骨地悟法七天,时间很久了,走吧,说不定星巢秘境的尽头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女山传音道。
少年谷爆了一根纹骨,拼死挡住,身躯被轰得像是一枚炮弹般飞出,笔直的撞击在一旁的山石上,大口吐血。
我瞥了他一眼,说:“雷裂刀气息很强烈,应该是一件非常不错的神级兵器,你们要不要,不要我就去挑战了。”
有几名云族少年已经注意到我的到来,其中一个立刻杀气腾腾道hetushu•com:“步亦轩,你夺走了真龙绝术,居然还有胆量来星巢秘境尽头?”
说完,他的身躯一下子就涣散为云烟了,与周围的雾霭混合在一起。
一名手握长剑、身穿白衣的少年忿然,道:“待我拿了雷裂刀,再来斩了你这灵修余孽!”
我怔了怔,随后拔地而起,双臂张开施展朱雀身法,整个人化为一道火红轻烟飘向天际的另一边,星巢秘境的尽头距离这里不会太远,最多百里上下,不过远远的万物剑心已经能感悟到一种熟悉的气息,那是上界某种规则的构成,凶险无比。
这时,炼金大天狗远远坐在地上,居然主动开口了:“小子,你是灵修界的后人?”
女山传音:“问完了?那我继续镇封她了。”
我深吸一口气,心底暗暗觉得震撼,前方漂浮在空中的山脉散发着一种古老气韵,就像是一个个伫立在万古之中的神人一般,睥睨大地,亘古鱼瞰着这片大地上的万物生灵,与仙骨剑一样,都有一种令人禁不住想顶礼膜拜的仙道气韵。
“咜~~~”
就在我落在金色山道上的时候,一股强大气势笼罩下来,抬头便看到一位浑身散发金色光辉的老者凌空看着我,道:“此处典藏着一件法器,名为雷裂刀,可引动雷霆斩杀对手,法器由上古炼金生灵镇守,后世者可量力而行。”
“星巢的尽头,据说是一片上方碎界的投影。”
……
“哦,那我真的要谢谢你们了,记和图书得给我准备金丝楠木的,别的睡得不舒服。”
九马画山催动,一匹匹火红色天马法相缭绕在身周,形成一道浑厚无比的护身罡气,整个人纵身一跃,就从断裂的山脉上化为一道朱雀身影直奔最近的一座悬空山脉而去,身在空中之际低头看去,却发现下方一片星空灿烂的奇景,真奇怪,下面也是星空,上面也是星空,让人有种置身于奇妙幻境的感觉,同时,远处的山峰上传来打斗声,这里并不太平。
“轰~~~”
一声巨响,炼金大天狗的尾巴横扫,将一名云族少年轰得支离破碎,尸体被返生灵符裹挟着飞出星巢秘境去了,十分惨烈,这炼金生灵似乎很凶暴的样子,出手毫不留情。
似乎感应到我的疑惑,女山解释道:“所谓投影,只是一缕实质力量的缔结罢了,据说一些得道飞升的古神也能将自身的力量显化在下界,但真身依旧在仙境,所以称之为投影,这投影说真不真,说假也不假,所以不能大意。”
上方碎界投影,这种说法还是第一次听说过。
正如所料,炼金大天狗怒吼一声站了起来,浑身喷薄煞气,万物剑心探查下骇然发现这浑身都是纯金的炼金生物体内似乎有一颗搏动的心脏,没错,这心脏散发凶威,是一颗货真价实的凶兽大天狗的心脏,这威力还了得?!
我抬头看向大天狗,猛然纵身而起,仙骨剑出鞘,带着一道烈芒劈了下去。
“雷裂刀?”
我:“……”
“请和*图*书赐教。”
女山道:“早在九千多年前他就死去了,这只是他残存的一缕意志投影而已,看来这人也是灵修界的人,走到了这里,最终留下一件法器,自己也陨落在这片山脉之上了,想要将法器留给灵修界的后人,但却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留下一个炼金生灵镇守,作为考验。”
一名少年咬牙切齿:“这个炼金生灵如此厉害,你就不怕在这里陨落了?”
“哼!”
红月淡然一笑:“我又没有去过,跟你一样都只是道听途说,你问我是真实还是虚假,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
白衣少年震荡战剑,漫天符文交织为剑气轰杀大天狗,但力量逊色了不少,根本切不进大天狗体表的煞气,反倒是大天狗挥舞利爪的猛扑拍得少年顺着地面滚了出去,口吐鲜血,狼狈至极。
“我不打丧家之犬,放心。”
我皱了皱眉,道:“这老人的声音很空浮,像是……存在了很久一样。”
“嗯,明白了。”
我又瞥了他们一眼,说:“你们谁想出手杀我,尽管出手!不过恕我直言,你们太弱了,没有一个是我对手。”
但归根结底,灵修界的一线人杰太少了,一旦全线开战,注定会吃亏。
我冷冷的看着他,说:“看起来,你已经没有能力斩我这个灵修余孽了。”
这就是碎界投影?
“步亦轩,你想趁人之威?”他奋力挣扎而起,手握返生灵符,随时准备离去。
“炼金生灵是什么?”
“与炼器生灵没有区和图书别,只是法则上更加深邃了一些,可能力量也更强一些,你去打打看就知道了,这碎界投影很有意思,似乎这里的每座山都是当初太古年间的一位大贤者所留下的,能不能得到机缘就看后世者有没有那个能耐了。”
它匍匐在地,懒洋洋,一双眼睛盯着远处的一群少年,道:“通过本座考验者,可得雷裂刀,通不过的,死。”
“哼!”
一群少年气得咬牙切齿,但是却又不得不承认,他们虽然强,但还不够,如今的灵修界、云族、灵界的少年人杰若是分等级的话,荒古圣殿传人、红月、白拓尘算是顶尖一列,随后是炽羽、陆青宁、李寻仙、苏颜这些算是一线的高手,随后则是风轻衣、唐阙然这个实力级别的,算是二线,至于我,高过于一线,低于顶尖,也不知道该怎么定位。
“嗯,去看看。”
红月娓娓道:“我来之前,娜塔维亚殿下曾告诉过我这些,那一片碎界原本属于古老的上界,只是荒芜了,通过星巢的空间隧道投影在下界,似乎是为了从下界获得某些东西,投影等同于镜像了碎界的一切,十分凶险,但也藏着莫大的机缘,你想寻找的绝世仙果就在其中。”
“是。”
绝尘而去,不过数十息之间就飞驰过数十里,前方的密林开始消失,取而代之是一片片悬浮在空中的大山,一座座山峦就这么悬在空中,下方深邃不可见,成片的雾霭缭绕在山峰周围,将前方衬得犹如一片仙境般。
“为什么不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