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四章 何须用剑

我飞掠而去,沿途却看到地上有一摊摊鲜血,还有一些破残带血的衣物,显然是云族的人被斩杀所留下的东西,看来鸣渊等人在挑战炼金生灵之前就已经完成了“清场”,这似乎也是灵界中人的一贯作风,如今就算是在云族地盘上也没有丝毫收敛。
这个炼金生灵,怕是要被完全损毁了。
“什么?这是……龙行术?”
收起仙骨剑,我直接将雷裂刀扛在肩头,心里喜滋滋,道:“多谢前辈赐刀!”
周围的场域直接被掌控,即将变成被动了。
“哦……”
“噼噼啪啪……”
我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直接出手,朱雀身法施展,身形如电来到他面前,满含真龙之气的一拳凌空绽放,真龙拳印!
但这一次,大天狗显然要完成最后的约定了,万千道剑意纷纷雨落,将它的身躯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沟痕,煞气也被一一斩开,久战之下,我的十重灵海汲取周围的天地星空灵力,以至于力量源源不绝,而炼金大天狗的煞气则是核心处积累多年所得,一旦消耗掉,实力自然大大减弱。
我毫不犹豫的腾空而起,一缕缕真龙之气喷薄出肉身,混沌雾霭丛生,身形随着法则的律动而缓缓游动,宛若一条神圣无比的真龙在睥睨大地,龙行术所带来的场域变化变成强大,四周虚空不断炸裂,无数雷霆凝聚的球体在身周浮现,宛若星辰,直接将大天狗的扑杀场域被压制了。
我看了他们一眼,嘴角扬起:“不过只要对我出手,就要承受我丧心病狂的复仇。”
山上有强烈的血气涌动,m.hetushu.com鸣渊等人已经动手了。
山道尽头,古殿连绵,中心的道场之上有人在激战,赫然是包括鸣渊在内的三名灵界少年在围攻一头炼金生灵,这炼金生灵是人形,手握一柄金色长枪,浑身氤氲灵海之力,与三名少年搏杀,但身上已经伤痕累累,甚至左臂都已经被劈碎了。
炼金大天狗一声咆哮,纵身进入貔貅袋内,消失无踪,而这座古殿也随着炼金生灵的离开而变得黯然失色,所有的禁制全部瓦解,曾经恢弘无比的殿宇几乎一瞬间就完全坍塌了,化为一堆尘埃,也难怪,存在了万年的建筑……早该风化了,也只是因为禁制的存在所以才能那么金碧辉煌,如今禁制没了,也就尘归尘土归土了。
说着,直接传音给女山:“有办法镇封他的返生灵符功效吗?”
“不必客气。”
大天狗震惊无比,身躯凌空:“没有想到,灵修界的后世者居然有人能学会龙行术这等绝术,小子,你让我很惊讶。”
我心底狂喜,这头炼金大天狗实力很强,一身的煞气非常恐怖,已经可以比肩星御境巅峰了,可谓是一件大杀器,将来留在轩月剑域,就算是我离开了也算是有人镇守山门了。
“步亦轩?!”
鸣渊双眸充满杀意,恶狠狠的看了过来,也看到了被我斩杀的少年的残骸,禁不住杀意更盛,道:“好你个步亦轩,你这是在自取灭亡吗?”
仙骨剑宛若奔雷,搅弄风云,裹挟着天威斩落下去,一瞬间便爆发出数十道剑气,而大天狗则怒吼反扑,天穹hetushu•com布满了它的金色爪痕,催动全部力量大战施展龙行术的我,就算是灵修界的炼金生灵,它依旧恪守当初的约定,全力应付挑战者,毫不留情。
手掌一抬,雷裂刀横空,雷霆闪烁起来,但也涌入了真龙之气,神圣威严,十重灵海轰然撑开场域,我站在一片金灿灿之中,道:“受死吧!”
它挣扎着站起身,匍匐在地,道:“你赢了,尊者留下的雷裂刀,归你了。”
大天狗浑身喷薄光华,居然似乎也战意高昂的样子,后腿蹬踢,前爪煞气缭绕,直接凌空连续挥动,一道道凌厉爪芒爆发,将三道剑气直接撕碎,甚至就连虚空都一同碾碎了,破坏力十足,一双血色眸子凶光暴射,出手绝不留情,凌空扑了过来。
……
于是欣然打开貔貅袋,道:“那你进来,暂时就住在这里,对了,里面有个女人,别伤害她。”
当我落入山间的时候,又是一道神灵投影落下,是一名手握长枪的中年人,短须长发,仙风道骨,道:“此处典藏的乃是吾之生平所学,一套无名枪法,后世者若是得窥,还望好自珍重,用此枪法降妖伏魔,万勿以此法杀戮无辜,切记切记。”
我也笑了,但却有发自心底的自信,完全参悟无缺真龙术之后,各种法则都有极大的增进,而且炼化了埋骨地大量的龙气,使得自身蕴藏的真龙之气强了至少数倍有余,以至于即使徒手也有自信斩杀鸣渊这种只能列入一线下乘的高手了。
“轰!”
有几个少年身躯一哆嗦,没敢说话。
“洪~~~”和_图_书
虚空中不断爆炸出一道道血色气旋,大天狗这一扑已经颇具太古凶兽的气势了,让人有种接近窒息的压迫感,甚至我体表的九马画山绝术应势开始躁动起来,外层甚至开始不断炸裂剥落,虽然对方是炼金生灵,但实力也未免太恐怖了点,难怪亘古至今也没人取走这柄雷裂刀,毕竟,二十五以下,能击败炼金大天狗的人堪称屈指可数!
“蓬!”
此时,一声轰鸣,启灵诀力量爆发,内里的炼金生灵竟然被鸣渊的战矛被砸爆了头颅,紧接着,一本古老卷轴落入了鸣渊等人手中,正是这座山的主人所留下的无名枪法。
“好,那就动手了。”
鸣渊手握战矛,冷笑道:“你求取的是一条剑道,如今却用一柄刀,你以为凭这把刀就能杀我吗?”
但哪里挡得住,这一拳的力量本源可是来自于无缺真龙术,完全参透了真龙术的精髓,就算是火候还不到,但强悍程度已经足以超越境界杀人了。
目光落向相距近五里的一座山峦上,那里,有一缕熟悉气息,灵界的人杰,鸣渊就在这里,除了他还有两名灵界少年,似乎在挑战那座山上的考验。
飞身而起,横渡一整片虚空,施展朱雀身法,脚踏虚灵界借力,一息间就来到了鸣渊等人所在的山岳,宛若复仇杀神降临。
“是,主人。”
“你……”
女山沉吟一声:“返生灵符是上古所遗留下的宝物,我没法永久镇封,但封住一息的时间还是能够做到的,我知道怎么做,在他打算用返生灵符逃走的时候,我会出手的。”
“再来!http://www•hetushu•com
“想动手抢的话,尽管出手。”
龙行术,真龙绝术的一种手段,我在埋骨地里悟法七天,观摩出完美无瑕的真龙绝术之后,这龙行术的威力至少提升了两倍有余,远不是当初的那种有暇手段所能相提并论,以至于一旦施展,如真龙牧野,外界的那些少年都茫然,他们已经看不到我的身影了,龙威所致,凡人的双眼极难看破。
浩瀚真龙拳印下,这少年根本来不及使用返生灵符,身躯轰然炸开,化为一团碎肉与血雾散开,无比惨烈,不过死得并不冤枉,这种人手上不知道染了多少灵修世界平民的鲜血,北域两年来被暗族杀害的人口已经超过了千万,可以说任何一个被杀的灵界高手,都死得其所。
一缕光辉裹挟,那柄雷劲流淌的战刀直接飞了过来,“铿”一声刺入我前方的金石地面中,十分锋利了得,连这么坚硬的地表都轻松斩开了。
见众人都没有动手的意思,我马上擎着雷裂刀,踏上这座山峦的巅峰,遥遥的看着远方,依旧还有一座座山峦漂浮在天空之中,有的黯然失色,已经被夺取了机缘,而大部分则金光闪耀,禁制依旧没有被攻破,也难怪,炼金大天狗那么强,别的守护生灵想必也不会差,而这次进入星巢秘境最强的红月成了我的战俘,这些禁制就更难被攻破了。
外围,一群云族少年目瞪口呆,看着我扛着雷裂刀、收了炼金生灵走了出来,沉默不语。
“杀你,何须用剑?”
“极好!”
我将雷裂刀这至少一米五长度的巨刃拄在地上,笑道:“我是专程来宰hetushu.com了你的,怎么能叫自取灭亡?鸣渊,你在星巢秘境的路,已经走到头了。”
“够了,少年。”
外界,一名手握战锤的灵界少年出现,盯着我说道:“步亦轩,你居然敢在这里出现,难道不知道所有人都在追杀你吗?”
一剑落地,将大天狗连同周围的规则力量一同震开,此时,大天狗四掌凌空,完全是滚着出去的,颇显狼狈。
……
炼金大天狗抬起头,看着我说道:“我乃尊者所铸炼,如今心愿已成,再无牵挂,少年,从今以后你便是我的新主人了,我将任凭你驱遣。”
我皱了皱眉,灵界中人居然不是单挑,而是围攻这可怜的炼金生灵,果然厚颜无耻啊!
他疾速将战锤横在胸前,浑身血力尽数爆发,想挡住这一拳。
一把握住雷裂刀的刀柄,顿时感受到浓烈的雷霆法则涌入身躯,好刀,果然是一柄宝刀,按照法器力量分级,这柄刀算是正宗神器,只是比超凡法器弱了一线罢了。
灼热气浪涌动,身后凝结朱雀双翼,身法绝然,脚踏着虚空中的界壁,凌空划出一道转折轨迹避开了煞气风暴,身躯凌空,十重灵海气势爆发,挥剑就是一次三连斩,三道剑气飞奔如雷,直接轰向了大天狗的头颅。
“啪!”
刚刚好,埋骨地那里没机会杀他,现在机会来了!
此地是星巢秘境,根本没有什么规矩可言,完全是弱肉强食,我此时不杀他们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果易地而处,弱的一方是我,恐怕他们早就出手残杀了,云族少年,自幼听到的话就是灵修世界是死敌,在他们看来,一切都很自然而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