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五章 一份力量

“等等!”
“就是现在。”
纵身一跃,飞掠向前方的山峦,炽羽下落不明,也不知道去哪儿了,多半就在争夺群山机缘的人群之中,至于这星巢中隐藏的秘密,如今还看不出端倪,但我隐隐有预感,一切远没有眼前看到的这么顺利,云皇召唤那么多人杰来这里,绝不可能只是抢夺眼前的这些机缘而已。
“嗯。”
这座古殿失去了光泽,轰然坍塌下去,带着昔日的荣耀与光辉消失在凡界。
红月悠悠叹息道:“等你走完了星巢秘境的路,再来跟我说这些吧。”
沐诗韵眨了眨眼睛,说:“之前不久看见他前往浮山深处了,恐怕是盯上了某个大机缘吧。”
“步亦轩!”
一声低喝,十重灵海转动,澎湃无比的星空灵力从灵海中涌出,流经灵脉,化为一道洪流冲向了双臂,真龙之气缭绕,我双腿微微弯曲分开,力从地起,雷裂刀疾速横扫而出,“当”一声生生的震开了鸣渊的雷矛。
另外两个灵界少年一身戾气,血力喷薄而出,怒吼着从两侧奔袭而来,一个利爪如鹰,一个长剑如血锥,裹挟着两道浑厚血力就冲了过来,脚下金石地面承受强大压力而不断崩碎,这两人作为鸣渊的左膀右臂,自然不弱。
……
我淡淡的看着她,说:“你们灵界在凡尘界培植势力,君王降临,建立了一支暗族,以我们人类为食物,将我们的尸体变成傀儡,操纵死亡和*图*书,灭绝人性,这仇恨我们人族会永远铭记在心,不管哪一年哪一天,终会将这耻辱与仇恨十倍奉还。”
一时间,体内力量尽数吐出,有种淋漓尽致的感觉,浑身猛然泛动,右腿蕴满真龙之气从空碾压下去,直接横扫向鸣渊的头顶,速度快得惊人,他根本无从躲避。
我检查了一下,找到鸣渊的空间戒指,里面也有一些材料与法器,只是藏品大大的不如红月,可见他们在灵界的地位差别,红月至少是公主级别的,而鸣渊了不起算是一个大家族的世子罢了,远远不能相提并论。
双足踏空,四周火焰氤氲,我借助朱雀身法在空中短暂停留,目光睥睨看着众人,道:“我不是来打架的,我只是想问问,你们看见朱雀后裔炽羽没?”
一把火,烧了鸣渊等人的尸体,再次踏上征程,走到了这座山的巅峰,瞭望远方,一座座金色山脉漂浮在星巢的星空下,熠熠生辉,这些山体都是上界的星体投影,藏着机缘,但也有挑战,不过让我不理解的是,心底有一种面临巨大凶险的预感,但每一座山上的禁制守卫其实也只是一般,难道是我的万物剑心预感错了?
沐诗雨双眸一寒,看向众人道:“此地已经在星巢秘境尽头,我预感到有不凡的危机即将降临,你们先别动手,或许我们还会需要步亦轩的一份力量,对吧?”
“怎么可能?”
一手抓起http://m•hetushu•com无名枪法的卷轴塞进空间骨戒内,我转身看向攻袭而来的两人,一声低啸,浑身真龙之气喷薄而出,整个人化为一道风迎面冲了过去,虚空嗤嗤作响,龙行术下周围的一切规则都开始扭曲,绝强场域压迫下,两名灵界少年的攻势变得迟钝起来,脸上也露出惊愕之色。
雷裂刀横斩,两人几乎齐齐被腰斩,血液迸溅出很远,其中一个成功使用返生灵符重生去星巢之外了,另外一个则没有那么好运,被真龙之气给压爆了身躯,直接碾碎了。
我目光一瞥,却见女山解开了貔貅袋的镇封,红月窈窕的身段就站在小世界的一片山脉上瞭望星辰,当感应到我的窥视之后,道:“你杀了鸣渊等人,是吗?”
沐诗雨率先发现我,嘴角勾起笑容,道:“原来你没事。”
鸣渊怒吼,体内八口深渊一一洞开,喷薄着死亡之力,启灵诀强度再度提升一大截,一根雷矛化为一道湛蓝色巨龙横扫肆虐,一时间漫天都是雷矛的光影,空气卷带着深渊之力,一片炽烈,令人有种毛发倒竖的感觉。
“喀嚓!”
不等鸣渊有喘息的机会,雷裂刀在虚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带着炽烈雷光与傲然真龙之气刀尖直劈鸣渊头颅,在被雷矛荡开之后一旋回劲,凌空再劈,两柄超然法器碰撞之下,带出一缕缕炽烈火花落地,周围的空气都仿佛被蒸发了,就这样,一和_图_书刀接着一刀,行云流水,施展真龙术,不断给鸣渊施压。
我看了看她,沐诗雨的气度似乎比李寻仙不凡了许多,对我并没有那种种族间的浓烈仇恨,甚至在我夺了无缺真龙术之后也没有出手截杀,倒是其余人都露出了戒备之色,许多少年纷纷拔出了剑刃,就连激战中的李寻仙也投来一抹锐利目光。
“轰~~~”
真龙神圣气息与死亡力量凌空炸开,犹若雷霆肆虐在空中,而鸣渊则被一拳轰得笔直坠落下去,重重的站在金山上,双腿微微一屈,甚至隐隐然有骨骼错位的咔嚓声,我的真龙术趋于完美,真龙拳印的威力也已经演化至现阶段的巅峰了。
“怎么,你们想动手?”
“啊啊啊……”
“是的。”
我转身就要走,但却有几个沐王府的少年天骄低喝道:“步亦轩,你想就这么走了?难道死在你剑下的云族人杰就白死了?”
“你们两个,还在等什么?!”鸣渊暴喝。
面对铺天盖地的雷矛光辉,我睁大眼睛,万物剑心洞悉其中的力量本质,雷裂刀猛然挥动,真龙之气涌动,虽然我修炼的是剑道,而使用的是刀,但力量的本源是一样的,剑走轻灵,刀走厚重,雷裂刀是一件神器级兵刃,只要使用得当就能发挥出惊人威力。
“你杀得掉我吗?”
“两国交兵,你杀他们无可厚非。”红月抬头,一双美眸深深的看着我,道:“不过事情也别做得太绝和图书了,灵界的人杰你杀不尽,而且……这也只是区区的凡尘界发生的一些事情,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世界外的世界,或许跟你想象得不一样。”
一声脆响,整条手臂应声而断,这声势凌厉的一腿继续横扫下去,挟带真龙之威重重落在了鸣渊的后脖颈上,“蓬”的将其压得整个人几乎都趴在了地上,他嗷嗷悲鸣,不愿意接受这种结果,交锋不到二十招,这位灵界的少年人杰居然败得那么惨烈。
鸣渊显然有些猝不及防,双手横起战矛格挡,但哪里抵挡得住,“蓬”一声脆响,雷矛的把柄直接被雷裂刀斩断,好好的一柄法器直接就废了。
“哦,多谢了。”
我微微一笑,没说话,双臂一张疾驰向星空深处。
最近的一座浮山上,剑气肆虐,崩碎了许多林木,是四公子之一的李寻仙在挑战炼金生灵,似乎已经占据上风了,一旁有许多观战者,沐王府双美也在其中,簇拥了近五十人,云族此次进入星巢秘境尽头的精锐几乎都在这里。
手握雷矛,闪电般直奔我的头颅而来,一招投石问路使得无比凌厉。
鸣渊暴喝,也不知道是不甘,还是恐惧,抬起一条手臂来格挡这蕴满神龙摆尾手段威力的一腿。
这还远远不够,就在雷裂刀劈开雷矛的一瞬间,我左拳扬起便落向了鸣渊的头顶,龙吟声中一道璀璨印记缔结,真龙拳印全面爆发!
实力悬殊,他们根本没有机会。
和*图*书炽羽?”
空气铮鸣,雷矛尚未比及就催发出急剧炽热的空气,压迫得皮肤生疼,鸣渊出手丝毫不留余地,直接便是杀招。
鸣渊一声低啸,脚下仿佛踏着一口深渊般,雄浑深渊之力从脚下冲出,经由双腿、腰部、胸口,直贯向头顶与双臂,整个人弯曲如一张战弓,力量浑圆绷紧,周围的空气里出现一串气流连爆,一种阴阳相生的霸道力量升起,正是启灵诀。
貔貅袋内,传来一声叹息。
我微笑道:“不是我杀他们,就是他们杀我,我有的选择吗?”
我果断出手,就在鸣渊即将祭炼返生灵符的一刻雷裂刀扫过,而女山的一缕念力也瞬间镇封返生灵符,咔嚓一声,鸣渊头颅飞起,血溅三丈,他大概也没有想到我会悍然出手,只以为我在两大强者的胁迫下至少会将注意力分到另一边去。
……
果然,真龙之气蔓延在刀锋之上,化为一道真龙法相横扫天空,将雷矛光影一一荡尽之时,我拔地而起,万物剑心贯注战刀,顺风就是一记凌厉无比的横劈过去。
伏击战中,鸣渊以启灵诀让我十分难受,恐怕也没有想到风水轮转,现在到他难受了,这雷矛至少是次神级法器,结果直接在真龙术的威压下被摧毁,损失巨大。
鸣渊冷笑,双臂扬起,以两截雷矛来格挡这一击,浑身八口深渊咆哮光辉,催谷出至强的力道来迎击真龙拳印,但,挡得住吗?
“你终究还是做下了。”她声音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