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六章 窃夺灵气

红月成了我的战俘,鸣渊、厉风被我杀了,其余的少年多半也被炽羽、荒古圣殿传人、白拓尘等人给解决了,原本气势汹汹的灵界大军就此折戟沉沙,功亏一篑,这怪不得别人,谁让他们树敌太多,无论云族还是灵修界的人,都想除之后快。
“步亦轩,我在这里!”
在我悟法期间,兵铸山内的女山也没有闲着,她懒洋洋的躺在一堆兵刃缔结的石笋上,玉体横陈状,一双美眸盯着仙树观摩,似乎领悟的速度要快多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居然就已经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众人齐齐醒来,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没错,我也有这个感觉。”
“也对,走,去看看这株星巢内最大机缘到底孕育了什么。”
转眼三天过去,整个星巢秘境内居然停止了打杀征伐,众人都很平静祥和的观摩仙树带来的天机,甚至一开始还有人驾驭宝器沿着仙树周围飞行寻找绝世仙果,但不久后这些人也坐下来悟法,知道已经不可能找到绝世仙果了,那可能只是一个谎言,别人苦修半生都没有结果,而一个果子就能让人位列人王,世上哪有那么多的便宜事。
那里,有一种令人心灵颤抖的力量,强大无匹!
女山道:“这确实是一株仙树。”
远远的,云端上一人傲立,正是炽羽,手握不灭战矛,他振臂飞了下来,笑道:“就知道你肯定没事,凭那群人,还没本事杀了你。”
“步亦轩,你做什么?”沐诗雨问道。
她轻笑一声:“臭小子,你懂什么?你知道什么样的灵树才有资格叫做仙树,所谓仙树,必须能m•hetushu.com通天彻地、起死回生,而你又知道什么叫通天彻地吗?”
女山懒洋洋的看了我一眼,说:“所谓通天彻地,是能贯穿天地之间的一切法则,算了,以你现在的修为,说了你也不懂的,好好观摩吧,这株树能够让你获益匪浅。”
我已然将真龙术运至巅峰,仙骨剑疯狂乱斩,但结果一样。
不到半天时间,原本满是斧凿痕迹的枯索剑心外层居然多出了许多绿意,让人有些意外,万物剑心变得更加气息磅礴起来,生机盎然,生命规则大大的补全了。
“好嘞!”
众人齐齐退去,离开仙树的区域,暂时悬空。
……
沐诗韵张大小嘴,整个人呆若木鸡:“不……不可能的吧?难道星巢秘境本身就是一个陷阱,是……是上界豪夺凡界有限灵气的工具?”
“女山姐姐,想办法啊!”我也急了。
我远眺仙树下,那里有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十五皇子白拓尘站在一根树枝下,凝视着树枝,念念有词,时而点头,像是有所悟,此外更远一些,荒古圣殿传人也在,树下,全身放松,脸上尽是懒洋洋的笑容,除了这两个顶尖人物之外,还有武圣阁传人陆青宁、灵元山少年星陨、荆少行、李承昊等人,都在观摩这株仙树上铭刻的太古法则,指望着有所收获。
“没事,我们两个联手,一起解决他,再说了,白拓尘他敢动手的话,你以为荒古圣殿传人会袖手旁观坐视你这个灵修界人杰被杀吗?一旦他也出手,白拓尘的死期就到了,再说了……我看得出白拓尘已经走到了悟法的关键阶段,腾不出手来解决我和*图*书们这些‘麻烦’的。”
坐定观摩一个时辰之久,这根嫩枝上记载的全部都是关于生命本源的法则,我关于这方面的认知是一个短板,一时间深陷其中,整个人沉浸了进去,就连体内的万物剑心都显得安静了许多,一丝丝青色雨露落入灵墟之中,剑心沐雨,有种别样的感悟。
金色浮山上,一棵仙气氤氲的巨树直冲霄汉,高达上千米,甚至感觉树冠像是连接到天穹之中一般,看不真切,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仙树?而那枚众人所追求的绝世仙果就长在这棵树上吗?
……
我皱眉道。
“一起上!”
“大家都知道这是仙树,还用你说嘛……”我有些无奈。
我急忙离开金山地步,抬头看去,却发现空中虹光阵阵,一缕缕规则力量交织,紧接着,一道道光影飞梭投射了下来!
“轰轰轰~~~”
众人齐齐大怒冲向了金山的底部,那里,千丝万缕的仙树枝条纠缠在一起,最终形成了宽大数十米的巨大根条,此时,这些根条都被密密麻麻的禁制保护着,疯狂抽取着龙界的灵气本源。
最后方,一道窈窕身影踏出星河,一袭白衣飘然出尘,精致绝美的脸孔令人窒息,一双灵动的美眸透彻无比,不含一丝杂质,裙裾飞扬,勾勒出曼妙起伏的胴体轮廓,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美丽的像是一幅画卷。
我躺在青石上,双手枕在脑后,整个人沉浸在生命规则奥妙之中,甚至就连体内的凤凰法也略有共鸣,毕竟凤凰法的涅磐重生,本身就是一种生命规则的极致演化,此时与仙树内蕴藏的生命规则相互印证,自然有了一种别样的收和*图*书获,不死鸟印记一起鸣响,像是一口口熔炉,不断炼化体内的星空灵力,使其更加精纯、强大。
睁眼看了看远近,李寻仙、沐王府双美等人也都来了,一一找了个石头坐下来,开始观摩这绝世天机,这一次,即便是没有找到绝世仙果,仅仅是这株仙树就已经足以带来一番大机缘,观摩领悟之后,每个人都能完成一次超然的蜕变,掌握一些凡尘界所没有的力量,这恐怕也是云皇派遣十五皇子、李寻仙等人杰进入这里的原因之一。
我也震惊不已:“多半是了……”
“炽羽,停止修炼!”
星巢尽头,一座巨大金色浮山悬空,比其余的浮山要大了十倍以上,极其浩瀚,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金色世界横亘于星汉之中,除了大小之外,还有一个不同点,这座浮山的下方有许多根须,荧灿灿的一片,充满圣洁光辉,千万道根须向着中心聚拢,最终形成了一道数十米宽度的灵根,直接延伸进雾霭之中,看不见另一端连向什么地方。
白拓尘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荒古圣殿传人,低喝道:“我等都生于这一界,这里是我们的家园,怎容他人窃夺凡界灵气,一起上吧,斩断树根的枝条,只要斩断了,就能切断上界窃夺下界灵气的手段!”
“怎么了?”不远处,站在一根石笋上的炽羽讶然问道。
“妈的……”
“有变化了。”
女山声音极其平静:“上界之所以称为上界,动用的手段自然不是你们轻松就能破解的,不过……你现在最大的问题不是龙界的灵气外泄,而是强敌来了,多看看上方吧!”
荒古圣殿传人难得的爆和-图-书出了一句粗口:“这仙树确实古怪,这是在……窃取这一界的至尊灵气,为上界所用吗?”
“你也要一起去悟法吗?”炽羽问。
我站起身,手掌一翻,仙骨剑已然握在手中,声音充斥星空灵力,一声大喝道:“所有人都醒醒,这株仙树有古怪!”
只是一瞬间,我惊呆了,喉咙发干,看着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炽羽点头:“也没有第二棵了,如果这棵树都孕育不出仙果,别的也不用想了,不过我来得早了一些,在这里转悠好久,始终没有找到那颗据说吃了就能步入人王的绝世仙果,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只是一个噱头,云皇仅仅是想让我们来星巢秘境为他做某件事情。”
以他的灵觉居然都没有察觉到危机,可怕!
来自地底深处传来的轰鸣声越发强烈,终于,轰然一声,一道七彩光辉从地底冲出,刺透了雾霭,带着无比圣洁的霞光贯入仙树之中,这些七彩光辉中蕴藏的灵气强大到惊人的地步,无尽灵能喷薄而去,以仙树为渠道,直奔上方。
每一道光影都是一人,气息无比强劲,他们身穿的衣服与龙界大大不同,均是年轻男女,气息超然,静静的看着我。
反观灵界,似乎已经全军覆没了。
……
“错了。”
“嗯!”
选了一块青石坐下,我抬头看着一根从上方垂落的嫩枝,瞬间就进入了无我的悟定境界之中,而炽羽则不同,他生性更加乖张一些,纵身而起,想要采下一片叶,朱雀身法齐开,但无论他怎么飞行接近,始终距离那些嫩枝有一线之隔,根本就接近不了。
就在众人都沉浸在修炼中的时候,忽然仙树的气息发生了http://m•hetushu.com微妙变化,生命规则变得暴躁起来,甚至我感受到了一缕异常燥烈的气息从仙树的根部,那些雾霭之中直冲了上来,同时,空中似乎也有变化,规则开始紊乱起来。
白拓尘怒吼,浑身沐浴火光,不断轰击根部,但那金色的根脉却纹丝不动,直气得他破口大骂:“混账,太混账了!”
果不其然,白拓尘只是远远的看了我一眼并未有什么动静,继续闭目悟法。
“长得很高,能得窥宇宙玄机?”
唯独白拓尘双眸开阖,道:“步亦轩说得没错,这株仙树有变化了,似乎……是某种规则被唤醒了,大家小心!”
这颗仙树孕育一种凡尘界不拥有的空间法则,居然以朱雀后裔的血脉都无法得窥,厉害了。
“啊?”
踏入仙树范围,这座连绵近二十里地的金山已经够大了,但却通体都被仙树笼罩着,足可见这株树有多么超然,甚至每一片树皮纹理,每一片叶子都蕴藏玄机,一旦洞察或许就能领悟一种来自于天外的法,也难怪众多人杰都沉醉其中。
我嘿嘿一笑,转身看向仙树,道:“传说中孕育绝世仙果的树,就是这一棵吧?”
李寻仙也皱眉:“为何打断大家的修行?”
我远远观摩,只觉得这棵树十分超然,每一片叶子都蕴藏着深厚天机,无法尽数窥破,这棵树,更像是贯穿了天与地的亘古存在,从气息上判断,怕是从太古年间就一直存在于星巢之间了,至于为什么会在这里,那就不得而知了。
“你明白什么了?”我问。
我点点头:“嗯,反正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不过……我去悟法的话,这群人不会围攻我吧?白拓尘可是对我恨之入骨的。”